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七章 拉得出 冲得上 打得赢
    王子君看看菜上得差不多了,这才将早就准备好的酒打开了一瓶道:“元顾,宏章,咱们今天先说好,有多大酒量,咱就喝多少,接下来咱们节目多的是,只管喝好,绝不喝倒!”

    “坚决响应王市长号召!”罗宏章一面笑着说话,一面站起来从王子君的手中将酒瓶接过来,将三个空杯子都满上了。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王子君这个主人做的十分热情,再加上有罗宏章的陪衬,这场酒喝得很是舒畅。一瓶酒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倒进了三人的肚腹之中。

    王子君虽然把握着自己的酒量,但是仍然有一种醉醺醺的感觉。而赵元顾也跟他差不多,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不少。

    “王书记,您从团省委离开,真是可惜了,想当初您在团省委主持工作的时候,那咱团委的人多牛哟,就算两厅里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见了咱们都是不笑不说话的!您一走,看看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弄得咱团委的地位又跟妇联一样,可有可无,差点就销声匿迹了!”赵元顾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脸上带着一丝失望摇头道。

    赵元顾这是对新任团省委书记的不满,王子君虽然有点酒意,但是对这种比较敏感的事情,还是完全可以把握得住的。因此,任凭赵元顾再怎么牢骚满腹,也只是微笑点头,并不表态。

    “王书记,我这次来东埔市,一来是找老领导您说点知心话;这二来呢,还有点事有求您哪!”赵元顾拿起酒瓶给王子君添了一点酒,将酒瓶一放,指了指罗宏章道:“我表哥这个人,工作能力有,理论水平也不低,就是上面没人,只能把这个哑巴亏咽到肚子里了!几次提拔的机会,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给耽误了。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再不提提,那就没有希望了。我在东埔市就王书记您一个知心的朋友,因此,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

    王子君端起酒杯和赵元顾碰了一下,心中却是淡淡的一笑。赵元顾来的目的果然被他猜中了,只是,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大手一挥,胡乱表态。

    “宏章,有目标了没有?”

    罗宏章的满腔心思都在王子君身上,见赵元顾把话挑明了,一双眼眸紧紧的盯着王子君,一听王子君这么问他,当即开口道:“王市长,我听说市里有意建设高新技术开发区,我想在高新区做几年贡献。”

    市里组建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事情,王子君也是这两天和刘岩富闲谈的时候听到过一些消息,没想到这事情还在酝酿之中,下面的干部已经蠢蠢欲动,开始谋划高新区的位置了。

    东埔市的人事,基本上被牢牢控制在市委书记薛耀进的手中,依王子君现在的状态,有一点他也是心知肚明:他还没有和薛耀进相抗衡的能力。而高新区既然要建设,自然就会成为东埔市各方面都重视的一块大蛋糕,到时候究竟谁能跳起来摘了桃子,还真是一件不好说的事情。

    “我尽力给你争取吧。”在赵元顾的注视下,王子君淡淡的说道。

    “谢谢王市长,我敬您一杯!”罗宏章听到王子君的答复,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当下赶紧端起酒杯,满是恭敬地朝着王子君说道。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敬不敬的,我们一起端一杯。”王子君朝着同样脸上露出笑容的赵元顾笑了笑道。

    赵元顾有了面子,对于王子君的提议,自然不会反对,他端起酒杯,朝着王子君手中的酒杯轻轻地碰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酒足饭饱的三人从羊肉馆里走出来。在出门之时,王子君再三邀请赵元顾到自己安排好的宾馆里休息一下,但是赵元顾却坚持要去看看在鑫环县养老的舅舅。没有办法,王子君只能让赵元顾晚上再给他打电话。

    看着呼啸而去的奥迪车,赵元顾的脸上升起了一丝感慨,他现在级别虽然和王子君一样,但是他自己却清楚,自己和这位王市长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表哥,王市长这个人你不了解,不办没把握的事,不说没诚意的话。今天他能答应帮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估计没什么意外,你这事就成了!”扭头朝着正朝着自己看来的罗宏章看了一眼,赵元顾笑着说道。

    从小到大,赵元顾和这个表哥的关系就不错,此时喝了一点酒,就更是将以往的那些东西放了下来道:“凭着我对王市长的了解,他这个人说的话,基本上都是能够办成的。”

    “元顾,情况不一样了,我给你实话实说了吧,我这次拉着你请王市长的客,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让他帮我运作这件事情的,我只是想让他在常委会上研究这件事情的时候,不要否定关于我的提议而已。”

    罗宏章此时也没有了以往的拘束,掏出一根烟扔给赵元顾,自己也点了一根,幽幽的说道:“要是光凭着王市长一己之力的话,这件事那是连想都不要想了。”

    赵元顾虽然脑子有点不太清醒,但是作为一个在大院里面混了不少年的人,他还是瞬间把握到了表哥这句话里的言外之意,疑惑着问道:“表哥,你在这件事情上,还走了别人的路吗?”

    “那是自然,将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里,很容易弄得鸡飞蛋打,更何况是放理一个不太稳当的篮子里呢!”罗宏章丝毫没有掩饰,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次能过么,可不要像上次那样,煮熟的鸭子到了嘴边又飞了!”赵元顾虽然有一丝的不痛快,但是罗宏章毕竟是他的表哥,上位心切,也就原谅了他。

    罗宏章呵呵笑了笑道:“吃一堑长一智,同样的错误我怎么会犯两次啊,这一次我找的是蒋部长,他答应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没什么变动了。你不知道,东埔市的干部个个都是耳聪目明,眼下和薛书记最亲近的,那就是蒋部长了!”

    罗宏章嘴中的蒋部长,就是东埔市组织部长蒋慧明,作为组织部长,本来就是实权派,而一个能够被市委书记所信任的组织部长,在人事问题上的发言权,就更是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视了。

    听说表哥已经走通了组织部长的路子,赵元顾那本来还因为帮了表哥的忙有些小兴奋,慢慢的平静下来。不,不是平静,而是有点发冷。这也难怪,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不舒服的。原本以为自己办的是一件能够逆转乾坤的大事情,没想到弄到最后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出来敲了敲边鼓,凑了一下热闹而已,这让人心里有一种强烈的落差。

    “有组织部长支持,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赵元顾说话之间,就觉得脸上的表情有点干巴巴的。

    “元顾,王市长那里,你也要多帮我吹吹风,虽然王市长来东埔市的时间不长,在人事问题上没什么发言权,但是,不怕他不成人之美,就怕他坏了我的大事啊!”

    罗宏章一边将快要烧到手指的烟重重的摁在一边的电线杆上,一面脸色有点凝重的道:“王市长的强势,已经让不少市委领导头疼不已了,我听说,就连薛书记这么强势的一个领导,在某些问题上,都不得不考虑一下王市长的意见哪。”

    不管罗宏章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听在赵元顾的耳中,却是让他从内心里觉得无限欣慰,同时暗自思量,如果自己处在了王子君的位置,是不是同样也能够让市委书记薛耀进在一些问题之上顾忌自己的想法呢?

    赵元顾和罗宏章的对话,王子君自然不会知道,此时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建设开发区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王子君自然是支持的,只是,他觉得开发区的建设,不能搞一刀切,一窝蜂的都推上去了。

    从开发区的建设,王子君又想到了用人的问题,现在罗宏章已经摩拳擦掌,为这个萝卜坑儿四处跑动了,估计其他有想法的人也开始跑路子了,只不过这些人自己并不知道或者说他们没有拜自己的门路而已。

    在这么多人开始运作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该将李锦湖的事情运作一下呢?有道是官场里的事瞬息万变,一切皆有可能。李锦湖的事情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被人从中作了梗,那可就有点麻烦。

    将东埔市目前的情况简单的捋顺了一下,王子君还是决定先跟任昌平先聊聊,毕竟任昌平对于自己拉李锦湖来当副秘书的事情已经表了态,如果这样的机会不用一用,那实在是有点浪费。

    下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就给任昌平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正好任昌平就在办公室里,简单的聊了两句,王子君就朝着任昌平的办公室走去。

    “王市长。”在走进任昌平的办公室里时,任昌平的秘书正弓着身子在那里收拾东西,显然,刚才有人来过了。

    “任市长到里间去了,您先喝杯茶。”秘书十分麻利的给王子君倒了杯茶,然后轻声的向王子君解释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在任昌平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两分钟之后,任昌平从里间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打趣道:“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啊,以前还觉得自己生猛着呢,现在不承认自己老都不行了!”

    任昌平的这句话没头没尾,但是王子君却是听明白了。当即轻轻一笑道:“任市长,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清醒着的人反倒喜欢说自己醉了!同样道理,您敢说自己老,就证明您还年轻着哪,咱东埔市就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作为这个城市的市长,您现在可是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啊。”

    王子君的话,让办公室之中的氛围越加的和谐,任昌平哈哈一笑道:“子君市长,看你平时少言寡语的,我还以为你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呢,看来,你这老弟就是个闷葫芦啊!”

    王子君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任昌平探讨下去,把手头的工作简单汇报了一下,就笑着道:“任市长,我现在也算正式上班了,人手还没到位哪,您看,我这副秘书长是不是也该给解决一下了?”

    任昌平听王子君提到副秘书长这几个字,猛地一拍脑袋道:“你看我这脑袋,现在都忙糊涂了,年前我还说年后一定给你落实呢,这过年过得,真是稀里糊涂的,要不是你提醒,我还想不起来哪!”

    王子君静静的看着任昌平的表演,没有说话,任昌平也暗暗观察着王子君的反应,见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并没有接他的腔,也就话锋一转道:“这件事情,年前我和耀进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耀进书记没有明确表态。王市长,看样子,这事有点困难。我看不如这样,你先回去,这事我再和耀进书记交流一下吧?”

    交流一下?耀进书记没有明确表态?王子君听着这几句话,心中暗自冷笑不已。任昌平虽然嘴里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用的却是拖字诀,看来,让李锦湖来东埔市,自己还是应该多动动才行啊。

    “那就麻烦任市长了。”王子君朝着任昌平笑了笑,又岔开话题说了两句,就告辞离开了。

    任昌平一直将王子君送到办公室的门口,在回到办公室之中,市政府秘书长陶正涛就来到了任昌平的办公室。

    “陶秘书长,看来,咱这个常务副市长想把自己人安插到你手下了!”任昌平朝着陶正涛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道。

    陶正涛长袖善舞,闻听此言,当即呵呵一笑道:“我听任市长的,只要您点头同意了,我二话不说立即执行;只要您看不顺眼的,我坚决反对!”

    “哈哈哈……”,对于陶正涛的态度,任昌平无疑是很高兴的,用手指点了一下陶正源道:“你可真是个滑头的老油条啊,明明知道那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了,偏偏来挠挠我的痒痒,还给我来这一套!”

    陶正涛见任昌平高兴,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笑声在整个办公室里不断地回荡。

    ……“郭部长,忙着呢?”王子君看着外面有点昏暗的天色,脸上满是笑容的朝着电话那头的郭先为说道。

    “要说忙也是瞎忙,哪有你这个常务副市长忙得有价值啊!”郭先为和王子君闲聊了两句,就话锋一转道:“王市长,您有什么指示,就只管开口好了,我这里还有几个人在汇报工作呢。”

    王子君和郭先为随着联系的越加频繁,在有些事情上,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遮掩了,当即笑了笑道:“老郭,我来到东埔市,几乎是两眼一抹黑,很多事情都摸不着头尾呢,听说董部长以前是东埔市老领导,所以想要你老兄牵个线儿,和董部长坐一坐。”

    董国庆以前是东埔市的市长,前几年因为和薛耀进在一些事情上争得太厉害,所以被调整了。不过他虽然离开了,但是手下还有一些原来的人脉关系在。

    郭先为搞了多年的组织工作,哪里会猜不出来王子君的用意何在?心中虽然觉得王子君的这种倾向有点冒险,但是却也没有拒绝:“好,你老弟既然有这个心思,那我等一会跟董部长联系一下,看一看他什么时间有空。”

    王子君见郭先为应下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再纠缠。和郭先为闲聊了几句过年的情形,就挂断了电话。

    看任昌平的模样,王子君就明白调李锦湖过来,可能会被拖到连他都想象不到的时候。而自己一旦等待下去,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会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信了。

    人事上的事情,王子君不想过多的插手,毕竟人事乃是一个市委书记一把手最大的权利,但是在书记掌控人事权的时候,王子君却不能容忍别人针对自己,让自己连一个人都调动不了的情形。

    要想让人尊重你的意见,那就要显示出自己的力量来。既然自己是市委常委,有时候也该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轻轻地拿出一根烟,王子君静静的吸了起来,一道道烟雾,从他的嘴中不断地吐出,一会儿功夫,整个房间里就有点烟雾缭绕的味道。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从电话那头响了起来,正等着郭先为回话的王子君一把抓起电话,轻轻地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头有人道:“王市长么,我是市委组织部赵祥霖,请问您有时间么,我有点工作想给您汇报一下。”

    组织部的赵祥霖?王子君的心中瞬间闪现出一个满脸都是笑容的干部模样,这赵祥霖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在正处级干部序列里,倒也是实权人物,他来给自己汇报什么工作呢?

    答应了一声,王子君就让他一会儿过来。刚刚放下电话,郭先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电话之中,郭先为说他已经和董国庆说了王子君的意思,董国庆对王子君的邀请表示感谢,不过因为这两天他要去外地开会,所以对王子君的好意,他也只能愧领了。

    不过愧领是愧领,他却给王子君送了一份礼物,那就是自己当年的老部下赵祥霖。说赵祥霖在东埔市工作了不少年,能力很强,以后还请王市长多多照顾。

    得到了郭先为的回话,王子君的心顿时放下了不少,他心中打定主意,这赵祥霖如果真的能用的话,那就不如加强与他的联系,这样不但可以在组织部里安置一个自己人,更重要的是加强了自己和董国庆的联系。

    在省委组织部,董国庆无疑是一个实权人物,作为常务副部长,他不但是正厅级干部,在人事问题上,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发言权,可以说,在整个山省机关,也算是最有权威的正厅级干部之一。

    二十分钟之后,赵祥霖笑呵呵的来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他的表现让王子君满意,亲热中带着一丝恭谨,虽然在话语里透露着一种向王子君靠拢的心思,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王市长,按照市委的要求,市里面准备趁着开发区新建的契机,动一批干部。昨天部里面开了会,这是准备要动的干部名单,已经在会上定了下来,供市委领导选择决策。”赵祥霖看着火候也差不多了,就将一份文件轻轻地放在了王子君的办公桌上。

    王子君也不客气,将那份文件轻轻地拿过来看了起来,在这文件里动的干部足足有二十多个,排在最首位的,就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主任。

    张焘龙,四十二岁,现任融东区区委副书记。除了这些介绍之外,就是一些简历之类的东西。

    王子君看着张焘龙的简历,心中却流过了市委书记薛耀进的工作轨迹,这张焘龙在工作轨迹上,很多地方都和市委书记离奇的相合,好多地方都能够显示两个人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过。

    看来,这个张焘龙,应该就是薛耀进的铁杆了,怪不得能够确定为开发区的一把手人选呢。王子君在看了张焘龙的简历之后,脸上留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道:“老赵,我现在可是两眼一抹黑,你给我这个,不过就是让我多记住几个名字而已,我觉得最为直接的,还不如你给我直接说说呢。这个张焘龙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咧,不过王市长,我这个人水平有限,您该批评的时候,可别掖着藏着,在组织部门干了这么多年,有一点道理我还是懂的,那就是您今天批评我,就是对我最大的爱护呢。”赵祥霖在放低了姿态之后,接着就开始讲起了张焘龙。

    “王市长,这个张焘龙在工作上很是敢打敢拼,有时候很多人干不成的事情,他还真是能想出些新鲜点子,鼓捣出名堂来,这一点很是合市委薛书记的胃口,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张焘龙关键时刻拉得出、冲得上、干得好、靠得住,赞扬有加是很明显的。不过呢,这个人的缺点同样显著,那就是做起事情来,只管后果,不讲手段,很多人都说反映他作风有些粗暴呢……”

    在讲完张焘龙之后,赵祥霖就将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他发现这位副市长一副侧耳聆听的淡然的模样,手指在轻轻的敲着桌面,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王子君在沉吟了一会张焘龙的事情之后,就拿着那份名单上的其他人让赵祥霖给自己重点介绍。罗宏章很是有幸列入了这个考察名单之中,但是在排名上,却是十分谦虚,并不怎么靠前。

    “老赵,时间也不短了,咱们两个一起吃顿饭吧,你给我解了这么多的疑惑,权当我给你交请教费了!”王子君将名单朝着自己办公桌上一放,笑着说道。

    “能和王市长您吃饭,我可是受宠若惊,不过领导,东埔宾馆里的菜味实在是有些太乏味,不如让我安排您吃点特色怎么样?”

    因为董国庆的原因,赵祥霖在东埔市里的位置很是尴尬,早就想要重新找一座靠山的他,在老领导给他推荐了王子君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来找王子君,差不多准备将自己的宝压在王子君身上。

    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赵祥霖算得上是老资格了,就是现在东埔市组织部的那位常务副部长,当年还是他当科室长时的办公室文员,因为站队问题,在仕途之上几乎是原地不动踏步走好几年了。看着一个个以前的下级都雨后春笋似的提了起来,这让他心里味同嚼醋一般,很不好受。

    不过,这赵祥霖虽然很想要找一个靠山,也并不是说他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如果不是王子君在东埔市来了之后的表现得这般的耀眼,他也不会因为董国庆的一个电话,就冒冒失失的把自己整个投了进来。

    “那好,今天的饭就交给你了,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少喝多吃,要吃的有特色。”王子君看着满眼期待的赵祥霖,笑呵呵的说道。

    “王市长您放心,我保证让您吃好喝好。”听到王子君同意自己的提议,赵祥霖的心中一阵欣喜,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情,但是这件小事,却预示着自己已经踏入了王子君的圈子。

    赵祥霖果然没有吹牛,他将王子君拉到城郊的一个土菜馆,手艺真不是一般的好,随着赵祥霖精心挑选的菜端上来,桌上的氛围越加的热烈起来。

    因为没有外人,所以蔡辰斌和赵国良也在王子君的要求坐在了一边。赵祥霖乃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子,很是有些长袖善舞的意味,虽然他主要说话的重点是王子君,但是却也没有让蔡辰斌两个人感到丝毫的冷落。

    “王市长,组织部通过的名单,一般都没有怎么换过。”在一瓶酒喝得差不多快要见底的时候,赵祥霖突然沉声的说道。

    赵祥霖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懂。市委组织部长蒋慧明紧跟市委书记的步伐,在组织部之中通过的这些候选人,自然也就是薛耀进意识的贯彻。

    在王子君和赵祥霖喝酒的时候,薛耀进正坐在自家的院子里,爽快的喝着他老婆做的咸菜饭。作为市委书记,薛耀进大部分的用饭时间,都用在了应酬招待上,一个星期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家里吃顿家常便饭,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外面吃惯了,就算再好的山珍海味也有吃烦的时候。因此,只要是不遇到非陪不可的客人,薛耀进就会回家里自己吃饭。

    “爸,您看您怎么跑院子里来了,这么冷的天,要是感冒了还得打针不是?”薛一帆穿着一身居家服,嗔怪地对薛耀进说道。

    对于自己的女儿,薛耀进没有了以往的严肃,他呵呵一笑道:“哪有那么金贵啊,年轻的时候,我在村里面也是一个棒劳力呢。”

    “爸,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说您那一段历史。”薛一帆搬了一个小凳子在薛耀进的旁边一放,自己也坐了下来。

    “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哈哈哈。”薛耀进喝了一口饭,又朝着女儿看了一眼道:“怎么,你这个总经理也闲起来了,有空回家吃饭了?”

    薛一帆嘿嘿一笑道:“以为你今天不回来,怕我妈一个人在家吃饭寂寞的慌。”说到这里,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接着道:“咱们两个都忙,我妈一个人吃饭也不行,幸好二丫头快要毕业了。”

    “一帆,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能把自己嫁出去了,你妈可能会更高兴吧?”薛耀进朝着薛一帆看了一眼,脸上多了一丝严肃。

    “哎呀老爸,这找对象又不是上街买菜,你喜欢的,人家不一定看你就顺眼;看上咱的人呢,咱又不一定喜欢。你闺女得把握一个原则,宁可宁缺毋滥,也不能让他丢人现眼。不过您放心好了,四十岁之前,我肯定把自己嫁出去就是了!”薛一帆虽然很是讨厌别人说她的婚事,但是面对自己做市委书记的老爹,她还真是不敢反抗。

    “你这丫头。”看着女儿的模样,薛耀进心中的柔软被触动了一下,他朝着薛一帆点了点,也就没有了再说下去的意思。

    “对了老爸,我听人说那个姓王的想把自己的一个老部下弄过来当副秘书长,真是好打算,要是都跟着他这么干的话,东埔市还不乱套了?”薛一帆看着实际差不多了,当下就将自己这次给老爹回来吹风的目的,给拿了出来。

    薛一帆这次回家,可不是跟她说的那般是碰巧了而已。她这次回来,可是专门给薛耀进吹吹风的。王子君想要提拔一个副秘书长给自己服务的事情,她是从李康路的口中知道的,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瞬间,她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给搅黄了。

    对于王子君,薛一帆几乎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单单冲着王子君在杜嘉昌的事情上让她颜面扫地,就足以把他恨之入骨了!试想,在东埔市,还有谁敢这么肆意妄为地扫了她的面子呢?到现在杜嘉昌都没有被放出来,她心中的怨气,也就显得越加的强烈。

    “你听谁说的?”薛耀进并没有女儿想象里的怒气冲冲,而是继续喝他的咸饭,脸上更是没有丝毫生气发怒的意思。

    “这还用听谁说啊,大院里只要不是聋子哑巴的人都知道。”薛一帆对于这个问题有些准备,说的很是理直气壮:“老爸,你可要注意一下这个姓王的,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类,要是让他把自己人弄进来,他那可就越发的尾大不掉了。”

    薛耀进的直觉虽然告诉他女儿的话里一定有着其他的含义,但是对于王子君要调自己人来当副秘书长的事情,他从内心里也有些不满意,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薛耀进扭头朝着房间之中走了过去。

    薛一帆作为薛耀进的女儿,对于自己父亲的性格,那是最了解不过的。薛耀进现在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在她的眼中,父亲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父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不觉之间想起了小时候做错事的对自己老爹的评语,薛一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蒋慧明作为东埔市的组织部长,可谓是显赫至极,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干部,想要通过蒋部长的门路,让自己的仕途走得更顺一些。

    “蒋部长。”张晓东正在整理一份薛耀进的发言稿,看到薛耀进进来,赶忙站起来恭敬的打招呼。他虽然是薛耀进的秘书,但是对于一些需要仰视的人物,一向很是恭敬。

    “晓东,忙着呢?”蒋慧明给人的印象一向是不苟言笑,但是此时面对张晓东,他的笑容也显得很是灿烂,在张晓东对面一坐道:“晓东,这次人事调整,动的范围虽然不大,但是职位可是不少,市委办公室还缺少一个副主任,有没有兴趣?”

    让组织部长谈进步的事情,这不知道是多少干部梦寐以求的事情,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事情也只能是做梦,可是这种事情对于张晓东,却是再平常不过了,他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市委书记示好呢。

    “谢谢蒋部长关心,不过这件事情……”张晓东一边给蒋慧明倒茶,一面朝对面那关着的门看了看。

    张晓东的意思,蒋慧明自然明白,他哈哈一笑道:“老弟,这种事情,自己说反倒不好意思开口,你放心,这件事就包在老哥我身上了。我轻易不张口,但是只要话说出来,薛书记还是很给我面子的。”

    蒋慧明开口,说张晓东的事情,薛书记自然不会拒绝。作为组织部长,蒋慧明虽然很想要拉拢一下张晓东,但是也不会无原则的拉拢,要不是看在张晓东在薛耀进面前很是得宠,蒋慧明也不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和一个秘书谈论提拔的事情。

    “那就谢谢蒋部长了,您什么时候有空,给我一个机会,咱们一块吃顿饭,也好让我表达一下对您的敬仰。”张晓东虽然很是用心的压制着内心的喜悦,但是,在这么一个震憾的冲击之下,一丝志得意满的喜悦还是在眉梢间绽放出来了。

    “咱们两兄弟,你还给我客气。”蒋慧明轻轻地拍了拍张晓东的肩膀,轻笑一声道。

    蒋慧明这个人在高兴的时候喜欢大笑,此时他心情也算是不错,但是却并不敢大笑,因为这里不是大笑的地方,在薛耀进的办公室之前,他还是很注意一些分寸的。

    张晓东虽然被蒋慧明的话说得热乎乎的,但是他秘书的谨慎,确实让他瞬间从这种感激中清醒了过来。他看着嘴角轻轻挑起的蒋慧明,淡淡的说道:“蒋部长,我听说政府的王市长想要将自己的一个老部下调到咱们东埔市当副秘书长?”

    蒋慧明倒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此时听到张晓东提起,当下笑道:“倒是听人说过,老板对这件事情什么态度?”

    “老板很是不高兴。”张晓东压低了声音,淡淡的说道。

    老板很是不高兴,蒋慧明轻轻一笑,点头表示明白。作为组织部长和薛耀进的心腹,他自然知道当薛书记不高兴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做。

    又和张晓东说了两句闲话,两人更是约定等张晓东什么时候有空好好喝上一场之后,张晓东就给蒋慧明敲开了薛耀进办公室的门。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进入薛耀进的办公室,蒋慧明顿时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虽然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这笑容之中却是充满了严谨。

    “薛书记。”看着正在一份文件上写写画画的薛耀进,蒋慧明沉声的打招呼道。

    “唔,”薛耀进一面批改东西,一面抬头朝着蒋慧明挥手道:“慧明,随便坐,先让我写完这句话。”

    蒋慧明是薛耀进办公室里的常客,也不客气,随意的在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等着薛耀进拿着粗粗的黑笔在一份文件上写着。

    “蒋部长啊!现在这经济啊,各方都讲究龙头带动,咱们市在这个方面可是有些落后了。”将手中的笔轻轻地一放,薛耀进有些感慨的说道。

    作为组织部长,蒋慧明的主要工作就是管干部,但是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市委书记的组织部长,同样不是一个合格的组织部长。蒋慧明在帮薛耀进抓好组织工作的同时,很是注意薛耀进平时的看书学习,按他的话来说,那就是时时刻刻和薛书记保持高度一致。

    正是这种天长日久的揣摩,让蒋慧明很轻松地就从薛耀进那没头没脑的话里听出了薛耀进的中心意思,他轻笑一声道:“薛书记,我觉得咱们东埔市的开发区虽然还没有完全开动,却已经给这个车头铺上了坚实的铁轨,只要您一声令下,咱东埔市这辆经济发展的大火车就可以呜呜的突飞猛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