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八章 你建议 我决策
    “哈哈哈,蒋部长,你这话说得好,我看你不但可以当组织部长,当个市长也是绰绰有余啊!”薛耀进摸了摸头,哈哈大笑着说道。

    对于薛耀进这句夸奖式的认同,蒋慧明同样很是高兴,却只是跟着薛耀进笑,却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这个话题太敏感了,薛耀进同样在调侃了一番之后,就不再往下说了,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就此打住,把隐藏着深意的话压了下来。

    “薛书记,这是开发区班子的配置情况,涉及到一些人事变动,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么?”蒋慧明跟薛耀进又谈笑了几句后,就将拟好的名单递给了薛耀进。

    薛耀进一边接过名单,一边笑呵呵的道:“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一次,咱们可得选个好车头啊!”

    从办公桌上拿起来一幅老花镜,薛耀进仔细的朝着名单看了起来,就见上面第一排写的就是开发区领导班子,在管委会主任这个名字之下,蒋慧明用黑笔赫然写着三个字:张焘龙。

    在薛耀进看来,一个能让领导满意的下属,在很多问题上,是需要一定感悟力的。有时候,领导内心里的某个真实意思并不想**裸地表达出来。这个时候,作为下属,你就得想方设法的把领导的忌讳避开。因此,看到张焘龙这几个字,薛耀进的心里十分受用。尽管这件事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看到组织部长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意图贯彻落实到位,这种感觉还是蛮舒服的。

    他记得蒋慧明开始是没有这么成熟的。有一次市里动干部,蒋慧明提前来到薛耀进的办公室,轻声地问:“薛书记,您看这次提干部,有没有您看中的……”然后就停住了话头,等着薛耀进明示。

    薛耀进默不作声。他竟有些心跳起来。这是他做了几十年的官所没有遇到过的。他知道自己有点慌乱了,是那种左右为难的内心不安。任何一个官员,在人事问题上,都是愿意提拔一下自己人的,他薛耀进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不想在刚刚提出来“任人唯贤”这个理念之后,就这么快的朝令夕改,至少,他不想在这个敏感的问题上明确表态。

    薛耀进知道,在这些拟提拔干部上常委会通过之前,蒋慧明特意来征求他的意见是出于好心,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暗暗有些恨这个蒋慧明了:你拿这个问题来让我表态,你让我怎么表态!你蠢不蠢哪?眼拙还是耳聋啊?难道你平时就看不出来我欣赏谁么?你就不能主动把我看上的人给提出来?

    蒋慧明到底是极善察言观色之辈,见薛耀进沉默着不说话,马上就醒悟到自己让市委第一书记为难了,于是他也沉默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毅然决然地说:“我看这样吧,对那些能干事但是有争议的干部,咱们也要公平对待。我看还有几个有争议的干部也不错,这人选是组织部门决定的,是我决定的,事先也没有请示过市委,薛书记您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就这么定了。”说完,蒋慧明站起身来转身就走,不给薛耀进一点犹豫考虑的时间。

    蒋慧明是个老官场了,同时他和薛耀进平时关系不错,他知道作为副手,有些事情该扛的就得给一把手扛起来。另外他也深知有些话就得点到为止,说完就得赶紧走,逗留下去就会让一把手为难和尴尬的。

    事后,蒋慧明很快明白,薛书记要的是让他在职责范围内主动把看中的人选给提出来,然后再送给领导批示,如此一来,领导既可以沉默不表态,又可以顺水推舟把事情定下来。当然,事后也会把你的“懂事”记下心来。事实证明,他蒋部长这几年混得如鱼得水,跟一把手对自己的看重是不无关系的。这么一想,对于自己拟好的名单忍不住有些得意了。

    “嗯,基本上都是各县各单位比较拔尖的同志,蒋部长,你们组织部这个名单拟得好啊。”薛耀进将名单轻轻地在办公桌之上一放,接着道:“不过这个罗宏章,还是有点不太成熟。”

    不太成熟,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就这四个字就足以断送了罗宏章的前途,蒋慧明虽然已经接受了罗宏章的拜望,但是此时听到薛耀进对罗宏章已经有了评价,他还是赶忙道:“薛书记,这是我们工作做得不够严谨,稍后我会让他们重新考察一下!”

    薛耀进没有说话,不置可否,但是不说话,有时候表明的就是一个态度。而这种态度,更是让蒋慧明越发坚定了决心,一定要把罗宏章给拿下来了。

    “薛书记,政府缺少一个副秘书长,我觉得市劳动局的管召开同志不错,这个同志在劳动局担任书记有两年了,在工作中可圈可点,而且对组织上的决定一向不折不扣,执行力很强的。”说到执行力的时候,蒋慧明的语气加重了不少。

    执行力很强,薛耀进轻轻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道:“市政府副秘书长职位很是重要,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让管召开同志担这个担子,不过在决定这件事情之前,你要好好的和昌平市长沟通一下。”

    “是,薛书记,我一定遵从您的指示,好好地和昌平市长进行沟通。”蒋慧明看着薛耀进那眼角的笑意,越发觉得自己结好张晓东这步棋走得不错,急老板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这才是一个合格组织部长应该具备的素质之一。

    简简单单的一次谈话,就已经把不少人的命运给决定了,常言道人事之中无秘密,在蒋慧明见了薛耀进的一个小时之后,很多人都已经听到了内部消息。

    人事问题,历来就是有人喜来有人忧。要说喜的人,自然是那些升官的人,忧愁失落的更是很多。在这些失落的人之中,罗宏章可以说是最失落的一个。

    虽然蒋慧明在打电话的时候,他的态度还是非常的好,但是那内心的失落,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本来正在和下面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谈笑的他,在接了电话之后,脸却是能够沉得下来水。

    那党委书记以前和他关系不错,听着他打电话,倒也没有怎么注意,也活该这位党委书记倒霉,有点喜欢开玩笑的他,在罗宏章接完电话之后,依旧用开玩笑的口气让罗书记请客,这一句玩笑立马变成导火索了,一下子让罗宏章把积聚在内心里的火气全部爆发了出来,那位党委书记在罗书记的怒火之下,尴尬的应付了一下,万分沮丧的离开了。

    到手的鸭子,就这么不翼而飞了!想到自己那前进一步的愿望竟然这么成了空,罗宏章就好似扬子江边失足一般,整个人头重脚轻,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不过和这个职位的失去相比,更让罗宏章倍感失落的却是蒋慧明的一句话。

    薛书记说你不成熟。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就好似八座大山,重重地压在了罗宏章的心头。作为官场中人,他很是清楚,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够顺心如意,有的事情一次不行,下一次依旧有机会。但是,能让市委薛书记说了自己不成熟,那就等于基本上给自己定了性。恐怕以后自己就算是再走蒋慧明的门路,这位对自己依旧是笑呵呵的组织部长,也不会给自己门子可走了。

    难道自己的仕途,就这么结束了么?难得自己就真的要在这个副书记的位置上一直坐到退休么?

    罗宏章心中充满了不甘,但是他再怎么不甘,面对薛耀进的强势,他也只能无条件接受。

    不过,和罗宏章的失意相比,更多人注意的却是市政府那位新出的副秘书长。虽然王子君并没有怎么宣布,但是在有心人的传播之下,王子君想要让自己的老部下到市政府当副秘书长已经不是一个什么秘密了,而现在,薛书记已经定下调子,让劳动局的管召开任政府副秘书长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王子君在来到东埔市之后,就成了很多人的话题,随着这位常务副市长几次简单的出手,让很多人在工作上已经不再小视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但是现在,薛书记却是否决了王市长调自己老部下的提议,这让很多顺风使舵的人,立刻又马不停蹄的开始调转方向。

    “这一次,恐怕王市长就会知道东埔市究竟是谁当家做主了。”一个市委办的工作科员在工作之余,轻笑着说道。

    “那当然,这件事情之后,我相信王市长在很多方面,应该低调一些了,没有用人方面的权利,就算你再怎么强势,也是不顶用的。你尽可以建言献策,但是,我管的是最后的拍板决策!”

    “王市长的人被否决了,老管倒是得到一个好机会,嘿嘿,等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好好地请咱们吃上一顿。”

    几个机关的老油子正想着怎么混个酒场的时候,刚才那说话的男子突然嘘了口气,示意众人不要说话。

    本来谈兴正浓的诸人,心中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本能的朝着门外看了过去,就见在大院之中,陡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昂首阔步的朝着市委大楼走过来。

    “王市长。”看到王子君,其中一个惊声的说道。

    “他来咱们市委干什么?”一个干部看着迈步走进大楼的王子君,轻声的问道。

    “他来还能够干什么,找薛书记啊!”站在他身旁的干部,轻声的说道。

    “你是说他为了自己的那位老部下来找薛书记?看来,王市长还是对薛书记的脾气不了解啊,市委那些领导,哪一个不知道只要是薛书记决定的事情,那基本上就没有更改的可能呢?”

    “嘿嘿,看吧,等一会王市长就该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要不,咱们拿这个赌今天的饭怎么样?”

    “好,我跟你赌,反正今天已经说好了,让管召开请客。”

    就在这些人嘻嘻哈哈的议论之时,王子君已经来到了张晓东的办公室之外。在看到王子君身影的时候,张晓东不由得一愣,不过随即他还是站了起来。

    虽然他知道这个常务副市长气势有点咄咄逼人,不讨自己老板的欢心,但是看到王子君过来,他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种感觉是从他的心中生出来的。

    “王市长好。”张晓东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副市长,要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他张晓东在市里面,那趁着薛耀进的面子,哪个不说一句年少有为?但是这句年少有为和现在的王市长碰在一起,倒成一个笑话了。

    王子君朝着张晓东点了点头道:“晓东,薛书记有空没有?”

    让王子君见不见薛耀进,对于张晓东来说还真是一个难题,他可不敢直接对王子君说你见吧。沉吟了瞬间之后,他有点犹豫的朝着王子君的脸上看了一眼道:“王市长,要不我去汇报一下?”

    张晓东的小动作之中的意思,自然是瞒不了王子君,他朝着张晓东点了点头道:“晓东你帮我问问,我就在这里等薛书记的召见。”

    张晓东看着王子君悠闲而肯定的摸样,心中越发觉得有点作难,但是越是这样,他知道自己越应该将这件事情给自己的老板汇报一下。

    一分钟之后,张晓东从薛耀进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此时已经是一身的轻松:“王市长,薛书记请您进去。”

    王子君笑着向张晓东点了点头,就跟着张晓东走进了薛耀进的办公室。在张晓东推开门的时候,薛耀进并没有像以前那般批示文件什么的,而是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很是热情的和王子君握手道:“王市长,你可是稀客,来到东埔怎么样,一切是不是都能够适应啊!”

    此时薛耀进的表现,就好似一个热情而关心同志的老大哥,王子君看着薛耀进的表现,淡淡一笑道:“多谢薛书记关心,我一切都过的不错,工作上在领导的关心之下,基本上也都进入了角色。”

    王子君的谦虚,让薛耀进的笑声变得更加的爽朗,他呵呵大笑道:“子君市长,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对了,关于你住房的问题,我已经让机关事务管理局给老左打招呼了,他去了山垣市,那就不能再占着茅坑不拉屎了。”

    薛耀进谈笑起来,无疑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虽然王子君知道薛耀进对自己的关心之词都是一些假象,也不由得为薛耀进的表演而感到有些佩服不已。

    “王市长,今年全省虽然还没有开会,但是我从省领导那里可是听说了,今年不但更要抓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松,而且还要对全省各地市的经济发展工作进行排名,排位落后的市,可是要受到通报批评的。我们东埔市的经济再全省虽然不算是落后,但是要想在省里面有一个好的成绩,那就需要我们在新的工作形势下,干出让人信服的成绩来。”

    “任市长工作能力很强,但是他精力毕竟有限,这就要求你这个常务副市长勇挑重担,为了让你的工作能够尽快开展,我们几个书记都觉得应该给你配一个顺手的副秘书长。”

    薛耀进从省里面的形势谈到东埔市的经济发展,绕了这么一大圈儿,最后总算把最终的落脚点绕到东埔市副秘书长的事情上来了。

    在这一大堆好像废话的衬托之下,否定王子君将自己老部下调过来当副秘书长的事情,好似已经变得理直气壮了一般。

    对于自己的一番铺垫,薛耀进无疑是觉得很得意的,毕竟还没有等王子君开口,就已经把他提要求的可能都给封死了。

    王子君心里暗暗冷笑,但是脸上的神情却丝毫没有变化。他笑呵呵的喝了一口张晓东给自己端上来的茶,认真的说道:“薛书记,你这茶叶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太懂茶道呢,还是喝得太少了,我怎么就品不出来这茶是什么地方产的呢。”

    “是咱们市里面产的秃茶,我以前在下面当乡党委书记的时候,天长日久,习惯了喝这种老土茶,下面的同志知道我爱喝,每年摘了新茶都给我送来一点。这茶叶虽然名气比龙井之类的差远了,但是在味道上却是十分独特,王市长你既然喜欢,等一会儿我让晓东给你拿两盒。”

    薛耀进看着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王子君,心中升起了一丝挫败的感觉,此时的他,很是有点想看看王子君气急败坏的模样,但是这位常务副市长不急不躁的模样,却是让他在失望的同时,也不由得更重视了几分。

    对于薛耀进的提议,王子君自然是没有拒绝的意思,他呵呵一笑道:“薛书记,您说话可得算数哟,那我可不跟您客气了,说实话,这茶还真是对我的胃口呢。”

    又和薛耀进谈了几句茶叶的问题,王子君陡然道:“薛书记,咱们市里面既然将建设高新技术开发区当成今年的重点工作,更要以此推动咱们市经济的高速发展,那对于开发区的班子建设,就不能不重视。今天市委组织部转过来了一个文件,上面就涉及到一个开发区的班子建设问题。”

    薛耀进知道王子君来者不善,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来拿开发区说事了。开发区的班子,可以说是他薛耀进亲自定的,王子君提出质疑,那就是质疑他薛耀进。

    作为一个当了多年一把手的人,薛耀进并没有将自己生气的样子写在脸上,而是笑着道:“开发区的班子建设问题,慧明部长已经和我谈过了,我觉得组织部在这项工作上是用了心的。”

    “对薛书记您的看法,我很是赞同,虽然我来咱们市里面的时间不太长,但是也能够感受得到组织部这次抽调的都是精兵强将。不过在有些事情上,我觉得组织部还是有一些瑕疵的。”

    王子君不紧不慢的将几封告状信放在薛耀进的桌子上,接着道:“张焘龙同志在工作上虽然敢打敢拼,但是反映出来的一些问题,我们也不能不重视啊!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民意测评也不能忽略不计啊!”

    薛耀进将最上面的一封信拿了起来,轻轻地翻动,脸上的神色渐渐的严肃了起来。这封信上反映的内容,薛耀进以往倒也听说过,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怎么重视过,在他看来,有些小节问题不用太过于追究,但是此时看着这封信,他的心中却有点难受。

    这封信之上反映的是张焘龙在河源县任副县长的时候,将一条公路的建设发包给自己的侄子了。这件事情薛耀进让人调查过,道路建设的质量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也就放下了。

    可是现在,王子君将这件事情抛出来,虽然不能够给张焘龙弄出什么大的罪行来,但是一个警告处分却是怎么也少不了的。

    受到处分的人,还怎么在当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呢,而一旦张焘龙被换下去,又由谁来当这个开发区一把手的主任呢?

    薛耀进的心中,此时恨不得将张焘龙叫过来狠狠地熊上一顿,这个目光短浅的家伙,居然在这种小事情之上被人抓住了把柄,要是处理不好的话,那就把自己的大事给耽误了!

    “王市长,这条路的事情,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质量没有什么问题。”薛耀进说了这些之后,并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笑着道:“听任市长说,那位李锦湖同志干工作是个好手?”

    王子君笑了笑,恭敬的道:“薛书记,任市长那也是爱护我,所以才给您夸了海口。”

    “哈哈哈,任市长的性格我明白,不是人才的话,他绝对不会给我说这种话的。”薛耀进轻轻地摆了摆手,气势十足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李锦湖的事情,王子君和薛耀进都没有说下去,但是双方此时却都明白对方的意思。王子君又向薛耀进汇报了几件工作之后,就起身朝着薛耀进告辞,在临起身的时候,他笑着道:“薛书记,鑫环县的罗宏章很是不错,办事也很是得力,如果能够给张焘龙同志当助手,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薛耀进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将王子君送到门外,这才握手告别。

    张晓东可以说是一直都在注意着薛耀进房间里的动静,在听到门子响动的时候,他就快步跑了过来,看着将王子君送到门口的薛耀进,张晓东在呆了一下之后,就快步的走了过来。

    “薛书记。”在王子君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张晓东恭敬的朝着薛耀进说道。做了薛耀进多年的秘书,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是却已经将他等待薛耀进吩咐的意思给表达了出来。

    薛耀进扭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但是脸上的笑容,确实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朝着张晓东看了一眼,冷声的道:“你通知蒋部长和张焘龙,让他们两个到我的办公室来上一趟。”

    叫蒋部长和张焘龙,这究竟是要干什么?与此同时,张晓东心中想的更是刚才王子君离去时的情形,心中暗道刚才王子君究竟给薛书记说了什么,竟然让薛书记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罗宏章这两天的情绪,可谓是十分低落,毕竟开发区那里被他报了重重的希望,可是最终,这种希望却是变成了失望。

    市委书记薛耀进说了话,那就是把他去开发区的路给堵得死死的。在东埔市呆了这么多年,他很是清楚薛耀进在东埔市之中的地位,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说话有声,落地砸坑儿了。

    自己走通了蒋慧明的路子,以为一切都能遂心如意,没想到自己的努力,都是犹如镜花水月一般,远远的离自己而去。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在鑫环县跟本就没有自己提拔的可能,现在去不了开发区,等待他的就只有退居二线“唉,人哪,哪能不知足呢,这县委副书记的位子,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呢。”抬起有点嗡嗡的脑袋,罗宏章自我安慰地喃喃自语道。

    不过放开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管罗宏章自我开解了半天,但是罗宏章的心里还是深感压抑。

    “叮铃铃……”

    电话的响声,在罗宏章的耳中不断地回荡,听到这电话之声,罗宏章虽然不想接,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拿起了电话。

    “喂。”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罗宏章就等待着电话那边说话。

    “宏章,怎么听着有气无力的,是不是兴奋得过了头,将所有的力气都发泄出去了啊。”带着一丝调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虽然没有什么精神,但是罗宏章还是听出来打电话的是他的表弟赵元顾,虽然他此时不怎么想和人说话,但是面对这个职位比自己高的表弟,他却还是要应付。

    “哪有什么兴奋,元顾,你又拿你表哥我开玩笑。”罗宏章强挤出一丝笑意,朝着电话那头道。

    “还什么兴奋,你这正处之路就在眼前了,怎么还不高兴,你那天可是说了,你现在可是充满了干劲。”赵元顾说话间,又开玩笑道:“怎么,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职位就泄气了。”

    “老弟,你又拿你表哥开涮了,开什么玩笑,我那个职位黄了!”罗宏章虽然还想和赵元顾说笑几句,但是那心中的憋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火焰,却是没有在忍住,大声的爆发了出来。

    “什么?黄了,不对啊,王书记明明告诉我,这件事情已经成了啊!”赵元顾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惊骇,好似根本就不相信罗宏章的话语一般。

    罗宏章听说王子君告诉赵元顾的,心中就觉得一阵的好笑,心说这位王市长对于市里面的人事问题还真是后知后觉,竟然在这种消息都传的满天飞的时候,还给自己的表弟说这种话。

    真是死要面子啊!

    心中越发打定主意要离这位王市长远一点的他,嘿嘿一笑道:“组织部长亲自给我说的,表弟你觉得这件事情会是假的么?”

    赵元顾那边没有出声,在沉吟了一分钟左右,赵元顾的声音才再次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这件事情我再问问王书记,我觉得这种事情,王书记不应该跟我开玩笑。”

    等赵元顾那边挂了电话,罗宏章心中一阵的冷笑,心说自己的这个表弟也是一个聪明人,怎么就被一个王子君给糊弄成这样,组织部长蒋慧明亲自通知的事情,怎么就会是假的呢?

    坐在办公桌前,对于那位王市长越发多了一丝不屑的他,开始想着自己以后的工作方向。还没有等他捋出来一丝头绪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喂,元顾……”以为是赵元顾的他刚刚说出这句话,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充满了笑意的声音。

    “老罗,等谁电话呢?看你这急迫的摸样,莫不是哪家的小妹子啊!”

    听到这声音,罗宏章就是一愣,随即哈哈笑道:“陈主任,我这把年纪,哪里有什么小妹子喜欢啊!要说讨小妹子喜欢的,也应该是您这等英俊潇洒的领导。”

    “领导,可是不敢当,我这小小的正科级,可是不敢在您的面前称领导。”电话那头谦让了一下之后,又嘿嘿笑道:“老罗,你别耍滑头,不要以为一个领导就能够把我糊弄过去,我可告诉你,要是不来个一条龙,我可是怎么都不能放过你这家伙的。”

    虽然心中没有什么心思,但是罗宏章此时还不得不应付下去,打电话的人虽然是组织部的正科级办公室主任,但是作为市委组织部长的心腹人物,说不定什么时候,那就是他的领导。更何况就算是没有什么事情,他也想结好这等在市里面的实权人物。

    “陈主任,我老罗什么时候给你耍过滑头哟,您只要有一个召唤,不论是什么事情,我老罗绝对不会推辞。”罗宏章虽然不知道这陈主任说的是什么,但还是耐着性子道。

    “好了我的罗主任,我在这里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你可要记住,你欠我一次一条龙,到开发区上任之前,这是一定要还的。”

    “去开发区上任。”罗宏章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说话的乃是组织部的办公室主任,平时和自己的关系也不错,他早就直接把这个电话给砸了。

    “嗯,刚刚蒋部长说了,基本上已经是定了下来。没有想到你老兄还真是有本事,连薛老大都定调的事情,都给翻转了过来,我对你老兄不服是真的不行了。”那陈主任以为罗宏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又半带着开玩笑的说道:“老罗,你老兄平时看上去蔫不拉叽的,没有想到还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啊。”

    那边电话已经挂了很久,但是罗宏章的心中却是依旧不平静,他现在心中非常的清楚,在这件事情之上给他使力的人究竟是谁,对于这个结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王市长竟然改变了薛书记的决定,这……这怎么可能……?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罗宏章这才镇定了一下心神,不过随即,他就将水杯一仍,赶忙拿起电话。心中更是不断地祈祷,祈祷自己那位表弟千万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给王市长打电话。

    已经将自己自动划归到王市长领域的罗宏章,可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丢掉了王书记的欢心,要是那样的话,对于他来说,那就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听着这有些机械的声音,罗宏章简直就有一种打自己脸的感觉,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自己怎么就不能相信一下王市长,只要自己相信王市长,元顾怎么就会打这个电话……几乎瞬间,罗宏章就知道赵元顾应该给谁打电话,而这个电话,几乎可以说关系到了他的命运,想到自己竟然做出了这种蠢事,罗宏章心中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么一个电话,以后还不知道该费多少劲去解释呢?当然,要是能够解释的回来更好,虽然王市长看在赵元顾的面子之上不一定和自己计较,但是心中的芥蒂是难免的。

    “您拨打的电话在通话中……”罗宏章再次将电话放了下来,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的陷入了焦躁之中,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元顾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和王市长争执了起来,要真是那样的话,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越想越怕的罗宏章,心中一下子将自己所知道的神佛统统念了一遍,他期望着这些神佛,无论如何都要听到自己的祈祷,可千万不要让赵元顾给王市长吵起来啊。

    “嘟嘟嘟”

    机械的接通声,听在罗宏章的耳中是那么的让他欣喜,但是在欣喜之余,他的心中更是带着一丝丝的担忧,他希望快点打通电话,但是更怕随着电话的打通,给他带来的是让他都感到难受之极的消息。

    “喂,宏章么?”电话那头,赵元顾的声音传了过来。

    “元顾,你刚才给王市长打电话了?”不待赵元顾开口,罗宏章就急切的问道。

    “还没有打,刚才我姑姑打电话过来,说你们两个教育孩子有问题,怎么能动不动就打呢?”赵元顾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责怪。

    “你说什么?你说刚才打电话的是我妈啊?”罗宏章紧紧的握着电话,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呀,怎么了?”赵元顾依旧自顾自的说道。

    “打得好,这个电话打得好,妈这个电话打得真是太及时了。”罗宏章一时间就觉得自己乃是天下最幸运的人,这一个电话,打得真是太及时了。

    王子君看着一身西装的李锦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今天的李锦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精神。

    “我的秘书长,今天看上去可是年轻了很多么,要是再将领带换个颜色,恐怕就要招蜂引蝶了。”

    李锦湖这几天真的很高兴,从芦北县到东埔市,还是协助王子君工作的政府副秘书长,这让他在芦北县有些抑郁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起来。

    “王市长,要说年轻,还是您最年轻,我跟您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啊。”王子君的玩笑话,让李锦湖放下了最后一丝的紧迫,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两个人虽然年前才见过面,但是此时再相见却是已经有点不一样了。以前怎么说都是老部下,而现在么,却是已经重新变成了上下级的关系。

    因为都是从芦北县出来的,所以两个人的谈话,自然是绕不过芦北县这个话题。此时的李锦湖,因为已经离开了芦北县,所以也放弃了以往的保留,将自己对芦北县的看法讲了出来。

    “肖县长工作能力强,责任心也很重,但是就是有点太强势了,这样并不好。”李锦湖在谈到肖子东的时候,最后给出了这么一个评论。

    王子君吸着烟,手指轻轻地弹着,对于芦北县他虽然很是有感情,但是现在毕竟已经是鞭长莫及,再说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也不能永远在别人的身前告诉别人这条路该怎么走。

    “子东有他的想法,作为老朋友,咱们多规劝规劝就是。”王子君扔给了李锦湖一根烟,随即笑着道:“老李啊,嫂子的工作安排得怎么样了?要是不好说,我给你安排。”

    李锦湖这一次来东埔市,是将老婆孩子一起带来的。作为政府的副秘书长,给自己的老婆调动一个工作岗位,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王子君能够亲自提到此事,还是让他感到心中热乎乎的。

    “谢谢王市长,都已经安排好了,到二实小去教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