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九章 管好自己的嘴 迈好自己的腿
    常常有这种情况,一个人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里工作热情总是异常高涨。李锦湖在芦北县这几年,总是觉得憋闷,不知道从何时起,变得懒了,变得疲沓了,还一肚子怨气,只不过把满腹牢骚放在了心里。

    初来乍到这东埔市,在满足兴奋之余,就觉得心里十分光明,十分温暖。

    王子君见李锦湖家属的工作也安排妥当了,顿时放下心来。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份文件道:“市里有意让我联系鑫环县,锦湖啊,以后你对这方面的事情多留心一下,你可是我的大管家啊。”

    “好的。”李锦湖答应一声,从王子君的手中接过那份文件,这是一份常委联系区县的分工表,在这上面,赫然写着常务副市长王子君联系鑫环县。

    李锦湖来东埔市之前,对于自己的位置就有了一个定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王子君的大管家,对于王县长分管的工作,更是要尽快摸排清楚。

    在和李锦湖谈工作的时候,赵国良轻轻地敲门走了进来,在向王子君和李锦湖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急切的说道:“王市长,刚才市委办的张晓东打电话,说请您到老街棚户区去一趟,薛书记正在那里等着呢。”

    老街棚户区,作为常务副市长,王子君虽然不分管城建,但是对于这个地方,却并不陌生。年前的时候,王子君还专门到这片地方转了转。

    作为一个老城市,东埔市不可避免的有一些遗留的建设,这些建设因为建设较早,不但已经破败,在地理位置之上,更是处在整个城市的中心城区,而老街棚户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老街棚户区足足有一千多户居民,因为各种设施念旧失修,不但污水横流,更存在不小的治安隐患,和四周的高楼很是有些不协调。

    薛耀进这个时候让自己过去,莫不是他对棚户区有什么想法么?心中思索着薛耀进让自己过去的意图,王子君嘴中朝着赵国良道:“还通知了其他人么?”

    “我听张主任的意思,好似在之前,他已经通知了任市长和李市长。”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李锦湖道:“锦湖,你先去安排安排自己的生活,等将家安置好了,我再给你和嫂子接风。”

    李锦湖见王子君在这个时候还关心自己的生活,心中一阵的感动。和王子君的那一丝陌生感,也不觉消失的干干净净。

    当蔡辰斌开车将王子君送到老街的时候,薛耀进的旁边已经占满了人,市长任昌平、副市长李康路还是一些南城区的领导班子,一个个都站在带着一丝臭气的污水之间,一个个脸色显得很是凝重。

    薛耀进此时正蹲着身子和一个正在家门口晒太阳的老人谈着话,此时的众人之中,好似只有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笑容。

    王子君在朝着任昌平点了点头之后,就默默的站在了任昌平的身后。任昌平也用眼睛看了一眼王子君,并没有接着开口。

    “老人家,市政方面对这里的污水就没有维修过么?”薛耀进的声音传入了王子君的耳朵之中。

    随着薛耀进的话语传来,王子君就看都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市政局长脸色一变。很显然,这位局长很是担心这老人的回答。

    “来是来修过,不过他们说这里的地下管线实在是老化的太厉害,很难修理。要说这臭啊,现在还是轻的,到了夏天,那才叫难熬呢?”

    老人抽着薛耀进递过来的烟,很是随意的说道。

    薛耀进点了点头,而那市政局长却是大松了一口气,几分钟之后,薛耀进站起身来,他朝着任昌平和王子君等人看了一眼,沉声的道:“任市长,咱们回去开个会。”

    作为一把手,薛耀进决定的事情,落实起来自然不是一般的快。二十多分钟之后,市委在家的常委和几个副市长就已经出现在了小会议室之中。

    “同志们,今天我去老街棚户区看了看,很是不舒服啊,看着那些居民生活在污水之中,我就觉得我这个市委书记没有当好,我对不起他们对我的信任。”薛耀进一开口,话题就很是沉重,整个会议室之中,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

    任昌平坐在薛耀进的身旁,听到薛耀进开口,下面一阵沉默,就主动开口检讨道:“薛书记,这个检讨应该我来做,作为市长,在这件事情上,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两个一把手的表态,自然是触动了下方那些与会者的心思,李康路乃是分管公用事业局的副局长,他从自己的座位之上站起来检讨道:“薛书记、任市长,这件事是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请两位领导放心,等散会之后,我们就会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在一个月之内,将老街的下水道疏通。”

    “你们也不用做自我检讨了,我召开这个会议也不是听你们检讨的。”薛耀进朝着李康路摆了摆手,示意李康路坐下:“今天我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老街的问题,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咱们的工作,不能每天都在缝缝补补之中过日子。”

    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王子君看着薛耀进,心中已经有几分明白这位市委书记的想法。看着脸色紧绷的薛耀进,王子君对薛耀进多了一丝佩服。

    老城区的改造,历来都是一个难题,容易出问题不说,还很难出成绩。一些领导对于城市建设之中,对于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绕着走,重新规划新区问题少不说,更容易出政绩。而现在薛耀进却是主动提起了老街棚户区的改造。

    任昌平的目光动了一下,没有说话,虽然他已经猜出了薛耀进的想法,但是他却将目光看向了李康路。

    李康路作为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可以说是副市长之中最为实权的一个,在一道道目光朝着他看来的时候,李康路再次站起道:“薛书记,要想一劳永逸的将老街棚户区的问题解决掉,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改造,不过这里面涉及到太多的问题,有些困难。”

    “困难时在所难免的,我们这些人的工作,不就是解决苦难么?”薛耀进将手中的笔轻轻地一放,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我相信只要我们下定决心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任昌平在薛耀进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就快速的将手中的笔一放道:“薛书记的指示,我完全赞同,常言道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棚户区改造虽然是一个难题,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在薛书记的带领下群策群力,就一定能够将老街棚户区的改造做好做实。”

    “薛书记,我建议先有李市长负责这件事情,拿出一个方案,然后咱们在按照这个方案推行,您看怎么样?”

    任昌平很是能够猜测薛耀进的心思,直接点了李康路的将,这种提议正合薛耀进的心意,两个一把手说话之间,就已经将这种事情给敲定了。

    虽然是坐在开会,但是说话的基本上就是薛耀进、任昌平和李康路,而在这次说话之中,其主导作用的,就是作为市委书记的薛耀进。

    王子君虽然几次挑战薛耀进的权威,但是看着眼前的情形,还是不得不佩服薛耀进对于整个市委班子的控制,改造老街的事情,薛耀进只是一句话,就将这件事情给定了下来。

    “好,那就先由建委等部门拿出具体方案,康路负责这件事情的具体实施,至于主抓就让王市长来。”薛耀进的仰头朝着李康路看了一眼,就将目光投到了王子君的身上。

    常务副市长主抓,抓承建的副市长负责实施,这说起来很是正常不过,但是与会的常委包括任昌平在听了薛耀进的决定之后,都是一惊。

    王子君也没有想到,薛耀进竟然让自己主抓这件工作,看着一道道投来的目光,王子君笑了笑道:薛书记,对于城市建设我也是一个外行,我看不如成立一个领导小组,由您和任市长任组长,我们负责具体实施的好。”

    成立领导小组,一把手担任组长的事情,在市里面并不少见,很多一把手为了彰显自己的领导能力,对这种现象还很是欢迎,但是此时听到王子君的提议,薛耀进却摆了摆手道:“王市长,这件事情就先这么定了。”

    因为要拿出方案之后再说实施的事情,所以这次会议几分钟之后就结束了。在薛耀进率先走出会议室之后,王子君也阔步走出了会议室。

    “王市长,薛书记让我们两个负责这件事情,我准备上建委去一趟,不知道您有什么指示。”李康路在王子君走向办公室的时候,拦在了王子君的身前,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问道。

    和李康路的交往之中,王子君知道这位副市长并不怎么将自己放在心上,李康路虽然是在向他说指示的事情,但是自己要是真的说出来,这个家伙不一定真的就会听自己的。

    “李市长,这件事情之上,薛书记已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我觉得咱们暂时还是按照薛书记的要求进行吧。”

    “那我就按照薛书记的指示去办了,王市长,您现在有时间没有,要是有的话,咱们不如一起去市建委,看一看他们对这件事情,究竟有什么样的高招。”

    王子君摆了摆手,市建委乃是李康路经营了多年的地盘,虽然他不惧,但是也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之上:“李市长,你去就行了,你办事,我放心。”

    “那我就去了。”李康路看着神色之间没有丝毫变动的王子君,心中虽然暗骂不已,但是脸上还是强挤出一些笑容的说道。

    李康路走了,但是他并没有去市建委,而是去了景岚集团,在景岚集团那装修豪华的办公楼之中,杜嘉豪热情至极的欢迎了李康路的到来。

    “嘉昌回来了,回来就好。”刚刚落座的李康路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杜嘉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的说道。

    杜嘉昌伸出双手和李康路握了握道:“多谢李市长关心,这一次还要不是跃虎把所有的事情都担了,差一点我就出不来了饿,那个姓王的害得我丢了一个兄弟,我这辈子都跟他玩不了。”

    看着杜嘉昌眼睛之中的那一丝阴冷,李康路轻轻地笑了起来,对于他来说,杜嘉昌也就是一个小痞子,要不是他的哥哥是杜嘉豪,他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这种人的胡说八道。但是现在,能够给王子君多找一个对手,也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胡说八道什么,还不给我退下去。”杜嘉豪朝着杜嘉昌一挥手,沉声的呵斥道。

    杜嘉昌虽然桀骜不驯,但是面对这位大哥,却是惧怕的很,他朝着李康路笑了笑,就快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嘉豪,嘉昌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这样说他可有点不好。”李康路喝了一口秘书送来的茶,朝着杜嘉豪沉声的说道。

    杜嘉豪嘿嘿一笑道:“李市长,我这个弟弟也得管教管教了,要不然就他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性子,还不知道给自己惹下多少麻烦呢?这一次运气好没有出事情,并不代表他从今以后总是会有运气好的时候。”

    李康路笑了笑,没有在说话,他虽然想在杜嘉豪和王子君之间挑起一些什么,但是和杜嘉豪打了多年的交道让他知道,杜嘉豪同样不是一个好蒙骗的角色。

    “李市长,今天你来,应该是给我报喜的吧。”杜嘉豪也没有在说他弟弟的事情,在李康路不远处坐下来,笑着超李康路道。

    “我来就是给你杜总报喜的,在这里我还不得不佩服杜总你,竟然将学薛书记给鼓捣到棚户区去了。”李康路说话之间,双目紧紧的朝着杜嘉豪看了过去。

    “哈哈哈,李市长您太夸奖我来,我哪有本事指挥市委书记啊,我只不过是请童师傅帮了个忙,让薛书记从老街区那里过来一趟而已。”杜嘉豪明白李康路的意思,在这件事情之上,他丝毫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手段。

    李康路笑了,笑的声音很大,他用手指指着杜嘉豪道:“好你个杜总,连我不佩服你都不行了,以薛书记的脾气,发现了问题,那就是要解决,不过人选不如天算,恐怕老杜你没有想到吧,薛书记让王子君主抓这件事情。”

    “王子君主抓?”杜嘉豪脸上的笑容一阵的凝结,他对于这个手段强硬的常务副市长,心中就有一丝敬畏的感觉,薛耀进让王子君主持这件事情,确实让他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李市长,您不是开玩笑吧,您是主抓城建的副市长,这件事情应该您负责才是啊!”杜嘉豪很快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他看着李康路,沉声的问道。

    “是应该我负责,但是薛书记让我具体实施,而主抓的事情,却是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李康路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不快,沉声的说道。

    杜嘉豪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眉头慢慢的松了下来,他将水杯一放道:“李市长,王子君主抓就王子君主抓,推动薛书记下定老街棚户区改造的决心,这对于咱们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胜利。王子君的本事再大,也得给咱们出力,而且本事越大,出的力越多。”

    李康路看着杜嘉豪的笑脸,也跟着笑了起来:“杜总你说得对,王子君的本事越大,给咱们出的力越多,建设全市,不应该说全省第一个五星级的宾馆,这个项目相信薛书记一定会全力支持的。到时候如果让王市长主持拆迁的话,那就更好了。”

    对于五星级酒店这几个字,李康路说的声音特别的大。本来笑呵呵的杜嘉豪在听到李康路说出这几个字之时,脸上的神色就是一闪,不过随即,他就笑道:“李市长,这件事情成与不成,还要多多仰仗您,您放心,答应您的事情,我姓杜的绝对不会说话不算。”

    “杜总,咱们合作了这么多年,都是老关系了,难道你觉得我连你也不信么?”李康路虽然嘴里虽然带着责怪的意思,但是看他脸上的笑容,却能够感到这位李副市长对于杜嘉豪刚才的话很是高兴。

    杜嘉豪淡淡一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聪明人都知道,这种事情有时候不应该说的太透。

    “要让王子君在这件事情上给我们出力,关键就在这个项目上,我现在就去一趟建委,让他们好好地策划一下,一定要拿出些东西来。”李康路同样没有再说这个问题,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他,一副急切的模样。

    杜嘉豪对于李康路这般的表演心中虽然有些不屑一顾,但是在表面上,他还是笑呵呵的站起来热情的将李市长送下楼,并对李市长这般忘我投入的工作作风,感谢了一番。

    虽然不主抓城市建设,但是作为常务副市长,更被薛耀进提名负责这项工作,这两天王子君对于老街棚户区的情况也仔细的摸排了一下,以确定做到心中有数。

    对于这些老居民区的改造,王子君回忆的最多的就是前世之中的一些做法,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采取重建补偿的方式。这种方式不但可以减少纠纷,也让已经习惯了住在这里的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在选择之上,王子君很是倾向于这种拆迁改造,只要规划得好,以老街的位置,很容易就能够成为一个新的商住中心。

    “咚咚咚”

    就在王子君将老街区的地图看来看去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随着敲门声,一脸笑容的赵国良走了过来,在赵国良的身后,是同样满脸笑容的副市长张通。

    看到张通走过来,王子君赶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不等他伸手,张通已经笑呵呵的道:“王市长,没有打搅您吧?”

    王子君虽然不知道张通来自己这里什么意思,但是嘴上却笑着道:“张市长,你这可是太客气了,国良快倒茶,把我珍藏的好茶拿出来。”

    “谢谢王市长。”张通四十多岁,身子有点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摔倒一般。对于他这种走路的姿势,王子君听说以往市政府办有一个促狭的家伙说比较像鸭子。

    虽然这只是无心之失,但是却一下子广为流传了开来,这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张通的耳朵里,对这种比喻,张通当时也不生气,好似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一般,但是几个月之后,这位拿他作比喻的政府办工作人员,就被提拔重用到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当了副厂长。

    张通在政府之中主管安全生产,公共卫生以及计划生育之类,排名只在刘岩富之前,可以说也不是很得意。从王子君上任之后,他倒是来过王子君办公室几次,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来闲聊。

    “王市长,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知道一个馆子不错,想和你老兄好好地乐呵乐呵,怎么样,给我个机会如何?”张通在和王子君闲聊了两句之后,就对王子君发出了邀请。

    王子君看着张通那带笑的脸,沉吟了一下道:“别人要是说,我还真是有点事情,但是你张市长下了命令,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再紧急的事情,我也得推了哟!”

    “呵呵,那就这么定了,王市长,今天下了班,我来接你。”张通见王子君答应的如此爽快,脸上的笑容变的更加的灿烂起来,虽然他和王子君都是副市长,但是不论是在政府之中的排名还是在市委之中,他都和王子君差着一个距离。

    虽然王子君来的时间不长,但确实已经在市委市政府之中充分的显示出了自己的话语权,而张通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政府之中虽然也分管一块,但是论起说话的分量来,却是比王子君要差上很多。

    已经达到目的的张通,在和王子君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就笑呵呵的离开了王子君额办公室。

    因为是新年刚过,所以在工作方面倒也没有太紧急的事情,在接待了几个来汇报工作的部门一把手之后,王子君就基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临下班的时候,张通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办公室之中,因为已经说好,所以两人在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就双双离开了办公室。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张通如此的客气,让王子君觉得张通请自己吃饭,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和张通并排坐在王子君车子的后面,王子君和张通随意的聊着这几天政府之中的话题。

    “王市长,我这个人别看有点莽撞,但是对有些看不惯的人,我想不鸟他,就是不鸟他。李康路什么东西,当年要不是我拉他一把,他能够成为薛书记的红人,现在他娘的都快成白眼狼了。”张通在和王子君说了两句之后,话锋陡然一转的说道。

    对张通这个人王子君不了解,虽然他对李康路也有一些看法,但是却不会此时说出来。而张通能够爬到副市长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这么肆无忌惮的评论李康路,要是没有什么打算,打死王子君也不相信。

    在张通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王子君只是笑了笑,对于张通的话,他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王市长,你可要小心李康路,这家伙不但在薛耀进那里很是受宠,听说和薛一帆还有一腿。”张通并没有因为王子君的不出声而停止自己的话语,反而更是一副推心置腹的摸样说道。

    李康路和薛一帆,王子君心中不由就是一愣,看着张通一脸不屑的笑容。倒是让王子君感觉这种事情说不定还真有那么回事。不过越是这样敏感的事情,王子君越是不会发表意见。和张通哈哈的笑了两声,王子君就将这个话题转移了开来。

    而张通同样没有在这个事情之上多说什么,和王子君谈笑了两句之后,车子驶进了一处农家小院。这小院占地面积有四五十亩,满眼里都是自家种植的瓜果蔬菜,房屋在这些满目绿色中若隐若现,看起来是五六十年代的风格,很有些原始的风味。

    “王市长,别看这院子简陋,但是做出来饭菜质量确实很不错,特别是这里的土鸡,都是散养的,纯天然,无污染,现吃现杀,新鲜的很哪。”

    看样子,张通是此地的常客了。跟王子君一下车,就沿着一排青石小路走过来。这小路的地面是玻璃的,玻璃下面是潺潺流水,有几片落叶,还有几尾小鱼,几乎透明的,平时不显眼,游到尽头扭身回来时,金属般的银光微微一闪,张通见王子君看得出神,就笑着道:“这小路下边就是野生的鱼塘了,产的鱼不喂任何饲料,也是十分难得。”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一个胖胖的男人就好像球一般快速的来到两人的身旁,这胖子和张通看起来很是熟悉,一见到张通,就哈哈大笑道:“张市长,怪不得这两天我这里的鱼儿都撒欢的蹦呢,原来是知道有贵人光临哪。外面有点冷,赶紧到屋里暖和暖和吧。”

    “陈胖子,你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有贵人光临不假,不过不是我老张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王市长,咱们市里面的常务副市长。”

    正在张通面前百般讨好的陈胖子,闻听此言微微一怔,他万万没想到,如此年轻的一个人居然是东埔市堂堂的常务副市长。赶忙搓了搓手,笑呵呵的道:“王市长,我这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快里面请。”

    这个家伙也算是八面玲珑,再看到陈胖子虽然对自己热情无比,但是并没有借机讨好自己,王子君对这陈胖子也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这陈胖子也明白,有时候两面讨好,最终的结果反倒是弄巧成拙,两面都讨不了好的。

    在陈胖子的引领之下,王子君和张通就沿着那铺着石子的路,走进了一个搭着茅草顶的房间。

    这房间单单从外观上看,那就是一个原生态的茅草庵,但是一进门,却觉得温暖如春,别有洞天,真真叫人看傻了眼:整个房间豁朗明亮,装饰得那叫精细,一色儿的胡桃木的桌椅,带着几分明代家具的味道。桌布、椅垫都是香槟色的,上面密密绣着艳粉红的海棠花。菜单是羊皮面的,里面是毛笔宣纸写就的菜单,用塑料封套套着。灯具用了宫灯式样的,餐具是细腻骨瓷,拿在手里轻巧,看着半透明,纹样是各处见不到的,手感还带了温热。四壁也凿了花窗,两面是假的,画了远远的山水,仿佛可以走进去似的,有一面是真的,推开是一片丝绒似的茵茵绿草,草地尽头有几棵百年古树,风过处送来几声鸟啼。

    早就在房间里等待的人,也在张通到来之后,赶忙站了起来,一个个满脸笑容的朝着张通和王子君点头致意。

    “王市长,里面坐。”张通和房间之中的两男两女显然是很熟,在朝着他们点了点头之后,就热情的请王子君到中间的位置之上落座。

    “老张,咱们两个还客气什么,我看还是把这把椅子撤了,咱们坐两边。”王子君朝着那中间的椅子看了一眼,随即挥手朝着站在一边的陈胖子吩咐道。

    陈胖子在听到王子君的吩咐之后,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朝着张通看了一眼之后,这才亲自将那最为中间的位置撤了下来。

    “王市长,你太客气了,今天你说主客,老哥我也是跟着来沾光的。”张通一面在右边的位置上坐下,一面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道:“张市长,张老哥,咱们兄弟就是来吃一顿饭,哪里有那么多的规矩。”

    “王市长说得好,张市长您就不要推辞了。”娇滴滴的声音,在张通接口之前,从坐在他左边的女子口中传了出来。这女子看模样也就是二十多岁,大冷天穿的却有些单薄,紧身的牛仔裤将腿部和臀部的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而那咖啡色毛衣下面遮盖的高高耸起的胸部,更是给人一种致命的诱惑。不过这女子给人印象最深的,却是她稍微比普通人厚上的嘴唇,充满了野性的美丽。

    在王子君和张通两人说话之时插嘴,如果身份不够,那就是一个犯忌讳的事情,但是此时这女人将话讲出来,却是让所有人都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自古美女爱英雄,遥遥,你这样向着王市长,可是让我的心有点难受啊!”张通的目光在女子高耸的胸部停留了瞬间,假装吃醋道。

    “张市长,看您说的,你要是再这样说,那我可就委屈死了!”被称为遥遥的女人说话之间,眼中还真是起了一丝迷雾,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加是雾蒙蒙的,很是招人怜惜。

    “张市长,你惹下的麻烦可得自己解决了。等一会儿我们还想听遥遥一展歌喉呢,如果她没了心情,大家可得拿你试问哟!”坐在王子君下手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配上一副黑框的眼镜,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学者。

    让男人解决女人,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这话就说得意味深长,颇有些水准了。在当今黄段子泛滥的酒桌上,这么一句是男人都懂的话,立刻带来了哄堂大笑的反应。张通同样不能免俗,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点头应承道:“好,好,丁总有吩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笑之间,张通果真低声的朝着那女子耳语了几句,惹得那女子羞红了脸,娇嗔着佯装要打他。整个房间之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热烈了。

    在和张通交往的时候,王子君对张通还有那么几丝拉拢的想法,但是此时看着张通和这几个人如此的火热,王子君的心顿时冷了下来,虽然张通是不是自己干净王子君拿不准,但是自己的裤腰带勒不紧,还这么招摇的显摆出来的人,能有几分定力呢?王子君却是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张通保持一定的距离。

    “王市长,我和丁总多年的朋友了,在一起也开玩笑开习惯了,你可不要介意。”张通说话之间,将那已经满上的酒杯一举道:“今天咱们先喝了这杯酒,欢迎王市长的到来,这杯酒之后,我再给各位好好介绍一下。”

    说话之间,张通就站了起来,丁总等四人也在张通站起来之前就站了起来,一双双的目光,更是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

    王子君端起自己的酒杯笑了笑,和张通等人干了一杯。在王子君重新坐下之后,张通就朝着那丁总一指道:“王市长,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震源集团的丁拴柱丁总。”

    “王市长您好,希望您多多支持我们震源集团的建设。”丁拴柱说话间,朝着王子君伸出了手掌。

    震源集团?王子君还真是没有怎么听说过,毕竟东埔市这么多的企业,他不可能在短时间里一个个都记住。

    在和丁拴柱握手之后,张通就接着笑道:“王市长,要说丁总您可能不熟悉,但是他哥哥您一定听说过,丁老弟的大哥就是咱们省委的丁秘书长。”

    省委办公厅之中的副秘书长有七八个,王子君虽然不是一个个都很熟悉,但是名字却记得清清楚楚。这从张通嘴中吐出的丁秘书长,虽然只是一个副秘书长,却兼着省委办公厅主任,乃是省委副秘书长之中最为实权的人。

    怪不得张通和这个丁总这般的热情呢,心中虽然有些感慨,但是王子君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王市长,虽然我和您是初次见面,但是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我哥回到家里从来都不谈工作的事情,但是对王市长您却是赞不绝口哟,说您是咱们省里面前途不可限量的年轻领导啊。”

    丁拴柱的名字虽然不怎么样,却最是个明白人,而且很会说话,就是夸人,也说得含而不露,叫人听了很受用。很快就把和王子君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王子君虽然不打算和这些人深交,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得罪人,朝着那丁总笑了笑,王子君谦虚的道:“秘书长太夸奖了。”

    介绍了丁拴柱,张通又给王子君介绍了遥遥等三人,和丁拴柱坐了对面的男子,乃是震源集团的一个副总,叫做侯报国,和身材有些瘦的丁拴柱相比,派头十足的他倒更是像公司的老总。

    而遥遥却没有被介绍全名,至于她身旁的另外一个叫小欣的女子,虽然在姿色上比遥遥稍逊三分,浑身上下却清清爽爽,轻灵水秀,肌肤剔透,眼如寒泉,难得的一种清淡、从容,脸上总挂着浅浅的笑,十丈开外能把人拘到跟前,到了跟前却不能再近一分一毫。近不得,却还是舍不得去。说起来,这才叫美人儿,市面上的那些女孩子,不过是漂亮罢了。

    有老陈这个老板在这里盯着,菜上得很快,由张市长做主,点了凉拌海蜇头,炝虾,素三拼,热菜是百叶结烧肉,油焖春笋,尖椒牛肝菌,清蒸刀鱼,荠菜豆腐羹,一色儿的家常菜。这里的厨师很是有两把刷子,一桌子菜做得很是原生态,鲜嫩可口,还没吃就让人流口水了。

    张通本来就是一个善于调节气氛的人,再加上遥遥和小欣两个年轻的女子笑颜如花,酒桌上的氛围,自然是觥筹交错,笑语哗喧,不是一般的融洽。

    在谈话之中,大多话题说的都是省内的趣闻轶事,然后又谈到企业的生存。丁拴柱就不无感慨的说,平日里也不知道怎么了,钱少了愁眉不展,钱多了也未必高兴。忙起来就和亡命徒没什么两样,静下来却又觉得心慌,不是想到骑虎难下进退两难,就是觉得前后左右都是陷阱。今天荣华富贵,明天说不定就会呼啦啦大厦将倾,这世道,干企业真能把人逼疯!今天跟几个体己人吃顿家常饭,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真是难得的享受,心里高兴啊。

    众人皆频频点头,就好似张通请王子君吃这顿饭,就是为了拉近两人的感情,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一般。

    只是,这王子君早已不是初涉官场的小雏哥儿了,他当然不会单纯的以为张通介绍这么几个人给自己认识,就是为了吃顿饭。尤其是丁秘书长的弟弟丁拴柱,更不会无缘无故的请自己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