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四章 心腹的论调就是风向标
    薛耀进把嘴闭了,眼睛也闭了,像只打盹的老鸦。秘书长一声不吭地等着。

    “叮铃铃……”,薛耀进办公室的电话,突然间响了。看了一下来电号码,薛耀进拿起电话慢条斯理道:“喂。”

    “薛书记,我是任昌平,您现在有空吗,有件事儿我想跟您当面汇报一下。”电话那头,任昌平的声音充满了小心翼翼的味道。

    “那你过来吧。”薛耀进说了两句之后,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李秘书长,咱们的常务副市长,可是让任市长乱了手脚啊!”薛耀进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一盒烟,扔给了李鹤阳一支之后,幽幽的说道。

    李鹤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绝对同意一把手的意见。

    ……王子君回到办公室,刚刚喝了几口水,刘岩富就敲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刘岩富就笑着道:“王市长,这一次你可是打了个大胜仗,你没看任市长同意你的意见时的脸色,真是有点精彩至极啊!”

    刘岩富和任昌平之间有些不和,因此,此时的刘岩富说起任昌平来,有点幸灾乐祸,丝毫不肯给这个一把手市长留面子。王子君和刘岩富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落座之后,就轻声笑道:“刘市长,这话可不能乱说,任市长乃是一市之长,考虑事情比咱们要深入得多。更何况,任市长最后还不是支持了咱们关于老街区改造的规划么?”

    “任市长要想把市长的威信保持下去,就不得不赞同,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任市长已经控制不了市政府常务会议的节奏了,但是咱们的任大市长也不舍得丢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王子君见刘岩富如此说,知道再劝下去就有点矫情了。人是需要和光同尘一下的,就像别人都趴着,单单就你自己像个电线杆子似的在那儿戳着,那就显得很另类,很不合群了,只能落得个高处不胜寒的结果。通俗地讲,就是在别人毫不掩饰地贬低某个事物时,作为听众,你是不能对这些论调不屑一顾的,久而久之,就失去一个好人缘了,这一点绝对是官场里的大忌讳。

    作为一个混迹官场之人,王子君当然懂的。尽管不想对刘岩富的论调随声附和,却也不再劝他,只是淡淡的笑着。刘岩富又和王子君闲谈了两句之后,又忧心忡忡地说道:“王市长,虽然这次政府常务会议上咱们胜了,但是,我觉得李康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等将来上常委会的时候,恐怕还得整出来点儿幺蛾子呢。”

    刘岩富已经越来越向王子君靠拢了,不经意间总是带出来咱们这样的字眼,也许他是想用这种态度,表明和王子君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呢。对于刘岩富的这种表态,王子君表示欢迎,谁不想多一两个帮手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终究躲不过。他想硬扛到底,咱们奉陪就是了。”王子君拿起精巧的茶壶给刘岩富的水杯里又续了些水,脸上淡淡地笑着。

    端着茶杯,看着平静的王子君,刘岩富像是找到了安慰似的,刚才的一丝疑惑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坐在王子君身旁,刘岩富突然觉得,这年轻人有股神秘的力量,刚才那些不安生的杂念还在他的心田里杂草似的疯长,年轻人短短的几句话,就把这些杂草给一根一根的拔掉了。

    和王子君谈了一会,刘岩富就告辞了。作为主管财政的副市长,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来解决。就像约定好的一般,刘岩富前脚刚走,副市长张通就走进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王市长,今天真是太爽了!我看李康路这家伙的脸,都快被气成茄子了,让这小子再嚣张,再猖狂!”大大咧咧的张通一进门,就百无顾忌的对王子君说道。

    对于张通,王子君可不像对刘岩富这般的信任,虽然不知道张通和丁拴住的具体关系,但是王子君却是已经将张通定位成不可深交的人之一。

    尽管不能深交,对待张通,王子君却是越发的亲和,官场上讲究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的。小人不能帮你成事,但是,要是铁了心的坏你的事,那你的麻烦就太多了,尽管这些小人的阴谋不一定得逞,但是,身边总有一个恶心的苍蝇嗡嗡乱飞,心里多少会不舒服的。

    既然张通有心向自己靠拢,自然是不能将其拒之以千里之外的。只要在自己的心理上保持距离就可以了。

    “张市长啊,有你的支持作后盾,我怕什么啊,要不是你开口发言,恐怕很难有这么一个大逆转的结果哟!”

    “哈哈哈,王市长,你可是夸奖我吗,我这人,就是适合干点跑跑腿、学学嘴的活儿,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先锋的角色,背后真正运筹帷幄的,还是您这个大帅哟!”

    张通对于王子君的称赞很是高兴,不过在高兴之余,他还是很能认清形势的,三言两语之间,就把高帽子给王子君戴到头上了。

    王子君和张通两人互相恭维了一番之后,张通就笑道:“王市长,今天这事值得击掌相贺,要是不庆祝一番,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刚才丁总打来电话,说是有一处野餐馆弄了几道难得的野味,咱们一起去尝尝如何?”

    张通说到好菜,眼里的光芒一阵闪烁,可见,对于这好菜,他还是很有些向往的。

    王子君既然打定主意要和张通保持距离,自然不想趟丁拴柱这趟浑水了,为难的摆了摆手道:“张市长,你帮我谢谢丁总的好意,这两天我已经有别的安排了,你们先玩吧,等我什么时候闲下来,再请丁总吧。”

    “王市长,丁总好不容易来一趟,再说人家也是投资商,你也不能寒了人家的心不是嘛?”张通见王子君断然拒绝,立马就有点着急了,他心里当然清楚这场宴请是需要王子君去压轴的,如果王子君不到场的话,恐怕那好东西就不给上了!

    “张市长,我真是分身乏术啊。咱们政府是通过了步行街的方案,但是接下来,还有常委会这一关,我现在对常委会没有底儿,这不都需要运作一下么?”王子君笑着朝张通一摆手,示意他不用再劝了。

    听说王子君居然约了常委吃饭,张通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用了。尽管他自己觉得丁拴住比常委强多了,但是在王子君的眼里,丁拴住恐怕还不如自己这个副市长分量足呢。与此同时,对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张通也多了几分认识,心中暗道,这人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胜券在握的主儿啊。

    虽然政府办公会已经通过了,但是张通却也知道,要是薛耀进那一关过不了的话,政府常务会议的决定就有可能被撤销了。而在张通看来,薛耀进那里通不过的比率至少也有八成。

    李康路为什么那么牛气?还不是因为他乃是薛耀进的心腹爱将么,在很多大事上,那都是私下里经过薛耀进授意的,从这点来看,李康路的态度与论调简直就是本市一把手的一杆风向标嘛。

    “那行,这两天我就不打扰王市长您来了,不过王市长,等这两天忙完,您可一定得给我个机会,咱们好好轻松轻松。”本来张通还准备说庆祝,但是转念一想,万一王子君在常委会上被拿下,那今天的马屁算是拍到马蹄子上了,因此,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将庆祝改成轻松了!

    王子君笑了笑道:“张市长,这个邀请我一定答应,就算你张市长哪天想赖账,我也得死缠烂打地追着你,非得让你放放血请我的客不成!”

    这两句玩笑话,立刻又把两个人的距离拽近了。在一阵大笑声中,张通笑呵呵的走出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在送走了张通之后,王子君拿起了一根烟点上,别人能够看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想到,常委会这一关不好过,但是,就算再怎么不好过,他也得努力走上一遭。

    和任昌平对政府的掌控相比,薛耀进对市常委会的驾驭能力更强数倍。这个当年在挤走了董国庆之后就大权在握的市委书记,几乎就是东埔市意志的体现。大凡他决定了的事情,还没有出现过什么反对的声音。

    老街区的改造乃是他提出来的,虽然对于怎么改造他一直都没有开口的,但是有时候不表态也是一种表态。在薛耀进不表态的情况下,很多跟着薛耀进走的人,就会揣摩薛书记究竟是什么态度。

    作为薛耀进得力干将的李康路,当然也不例外。

    有些事情还好商量,有些事情却不能退缩,必要的时刻,必须得寸步不让。王子君看着自己关于老街区建设的图纸,暗暗的给自己打气。

    东埔市连着王子君自己,一共有十二个常委,但是这个双数,却是从来都没有给班子会造成什么困惑,市委书记薛耀进强大的掌控力,在这里面自然起了巨大的作用。

    自己的想法要想通过,最少就需要六个常委支持。而除下自己,还需要五个,可是这五个常委,让王子君从哪里去找呢?

    沉吟之中的王子君,将一份常委分工名单拿了出来,看着名单上一个个人名,他开始将这些个常委和自己脑子里的印象仔细对照了起来。

    “薛耀进”,王子君看着这个名字,沉吟了瞬间,拿起笔在上面轻轻地画了一个圈,随即,就把目光再次落在了市长任昌平的身上。

    ……在东埔市西郊的一个庄园式别墅之中,一场小型的烧烤晚会正在进行,这烧烤晚会虽然规模很小,但是论及热闹和奢华程度,却是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

    任昌平坐在别墅里舒适的沙发上,轻轻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但是他的眼睛,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眼不眨地追逐着正在不远处亲密说话的李康路和薛一帆。

    看来,酒真是个乱性的东西啊。几两度数不一的马尿灌下去,人的脸上、手上就被标上了神秘的记号,像牲口发情了似的,哪怕是一只公鸡的顶冠也会开得像花一般的鲜红,他娘的平时多么稳重的一个人,也像变了个人儿似的,不知从哪儿得到了鼓励,眼睛就活泛了,肢体就轻佻了,一门心思的打情骂俏,甚至恨不得像只狗似的,不害臊不要脸地翘屁股撅腿的,沉浸在生命中水乳交融的欢畅里去了!

    这个薛一帆,真是不知道自爱,你说,你要模样要模样,要头脑有头脑,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块肥沃的土地,等着来耕耘、来播种的男人肯定会趋之若鹜的,怎么就偏偏鬼使神差的和李康路腻歪在一起了?

    客观的说,作为本市一把手的千金,薛一帆绝对有她可以炫耀的资本,更何况她本人也的确是个出类拔萃的潜力股呢,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李康路搅和到一起了呢?由此可见,这世间的男男女女一旦动了真情,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自己套上一个大魔咒啊。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的任昌平,一时间让人觉得有些可怕。不过,他这种表情并没有保持太长时间,只是刹那功夫,就变成了那个笑口常开的市长大人了。

    “任市长,这么冷的天,吃点烧烤,喝点烈酒那是最好的,来来来,您尝尝这烤鹿肉,味道还行,而且,还有活血化瘀的效果哟。”手里端着一个小盘子的杜嘉豪,笑吟吟的来到任昌平的身旁,将盘子里的烤鹿肉朝着任昌平的手边一放,笑呵呵的说道。

    任昌平将手中的酒杯一放,轻轻地挪了一下身子道:“杜总,您实在是太客气了,这种小事情让你这个大老总亲自来做,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啊!”

    “任市长,您可别这么说,在咱们东埔市,能给您任市长服务,那就是天大的荣幸了,今天您能给我一个如此亲近的机会,足足够我美上几天几夜了,晚上做梦,也会笑醒的!”杜嘉豪长袖善舞,话语里充满了恭维之意。

    作为本市市长,一路从官场上走过,这样的马屁,任昌平听得多了去了,但是此时,听着杜嘉豪这么一番真诚的表态,心里还是蛮舒服蛮受用的。倒不是杜嘉豪的话说的多么中听,而是因为这杜嘉豪此时的身份。

    “杜总,看你这话说的,嘿嘿,倒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任昌平伸手从小盘里取了一块烤鹿肉放进嘴里,嘴里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神色。

    杜嘉豪在任昌平吃了一块鹿肉之后,笑着道:“任市长,这些年我们景岚集团快马加鞭,一直都是铆足了劲的,总想给咱们东埔市的经济发展做点贡献,任市长有什么需要用到的地方,尽管召唤我们好了!”

    “一定,一定。”任昌平一边笑,一边用餐巾纸擦了擦手道:“杜总这些年热心咱们东埔市的建设,这一点政府也是有数的。只要有机会,肯定不会忘了景岚集团的。”

    任昌平的话,一听就是敷衍应付之词,好在杜嘉豪也没有把这些没有实质内容的承诺当真了,他的目的不在于此,就是想和任昌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

    因此,杜嘉豪看任市长说了这么一句老生常谈,就轻轻一笑道:“任市长,市里要改造老街区,我对这项工程很是支持,老街棚户区已经到了非改造不可的地步了,此处地处市中心,本应该成为咱们市里面的一颗明珠,但是此时棚户区却是在给咱们东埔市的形象抹黑呢,我觉得要是在那里建设一栋现代化的五星级酒店,那对于咱们东埔市来说,绝对是一个地标性的建筑。”

    任昌平笑了笑,没有开口,在参加这次宴会之前,他就已经料想到了,杜嘉豪绝对会旧事重提的,因此,早就对这个问题想好了应对之策。

    “杜总说的对,如果此处建设一个五星级酒店,那绝对能从很多方面提升一下我们东埔市的对外形象,而且,还能拉动咱们东埔市的经济增长。任市长,有些人鼠目寸光,胡思乱想,你这个一把手市长,可不能由着他们瞎胡闹啊!”

    穿着一身西装的李康路,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两人的身后,他朝着杜嘉豪笑了笑,一脸期待的对任昌平说道。

    李康路话语之中的意思,任昌平自然懂。他笑笑道:“康路,五星级酒店的建设,我也是支持的,但是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可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任市长,您的难处我理解,我也没想到咱们的副市长里,居然有那么几个被王子君的只言片语给迷惑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没有最后拍板,薛书记和常委会还没有通过呢。”李康路端起酒杯晃了晃,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潇洒的说道。

    看着李康路眉眼神情中的那一丝明显的张狂之气,任昌平的心里就有点来气,心中暗道,你他娘的还不是市委常委呢,说起常委会来就好像你主持召开的一般,真是太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