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六章 立足当前 着眼长远
    赵翠屏说的有板有眼,与其说这个女人工作态度严谨,倒不如说她太圆滑了!

    这么一番表态王子君听懂了,她是在拐弯抹角的向王子君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你尽可以从舆论宣传的角度来提高老街改造的关注度,这个我会配合。但是,在市委常委会决定此事的时候,我是不能给你什么承诺的。

    尽管和临来之前的期待有那么一点差距,但是能有这么一个效果,王子君也算知足了。跟赵翠屏又谈了几句其他的事情之后,王子君就离开了。

    赵翠屏一直将王子君送到门外,这才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此时,她的秘书刘婧婧正麻利地收拾桌子上的茶具。作为一个喜欢干净的常委,就算她不吩咐,这小秘书也机灵得很,把办公室收拾得窗明几净。

    “赵部长,这王市长可真年轻,刚才他进来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政府办新来的办事员呢。”刘婧婧跟着赵翠屏有两年时间了,这丫头身架活泛,风风火火,干脆利落,倒是赵翠屏喜欢的风格。因此,这丫头就有点口无遮拦了。

    对于刘婧婧目光里的钦佩和赞叹,赵翠屏看到了,却不想批评,甚至有一点纵容。她是市委常委不假,在很多人面前,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需仰视才见,但是有一点是无法改变的:赵部长还是个女人。很多时候,女人是需要和身边人找到一个共同话题的,否则,那就太寂寞了。

    听秘书刘婧婧说得可笑,赵翠屏呵呵一笑道:“王市长又年轻又帅气,要不是和他搭班子,我也得犯错误!”

    “赵部长,最近大院里好像传言这王市长螳臂当车,有点自不量力。”

    “螳臂当车?婧婧,这些话不管是谁说的,你在我这里说说就点到为止了!至少你得给我记好了,你本人要充耳不闻,不许讹传。”

    赵翠屏很少这么严肃地说话,这让本来觉得这只是一件小事的刘婧婧愣了一下,随即就保证道:“赵部长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胡乱说话的!”

    看着刘婧婧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赵翠屏想对她笑一笑,但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这王市长的胜算又能有几何?真的是螳臂当车么?

    这一点,赵翠屏没有做出判断,但是有一点她心里清楚,这件事情无论成与不成,这位排名在她之前的常务副市长,都将在东埔市的序列之中,得到他应有的位置。

    赵翠屏的感慨,王子君并不清楚,此时,他正坐在军分区政委唐红伟的办公室里,和唐红伟谈着老街区改造的事情。

    “王市长,对于地方上的事情,我不太懂,等一会儿我还有个会。”唐红伟身材高大,军装之下,很有一股军人的峥嵘之气。在王子君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唐红伟就为难的说道。

    “唐政委,您一向不怎么参与地方事务,这一点我知道,但是,这老街改造项目毕竟关系重大,作为市委常委,您不为别的,就算为这些拆迁户的住房问题,也该考虑考虑吧?”王子君双眸淡定的看着唐红伟,一字一句的说道。

    唐红伟端正的坐在沙发上,双眸朝着王子君紧紧地看了两眼,这才道:“五星级酒店和商住步行街同样都能够促进东埔市经济的发展,至于拆迁户,我觉得车到山前必有路,薛书记能让他们迁走,就有办法把他们安顿下来。”

    “这个我也相信,但是按照咱们现行的政策措施,让这些拆迁户再买一套房子,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王子君寸步不让的看着唐红伟,将自己的意见讲了出来。

    唐红伟在王子君的注视之下,变得沉默起来……“老街棚户区脏乱现象,严重影响力我市的形象和市民的住行,有不少居民通过各种途径,向市委市政府反映棚户区问题。今年,市委市政府下大决心,要将这片棚户区进行改造……”

    这片棚户区太看不上眼了,房子一律灰蒙蒙的,黑压压的,房与房之间的距离最多不过一米,高高低低,蜿蜿蜒蜒,一种类似于地窖的色彩眼屎一般的视线里糊着。

    一个女记者在棚户区的街道上走着,一不留神,一窝黑油油的水扑哧一下冒上来了,常年累积的臭水熏得那摄像师失去了知觉。

    “老人家,您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了?”年轻的女记者将话筒交给了旁边的一个老人。

    “二十多年了。”正修鞋的老人伸出了两根手指,笑呵呵的说道。

    “那您觉得这棚户区该咱们改造么?”

    “早就该改造了,冬天还好点,一到了春夏两季,那简直是臭味熏天哪,蚊蝇成群,那都让人有点受不了,特别是蚊蝇,更是讨厌人的很。”老人说到这里,又顿了顿道:“不过记者同志,政府改造这里我们欢迎,可是我们这些人的住房问题,你得帮俺给政府领导反映反映啊!”

    薛耀进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视机里播出的画面,脸上看不出是喜还是怒。在新闻节目播完之后,他就用遥控将电视轻轻地关上。在他的身后,张晓东恭敬的站在那里。

    “广电局的这个节目办的不错。”从椅子上站起来,薛耀进淡淡的说道。

    张晓东上前一步端起薛耀进的茶杯,轻笑一声道:“薛书记,这个节目现在播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

    “这个节目很及时。”薛耀进摆了摆手,淡定的说道。这个节目很及时,咀嚼着老板话语里的意思,张晓东在薛耀进走进办公室外间之后,斟酌了一下语气,这才道:“薛书记,我听说这两天,王市长为了老街改造的问题,找了不少常委谈话。”

    “哦?”,薛耀进眼中光芒一闪,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从容淡定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只是,这张晓东太熟悉自己的老板了,别看老板一言不发,其实心里并不如他表面表现的这般平静。

    “薛书记,看来,王市长对他的商住步行街很是执着啊!”张晓东想着昨天晚上来找他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这句话实话实说了。

    作为秘书,在很多时候就是领导的智囊团,你得把所有的苗头都给领导捕捉好了,然后一一罗列在领导眼前,等他作出判断。

    “执着是好事啊,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也来找我谈这个问题?”薛耀进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淡淡的说道。

    张晓东没有开口,他将那句至关重要的传言说给薛书记,就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至于薛老板究竟会做出何种判断,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这一点,张晓东还是明白的。

    不过,在他自己的判断中,王子君是不会来找薛耀进的,如果不是因为薛耀进的表态,王子君又怎么至于挨个的去拜访这些市委常委,提前去打预防针呢?

    给薛耀进泡上茶,张晓东就轻轻地退出了薛耀进的房间。而就在他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办公室里正站着一个人。

    看到有人,张晓东眉头皱了一下,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却突然一愣,尽管来人正在看他墙上挂的规章制度,但是从那人露出的+

    王子君话里有话,薛耀进听得出来,却不好反驳。不过他却是根本就没有太理会这些,而是话锋一转道:“这么说,王市长你是很赞同五星级酒店建设了?”

    “这个我不反对,不过在建设五星级酒店的时候,我建议咱们市里面能进一步强化信访部门的建设。”王子君不软不硬的朝着薛耀进说了一句。

    本来融洽的气氛,瞬间有些凝滞,加强信访部门的建设,王子君的言外之意,薛耀进哪里会听不出来呢。他看着王子君淡淡的笑脸,没有再说什么。

    从薛耀进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王子君的心情很是平静,虽然薛耀进没有给出任何的承诺,但是王子君却觉得浑身上下酣畅淋漓,无比的轻松。这件事情,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至于接下来薛耀进会怎样选择,那就是薛耀进的事情了。

    “王市长好。”市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在看到王子君的时候,都恭敬地朝着这位权威日益高涨的常务副市长点头示意。面对着含着敬意的打招呼声,王子君总是尽可能的笑着点头回应。

    “吱”,刺耳的刹车声,在不远处传来,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在王子君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王市长,正说找您这个大忙人不容易呢?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