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五七章 开会就是集体如厕
    带着一丝娇脆的声音里,薛一帆朝王子君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这女子穿了一身职业套装,给市政府严肃的天空,平添了几分靓丽的色彩。

    对于薛一帆,王子君可没什么好感。这女子喜欢用那种调皮而多情的眼睛看人,王子君总觉得这类女子太勇敢了,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女人希望通过某类男人改变自己的现状,但是一般情况下,这都是那种不够得意的女人。你说,你薛一帆作为本市的第一千金,又是蓝河集团的老总,更重要的还是一个没结婚的人,在东埔市也是一个知名度颇高叱咤风云的人,何苦要跟李康路搅和在一起呢?

    这么一想,便有些看不起薛一帆了,但是此时听到她打招呼,还是淡淡的回应道:“要说忙人,薛总才是大忙人哪。”

    “嘻嘻,王市长您可真会开玩笑,我一个讨饭吃的怎么跟能您比呢?王市长,我来找您主要是为了我们蓝河集团贷款的事情,现在市里面的主要领导都已经通过了,您看是不是可以让财政局方面……”

    “财政局的事情你应该去找刘岩富市长。”王子君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说道。

    “哎哟,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就忘了这茬儿呢?都怪我这死脑筋,我还以为财政都是常务副市长主管呢。”薛一帆拍了拍脑袋,一副自责的表情。

    王子君看着薛一帆的摸样,嘴角淡然一笑。他心中清楚,薛一帆当然没有忘,只不过想通过这个手段,给自己一个难堪。

    “政府分工有变化,这也怪不得薛总的。分工不同,都是为了革命工作。只是,薛总以后可得加强对办公室的管理了,像这种政府分工都没掌握,是不是有点失职了?”

    薛一帆对于王子君很反感,而且这反感在薛一帆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这家伙初来乍到,就绝招迭出,招招出新,很快就成了东埔市的风云人物了。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家伙,不但阻挠了她蓝河集团的贷款计划直到现在才通过,还让李康路在几次交锋中丢尽了面子,偏偏把他自己的个人风格展示出来了:大刀阔斧,敢想敢做。这种品格是很容易得到上级领导赏识的。这让薛一帆心里很不舒服。

    当然,如果薛一帆是个普通人,是断断不敢把内心里的情绪表现出来的。能让她薛一帆如此飞扬跋扈的,还是因为坐在市委大楼里的薛耀进。如果没有这么一个老爹坐在那里,无论如何,她都不敢得罪王子君这个常务副市长的。

    只是,薛一帆完全没有想到,她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但没让王子君觉得难为情,反而让他抓住把柄,不动声色的批评了一顿,反倒说起自己的企业应该加强管理了,这让薛一帆兴趣索然。

    “王市长您对的对,我这手下是该整顿一下工作作风了。谢谢您的提醒啊!”说这话时,薛一帆点着了一支白盒硬壳装的那种万宝路,脸庞溶在烟雾中若隐若现,语气里带着一丝调侃。

    “嗯,一个成功的企业,良好的工作作风是很重要的一环,薛总肩负着蓝河集团复兴的大任,在这方面可不能掉以轻心哪。”王子君淡淡的摆了摆手,就准备走开。

    “王市长,我听说市里面准备在老街那一块建设五星级大酒店?”薛一帆不等王子君回答,又接着道:“王市长您负责这个工程,到时候可不别忘了我们蓝河集团,我们可是愿意举集团之力,为咱东埔市的建设做贡献的!”

    薛一帆说完,就优雅的说了声再见,径自朝市政府办公楼里走了过去,那挺胸抬头、旁若无人的模样,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一般!

    对于这种偶遇,王子君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却有人放在心上,而且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薛一帆就不代表薛一帆了,而是有那么一层薛书记代言人的意味了。

    “老街可能还是得建设五星级酒店。”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就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而这些人认可的理由,在一些人看来很是好笑,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足以证明了薛耀进在市委之中的强大影响力。

    就在这谣言越传越烈的时候,市委就市政府提交的关于老街改造方案进行审议的常委会在市委一号会议室召开了。

    市委书记薛耀进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虽然没有说花,一个是巧舌如簧啊,哈哈哈……”李康路大笑着指着赵遥武,一副深有感触的模样。

    在赵遥武的奉承之下,李康路先前坐立不安的神情变得舒缓多了。只是,这讨好的话像吃甘蔗似的,反复咀嚼之下,甜味很快就变淡了,剩下的就是一堆残渣了。十几分钟过去了,李康路终于憋不住了,脸上多出来一丝明显的焦躁,下意识的去看手里的规划图,心里越发觉得不安了。

    怎么回事呢?怎么到现在还没让我进去?这罗建强究竟是干什么的,计划得好好的事情,只需要见机行事就行了,怎么会连这个都做不好!

    心中在暗自抱怨罗建强的同时,李康路又暗暗安慰自己,说不定今天的常委会临时又增加了什么议题呢,大家你一句我一语,各抒己见地扯东扯西,再怎么群策群力,最后问得归拢到一起吧?更何况,薛老一讲话向来都是三大部分里套四小点的,这其中,如果再针对哪个部分稍微一延伸,一阐述,这大半个小时就过去了,这不是很正常么?可能是因为自己过于心急了。

    十分钟够不够长?这要看你内急时蹲在厕所里还是排在厕所外。此时的李康路恰恰就是这种心态。有那么一刻,李康路甚至龌龊的想,这帮参加常委会的家伙像是在集体如厕,发言的也好,两只肩膀扛脑袋坐着的也罢,不管肚子里有没有货物,都得在这儿硬耗着,等着薛老一散会的指令一发,方才能从各自的坑位上站起来呢。哪管他到底拉不拉屎,等在门外的人是不是心急如焚呢?他娘的!

    这么一番恨恨的比喻过后,李康路的心里才算好受了许多。见赵遥武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就主动跟赵遥武闲聊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