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五章 挖坑自己填 埋人先埋己
    丁拴柱坐在车里,脑子里反复想着酒桌上的情景,揣摩着李康路这个人。应该说,李康路是个聪明人。一个人若要升迁,必须要顺时就势,这一点他仿佛做到十分到位。但是,丁拴柱心里又隐隐的有些鄙夷,那就是跟他纠缠不清的薛一帆。

    在丁拴柱看来,但凡能干得了大事的人,在女人这方面必须要懂得取舍,哪怕你阅尽百媚千红,也不能独独钟情于哪一种。一旦掉进这个温柔坑里,就等于你就有了软肋,她会不间断地释放魅力信号,搅扰得你舍不得脱离,如同干透了的千年古刹着火,没有救的。更何况薛一帆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而是东埔市的第一千金呢?

    丁拴柱望望车窗外的政府办公大楼,心里涌起一丝感慨。这里关系着整个东埔市的变幻,而他丁拴柱,却能够让主持这里的人之一按照自己设计的路一成不变的走下去,这种掌控自如的感觉,是不是也算一种大快人心的成就感呢。

    “嘟嘟嘟……”

    手机的铃声,在丁拴柱的思绪已经攀升到最高点的时候,突兀地响了起来,对于这冷不丁的响起的手机铃声,丁拴柱很是厌恶,但是不管他再怎么讨厌,还是得小心应对的。因为,这个带在他自己身上的电话,并不是他的办公电话,而是他的私人电话,能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在山省也没有几个人。

    而这些人,无论哪一个都是丁拴柱不愿意得罪的。

    看着来电显示上闪烁的老大两个字,丁拴柱脸上的不满又很快消失了。脸上浮出一丝笑容,这才按通了接听键:“哥,我是拴柱,还没休息啊?”

    “拴柱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东埔市和朋友搞一个工程,刚刚吃完饭准备回家。哥,咱爸还好吧?”丁拴柱丝毫不敢问哥哥这么晚了打电话时为了什么,他太熟悉哥哥的办事风格了。想让自己知道的,他会说;不想让自己知道的,问了也是白搭。

    从小到大,丁拴柱最佩服的人就是自己的哥哥。在丁拴柱看来,哪怕自己做生意做到身价过亿,那也是跟哥哥无法相提并论的。哥哥是什么人?那是省委办公厅主任!这是可以光宗耀祖的!这么多年他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还不是有哥哥在背后罩着?在生意场上可以比肩接踵的人在酒场上一坐,一旦有人提到自己的哥哥,那其他人看自己的眼光立马就不一样了,里面充满了羡慕、敬畏,这一层关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无价的财富,可以在承揽生意的关键时刻,添上一笔作用不小的助推之力的。

    “合作了一个工程?小心钱把你给砸死了!”哥哥的声音突然一冷,这让正陪着笑脸说话的丁拴柱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哆嗦。

    人都是有点脾气的,而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总,丁拴柱的脾气就更是不小了,尽管他在大多时候,都隐忍着不发作,但是,一旦发作了,那也是有排山倒海之势的。只是说这话的人是哥哥,心里生气万分,也得耐心的忍着。

    “哥,有你在,我怎么会被钱砸死呢?再说了,我辛辛苦苦地挣钱也不是为了我一个人,还不都是为了咱们丁家么?”

    “你是说为了我么?”丁秘书长能爬到副秘书长这一角色,自然不是普通之辈,弟弟的话一下子把他弄了个激灵。尽管这话问得严厉,但是丁拴柱还是他的话语虽然说得很是严厉,但是丁拴柱还是哥哥的反问中听出了一些温暖的成分。

    “哥,你就别管那么多了。你只管在官道上一路好走,生活中稳当做人。你相信我好了,再怎么挣钱,我也不会把你拉下水的。杀人放火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震源集团还想在哥哥升迁的道路上做好哥哥的后盾呢。”丁拴柱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给哥哥一个台阶下。

    丁秘书长那里沉默了有半分钟,这才冷冷的说道:“老二,你也别给我耍花枪,你那点花花肠子,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可提醒你,以后不准胡来,你给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王子君不是你能得罪的!”

    “哥,我没有得罪王子君啊!”丁拴柱一听是王子君的事,心中暗自冷笑,但是嘴上却是死活不肯承认。他之所以不承认,倒也不是怕了王子君,而是怕哥哥唠叨起来没有完,省得自己听了窝心。

    “哼,你没得罪?你的性子是什么,难道我还不了解,我告诉你,今天王子君已经派人找过我了。”丁秘书长对于自己的弟弟太了解了,冷哼一声,语气比刚才越发严厉了。

    丁拴柱在对王子君的洞察力感到佩服的同时,嘴里却不不以为然的笑笑道:“哥,他找你又能怎么样?你是省委的副秘书长,又不是震源集团的人,震源集团的事情,大多都跟你没关系,你直接推了他就是!”

    “推?我能推得起么我!王子君把你承揽的所有项目资料全部搜罗了一遍,这里面的东西,足以让咱哥俩儿在里面呆上十几年的!而且,他还让我告诉你,如果金鼎立公司的老总不把实际情况讲出来的话,那他就把资料交给省纪委了。是骡子是马,大家都拉出来遛遛得了!”

    丁拴柱做过的生意,他自己清楚得很,听到哥哥这么说,心里一阵发寒。他没想到,在自己得意洋洋的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时候,他娘的,这个一直对自己漫不经心的王子君居然手握利器,在这个地方等着他呢。

    明天,想到王子君给的最后期限,丁拴柱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可是这不满尽管把他气得怒不可遏,脑子里的一丝理智还是不住的提醒他: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

    不,应该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和王子君斗气的资格。这件事情王子君不找自己而去找自己的哥哥,那就等于是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你丁拴柱是没有资格跟我王子君较量的!

    “我说二弟啊,以后做事要脚踏实地,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多少。”精明的丁秘书长,轻声的安慰自己的弟弟。

    “哥,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了。”丁拴柱晃了晃自己拿刚才还一定神闲,但是现在却感到有些麻木的脑袋,朝着电话之中大声的说道。

    “丁总。”侯报国虽然只是听了一半,但是在感觉之中,他确实觉得自己的老板现在的状态很是不对。

    “报国,你明天安排人,让金鼎立公司的李老三将话给我圆回来。”丁拴柱轻轻地抬起头,悠悠的朝着侯报国说道。

    圆回来,侯报国一愣,随即道:“丁总,李老三是自己举报的,这怎么圆啊!”

    “怎么圆,是你的事情,但是我告诉你,如果圆不过来的话你以后就不要在震源集团干了。”丁拴柱双眸逼视着侯报国,一字一句的说的说道。

    侯报国在震源集团多年,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哪里舍得放弃,听到丁拴柱连这话都说了出来,他知道事情已经是无能改变的了。赶忙点头道:“是,我这就让李老三办,不过这样以来,李老三污蔑罪也是不轻啊!”

    “告诉他,一切有我。”丁拴柱说话之间,就闭上了眼睛,从表面之上来看,此时的丁拴柱,好似已经恢复了从容淡定的的摸样,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黑暗之中,他的手掌此时却是紧紧地攥着手机,好似要将这款新出的小巧手机攥成碎粉一般。

    丁拴柱是一个骄傲的人,但是现在的一切,却让他感到憋屈的很,一直以来,他都自视甚高,可是现在他才真真正正的发现,原来他在别人的眼中,一直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人家不是对付不了他,而是根本就不屑的动手。不屑,就是不屑,想到这两个字,丁拴柱的心中一阵的发紧,可是他还是有点庆幸,对方给自己的哥哥还算是留了一步相见的余地,要不然的话,那自己可能会比现在更倒霉。

    “报国,这件事情之后,咱们就离开东埔市,对了,东埔市以后我不来了。”丁拴柱的眼睛,在车轮的滚动之中,慢慢的合上了,而那开启的车窗,也慢慢的自动升起。

    ……“子君,那个丁拴柱实在是无法无天,竟然干出这种事情,要是我拿着这种东西,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张露佳的声音有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关心,对自己男人的关心。

    在听到东埔市的事情之后,张露佳第一个想法就是来东埔市,但是最终她还是自己压抑住了这个想法,她知道王子君现在正是艰难的时候,而她作为王子君的女人,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男人添麻烦。

    对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王子君也是充满了喜欢,他拿着手机轻轻一笑道:“丁拴柱的事情是不小,但是牵涉的人更多,我虽然不惧这些,但是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树立太多的敌人并不好,更何况我现在管的只是东埔市的事情,其他城市我可是管不了。”

    “你呀,还是有点太仁慈了。”张露佳轻轻地咬着嘴唇,嘿嘿一笑道:“不过少得罪人,也是对的,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和丁拴柱算了,等他回到山垣市,我在给他一些厉害瞧瞧。”

    “哈哈哈,那好,我就拭目以待。”王子君和张露佳说笑了两声,就在沙发之上坐了下来。

    张露佳依旧是在带培训班,这个位置虽然不是很重要,但是消息却很是灵通,毕竟在那里学习的都是省里面的政治精英,一般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了他们的眼睛。

    而王子君的秘书被带走调查的事情,不但在东埔市有不少的影响,就是在省内,也有不少人在关注。想到一些学生关于王子君的评论,张露佳的心中就觉得一阵的好笑。

    恐怕要栽,想到一个某市的副市长郑重其事的给自己说的见解,张露佳就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副市长恐怕怎么也想不到,王子君早就将这次危机给化解了。

    “叮叮叮”

    清脆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张露佳朝着来电的号码之上看了一眼,嘴顿时就撅了起来,这个家伙还真是讨厌,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难道真的以为他是什么人。

    想到那个妻子前年出车祸死亡的副市长,张露佳心中就是一阵的厌恶,那家伙一见到自己,就好似见到肉的狼一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心中想着,张露佳就直接挂上了电话。然后轻轻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之上,带着笑意的闭上了眼睛。

    赵国良现在还没有睡,他不是不想睡,而是不能睡,一个光芒很亮的灯在他旁边照着,让他那平常这个时候都应该升起的睡意,被这光驱逐的干干净净。

    “赵老弟,你前途无量,何必为了旁人背黑锅呢?罗书记说了,你的事情不大,并且你只是秘书,只要你将事情交代清楚了,就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万主任虽然心中的怒气已经到了顶点,但是他依旧慢声细气的和赵国良说道。

    赵国良已经越来越明白这位万主任的想法,他将头抬起来,重重的朝着万主任看了一眼道:“万主任,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就是那钱怎么到了我的床下面,我也不知道,还请你们纪委的同志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件事情的原委。”

    “小赵,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抗拒从严,你可知道,那送礼的人都已经承认是送给谁的了,你还在这里顽抗,你觉得你这是在尽忠,我告诉你,你这是毁你自己,想想你家里的父母,他们抚养你这么大容易么,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们么?”万主任给赵国良端过来一杯水,声音之中充满了严厉,就好似他真的为赵国良的家庭考虑一般。

    “万主任,您说的我都明白,但是实际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赵国良将水喝了一口,依旧轻声细语的说道。

    “啪”万主任的手掌,狠狠地击打在桌子之上,他双眸紧紧地看着赵国良道:“赵国良,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我告诉你,既然你替人背黑锅,那就不要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到时候事情下来,可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谢谢万主任,我明白。”赵国良朝着万主任笑了笑,沉声的道。

    “好,看不出赵秘书你还是一条硬汉子,不过我看你能够硬到什么时候,现在我再给你一些时间考虑考虑,小李,你让小夏先换换岗,去吃饭。”万主任朝着正在纪录的年轻男子点了点头,沉声的说道。

    “主任,咱们一起去吧,您也没有吃饭呢?”那年轻的小李很是机灵,在听到吩咐之后,就朝着万主任卖好道。

    “不用,你先去,等一会给我弄些吃得来就行了。”万主任此时工作激情很高,想要尽快打开缺口的他,那里还有心思顾得上吃饭。

    答应一声的小李,转身就要往外走,正坐在桌子边上的赵国良沉声的道:“万主任,我从被你们带来,还没有吃饭呢,您看是不是能够给我带点饭吃。”

    “给你带饭,可以啊,老弟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将一切交代清楚,别说吃饭了,就是请你吃大餐,哥哥也请了。”万主任有些戏谑朝着赵国良看了一眼,冷声的说都。

    这万主任的意思,赵国良哪里不明白,他吞吞自己嘴中的唾液,没有在说下去。而那小李在笑着朝着他点了点头之后,就快步的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小李就走了回来,手中更是多了几份用塑料袋装好的食物,随着小李将那些包装打开,一股股香气,就开始在房间之中弥漫。

    “老弟,别人的事情是别人的,而自己的身体才是自己的,你要是不想让自己身体多受点委屈的话,有些事情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吧,这对你有好处。”夹起一块肉片的万主任,笑嘻嘻的朝着赵国良说道。

    赵国良冷漠的朝着万主任看了一眼,没有再说话,但是这万主任乃是一个老手,当然不想这么放过赵国良,他一面吃着饭,一面笑眯眯的诱惑赵国良,但是赵国良不论他怎么说,都没有说出他想要的话语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但是这个夜晚对于赵国良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出来的时候,他陡然就觉得这阳光真是不错。

    “你想好了没有!”一晚上的熬夜,让万主任的眼睛也有点发红,但是更让万主任生气的却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依旧没有拿到,那可是他升官的最有力的长桥,要是没有了这座桥,以后想要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万主任,我知道的,我都说了,还请组织相信我。”赵国良沉吟了瞬间,坚决的说道。

    “嘟嘟嘟”

    清脆的铃声响了起来,听到这电话铃声,万主任就拿起电话接通了过去,听着电话之中熟悉的声音,万主任小心的道:“罗书记您好,我是万国省。

    “小万啊,有消息了没有?”罗建强的声音平和,好似充满了对自己下属的关心。

    “罗书记,我们正在努力,这小子的嘴巴有点严。”万国省沉吟了瞬间,赶忙轻声的回答道。

    “嗯”,轻轻地嗯了一声,罗建强那边就将电话给挂了。而听着电话之中传来的忙音声,万国省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知道这一声代表着什么,罗书记这是爱用这种方式表示对下属的不满,对下属工作能力的质疑。

    要是罗书记决心换了自己,恐怕没有人能够阻拦,而一旦成了这样,自己在罗书记的心中的低位将要一落千丈。至于以后提拔之类的事情,恐怕就更不用想了。

    “赵国良,你说还是不说。”一阵气恼之下,万国省一把拽住赵国良的衣领子,将赵国良拽了起来。

    赵国良一直很是平静的回答着问题,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本来就因为被冤枉而感到十分的愤怒的他,在万国省抓住他衣领的时候,这种愤怒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万主任,您问的问题我都说了,你还要问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样做可是违反纪律的。”

    赵国良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看着赵国良带着一丝倔强的面孔,一向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万国省,握起拳头狠狠地捶在了赵国良的鼻子上。

    “老子现在就是揍你,你小子又能够怎么样。”随着一股鲜血从赵国良的鼻子之上留下来,万国省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神色:“小子,你一个贪污犯,还敢这么横,我告诉你,今天你不要睡觉了,不说出来,你就在这里给我熬着吧。”

    正在记录的小夏看到这种情况,快步从记录的地方跑了过来拉住万国省道:“万主任,咱们要不换一班人审他,咱们和他有什么气好生的。”

    “小夏,你去休息吧,另外让小李他们过来,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嘴硬多久,对了,拿条毛巾给他处理处理。对这种顽固不化的东西,就得用点手段。”一拳下去,万国省的神色轻轻地变了变,就朝着那小李吩咐道。

    赵国良就觉的自己的鼻子火辣辣的,他充满了恨意的看着万国省两个人,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将这万国省给撕了,但是可惜他现在却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坚定了决不能让这些人如愿的心思,紧紧地咬着嘴唇,任由那小李将自己鼻孔流出的血处理了处理。

    从黎明到八点半,有事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万国省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虽然他没有在怎么开口,但是却一直都在用一种猫看老鼠的眼神,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的赵国良。

    “还是不说么,那就接着问。”万国省说话之间,打了一个哈哈。就在这时候,屋子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是宾馆的电话,万国省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朝着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那工作人员快速的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啊!宋书记您好。”工作人员在说出宋书记这三个字的时候,万国省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心中暗道这次坏了,罗书记看来是对我的工作很是不满意,要不然也不会讲宋书记给派过来。

    随着工作人员将电话递过来,万国省还是第一时间让自己的脸上充满了笑容:“宋书记您好,我是国省。”

    “宋书记,我在三零二,您这就到,那我这就去接您。”随着那边挂了电话,万国省快步的朝着门口走过去。

    在他刚刚打开门,一个中年男子在一行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看到这位自己的顶头上司,万国省满是笑容的伸出了手。他知道这位从下面上来的宋书记有一个脾气,那就是很喜欢和人握手,所以他也随着领导的性子来。

    可是他的手掌在伸出之后,却发现宋书记虽然也伸出两手,但并不是朝着他去的,就见这位纪委的副书记快步的来的赵国良的身前,笑呵呵的道:“国良同志,让你受委屈了,哈哈哈,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炼,经过这一次的历练,相信国良老弟在以后的道路之上会走的更快,也走的更远。”

    赵国良看着那突然伸出的手掌,心中还有些发呆,但是瞬间功夫,他就明白了,王市长没有放弃他,这是要接自己出去。心中这个念头一出现,他的双眸就有点湿润起来。

    宋书记作为纪委的副书记,对很多事情都清楚的很,看着赵国良那受伤的鼻子,脸色顿时就变了。

    “万国省,这是怎么回事?”

    “宋书记,这是赵秘书昨天夜里不小心碰的。”咬了咬牙,万国省沉声的说道。不过此时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懊恼,不但什么东西没有弄出来,而且还将王子君的秘书给得罪了。不过好在王子君也就是常务副市长,在这赵国良虽然对自己有意见,但是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

    而王子君恐怕就是看到了这件事情,也只能将气咽到肚子里,还奈何不了自己。

    宋书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有道是家丑不外扬,他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指责万国省打人,要是那样的话,东埔市纪检委的名声,那可就是丢大了。

    “万国省,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怎么这么不仔细,啊!竟然让赵秘书撞了鼻子,这件事情你回去之后,给我一定要好好地写一份检查。”

    “是,宋书记,这件事情我一定好好地检讨。”听到宋书记来了一个盖棺定论,万国省心中一喜,他知道这一关自己算是过去了。自己人怎么都是自己人,宋书记在关键的时候,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赵国良听着两人的表演,心中却是一阵的冷笑,他心中清楚两人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就算是说是万国省打的,恐怕也不会有人给自己作证,毕竟这里都是人家纪检委的人,而现在的他,确实也没有心思在这里纠缠什么了。

    “宋书记,我可以走了么?”已经不愿意在这里呆上半分钟的赵国良,沉声的朝着宋书记问道。

    “当然,当然,国良老弟,你吃早饭了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咱们在这里先吃点。”宋书记看着赵国良,重新露出了平易近人的神色,笑嘻嘻的朝着赵国良道。

    “谢谢宋书记,不用了。”赵国良说话之间,就朝着门子之外走出去,万国省看着要离去的赵国良,本能的动了一下身子,想要阻拦,但是瞬间的功夫,他就想起刚才宋书记说的话,人家已经没有事情了,自己也不用白浪费功夫了。

    “赵哥,这是怎么回事?”心中充满了猜疑的万国省,低声的朝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男子问道。

    这男子和宋书记一起来的,和万国省关系很是不错,他轻声的道:“很巧,昨天有一个小偷作案,被派出所的民警给抓住了,在审问的时候,那小偷在交代以往作案记录的时候说前两天被人花了一万块钱的代价,在赵国良的住处放了五万块钱。”

    “市公安局在感到案情重大之后,就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将这件事情调查了一个清清楚楚,现在已经证明,赵国良房间之中的五万块钱,就是金鼎立的那个李经理请人放在赵国良房间的,今天早上那李经理已经被抓了,而且他也承认,因为赵国良拒绝给他揽工程,让他损失了十几万,他这样做,就是想要报复一下赵国良。”

    听着自己同伴微微道来的经过,万国省心中暗道怎么会是这样。心中虽然带着一丝疑惑,但是他清楚地的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也只能到这里了。

    能够这么快的将事情调查的如此清楚,恐怕除了调查之外,那位年轻的副市长还用了其他的手段。

    就在万国省心中猜测之时,就见宋书记正直直的看着窗外,他向前一步想要和宋书记说两句话,也好给宋书记大大预防针,就算是有人追究起赵国良鼻子的事情的时候,也好让宋书记给自己说说话。

    走到窗前,顺着宋书记的目光,万国胜就看到赵国良走出宾馆的身影。不过更吸引他的,却不是赵国良的身影,而是一个从奥迪车上走下来的男子。

    看着这在电视之中经常看到的人,万国省的心中不由的一紧,虽然他自己已经想了不少安慰自己的借口,但是在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心中依旧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突。对这个人,他的心中更是感到一阵的恐惧。

    王子君来接赵国良了……看到王子君的笑容,赵国良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酸,不过这一酸瞬间就变成了感动,鼻子抽搐之间,他就感动一股疼痛,从他的鼻子之上传了过来。

    赵国良强将这一丝疼痛压了下去,他知道这种事情不好追查,自己就算是给王市长说了,恐怕也就是给王市长添麻烦而已。而现在的赵国良,绝对不想在给王子君添任何的麻烦。

    “王市长。”赵国良轻轻地招呼了一声,快步的朝着王子君走了过来。

    随着王子君下车的,还有李锦湖和蔡晨斌,他们都满是笑容的看着赵国良,不过随着赵国良的走近,王子君的脸色顿时冷了起来。虽然已经经过了处理,但是赵国良的鼻子依旧有些歪,而那一丝丝的红晕,更是掩盖不住的。

    “他们打你了!”王子君跨步来到赵国良的身边,沉声的问道。

    “王市长,没事。”赵国良看到王子君发怒的样子,心中更加的温暖。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再给王市长节外生枝,虽然这件事情过去了,但是影响依旧很多,他觉得现在还不是给王市长惹事的时候。

    “上车。”王子君没有说话,拉开车门直接坐在了车上。

    蔡晨斌和李锦湖在分别拍了拍赵国良的肩膀之后,也拉着赵国良朝着那黑色的奥迪坐了上去。

    “晨斌,去市纪委。”王子君冷冷的坐在后座之上,看着蔡晨斌起动车子,沉声的说道。

    “王市长,这件事情?”赵国良已经明白了王子君的意思,赶忙阻拦到。而同样明白王子君意思的李锦湖,却是一把将赵国良拉住道:“国良,听市长的。”

    李锦湖看着满脸冰冷的王子君,他陡然有了一种感觉,就好似再次回到了芦北县一般,那时候他跟着王子君主持芦北县的工作,掌控着芦北县大局的王县长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在来的东埔市之后,王市长虽然手腕更高了不少,但是却让他觉得少了点什么,而这一刻,他却是明白了。

    并不是王市长缺少了什么,而是王子君将自己这种性格压制了下去。而现在这一刻,王市长的性格,无疑将再次爆发出来。

    “王子君看到赵国良鼻子上的伤了。”宋书记看着转头的奥迪车,淡淡道说道。

    “他不是走了么?”万国省大松了一口气,轻笑一声说道。在他看来,王子君要是不完的话,就应该找上楼来,但是现在王子君选择这般的离开,那就说明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给自己的秘书找回面子。

    说不定他这般的走,就是因为丢了面子而又不得不这样选择,所以才匆匆离去的。想着王子君一个常务副市长这么高调的迎接自己的秘书,却又这般匆匆离去的场景,万国省心中升起了一丝的得意,让一个市委常委吃点亏的感觉,就是不是一般的好。

    宋书记看着万国省脸上的笑容,并没有说话,不过他在心中却是暗骂了一句。他心中对于王子君的去向,有点猜测的**不离十,但是他并不准备说出来。

    市纪委离市委办公楼并不远,但却是一个单门独户的小院,两栋白色的小楼充满了威严,作为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罗建强一般都喜欢在这里办公。虽然市委之中也有他的办公室,但是在这里当一把手的感觉比起在市委大院之中当副手,应该惬意的多。

    罗建强此时心中很是不爽,他没有想到自己精心准备要给王子君上一课的案子,就这样阴差阳错的给破了。看着桌子之上的记录,他的心中就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娘的怎么就会是这样呢?一个小偷就把不少人推动的局给搅的天翻地覆。不过他丝毫不怀疑者小偷的证词,因为要试着证词有问题,恐怕不用他开口,作为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的贺岩州就不会同意。

    “嗨,这家伙真是命好。”想到王子君,罗建强牙齿就有点疼,不过疼又能怎么样,他虽然在排名在王子君的前面,却也知道这位常务副市长的影响力,已经渐渐地在超越他。

    “罗书记,今天省纪检委有有一个调研到咱们市里面。”纪委办公室主任恭敬地拿着今日的主要工作,轻声的朝着罗建强汇报到。

    “嗯,知道了。”罗建强看了看调研组的成员,随意的说道。虽然上级的部门一定要接待好,但是对于这次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带队的调研组,罗建强还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今天我有点事情,这个调研组就让宋书记接待,谁要问起我来,就说薛书记找我办点事情。”沉吟了一下,罗建强轻声的朝着办公室主任道。

    “好的罗书记,我等一下通知宋书记。”办公室主任虽然不明白罗书记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作为一个好的办公室主任,他不需要什么都明白,他只要知道服从就是了。

    “偷的浮生半日闲。”轻轻地伸了伸腰,罗建强有些感慨的自语道。不过就在他说话之时,那关着的们,被人一脚给踢开了。

    “嘭”,这一声响不是很高,按时却将罗建强和那办公室主任瞎了一跳,几乎瞬间,那办公室主任就大声的喝到:“你知道这是……”

    办公室主任的话说来一半,就咽了下去,因为踢开门子的人,让他的话说不出来。看着气势汹汹走进来的常务副市长,这位办公室主任很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罗建强这个人喜静,谁要是敲他的门子大声的话,他就会感到很是不高兴,而现在,却有人将他的门子直接给踹开了,这根本就不是打扰的问题,这让罗建强看来,这根本就是王子君在打他的脸。

    办公室如果是领导的堡垒的话,那门就是脸面,而王子君这般直接踹门进来,根本就是丝毫不给他罗建强面子,甚至可以说是在打他罗建强的脸。

    如果是其他人走进来,罗建强恐怕早就骂了起来,但是看着一脸怒意的王子君,他还是将自己的怒气压了压道:“王市长,难道你从来就没有学过敲门么?”

    “敲门我会,但是对于那些不值得敲的门,我喜欢直接踹开。”王子君丝毫不惧的朝着罗建强看了一眼,冷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