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六六章 黄鼠狼怎么能驾辕呢
    罗建强原本压下来的怒气,一下子被王子君这种理直气壮的姿态引爆了,手指指点着王子君,气得浑身哆嗦:“王子君市长,请注意你自己的言行,如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的话,恕我不客气,请您离开我的办公室!”

    “无理取闹?罗书记,我请你,请你过来看看,国良让你们带走的时候,小伙子什么事没有,仅仅在你们这里住了一个晚上,鼻子居然被打破了!你可不要告诉我,是他自己不小心撞的,作为党的纪律监察部门,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罗书记,咱们说话办事,得讲个规矩,得要个脸!”

    王子君说话之间,一掌拍在了罗建强的桌子上。大概用力过猛了,吓了罗书记一跳。

    “咣当”,被罗建强放在桌边上的一个陶瓷杯子,一下子滚落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这破碎的声音比拍桌子的动静还要响。

    罗建强的脸色铁青,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赵国良的鼻子上,看着赵国良鼻子上的伤痕,罗建强心里就有点恼火,他娘的,这事是哪个不长眼的给办的,拉下一摊屎居然不知道把屁股给擦干净了!作为多年的老纪检,他当然清楚赵国良脸上的伤代表着什么。

    “王市长,这件事情,纪委一定会调查清楚,给小赵同志一个答复的。”咬了咬牙,罗建强沉声的说道。此时的他,恨不得将万国省给直接跺在地上,本来好好的事情,让他弄得如此的被动!现在王子君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如此理直气壮的对自己兴师问罪,他罗建强却只能忍气吞声的给王子君说好话,真是他娘的窝囊废!

    可是心里再怎么恼火,他也不能发作,毕竟这件事情,他纪委是输了理的。

    “罗书记你这句话,说得也太玄乎了!你让我再怎么相信你呢?昨天你罗书记调查小赵的时候,抽调的都是精兵强将,你这些精兵强将都是这种德性,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他们只是瘸子里面挑将军呢?我可真为东埔市的纪检工作捏把汗哟!”

    罗建强就觉得内心里的那股窝囊气一下子又升起来了,他压了压气,刚要说话,就听王子君接着道:“当然,作为纪检部门的负责人,你罗书记心里可能会更不安。让你们自查自纠恐怕不行,我觉得还是得讲究避嫌,我会向薛书记建议,请其他部门或者省里面的同志介入此事,我倒要看看,东埔市的纪检队伍,到底是如何的混乱不堪!”

    “王子君,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得寸进尺,而是得尺进丈了!做人不能太过分了!”罗建强见王子君的话说得不留丝毫的余地,心里像猫抓似的,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怎么非要揪住自己的小辫子不放呢?

    “随便!”王子君冷冷的丢了一句话,罗建强本能的朝窗外看了过去,就见此时,他的办公室外面,已经围了不少干部,一个个正用吃惊的眼神,看着他房间里的一切。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看热闹么?真是最起码的素质都没有了!”罗建强一看这些探头探脑的小科员,心里更是怒火万丈,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番。

    ……一台台快速运转的电脑前,秦虹锦就好像一个尊贵的女王,站在这些电脑操作者的身后,眼眸凝视着这些人不断敲动着键盘的手指。

    “秦总,照这样下去,咱们会赔钱的。”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镜,看起来十分精明能干的男子,恭恭敬敬地来到秦虹锦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赔多少?”秦虹锦没有扭过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男人显然没有料到秦虹锦会这么反问他,毫无防备之下,额头上已经沁出来细细密密的汗珠来了,强自镇定了一下情绪,这才忐忑的说道:“对不起,秦总,具体的数目我还没有估算过,但是按照这样走下去的话,咱们的亏损应该在一个亿到三个亿之间。”

    “美元么?”秦虹锦依旧没有扭过头,声音依然一如往常的不露声色。

    “不是,是人民币。”男子的脑门都有点跳了,他太了解他的老总了,这个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眼光是何等的犀利,谋略是如何的与众不同,但凡闻得一点风吹草动就会顺时而动,这让她在每一次博弈中屡战屡胜,可是,今天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反应呢?

    “赵,我理解你的心情。商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一点我懂。不过,这个险是值得冒的。一个亿也好,三个亿也罢,你觉得我们公司承受不了么?”秦虹锦双眸淡淡的朝着男子看了一眼,笑着问道。

    一个亿和三个亿没有什么区别,听着这句话,男子的心中一阵感慨,他心中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有吹牛,对于她而言,一个亿和三个亿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想到前段时间,公司在国外犹如神助一般的囤积的大笔资金,他心里原本因为这件砸钱的事情涌出的一丝不满,很快就烟消云散。

    这点钱,权当让秦总高兴高兴吧。反正对公司来说,也就是将年利润降低一点而已。心中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男子呵呵笑道:“秦总,您说得对,这件事情,我没有什么意见了。”

    在男子离开之后,秦虹锦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一台台屏幕滚动的计算机上,她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掐在一起,嘴中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的道:“只要对他有帮助,别说三个亿,就是把整个公司都豁出去又有什么了不起?不过,这个上市圈钱的公司,还没有让我赔血本的实力!”

    ……王子君离开了罗建强的办公室之后,并没有去薛耀进的办公室,而是给赵国良放了两天假,然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但是他这么一闹,却是让原本就暗流涌动的市委大院,越发的不平静起来。

    市纪委办案打人,打的是还是王子君的秘书,为什么打王子君的秘书,那办案的工作人员究竟要干什么?一个个不得而知的疑问,在机关里悄悄的传播着。虽然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议论,但是在很多方面,却是给罗建强的面子狠狠的抹上了一笔。

    这些消息,自然是瞒不过诸位常委们的耳朵,不过在听到这些消息之后,大多数常委都选择了沉默。市委大院表面上一如往常的风平浪静,就好像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有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就在一些和王子君亲近的人为这突然而来的逆转欢喜不已的时候,在蓝河集团高有十几层的办公楼里,李康路、薛一帆两人神色很是难看。

    “老丁,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李康路在办公室里一边走动,一边沉声的对电话那头说道。

    电话那头的丁拴柱,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大笑声,好一会才幽幽的道:“李市长,您是知道我这狗日的,我现在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

    “迫不得已?你丁总觉得这么一个轻飘飘的‘迫不得已’就能把问题解决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弄,把我们弄得很被动呢?”李康路说到我们两个字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表情也恨恨的,有一种恨不得将丁拴柱给吃了的感觉。

    “这个我知道,可是李市长,请您相信,我肯定也有难言的苦衷,李市长,我还有事情要回山垣市,您什么时候到了山垣,兄弟我肯定陪吃陪喝陪玩一条龙,以最高规格接待您的,算兄弟给你赔不是了!”

    “不用了!”李康路虽然不希望得罪丁拴柱,但是这个时候,他再也没有心思跟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虚与委蛇下去了,冷笑一声就准备挂断电话的他,却从手机的听筒里率先听到了嘟嘟的声音。

    那边先把电话给挂了!他娘的,这么一个举动,又把李康路给惹恼了,这丁拴柱居然如此不客气的把电话给挂了,心里的怒意在这一刻,几乎达到了顶点。

    “以后丁拴柱再来东埔市,直接将这个白眼狼给赶出去!真是他娘的无奸不商,无商不奸!”李康路将手机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扔,怒气冲冲的说道。

    薛一帆看着情绪冲动的李康路,脸上露出了一丝爱怜:“康路,不值当的和这类货色生气,以后不跟他合作就是了了。只是,咱坐下来仔细想一想,他丁拴柱是什么人?为了在步行街这个工程中分上一杯羹,丁拴柱不惜和杜嘉豪联手搞王子君的事情,现在,他却莫名其妙的退出了,把我们弄得措手不及,一败涂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李康路从急躁中清醒过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薛一帆的手搂在胸前,深情的放在唇边,沉思片刻,这才沉声的道:“我刚才真是太急躁了,一帆你说得对,咱们该好好考虑一下这里面的玄机了,能让丁拴柱如此心甘情愿的将唾手可得的胜利交出去,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丁拴柱什么把柄落在了王子君的手里;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让丁秘书长都得听话的大人物打了招呼!”

    “应该是有人打了招呼吧。”薛一帆对官场上的事情耳濡目染,知道的并不少,她稍微沉吟,就十分肯定的说道。

    “嗯,应该是。”李康路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红酒,给薛一帆倒了+

    “不是范鹏飞,而是王子君。”冯志长夹了一口菜,接着道:“是市里面新来的常务副市长王子君,这个人不简单哪。虽然他来东埔市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不论是在市委还是市政府都很快站稳了脚跟,在市政府的常务会议上,更是和任昌平掰了几次腕子,在政府那边的副市长中,现在威信不低。而现在,更因为他新来乍到,和蓝河集团的事情没有太多的牵涉,影响力几乎已经超越了范鹏飞。”

    “老领导,您只要将这个人拉拢过来,那效果绝对是显而易见的。最起码政府的事情就不需要太操心。他可是比任昌平可信任的多。”

    王子君,董国庆怎么也没有想到冯志长说的竟然是王子君,对于王子君,他自然不陌生,不论是在省委大院之中,还是在送王子君到东埔市上任时,这个年轻人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此年轻能混到这个位置上,有其他因素促进不假,但是想来,他本人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能在薛耀进虎踞龙盘这么多年的东埔市这么快站稳脚跟,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在东埔市站稳脚跟的难度,董国庆清楚得很,想当年,他当市长时,尽管是政府一把手,但是在每一次无声的较量之中,他董国庆不得被薛耀进死死的压着?而冯志长这位当年的常委副市长,现在的统战部长,就更不用说。

    看来,是该好好想想如何处理和这个年轻常务副市长的关系了。心中升起了一丝感慨的董国庆,端起酒杯朝着冯志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省委工作组要来的消息传播的很快,在王子君上班的第二天,就已经从不少人的耳中听到了这个消息,第一个跑的王子君办公室说这个消息的,就是副市长张通。

    在丁拴柱离开东埔市之后,张通就好似明白了什么,不但王子君的办公室跑得更勤,而且在王子君的面前,他的姿态放得也很低调。虽然王子君总是很客气的应对这位副市长,但是在定位上,张通却是主动将自己定位在了王子君的下方。

    “王市长,看来省里面对薛书记的工作有点意见哪,要不然,也不会让董市长回来。”张通将手中的玻璃水杯一放,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