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五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在一个领导班子里搁伙计,这样的关系很特别。尤其是到市级领导这个位置上。彼此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像船,需要同舟共济,互相配合,共同掩护;有时候又像车,金属外壳虽然不动声色地光洁华丽,引擎盖下面却是横七竖八,陡峭嶙峋了。只是,鉴于日复一日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尽可能地忍耐着,努力使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团和气的。

    任昌平的办公室里,王子君和任昌平相对而坐。任昌平尽管微笑着,但是王子君却觉得这张脸相当的寡淡,隔山隔水的。

    各地市的重点项目,一般都是各地市自行把握上报的,没想到这原本已经没了希望的新源酒厂分厂项目,居然落在重点项目的文件上了,没有任昌平的点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王子君尽管心里明白,却不能堂而皇之地把它拿到桌面上针锋相对,就算自己跟任昌平大吵一架,也没什么意义了。

    十几分钟之后,任昌平看着笑眯眯的离开自己办公室的王子君,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虽然王子君在不少方面让自己吃了亏,但是自己的位置却不是王子君可以比拟的。所有当了领导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对操纵与驾驭的热爱都是天生的,我任昌平当然也不例外!

    将那份王子君放在桌子上的文件重新放在文件夹上面,任昌平拿起了办公室的电话,气,但是在这并不熟悉的环境之中,他一时间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给这新源酒厂一个教训。

    “王市长,我看那新源酒厂根本就没有什么诚意跟咱们谈,我看咱们不如换一家企业合作,您不是和红罗春酒厂的秦寿生厂长的关系不错么,红罗春酒厂虽然不如新源酒厂,但是这些年年发展的也不错,要是在咱们东埔市建设一个分厂,倒也是一件可以利益均沾,实现双赢的事情。”

    李锦湖在洪北县当副县长的时候,和红罗春酒的厂长秦寿生一起喝过几次酒,知道秦寿生对王子君佩服的不得了,此时知道王子君在新源酒厂上有些进退两难,当下轻声的说道。

    “红罗春酒厂。”王子君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虽然红罗春酒厂在规模和名气上和新源酒厂有些差距,但是同时喝过两种酒的王子君,却知道这两种酒论起质量和口感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新源酒厂以前得到的支持多,并且在发展的手段上比红罗春酒厂强一些,这才成为了山省白酒的第一品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