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六章 春酒广告做得好 不如红罗春酒好
    找红罗春酒厂,秦寿生应该会帮自己这个忙。对于红罗春酒厂而言,这也是一个发展的机会,而让红罗春酒厂在东埔市投资的话,那任昌平的要求,自己也算解决了一部分。虽然不是很圆满,但是相信也让任昌平说不出太多的话来。

    不过这样,总归心里有些憋屈,心里这么想着,王子君不觉就朝着窗外看了过去,但见那一片片绿色之中,一朵朵颜色各异的花朵,在空中不断地飘动,给四周平增了几分的艳丽。

    看着这些绿色,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心头,看着不远处树着一个写着新源酒的广告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山省白酒第一品牌,还不知道是谁得呢!”

    随着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一个个计划,好似在王子君的心中不断地形成,估量了一下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之后,王子君就朝着坐在司机位置上的李锦湖道:“锦湖,咱们不住了,让辰斌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咱们一起去红玉市。”

    去红玉市,这样的安排倒是不出乎李锦湖的意料,他朝着蔡辰斌笑了笑道:“辰斌,尽管你路况熟,开这点路也是小儿科,但是我还是要求你开慢点儿,让王市长好好领略一下这里的风光。”

    蔡辰斌答应一声,就轻轻地踩动油门,奥迪车的速度缓缓地提了起来几分钟之后,就卷起一条如龙一般的长烟,朝着红玉市的方向飞快的行驶了过去。

    从东埔市到红玉市,有几百里的路程,幸好路上没有堵车的情况,因此,一行人在夕阳的余光要消失在天际的时候,王子君等人来到了红罗春酒厂的所在地。不过王子君并没有立即去找秦寿生,而是在一个宾馆里住了下来。

    简单的梳洗了一番之后,王子君就给秦寿生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秦寿生很是热情,尤其是在听到王子君就在红玉市的时候,秦寿生更是喜出望外,当即表示,请王市长在原地休息,他立马就赶过来。

    十多分钟之后,秦寿生就来到了王子君的房间,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红罗春酒厂的办公室主任夏建仁。

    “王县长,不,现在应该称呼您王市长了,您大驾光临红玉市,这个时候才通知我,是不是有点看不起兄弟啊!”秦寿生比王子君前些时候见他,明显更胖了几分,胖乎乎的手掌在见到王子君的瞬间,就恭恭敬敬地伸了出来。

    对于秦寿生的热情,王子君也是热情相对,和秦寿生重重的握了握手道:“秦厂长,你这可是冤枉我了,要是不拿你当兄弟,我怎么会一到你的地盘,就给你打电话呢?”

    秦寿生看着王子君一边笑着点头,一边站起来,心里无限感慨。固然马要鞍装人靠衣装,但是,单单靠一层外表光鲜的衣服是不能把男人撑出多少气度来的,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得有内核的东西,这东西现在体现在王子君身上,就是更高的职位将指日可待。

    以前王子君在芦北县当副县长的时候,秦寿生面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自傲,但是随着王子君成为芦北县的县长,那一点点的自傲,就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而现在,才一年不见,人家已经成为了常务副市长。

    虽然不是红玉市的常务副市长,但是这并不妨碍两人之间的身份变化,现在的王子君,可以说是秦寿生仰视的存在。在王子君给他打电话之前,秦寿生今晚就已经约定好了酒场,但是在接到王子君的电话之后,秦寿生只觉有一股气场像是从远及近地把他硬生生的拽来,没法坐得住。第一时间就将那重要的酒场给推了,马不停蹄地赶到宾馆来见王子君。

    王子君前途无量,而这么一个潜力股能跟自己交好,那就是自己的幸运,更重要的是,感情也是需要维护的。如果一直不来往,再好的关系,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淡的。

    虽然在自己的前途上,秦寿生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但是他没有想法,对于交好一个前途无量的人物,他心里还是充满了渴望的。因此,一接到王子君的电话,他简直有点欣喜若狂。

    王子君找自己,这说明王市长还没忘记自己这个老朋友,所以在来之前秦寿生就下定决心,趁着这一次机会,让自己和王市长的关系更拉近一些。

    商场如战场,秦寿生能把红罗春酒厂经营得有声有色,那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更何况树一老就成精呢。

    在王子君房间的客厅里坐下,秦寿生满是热情的和王子君回忆了前两年在芦北县时的时光,又谈了一些各自的近况,氛围显得十分的融洽。

    “王市长,来到红玉市,我现在就是地主,现在天色也差不多了,我提议,让我这个群众对领导表示一下爱戴吧,咱们边吃边聊如何?”秦寿生虽然依旧一副老朋友的样子,但是在某些细节上,还是很知道把握火候,尽管是示好,但是语气还是请示了。

    王子君自然也觉察到了秦寿生对自己态度的变化,虽然他对于这个变化不是太喜欢,却也不会刻意去改变它,毕竟随着时间和地位的变幻,很多人事关系都需要调整,用某个人的话来说,就是领导要有领导的“架”,在适当的时候,应该允许别人巴结一下的。如果自己坚持一成不改的话,反倒让人无所适从,失去这个位置应有的官威了。

    秦寿生的提议正合王子君的心意,他也想在酒桌上探探寿生的口风,当下顺水推舟道:“秦厂长,秦老总,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边吃边聊。对了,我们几个只有小赵是从山省过来的,其他都是咱们红玉市出来的,在吃的方面,我们不但要吃饱,而且要吃好,你可不能弄些中看不中吃的东西糊弄我们,今天就靠你给我们打牙祭了!”

    “那我怎么敢!”秦寿生听着王子君的调侃,越发觉得自己忒有面子,跟王子君说笑之间,一行人就出了宾馆。

    秦寿生安排的饭店,是一家湘菜馆,装修得十分大气,在他们一行人走进饭店的时候,饭店的女老板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秦大哥,您可有些日子不来了,您是对妹妹有意见呢,还是对菜味腻烦了呢,我正说跟我们家那口子去看看秦大哥呢。”带着一丝小妩媚的老板娘,一看到秦寿生,就扭捏着身子快速的迎了上来,这女人不错,五官洋气,穿着讲究,举止利索,而且,此时此刻是满脸带笑的。

    王子君听着这老板娘对秦寿生的称呼,心里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这老板娘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发音问题,在称呼秦寿生的时候,让人怎么听这个秦大哥,都像是情大哥呢。

    秦寿生看这老板娘叫得暧昧,在心里迅速地把妻子与她作了一个比较,暗叹这老板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他发现跟这一类感性的女人相处,他更轻松,更喜欢。以前来这里,也喜欢跟这个老板娘调笑几句,在他看来,男人一旦成功了,就应该像一只漂亮的孔雀似的,你说,在漂亮女人面前如果不开屏一下,那自己的英姿该让谁去看呢?因此,在漂亮女人面前,一向喜欢表现一下自己的。

    秦寿生的目光落在桌子上,上面搁着老板娘的一双手,规规矩矩地放着,十根长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仿佛暗示着什么。秦寿生春心萌动,极想把这双手抱在怀里,细细地抚摸。只是,此时有王子君在这里,他哪里有心思和这老板娘说笑的心情呢?

    秦寿生迅速赶走这个念头。对于这种内心活动,他是不想流露出来的。当即掩饰般的朝那老板娘一挥手,一本正经道:“小李,我今天有贵客,你给我捡最好吃的菜上,我可告诉你,能让我这老弟吃得舒服了,我红罗春酒厂以后的定点招待,就放到你这里了。”

    那老板娘在王子君走进饭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和秦寿生并肩而行的年轻人,因为秦寿生在她饭店里吃过不少次饭,所以对于秦寿生的脾性,她也算是了解,知道这个秦寿生很是骄傲,能够和他并肩而行,那地位肯定不低。

    对于她来说,这年轻人就算再有地位,她也得首先应对秦寿生这个金主儿,再说了,她看中的乃是秦寿生在这里吃饭,能把口袋里的钱掏到她的前台这边,至于这年轻人什么身份,她可不管。

    但是秦寿生的这么一番叮嘱,还是让老板娘明显吃了一惊,不由得暗暗打量了一眼王子君。在秦寿生的话语之中,精明的老板娘不仅听出了热情,还听出了秦寿生对这个年轻人的讨好。成为红罗春酒厂的定点饭店,这一直是老板娘的期望之一,对此她可是没少找秦寿生,甚至在某些场合,秦寿生的手不自觉的占她的小便宜,她也会漫不经心地一笑而过。就算是这样,秦寿生也没有松口过,没想到这年轻人一来,这件事倒有点眉目了。

    经商这个小饭馆多年,见识过的客人,认识的男人差不多有一打了,形形色色、各门各类。这小老板娘认为,女人经商,青春和美貌就像饭店里的特色菜,碰上合适的客人,你得大大方方的摆出来,用自己特有的韵味把他们的胃熨烫得舒服了,他们口袋里的钱自然会乖乖的送来。男人是什么东西?说到底就是一雄性动物而已。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把男人揣摩透,怎么能搞定男人呢?这几年,老板娘没少在秦寿生身上下功夫,深知这个酒厂老总的脾性,要么不说,要么就是说话出声,落地砸坑儿。心里一下火热起来的老板娘朝着王子君仔细的看了两眼,这才轻声的道:“秦厂长您放心,您的客人,那就是我们酒店最尊贵的客人,我保证让各位吃好喝好。”

    老板娘很想和王子君调笑两句,活跃一下气氛,但是以往随口都来的段子,此时竟有点语塞了。

    这个淡淡地微笑着的年轻人,在老板娘的眼中,好像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威严,那些本应该随口就能够说出的话,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在老板娘的引领之下,王子君等人来到了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从秦寿生无论如何都要将王子君往主位上让的动作中,老板娘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王子君推拖拉几句之后,就在主位上坐了下来。他清楚以自己的地位,要是自己推脱下去的话,秦寿生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而自己坐在这里,反倒能够让双方都安心。

    “小李,你去准备菜吧。”秦寿生看到老板娘忙前忙后的没有离开,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但还是充满了温和的吩咐道。

    那老板娘没有想到以往都喜欢让自己陪着说话的秦厂长,竟然在这个时候让自己走,心中的惊异越发多了几分,但是她虽然觉得有点不正常,但是却哪里敢得罪秦寿生,脆生生的答应一声,就朝着门口而去。

    “秦厂长,我怎么看这老板娘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啊!”

    李锦湖和秦寿生虽然不算特别熟悉,但是也不陌生,在仕途上风风雨雨的走过了这些年之后,李锦湖身上的一些棱角磨掉了,这让他变得越加的成熟。

    眼下需要做的事就是联络感情,有些话,王市长是无法直接开口的,在这个时候,他这个秘书长就得冲锋陷阵,主动迎上去了。

    男人嘛,对于这种带着点颜色的玩笑,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秦寿生也哈哈一笑道:“李秘书长,你这可是冤枉我了,在红玉市,谁不知道我秦寿生可是有名的不近女色啊?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一点我还是懂的。”

    “嗯,我可以作证,我们秦总,那可是柳下惠级别的人物,一个女人坐在他怀里,他根本就不会乱。”夏建仁一边拿着茶杯给众人逐个倒茶,一面接着道:“当然了,如果换成两个的话,那我就不清楚了!”

    房间里的笑声,慢慢的多了起来,那因为有些时候不见的生疏感,更是随随着这笑声消失的干干净净。

    酒店的菜上的很快,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十个凉菜就摆在了桌子上,打开了几瓶精装的红罗春酒,酒场上的战斗就算是正式拉开了。

    “王市长,我敬您一杯。”秦寿生端着酒杯,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道:“您王市长来到红玉市能找我秦寿生,我真是很高兴,这说明您没有将我当外人。”

    王子君也站起和秦寿生碰了一杯,这才笑着道:“老秦你这话说的可就是不对了,咱们市老朋友,不找你喝酒就把你当外人了,你想要给我推销你们的酒就直接说话,不要拐弯抹角的。”

    两人说话之间,都笑了起来。

    在王子君和秦寿生的带领之下,在热菜还没有完全上来,一瓶精装的红罗春就已经喝到了众人的肚子之中,就在夏建仁拿起另一瓶酒打开酒瓶之时,王子君沉声的道:“老秦,这一次我来找你,除了喝酒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让你给我帮帮忙。”

    “王市长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说帮忙这样的话,那就远了。”秦寿生对王子君的到来,早就有准备,此时听到王子君提到正事,连忙沉声的说道。

    “秦老弟,不瞒你说,我这些天遇到了点儿困难,市里面定了一个重点项目,要将新源酒厂引到东埔市建设一个分厂,那是一个副市长敲定的,不过这个副市长出了点事,所以这件事情也就黄了。”

    “现在这个项目落在了我身上,我去新源酒厂看了看,发现他们没有什么合作的意向,于是就想到了你老兄,希望和你老兄合作一把。”

    王子君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来意,直截了当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秦寿生说了一遍。

    秦寿生听王子君邀请红罗春酒厂去东埔市建设分厂,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这建设分厂不是一件小事情,虽然他在红罗春酒厂里一言九鼎,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他一个说干就干的,再说了,王子君刚才提到的新源酒厂,在名气上可是比他们红罗春酒厂大,要是跟新源酒厂在东埔市进行竞争的话,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呢。

    对于秦寿生的反应,王子君早就预料到了,他朝着秦寿生笑了笑道:“秦老弟,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你仔细考虑考虑,我也不为难你,你想好了给我说一声。来,咱们接着喝酒。”

    秦寿生强作镇定的和王子君喝了一杯酒之后,这才带着一丝苦涩的道:“王市长,不是我不想给您排忧解难,而是让红罗春酒进入山省市场这件事情,我实在是没有把握啊,毕竟在山省,新源酒厂已经是一支独大,我们要想跟他们争市场份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老弟,你喝过新源酒厂的酒没有?”秦寿生的反应,早在王子君的预料之中,在来红玉市的路上,他已经完善了自己的计划,因此,秦寿生的反应他不但不生气,心里还多了一丝欢喜。

    “怎么没有喝过?王市长,我也不瞒你,虽然我在外面喝的都是我们红罗春的酒,但是在厂子里,我喝的都是竞争对手的酒。当然了,这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品味人家的酒和我们红罗春酒的差别。”

    秦寿生说到这里,又有点意气风发的说道:“要说新源酒的口感还算不错,但是和我们红罗春酒相比,王市长,我可以负责任的跟您说,他们还是差了点儿!”

    “那既然人家的酒比你们的红罗春酒还要差一点,为什么新源酒厂已经是山省的白酒第一品牌,而你们红罗春酒厂还在红玉市窝着呢?”王子君此时毫不客气,直接朝着最尖锐的问题问了过去。

    “王市长,要是别的领导问,我肯定会说是自己的水平有待提高,但是您王市长问,我就得说实话,王市长,并不是我们的酒质量不行,而是上面对我们的政策支持不够,要是省市两级领导对我们的企业多多支持,我觉得,一年之内让我们超过新源酒厂不是什么难事。”

    秦寿生此时倒不是吹牛,能够将红罗春酒厂引领到今天这么一个程度,他也有他的独到之处。

    王子君看着有些自信满满的秦寿生,呵呵一笑道:“秦总啊,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了,领导的支持固然重要,也不容忽视,但是,市场的需求更加重要。我来你这里,并不是空口白牙的想要让你秦总往我那里投钱的,我还想把红罗春酒推出去,做强做大,让它成为国家白酒的一个知名品牌。”

    推出去?做强做大?秦寿生看着严肃的王子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红罗春酒在红玉市附近地区很是知名,但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出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着一脸从容的王子君,秦寿生心里本来升起的那一丝丝不信的感觉,不觉间消失了。

    “王市长,怎么推出去?”秦寿生再次抬起头看向王子君,但是这次他的目光之中,却是充满了希望。

    王子君也没有吊秦寿生的胃口,直接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去,于是就将前世之中一个酒企业利用电视广告的案例转换了一下说了出来。

    秦寿生在听王子君将计划讲出来的同时,他的脸色也在不断的变幻着。好半天他才犹犹豫豫的问道:“王市长,这广告我们也做过,但是有这么管用么?”

    “当然,一个好的广告,对于树立企业品牌很是有用。现如今是信息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哪。你们厂的红罗春酒并不逊于其他知名的白酒,只不过是知名度低,所以才走不出红玉市这片地区,我相信只要通过这个广告标王的名声带动,整个红罗春厂,就会随之快速的成长起来。”

    王子君对这一点,可谓是充满了自信,毕竟有成功的先例在那里摆着,而且那家成功的厂子,在一些基础设施上,还比不上红罗春厂。

    “王市长,这拿出上千万我们厂子虽然负担的起,但是这一下子可就把厂子里的流动资金全部给抽空了。”秦寿生听着王子君的计划虽然觉得不无道理,但是一时间,又下不了决心,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了红罗春酒厂的生死存亡。

    “秦老弟,这种有风险的事情,我自然不会让你们红罗春厂独自承担,我来之前,已经和君诚集团的秦总联系过,他们对这个计划也很有兴趣,认为是一个很不错的合作项目,愿意出资和你们进行合作,双方共同出资注册一个新的公司,主管红罗春酒的销售问题,而这广告的费用,将有君诚集团出。”

    肥水不流外人田,王子君在准备打造红罗春酒品牌的时候,也想过了秦寿生的反应,这么一大笔高额的广告费,如果没有一定的魄力,是不会有人敢投入的,在王子君看来,秦寿生根本就不是有如此魄力之人。

    而相信这件事情成功的王子君,自然不会将好处往外推,成立销售公司,主管红罗春酒的销售,这就是王子君的第二步打算。

    可是,秦寿生却不知道王子君在这里面的想法,在听到王子君的想法之后,第一个念头,那就是感动,实在是太感动了,王市长这根本就不是求自己帮忙,分明就是给自己送生财之道呢。心里万分感激之下,看向王子君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尊敬和感激。

    “王市长,这杯酒我干了。”拿起大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的秦寿生,端起杯子一口就将杯中的酒灌进了口中。

    ……计划好做,但是实施起来,有时候却并不容易。不过好在这些实施的人,都是专业人士,根本就不用王子君担心。

    秦虹锦坐在饭桌前柔情似水的等着王子君吃饭。

    她没有像往常那样从饭店里叫外卖,而是和了面,精心精意地烙起了蔬菜饼。王子君爱吃一种特别的饼:葱要用翠绿的小葱,不能用大葱。而且还要加上嫩嫩的芫荽、韭菜、小茴香和西番茄。面呢,要燕麦粉和玉米粉各兑一半。烙一张这样的饼比做一桌子菜还要麻烦呢。不过,秦虹锦烙得很细心。她愿意侍侯这个让她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

    王子君洗完手出来,看到摆在餐桌上的焦黄酥脆的蔬菜饼,心里涌起一种温情。秦虹锦拉着王子君在餐桌前坐定,响响的亲了一口,王子君看平日里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像个娇憨的小媳妇一般,围着花围裙欢快地忙碌着,偷偷地笑了笑,心说:女人嘛,还是傻一些的可爱。

    吃完饭,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王子君的肩膀上轻轻地推拿揉搓着,也不知道秦虹锦什么时候学了这门手艺,推拿之间,王子君就觉得浑身上下舒服得很。

    “虹锦,你的手再轻点儿,哎哟,你把我这把老骨头都快弄酥了,我可经不起你折腾哟!”王子君看着明艳动人的秦虹锦,嘴中轻声调笑道。

    “老骨头?我今天就拆了你这把老骨头。”听着王子君的调笑,秦虹锦双手的劲力更大了几分,一边说,还一边在王子君的痒痒处掐了起来。

    看着那白色小褂中震颤不已的风景,王子君的心中一阵的火热,他一把将这个对自己痴心不已的女人搂在怀中,一股股热情朝着她蜂拥而去。

    “你这个坏蛋,现在是白天。”秦虹锦没有想到王子君的反应这么激烈,赶忙伸手想要制止王子君的动作。

    “白天正好。”王子君哪里给秦虹锦反抗的机会,说话间,嘴巴已经将秦虹锦那艳红的小嘴给覆盖上了。

    一番风雨过后,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秦虹锦此时可谓是浑身酥软,但是那调皮的手指,依旧在轻轻地在王子君的胸口上画着圈圈。

    “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样的计划也想得出来,不过你还别说,我们公司的那些专家虽然觉得你的计划很少匪夷所思,但是却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最少也在百分之八十以上。”秦虹锦这次来红玉市,为的就是和红罗春酒厂签约,当然这签约并没有浪费双方多少时间,因为合同的条件早就谈好,所以也就是半个小时,就算完事。

    “不是百分之八十,而是百分之百。”将秦虹锦那还想找事的小手一把抓住,王子君满是自信的说道。

    看着自己男人充满了自信的样子,秦虹锦的身体就觉得一阵的发热,她紧紧地搂着王子君,恨不得让自己整个人都融进这具身躯之中。

    “虹锦,央视那边做得怎么样了?”王子君的手掌一面回应着秦虹锦的热情,一边轻声的问道。

    “都已经差不多了,对于你的提议,他们也很是感兴趣,嘿嘿,他们也没有办法不感兴趣,毕竟咱们是给他们送钱的,谁会嫌弃自己的钱多。”秦虹锦说话之间,樱桃一般的小嘴在王子君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接着有点生气的模样道:“给了他们两千多万,嘿嘿,他们看向左经理的目光,都好似看傻子一样。”

    两千万一年,嘿嘿,那可是赚大了,想着前世之中那天价的广告费,王子君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什么时候能够播出来?”王子君看了看床头之上的电子钟,沉声的道。

    “明天,咱们的广告片已经制成,他们同意明天就在最黄金的档口给咱们播出来。”秦虹锦将自己的身体又朝着王子君偎了偎,轻声的说道。

    “嘟嘟嘟”

    就在王子君又准备朝着秦虹锦个再次发动进攻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手机之上的来电号码,王子君笑着接通了电话。

    “喂,王市长么,我是张通。”电话之中,张通的声音有些急促。在王子君问了句什么事情的时候,张通就沉声的说道:“王市长,刚才任市长给我们开了一个碰头会,虽然没有点您的名,但是却很是含沙射影的说您没组织没纪律,在工作之中极度不负责任,去和人家新源酒厂谈合作的事情,却在人家招人的时候,没了踪影。”

    “他还说,这件事情,让市里面很是被动。他要求市政府要发一份文件,重点就是树立正确的工作观念。”

    张通的话开始的时候说得快,但是到了最后,却慢了起来,王子君听着张通的汇报,只是轻轻地点头,在最后的时候,才笑着道:“张市长,多谢你我对我的关心,你放心,这件事情,翻不了天。”

    挂了张通的电话,王子君拿出了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虽然张通这个电话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但越是这样,越证明了新源酒厂和任昌平之间,一定有着某种不为自己所知的联系。

    “那个人又叫唤了?”秦虹锦伸出两根藕臂轻轻地搂住王子君的后背,任由自己那对傲然的双峰在挤压之间形成种种诱人之极的形状。

    王子君舒服的差点呻吟了起来,他一面慢慢的享受着秦虹锦的温柔,一面笑道:“没什么,人家叫就让他叫,反正有他叫不起来的时候。”

    ……葛长兵作为新源酒厂现在辉煌的缔造者,在新源酒厂之中的地位没有人可以比的上,不过他这个人对自己的要求也很是严格,一般没有什么事情他的时候,他一般都在家里吃饭,而且很少喝酒。

    坐在家里的沙发之上,葛长兵舒服的看着新闻。每天定点看新闻,可以说是葛长兵的而一个爱好,只要当天没有什么事情,葛长兵就必须要看新闻。

    随着一个个新闻节目过去,葛长兵整个人都有了点半睡半醒的感觉,但是他的脑子,此时却在飞速的转动着。除了一些厂子里的事情,葛长兵这几天想的最多的,就是那位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

    竟然走了,这是葛长兵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葛长兵在一阵轻松之后,就觉得心中升起了一阵的怒意,这个常务副市长,还真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不过,过不了多少天,恐怕这位常务副市长的日子,就会变得很不好过了。

    想着前些时候的那个电话,葛长兵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和东埔市的市长任昌平没有什么纠葛,但是为了自己儿子以后的发展,他不能不这么做。

    只有对不起那位常务副市长了!心中感慨了一声,葛长兵就将这一丝怜惜扔到了九霄云外。

    新闻很是准时的结束了,看着屏幕上正在收拾着文件的播音员,葛长兵懒懒的让自己的身体朝着后面一躺,要不是因为等着看天气预报,他才没有时间看那无聊的广告呢。

    “哗啦啦”

    无数的流水,刹那间在屏幕之上奔驰而下,金黄色的麦穗,巨大的酒缸,刹那间在屏幕上闪现,而随着一阵雄浑的音乐,红罗春酒四个大字,在电视的屏幕上由小到大,缓缓地展现在了葛长兵的眼眸之中。

    看着这充满了震撼性的广告,葛长兵一时间就觉得眼花缭乱,而他那本来放松下来的神经,在这一刻,不由自主的绷紧了。

    红罗春酒?自己没有看错,在电视屏幕上展现的,就是红罗春酒的广告。对于红罗春酒,葛长兵并不陌生,作为新源酒厂的一把手,葛长兵可以说对山省以及周边省市有点名气的酒厂可以说是知道的了如指掌,而作为江省红玉市白酒品牌的红罗春酒,更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

    不过随着新源酒厂在山省的地位越加的稳固,葛长兵已经将红罗春酒剔除了可以和新源酒厂竞争的对手,在他看来,红罗春酒厂虽然也不错,但是已经没有了和新源酒厂争锋的实力了。

    可是现在,这陡然出现的广告,让他的心中不知道怎么着就感到一阵的气闷,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心头。虽然广告已经过去,但是他依旧直勾勾的看着那电视的屏幕。

    “老葛,你这是怎么了?”葛长兵的老婆晃晃悠悠的从另外一个房间之中走出来,看到葛长兵那一脸紧迫的模样,赶忙关心的问道。

    “红罗春酒……你说红罗春酒怎么样?”葛长兵机械的扭头朝着自己的老婆看了一眼,沉声的问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作为葛长兵的老婆,马春艳对于别的方面知道的不是太多,但是对于酒却也有不少的研究,听到自己的老公这个是时候突然提到了红罗春酒厂,他就随意的说道:“这个厂子生产的酒质量还是不错,而且我觉得要是喝起来,味道比起你们场子里生产的酒还要好上一点。”

    葛长兵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听着电视在之中报道焦点的节目,葛长兵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伸手从烟盒之中拿了一根烟点上,好半天才道:“蹦跶吧,我看你能够蹦跶多远?”

    老婆不知道葛长兵到底说的什么意思,但是自从葛长兵正常长的气度越来越大,老婆对他也是越来越有点畏惧,此时看他脸色不怎么好,也就没有在接着说下去。

    和葛长兵的心情不好相比,此时的红罗春酒厂之中的秦寿生可谓是欣喜若狂。在她的四周,红罗春酒厂的头头脑脑,都规规矩矩的站在秦寿生的不远处,一双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眼前那巨大的屏幕。

    红罗春酒的广告,秦寿生虽然在他登上电视台之前,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但是随着这浩荡的水面出现在屏幕之上的时候,秦寿生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广告很短,只有半分钟,但是看着一个个熟悉的画面在自己的面前闪过,秦寿生就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成一个了。

    “怎么样?”在平息了一下心情之后,秦寿生带着一丝忐忑的朝着坐在他不远处的副总经理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