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赵克定杀人了
    “很重要?”李寒看她扭扭捏捏却是不想离去,不由笑着问;“若是很重要,我可以帮你寻他——”

    这女儿家的心事,哪里能让外人知道?赵媛急头白脸地跑了来;此时,听他这么问;自问自己见了兄长也是难以启齿;不由摇摇头,“谢谢先生——”

    她说着又一溜烟跑了回去。

    “唉——”望着她离去的背景,李寒心中一阵酸楚,“怎么就先生了呢?”

    不过想到赵媛即将嫁作人妇,只能自己劝自己,“李寒啊!李寒——赵小姐马上都要嫁作人妇,切莫要做出什么失礼的事。”

    他心里有事,说着就要回去休息。

    “哎,李先生,我正闷得厉害,你陪我去吃酒——”李寒刚一转回身,却是赵克定当面。赵克定不由分说,拖住他就往外走。

    原来赵克也是心下烦闷,就想出去找人吃酒。他人性直,酒品却不好;在沧州几乎是出了名。他出去浪了一圈,却是找谁谁没空。当然,别人一看他一脸的阴郁之气,哪里敢跟他坐在一起?

    “十七小姐找你——”李寒急忙说道。赵克定只比他大三四岁,两人算是同龄人;平时也很是熟络。

    赵克定没好气道,“她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要紧事?”

    他说着拖着李寒大步往外走去。

    李寒是赵府的教习,嘴在赵家锅里;他即便不想去,赵克定要用强,他也不好驳了赵克定的面子。不过这么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他只能加快脚步,这才摆脱赵克定的拉扯,与他并肩出去。

    李寒也不担心,赵克定喝多了会把他怎么样。李寒是秀才,赵克定再怎样喝醉,也不至于会跟他一个文人动粗。比起赵克定的狐朋狗友,他倒是没太多顾虑。

    ……

    赵克定是个随性的人,两人出了赵府,他随便找了个饭店,即不问李寒喜恶,也不看条件、档次,闷头就往里闯。

    “七爷、李先生,楼上请——”圆胖胖的店老板哪里会不认识他们?老远看到,就从柜台里跑了出来,竟比店小二还要麻利。

    “去忙你的,四冷四热、四荤四素,再拿两壶好酒,没事不要老去扰咱家的清静;”赵克定却是讨厌看人一副谄媚的模样,一把把店老板推出老远。又拉着李寒大步往楼上走。

    “——”李寒挣了两下,却是挣不脱。只得摇头叹气,由他拉着上楼。

    上楼,便是一个亮堂的包厢空着;赵克定径直往里走,却是一个伙计追上来;“七爷,这包厢已有人定了——”

    “给他换一间,”

    “——”伙计不敢说话,老实退下。

    二人坐定,李寒笑问:“谁惹了七少爷,这么大火气?”

    “谁惹我,与你何干?”赵克定烦躁,口不择言道。话说出口却是又觉不妥当;李寒是赵家的教习,不是仆人、武士。

    赵克定叹气道:“是我说错了话,李先生不要往心里去;我请你喝酒——”

    “七少爷客气——”

    洒菜很快上来了,四冷四热、四荤四素,其实还是八个菜。先上来的是四个凉菜,还有两壶酒。菜上的很快,显然店老板做了安排。

    李寒刚刚吃了冷语,也不再多话,两人左一杯、右一杯喝着闷酒。

    菜没怎么动,两壶酒却很快见了底;赵克定又要叫酒。李寒劝了几句,见赵克定执拗,只好作罢。又是两壶酒下去,李寒没事儿,赵克定却显然喝醉了,看人都是重影。

    “七少爷,咱们回吧!”李寒站起身劝说道。

    “……”不等赵克定说话,这时外面传来打人声:

    “啪——”“店大欺客是不是?老子昨日就定了位置,现在你他娘给我讲没位置了。”一个洪亮的男人的声音传来,声音里夹着冲天的火气。

    “对不住,对不住,马上就有位置了;”店老板拉下被打的伙计,迎上前陪礼道:

    “客官稍待,马上会有位置腾出来,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恕罪则个;今日三位的吃住,由在下做东安排,算是给大爷们一个交代。”

    “干你娘,老子差你吃饭的钱了?”带头的一人显然不是易与之辈,还是怒气冲冲骂道。

    “……”

    吵闹是在楼下,赵克定所在的包厢本就在二楼楼梯口旁。闻言,不由摇摇晃晃站起来,往外走去;刚到楼梯口,便看到店老板点头哈腰正冲一个汉子陪着不是;汉子一行有三人,都是劲装的大汉,也同样都是沧州府的富家子。

    沧州武风重,这几人显然也都有功夫在身。

    “干你娘,老子不能抢你的桌子?”赵克定本就一肚子火,无从发泄;他驻着楼梯,摇摇晃晃,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地骂道。用的也正是下面的一人,刚刚骂人的台词。

    “七爷——”那汉子愣了下,行礼道:“不知道是七爷在这里,多有得罪,恕罪则个。”一转眼,他从横行无忌的一方,完全调转为忍气吞声的一方。看起来,很是低三下四。

    “你奶奶的,七爷一肚子火气都没打人,你敢在我赵家门前打人;几个意思?”这饭店正是开在赵家的门口。赵克定也不是莫名其妙找他晦气,完全是自己抢了包厢,累店里人被打;过意不去。又见他不依不饶,就想要给他些教训。

    他说着甩开要扶他的李寒,“腾、腾、腾”下楼;偏偏他吃多了酒,脚下一个不稳,滚了下去。

    “哎——呀,七爷小心——”店里不少人都是惊叫,却是都扶他不及;只能眼睁看着赵克定连翻了两个跟头,滚下楼梯。

    赵克定酒醉,哪里控制得住身体,直被摔得七荤八素;竟还摔破了头皮。

    这下子赵克定丢了面子,火气就更大了;推开围上来询问他伤势的众人,举拳就朝先前骂人的汉子打去。

    跟着汉子来的两人,刚要上前说两句陪情话,立刻就一人挨了赵克定一个大耳刮子。

    自此,再也没人敢动;赵家势大,赵克定虽是酒醉,这汉子却不敢反抗,只能抱头任他殴打。

    汉子甚至连惨叫一声都不敢,只是控制不住,发出一声声闷哼;闷哼中他又很快变得鼻青眼肿。

    赵克定身材与赵鲲鹏相仿,长的人高马大,力气自然小不了;又是酒醉,控制不住力道。很快不敢反抗的汉子被他打得口吐鲜血,瘫痪在地。

    “呼——”赵克定见此,总算停手;发泄之后,他显然舒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往外走去。

    “死了——”跟着男人来的人试了下呼吸,惊叫道:“赵家七少爷杀人了,赵克定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