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上吊
    赵克定听到后面的声音,明显一愣;这时大群的赵家武士簇拥着赵鲲鹏、赵克平已走到了店门口。

    赵鲲鹏瞪了赵克定一眼,挥手示意赵克平上前。赵克平进店,试了下汉子的脉搏,呼吸;冲赵鲲鹏微微摇头。

    “死了?”赵克定回头看到赵克平的动作,不由一阵错愕。豆一般大的汗滴,很快布满他的额头。

    赵家本是外来户,能在沧州立足、坐大;得到沧州人的拥护,进而把镖局的生意,做到南七、北六十三省,绝对不会只是单凭武力。

    相反,赵家家教极严;做为武林世家,儿孙辈里小打小闹,赵鲲鹏或许视而不见;欺压良善、残害他人的子孙;他是从来不宽纵。

    “嘭——”赵鲲鹏抬手一掌劈下,正劈在赵克定背上;把赵克定劈趴在地。赵鲲鹏依旧怒不可遏道,“多大的仇怨?你竟取人性命?”

    “爹,我是失手,我不是故意的——”赵克定吐了一口血,跪地求饶道。

    “哪只手失的手?”赵鲲鹏缓步上前,沉声问道。

    “——”赵克定吓了一跳,就要后缩,却是一只左手已被赵鲲鹏踩住。

    “爹,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赵克定显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边连连叩头,一边大声求饶。

    “(赵)老爷,不可啊——”店里、店外数不清的人都是求情道。

    “爹,你就饶七弟一次吧!”赵克平拉了一下赵鲲鹏的衣袖,也是低声恳求。

    “咔擦,”“啊——”赵鲲鹏的大脚猛然压下,他不理哭喊的儿子,丢下众人,径直回了家门。

    ……

    赵鲲鹏的卧房

    “爹,你怎么能这样?”赵媛冲进来,质问道。

    赵鲲鹏低着头、负手而立,他背对着赵媛,赵媛看不到他的表情。“赵家,不是只有一个赵克定;”

    赵鲲鹏叹息着转过身,神色里满是憔悴;却是转移话题问:“丫头,你觉得李寒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赵媛惊讶道:“爹,你在说什么?”

    她心里隐隐又有不好的预感,是赵家和石家决裂了么?爹爹怎么问这种话?还是,石临风真的是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

    “没什么,”赵鲲鹏却是又转移了话题,他推着赵媛出门,“天色不早了,你身体不好,早些回去休息吧!”

    “——”赵媛再想说话,赵鲲鹏已关上了门。

    赵媛见此,只好回去;回去正看到小丫头坐在烛下绣着东西。

    赵媛没好气夺过来一看,是两只鸳鸯;不由怒不可遏。拿起一根鸡毛掸子朝她打去。

    “小姐,”丫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忙是哭着求饶。

    赵媛却是不理,拿鸡毛掸子,不停地抽打着这个,陪自己一起长大的丫头身上。她一边打,一边骂道:“要不是你隐瞒我,我七哥怎么会废了一只手?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小姐别打了,我说,我说,”丫头显然没挨过打,吃不住打很快招供:“石家的姑爷逃婚了,他骂小姐是个痨病鬼。”

    她的话,让赵媛如遭雷击,赵媛惊愕问,“什么?”她听得清清楚楚,却是难以置信。

    “呜——”丫头觉得委屈,也不理她;自顾自哭着跑了出去。她是丫头,可她从来没有挨过打;她是为赵媛好,可赵媛打得她好疼。

    丫头像是没头苍蝇似得跑出来,一直跑到中院的池塘边;正被落寞伫立的李寒瞧见。李寒知道她是赵媛身边的丫头,以为赵媛发生了什么不测,忙是迎上去问:“怎么了?小姐呢?”

    “李先生——”丫头却是一头扑在他怀里,哭诉:“小姐打我,小姐不讲理。”

    “她干嘛要打你?”李寒没有亲近过女人,是抱也不是,又不好动手推她;只能摊着手木呆呆地站着。他知赵媛无事,松了一口气,问,“十七小姐不是一直以来对你都很好?”

    “她是迁怒于我,七少爷的事儿,明明与我没关系;”丫头也察觉失礼,松来李寒,抽噎道,“她说我不该隐瞒她,可我都是为了她好;我怎么敢把姑爷逃婚的事儿告诉她?”

    “什么?”

    “石家姑爷嫌弃小姐有病,不想娶小姐,他逃婚了——”

    “坏了,你们小姐要出事,”李寒一拍脑门,惊叫道。

    丫头明显也是如梦惊醒,由她引着路;二人一起朝后院跑去。

    “哐——当,”流着泪的赵媛,终于蹬去了脚下的板凳。

    “哐——当,”门被撞开了。

    “小姐上吊啦——”丫头的惊叫声,响彻了整个后院;李寒再也顾不得男女大防,冲起来把赵媛从白绫上取了下来。

    “你干嘛要寻死呢?你怎么那么傻?”李寒哭了,责怪怀里的美人。

    “先生,自重——”赵媛闭上了眼,一女不事二夫;况且两人有师徒名分,若是在一起,有违人伦。

    “不要叫我先生,不要让我自重;我未婚,你未嫁,别人不要你,我就可以娶你;”李寒的嘴唇动了下,他还是咬牙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媛儿——”冲进来的是赵鲲鹏,赵鲲鹏看了下房梁上的白绫,老泪纵横;挤来李寒,把赵媛抱在怀里,心疼道:“我可怜的闺女呀——”赵鲲鹏妻妾不少,子女也多;亏欠最多的就是这个小女儿。

    由于妻妾争宠,赵媛的母亲很早就被迫害致死,童年的赵媛,自身也受虐甚多;由此留下的病根——寒症,更是随时威胁着赵媛的生命,这一切都令赵鲲鹏对她负疚良多。

    ……

    “封锁这里,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紧跟来的赵克平从外面关上了门,冲身边人几个身着黑衣的嫡系武师,吩咐道。

    “诺,”黑衣人应起而去,把持着通往阁楼的数处入口。

    ……

    “爹,我没事儿,”赵媛捌过头,亦是无声落泪。

    “怎么会没事儿?”赵鲲鹏看了下女儿脖子上的勒痕,心痛说道。

    “这是女儿的命,”一女不事二夫,这是赵媛所接受的学问。

    “呸,什么是命?”赵鲲鹏终于想起赵克定的话,沉声道:“石家的狗杂种能逃婚,我赵家的闺女就能休夫;”他是赵鲲鹏,一双铁拳、一把单刀,打遍南七、北六,十三省的赵鲲鹏。即便他已有五十八岁,他依旧是倪匡天下的北地豪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