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下一任家主
    码头上去的路车水马龙,都是取水的人。

    上去河堤之后,便是集市。首先映入眼帘,是堤口一家茶楼;此时正值午后,是喝茶的时间,茶馆里几乎爆棚。

    李寒看到,满是归乡之喜:“走,先去喝些茶。”

    “这里的生意倒是真的很好,”即便没出过门,喝茶在赵媛看来也是雅事,是富贵人家的消遣。沙河镇的茶楼里,却是坐得大多都是普通百姓;她再远望,这条街竟是有不少茶楼;同样人满为患,街边都摆放了不少桌椅。

    “媛儿,你有所不知,这沙河多沙多石,经流水冲刷,这水里就比别处,多出了一些东西;比山泉水还要甘甜、清洌;大家也都爱喝些沙河茶水。”李寒指着一行带着容器,去河边打水的人,自豪笑道:“我家乡,别的不敢与大地方相比,唯独这一方水土,最是养人;城里的达官贵人,即便是让家丁奔波几十里,还是要来这沙河镇取水食用。这水呀,在他们看来,就是身份的象征。”

    赵媛向往道,“你这么说,我是一定要喝这沙河茶水了?”

    “不错,”身后一个嘹亮的声音传来。二人回头,却见是一个牵着马匹、打扮体面的中年大胖子。

    大胖子侃侃而谈道,“沙河绵延千里,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水虽好,土质却差了些;要喝沙河水,就要到沙河镇来。”

    “兄台,是远路人?”李寒看他风尘仆仆,躬身一礼。

    “算不上,就是你刚刚说得城里人;”大胖子笑道,“我家住陈州城里,离此四十里,应该算是半个本地人吧?”

    “算,”李寒一笑,“在下李寒,云游数年,也是刚从北地归来;兄台怎么称呼?”

    说着话,三人走到茶馆前;大胖子显然是自来熟,“我姓陈,贤弟,相见是缘,不妨一起饮一杯茶水?”他说着话,把缰绳递给上前的伙计,道:“信阳毛尖。”

    他待人亲热,也直接叫了茶;李寒拱手道,“兄长不弃,自然求之不得——”

    “请——”

    “请——”三人谦让着进了茶楼。

    *****

    沧州

    赵家

    这是赵家十七小姐的葬礼,由于赵媛是庶女、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葬礼并没有刻意邀请外人参与。

    还是有不少北地英豪自己或遣家人来吊唁、送上帛金,并给于赵家人以慰问。

    由于赵媛本是婚期将近,赵家原本有一番喜庆的装点;转眼,喜事变丧事;喜庆的装点不及完全抹去,处处皆是红白相间;更加重赵家人的哀伤。

    赵克平站在此时用作灵棚的,大厅前的高台上,拱手道:“各位,我赵家立家于沧州;已有三十余载。蒙各方武林同道提携、兼受北地百姓照拂;赵家在北地虚有些名望。在下不胜感怀。今舍妹含冤自尽,赵家门楣蒙霜;赵家男儿誓要求个公道,也请各位作个见证。”

    一个武师振臂高呼道:“我们要报仇——”

    下面带孝的皆是赵家的小辈、以及年轻武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震耳欲聋的咆哮,直冲九天。

    “……”

    赵克平虚压双手,止住众赵家子弟;拱手道:“赵家今与石家已是势不两立,誓要取石家小儿人头祭奠舍妹亡灵,让舍妹不会遗恨九泉;赵家势孤,今石家小儿在逃,赵家耳目有限;若是有热心之人,但凡提供些线索、声援;赵家感激不尽,另有万两黄金相赠。”他说着冲左、中、右三方都拜了一拜。

    “但有所命,不敢不从;”台下一花甲老者振臂道,北地太多人依附于赵家;他们与赵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老人的话,很快得到不少响应。

    “誓杀石临风——”

    “……”

    赵克定正神色哀伤站在广场的角落里,他废了;以往,这样类似的时间,他的身边会有许多人——小辈、或是想与赵家亲近的武林英豪。

    如今,九尺身高的赵克定被视而不见;这让陷在亡妹之哀的赵克定,更觉凄凉。

    一只大手搭在了赵克定的肩膀上,赵克定回头,是赵鲲鹏。

    “爹——”

    赵鲲鹏面无表情,揽着他示意他跟自己离去。

    两人很快来到赵鲲鹏的房间内,赵鲲鹏拿过赵克定肿胀的左手,一层层揭开纱布取下夹板。

    “爹下手重了,你怪爹么?”赵鲲鹏叹息道。

    “孩儿,咎由自取;”赵克定别过头道。

    “你九叔怎么说?”

    “九叔说我这只手废了,”赵克定落寞道:“爹爹不必伤怀,孩儿的命是爹给的;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

    他嘴上这么说,语气却有些自怨自艾;显然是对赵鲲鹏有些抵触。

    “气话,”赵鲲鹏摇头道,他走到屏风后,俯身从衣柜下层取来一个药箱,打开;赵鲲鹏先是取出一块洁净的棉布;下面有针、有线,还有两个小药瓶。

    “爹——”赵克定惊讶道,“你懂医术?”他隐隐预料到,赵鲲鹏不只懂医术,或许还能给他治好左手的残疾。

    “爹不懂医术,现在哪里能站在这?”赵鲲鹏叹息道:“昔年,你爹杀人无数,也多次重伤;爹怕你娘担心,总是一个人躲起来治疗、养伤;”他说到这又笑了,“可能,你娘到临死都不知道,我身上究竟有多少疤痕。”

    “爹——”

    “咬着,不要叫出声;”赵鲲鹏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把棉布叠了几下递过来。

    赵鲲鹏拿起儿子的手,他摸索了一会儿,两指间猛一用力,只听“咔吧”一声;捏过的地方,一个畸形的关节重新恢复对接;虽还有些肿胀,却已是正常人手的模样。

    赵克定明显吃了痛,脑门上有冷汗渗出;不过他很快变得欣喜起来。赵鲲鹏又捏上了下一处关节。

    少顷,赵克定一只左手恢复如初。赵鲲鹏依旧不放心,又拿银针为他针灸。

    “你这只手,除非万不得已,永远都要藏起来;”赵鲲鹏严肃道,“谁也不要告诉。”

    “嗯,”赵克定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点头。

    接着,赵鲲鹏拿出一本书:“还有这个,他只能属于你。”

    “这是什么?”

    “爹的毕生所学,烈焰狂刀刀法、纯阳无极内功都在这里了。”赵鲲鹏疲倦道,女儿骤然送走,这两个晚上他都是担忧睡不着;就动手写了这本书。

    “爹,你不是说只有下一任家主才能修习这两种武功么?”

    “是呀!”赵鲲鹏笑道,“我说话从来都算数——”

    “……”

    “好了,听爹的话;谁也不要让他知道,看完就毁了他。”

    “嗯,”赵克定激动地点点头,一个自认残疾的人;本以为自己一无所有了。却,突然得到了一切;那种心情,是可以想象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