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青冥会
    石临风骑马走出一段,忽然想到什么。他伸手入怀,取出一张画像,撕的粉碎。

    他刚要催马前行,前方路边草丛“呼啦啦”一动;一只野鸡扑棱着翅膀跑出来。

    “谁在里面?出来——”

    “哈、哈、哈——”随着一阵洪亮的大笑传出来;草丛中走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

    矮胖的是僧人打扮,他却是半点不像僧人;袒胸露乳,胸前带着一件由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的数珠;手里拿着一根一看就知道很是沉重的镔铁禅杖。笑声也是由他发出;他笑起来让人觉得很是猖狂、可憎。

    高瘦的是道人打扮,他一身蓝色道袍脏兮兮、臭烘烘;半点没有道家的仙风道骨。他又板着一张哭丧脸,手拿一根哭丧棒,活脱脱一个无常模样。

    “多木大师?不平道长?”石临风想起,师父曾经说过这两个人的名号、形象;试着问道。

    江湖有帮会曰——青冥会,行事隐蔽、诡异,为正道武林所不耻。青冥会有十二个部门,被称作青冥十二堂。其中嫡系又被称作青龙十二卫士,多木、不平即是十二卫的统领、又是所在堂的堂主。

    木掌管博爱堂,利用迷信、障眼法发展信徒;他最擅长蛊惑人心,据说也最爱借此毁妇人清白;不平掌管卫道堂,做的则多是排除异己、杀人越货的勾当。

    “不错,”多木收住笑道,“石公子,你倒是有些见识,知道咱家兄弟的名号。”

    石临风面上一寒,居高临下冷声道:“莫非,你二位也想拿在下的人头,去沧州赵家换金子。”

    “哈哈,”多木摇头,大笑道,“咱家是化外之人,对金银实在不敢兴趣。”

    石家是山东豪门,这里再往东就是山东的界面、就是石家的地盘。石临风最怕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他问道:

    “你们既然无疑取我人头去赵家换取黄金,为何还要阻我归路?”

    石临风着急,多木却是慢条斯理:“咱家兄弟对银子不敢兴趣,却是对石公子很是感兴趣!”

    “多木大师应该只对女人感兴趣才对,至于这位不平道长,应该也只对杀人感兴趣吧?”石临风心下不屑这二人为人,表面却是不敢得罪太甚,他拱手道,“第一,在下不是女人,第二,在下自认与贵会也没有什么瓜葛、过节;在下有要事在身,所以,对于二位的盛情;在下只好说声抱歉了。”

    石临风嘴上这么说,却是没敢动作;这二人成名已久,盛名之下无虚士。他们不让路,或者做出表态,石临风哪敢强行过去?

    不平黑着脸道:“青冥会想请的人,总是能请得到;石公子何必给贫道出难题?”

    不平道人有个特点,谁要是稍有不顺他的心思,他就愤愤不平。只见他一开口,脸上的肉突突跳个不停;像是他受了天大的委屈。嘴上两撇小胡子随着肌肉抖动,也是哆嗦个不停。

    这样一个人,让人实难把他与高手联系在一起;这个人偏偏就是一个武林高手;甚至他在武林中的名头,比多木大师还要响亮些。

    石临风听他这么说,也是有些生气:“二位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今天难道非要为难我一个毛头小子?”

    “贫道最讨厌听人挤兑——”不平道人说着,一轮哭丧棒,就要上前。

    “道兄息怒,”金木显然知他脾气,不平刚要动就被他拉住了;他对石临风劝道:“石公子你现在回家去,可知会为家人带来什么后果?”

    石临风把拔出一半的宝剑收回鞘中,没好气道:“回家还能带来什么后果?莫非,我还回不得家了?”

    他起初是有些忌惮这二人,可他是山东豪门清河石家的少爷,是武当松鹤先生的亲传弟子。哪能一而再、再二三地任对方折辱自己?眼见多木和颜悦色,他嘴上说的不客气,心下又收起对抗的心思。

    “石公子害得赵家小姐悬梁自尽,这个时候回家去,不怕赵鲲鹏问你父亲要人?”

    说起来,石临风不想娶赵媛为妻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赵媛是庶出、又是身有重病;怕人家说他石家曲意巴结赵家。此时,听多木的意思,话外音无外乎石家怕了赵家。石临风勃然大怒:“我石家也是打出来的赫赫威名,还怕了他赵家不成?”

    见石临风不假辞色,后面不平气的几乎炸了肺,多木却不生气。依旧和颜悦色道:“咱家可是听说,你父亲昨日刚带了一队家将、武士去了武当山。”

    “……”石临风能想到,一定是因为自己的事;或许是父亲顾及赵家势大,想去找些帮手了吧!毕竟,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赵家在北地的势力庞大。

    可父亲不在,谁带石家对抗赵家呢?他刚刚与一个不知名姓的大汉交手,落了下风;心中哪里有底气带头与赵家对抗?听闻父亲不在家中,心下暗自焦虑不已。

    多木看他表情阴晴不定,又是说道:“石公子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好汉。可若是石公子回了家,赵家此时打上门去;石公子即便自己不怕死,若是连累令堂有个闪失,恐怕非人子所乐见。”

    “我自一人做事一人当,哪会——”

    “笑话,”多木训斥道:“难道令堂还能忍心,亲眼看你给赵家小姐抵命不成?”

    多木像是一个长者一般的训斥,他又说的在理,反而令石临风对他生了些好感;石临风沉思道,“多木大师说得是,只是你们二人能找到我,必是费了不少功夫,难不成,只为了给我指点迷津?”

    多木大师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他很快又谦卑起来,“石公子雄姿英发,天纵之才;咱家当然不会白帮石公子,只求与石公子能做个朋友,日后能多些扶持。”

    “做朋友嘛?我看就不必了,”青冥会、多木等人的名声实在太不好;与他们做朋友,无疑会大大损害石家、自己在江湖中的声誉。石临风也不爱骗人,他拱手道:“承蒙大师你看得起,我记你一个人情,你看如何?”

    石临风的话很是不中听,多木却拉住一脸不忿、吹胡子瞪眼的不平;他很是宽和地点头应是。接着他又拍了三下巴掌,丛林后很快闪出一行人,都是接亲的喜庆打扮;其中四人,还抬着一顶接亲的红顶小轿。

    “这——”

    “石公子担待,从这里出去虽是石家的地盘;赵家的人、以及想要扬名立万、发家致富的名家、刺客也不在少数;咱们想要护佑公子平安过去,总要做些遮掩。”

    石临风想了下,山东是石家的地盘;正因如此,山东势必被赵家以及武林群侠,特殊对待;而石家为了能在其它地方接应他,势必人手大量外派。此消彼长,自己还是不露脸为好。

    非常之时,他也不以为侮;反而应声叫:“好——”

    他说着下马,钻进红顶小轿;一行人吹吹打打、大摇大摆向山东开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