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花和尚
    一行人直走了半个月,其间,石临风也是多次偷偷打量外面,发现始终是在山东地界。

    多木也是时常与他叙谈,无论武学心得、人生百态、逸闻趣事;他显然阅历丰富,又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慢慢让石临风安下心来。不管多木人品如何,那份关怀即便是做出来的样子,也是颇令石临风感激。几天下来,石临风对他恶感消退、好感日重;两人竟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

    最终,一行人到达了泰山。

    泰山、梁园。

    梁园是青冥会在山东的一个分部所在。

    与石临风想象的相同,梁园很美:亭台楼阁、花园池沼、甚至是一草一木,也无不展现出建造者的匠心独运;让梁园有秩、典雅、而又不失自然之美。

    与石临风想像的不同,梁园的人也很美;精壮、帅气的武士;婀娜窈窕的女官、侍婢充斥其间。他们又谦逊、知礼,让石临风对青冥会的认识也大大改观。

    石临风看得最顺眼的却是个丑陋的矮胖子——多木大师,多木大师显然有自己的事要忙;把他安置好,表了好一番歉意,才敢告退。

    孤寂下来的石临风有些伤感,坐在池塘边的栏杆上悲叹道:“梁园虽好,非久恋之家。”

    石临风想起这月余来发生的事,直如做梦一般;自己也是无心之失,害了两条人命不说;也害得自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拿着自己的人头换取荣华富贵、或是换取赵家的高看一眼、又或者只是单单想要在武林扬名立万。

    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躲在这里,等父亲、师父帮自己平息事端。

    多木把他安排下,却是与不平一起去见两个人;确切说,是两个女人。

    二人来到一处大气、古朴的宫殿——九幽殿;九幽殿外站着一排红衣武士,武士接过二人兵器自动让向两旁。两人踏着台阶而上。

    又有两排美貌的紫衣侍女拦住,唯一的红衣女官上前:“两位何事?”

    “我们来这里,自然是求见宫主,难不成还是来消遣你?”不平一路上被石临风无视,早憋了一肚子火气;偏偏遇见多木这个二皮脸,人前对石临风曲意逢迎,人后又对他好生抚慰;让他发作不得。

    此时,仅仅因为被拦了门;不平道人却发作起来。他咬牙切齿、怒发冲冠,吓得一众侍女噤若寒蝉。

    红衣女官却是凛然不惧,她从容笑道:“不平道兄,我也是例行公事罢了;你在哪里又受了天大委屈?回来跟我一个小女子来撒气!”

    女子语气客气、温暖,话里又尽是揶揄之意。

    “你——”

    “呀——难道惹不平道兄生气的人是小女子?罪过罪过、无量天尊——”女子本已把不平道人气的说不出话,她反而又是佛号、又是道号;又把不平气了个七窍生烟。

    “云妹,你就少说两句;但凡你心有不快,回头咱们找个幽静去处,贫僧任你打骂就是了;现在,还是办正事最是要进。”

    多木说着就去拉红衣女子的手。他动作娴熟、举止自然。

    红衣女子却明显吓了一跳,像受惊的麻雀似的蹦开:“谁是你的云妹,你个花和尚,给本姑娘规矩点!”

    红衣女子本名萧南英,也是云开堂的堂主;主要职责是护卫青冥会两位宫主的安全。她说着话嫌弃地看了多木一眼,冲一个属下挥手,示意她进去通传。

    ……

    九幽宫内,两个女人在下棋,两个女人都在二十五六岁,也都很是美丽。一个小巧玲珑,身穿红衣;一个端庄大方,一身素白。

    白衣女子的身后,又站着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年纪、全身素白、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男子含笑,摇着一把白纸扇,观棋不语。

    红衣女子一把把棋盘掀翻,嘟嚷道,“不玩了、不玩了,明明你们两个对付我一个,我怎么可能下得赢?”

    白衣女子哑言失笑道,“师妹,每次要下棋的是你,做老赖的也是你;你当真一点都输不起——”

    红衣女子显然底气不足,依旧嘟着嘴,无所谓道:“师姐,师兄的扇子摇的时快时慢;这铁定就是你们的暗语。”

    白衣男子插嘴道,“小师妹果然聪敏,师兄做的这么隐晦,竟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钦佩钦佩——”他说着正经八百行了一礼。

    “……”白衣女子与他对视一眼,掩嘴窃笑。

    “这还差不多——”红衣女子视而不见,坐下来捧腮望着对视的两人,很是有些神色低落。

    一个美貌的紫衣侍女快步走进来:“启禀两位宫主、长生堂主;博爱、卫道两位堂主回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白衣女子道。

    青冥会尊主有三位弟子:于太行、白素心、磐石姬;于太行便是殿内的白衣男子。而她正是白素心,另一位红衣女子则是磐石姬。

    青冥会女尊男卑,历代尊主都是女人;白素心、磐石姬分别被封作素心宫主、石姬宫主;这名号也是青冥会尊主的嫡系继承人的身份象征。

    至于于太行,则是被封做长生堂主,比二女低了一等;在青冥会十二堂中,也是排在首位的存在。

    侍女出去,不一会儿便引着多木、不平进来。

    九幽殿并不是单一的宫殿,而是有九座大殿、若干小殿组成的宫殿群;内有千秋,曲折婉转,也有许多美景、房间。

    侍女带着二人前行,多木刚见她年轻貌美、胸隆臀翘,心下就蠢蠢欲动;此时又见她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如弱柳扶风;四顾无人,再也按耐不住色心。

    却是快走两步,伸脚一绊。这侍女猝不及防就要扑倒。

    多木上前大叫一声“小心”,一把抱住侍女;两手也抓住了她胸前妙处。

    侍女小声求饶道,“大师,住手——”

    “姑娘,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里?”多木哪里会住手,一边假意关怀,一边手上拿捏不停。偏偏他早道貌岸然惯了,语气自然、动作娴熟。

    “呀——”这侍女还是黄瓜处子哪里经得住他折腾,不几下就是浑身舒软。她又羞又急、偏偏动弹不得;多木大师在青冥会又是身份显赫,此时又是在宫主殿内,传扬出去对她也是有害无益。种种原因交集在一起,让她不敢大声叫喊。

    至于不平道人,他似乎早已对此司空见惯;吹胡子瞪眼了半天,索性别过脸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