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儿女私情
    磐石姬是尊主的继承人之一,她总是不谙人情、我行我素,甚至杀起人来也毫不手软;早就让青冥会上下对她很是不满、忌惮。今日如此作为,势必又让其他堂主感受到唇亡齿寒;日后也会更加疏远磐石姬。

    青冥会的尊主,必须是黄花处子,且终身守身如玉。于太行钟情白素心,自然希望这尊主的位置由磐石姬来坐。

    如今斥责磐石姬,也是真心为磐石姬的未来考量。他却不知,磐石姬对他用情至深。

    磐石姬怒道,“你怎么能如此不知好歹?我不要理你了——”

    她说着跳下栏杆,掩面哭着往自己的居所跑去。

    于太行知她性情偏激,一旦心情不好,又要胡作非为;忙是紧跟着追过来。他一边追,一边叫,“小师妹、小师妹——”

    磐石姬见他追来,心下只当他在乎自己;立即小雨转多云,站定抹泪道,“你刚刚叫人家磐石姬——”

    磐石姬非常不喜欢“磐石姬”这个名字,她小时候,就老听师父骂她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她甚至觉得,师父给她起这个名字就是在骂她脾气臭。

    于太行也只有生气的时候,才对她直呼其名;磐石姬更在乎,于太行称呼上的疏远。

    于太行叹气道,“小师妹,你知道的,你是不能嫁人的——”

    他想说的是——磐石姬将来是要做青冥会尊主的,要学着恩威并施,善待下属。

    磐石姬却认定于太行还是喜欢自己的,只是顾及会规,心中为难;她忙是宽慰道:“尊主不能嫁人,我又不要当尊主;师兄,我把宫主的位置放弃了,让师姐将来做尊主;我给你做媳妇儿,给你生儿育女,你说好不好?”

    她一方面是,出于一腔热血替于太行分忧;一方面是,怕于太行同样喜欢白素心;才大着胆子表露心迹。

    说到后面她才意识到,自己一个女儿家这么说,实在有些丢人现眼。不过她骨子里刚强,尽管越说声音越小,还是硬着头皮;把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完。

    于太行听了一阵头大,他一直拿磐石姬当妹妹来看;今天莫名其妙,听到磐石姬表白的话,让他汗如雨下。

    他四顾,发现没有边上无人旁听,稍微松了一口气。

    为何?因为他是男的,而师父又重女轻男;他自小都活在师父的高压之下。即便两位师妹对他极为亲近,他哪里敢有半点心思,谈及儿女私情?

    最近几个月,师父闭关,他松懈下来,也是刚与白素心稍微有些进展。

    这进展又很是有限,连拉拉小手的举动,都还不曾有过。磐石姬的话,不光让他头大,更是心惊胆战。于太行怕磐石姬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被她人听到;传到白素心那里去。忙是拉起磐石姬进了边上一个丹药房。

    于太行关上门,想来想去,还是不好明言拒绝;只能说道,“小师妹,这宫主岂是说不做就可以不做的?总要师尊点头答应。”

    话一出口,于太行又后悔不已;自己说的那么隐晦,只怕又要误导磐石姬,做出什么错误的判断。

    果然,磐石姬红着脸点头:“嗯——”她被于太行拉了小手,心中小鹿乱撞;又是激动、又是甜蜜;竟又多了几分女儿家的羞涩、慌乱。

    “——”于太行一看她样子,立刻就懵圈了;再一看自己还拉着她的手,几乎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巴掌。他忙是松开,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唉声叹气,在丹药房里转着圈。

    磐石姬一见他放手,心中一下子满是失落;她又看于太行为难,又上前宽慰道,“师兄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来说;师尊最是宠我,一定不会不答应的!”

    “……”

    ……

    多木打着滚,一直滚出了九幽殿,直惹的武士、婢女窃笑不已;尚且不自知。

    不平看不下去,一脚把他踢飞数丈;怒骂道:“你他娘有完没完!”

    “……”多木喘了口气,爬起来喃喃自语道:“贫僧的面子,这下丢大了。”

    “你都离死不远了,还讲面子?”不平说完,也不理他大步走了出去。

    多木追上来问道:“道兄,你可能帮兄弟出个主意?解了这道难题!”

    “贫道脑筋远不如兄弟你好使,”不平先是摇头,而后又阴阴一笑,“不过嘛——”

    多木不在乎不平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忙是拉住他,殷切哀求:“道兄快讲——”

    不平阴声道,“若要求生,挥刀自宫。”

    多木尴尬一笑,“道兄说笑了!”他这人什么都能戒,唯独女色;他是宁死也不肯戒的。

    “呸——谁他娘的跟你开玩笑?”不平冷声骂着,一巴掌扇到多木光秃秃的后脑勺上,“你他娘的扪心自问,你因为下面那坨玩意儿,坏了多少事儿?有时,老子都恨不得割了你。”

    “——”多木揉着脑袋,不解问:“贫僧怎么惹了道兄了?”

    “贫道看你不顺眼,”不平没好气道,“于太行也是一样,你自求多福吧!”刚刚多木大师当着他面,猥亵侍女;的的确确把他恶心的够呛。

    多木又揉着后脑勺,问道:“那,道兄还有没有别的主意?”事实上,他揉后脑勺,不是因为后脑勺多疼;而是用肢体语言告诉不平——打你也打了,你总得帮我出出主意。

    不平靠过来,小声道:“你割了于太行,也行。”

    “道兄又说笑了,都是传家宝,哪能说割就割?”多木苦着脸,也是小声说道:“我要割了于太行,磐石姬不一样要杀了我?”

    不平点头,深以为然;他灵机一动,“你这么一说,贫道还真想到一个,一箭双雕的主意!”

    “道兄请讲——”

    “对付女人你还没主意?”

    “你让我——”多木想着磐石姬娇小玲珑的身段,很是咽了一大口口水。

    “你他娘的还在做白日梦呢?就不知道君子成人之美?”不平又是一个巴掌抽来,恨铁不成钢骂道。

    “道兄教训的是,嘿嘿,到时候磐石姬身为宫主,与于太行私通,两人自然就成了本会的叛徒;到时候,看咱家怎么对付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