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章:松鹤先生
    武当

    二十余骑风尘仆仆、由远及近,最终在山脚下停住。

    众人下马,石敢当冲拿锤的武士伸手,两名武士奋力扔过大锤;轰天锤动,杀气外泄,平地卷起一阵冷风,吹得方圆百步草木摇摆不定;霹雳锤动,发出“唵——”的一声怪叫;声似龙呤,又如雷鸣一般嘹亮。

    石敢当个子虽不高,却极是雄壮;他又身负一身玄铁锁链,很是沉重。若是再要携带霹雳轰天锤,即便他的坐骑是西域神驹,也不堪长途跋涉。

    他怜惜马力,不得不把霹雳轰天锤分于手下携带。

    到达山脚,他知武当山上山的路颇是陡峭难行;这两柄锤又都很是沉重,若是再让手下负重上山,势必多了劳累、凶险。

    由此一事,也可见;石敢当对人对事,很是精细。

    他轻松接过武士扔来的大锤,挂在腰后;留下几人看守马匹,与十余个带刀武士大步上山。

    ***

    半山道上闪出两个小道童,二人被霹雳轰天锤的动静,吓了一跳。两人一番商量,分出一人,迅速赶回山顶道观中报讯。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小道童一口气跑到山上,一路跑一路喊叫道:“山下来了凶神了。”

    “什么样的凶神?”门里一个中年道士没好气道:“慌里慌张,说话又颠三倒四,也不怕别人听了笑话。”

    小道童神色惊慌道:“师叔,真真是凶神;那凶神有两把大锤,还能发出龙呤、虎啸——”

    中年道人显然不信,他没好气骂道:“呸——锤子还会发出龙吟虎啸,你说书这么有天分,还当什么道士?”

    “……”

    中年道士瞪了垂头丧气、哑口无言的小道童一眼:“我去看看,若是你胡说八道;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他没有胡说,”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二人转身,只见高高的台阶上,一个中等身材、须发灰白的老道士,正带着一队大小道士,从大殿前高高的石阶上走下来。老道走近,这才笑道:“霹雳锤响鬼神泣、轰天锤动天下惊;圆通,你也随我一道出山门迎接贵宾。”

    中年道人正是武当圆字辈弟子——蔡圆通,他也是石临风的师兄。圆通愣了下,问道:“掌门师伯,你说的是石敢当?”

    老道正是武当掌门——虚云真人,虚云真人已年届六旬,头发也已半白。但他站立笔直、行走如风,精神、面貌犹如中年人一般无二。

    他的武功已趋化境,对于自然万物感应远超常人;即便距离三四里,他还是能感受到霹雳轰天锤的霸道、凌厉。

    虚云点头道:“不错,不过石英雄虽与你年岁相仿,究竟是你临风师弟的父亲,你直呼其名倒是不太妥当。”

    圆通又是躬身道,“是,师侄受教了。”

    “嗯,”虚云并为深究,抬手示意他免礼,他边走边说道:“他与你师父是多年至交;你师父闭关未出,你理当与我一起,代替你师父去迎接石英雄上山。”

    “诺——”

    一众道士刚要走出山门,突然身后传来“轰——”一声巨响,大地一阵摇晃。众人看去,山顶上乱石穿空,一人冲天而起。

    那人身形高大,身披紫黑色道袍,他刹那飞上百丈高空;很快他又极速坠落。及至低空,他又四肢舒展,身形变得犹如一只大鸟一般。

    紫袍道人发出震天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其声如滚滚奔雷,泛起一波又一波气浪。观内、观外,武当山上飞沙走石,但凡武力稍弱者都是运尽全力抵挡,甚至需要别人帮忙才能稳住身形。

    虚云仰天看去;却见那道人四肢伸展,犹如一只大鸟,在他头顶上方盘旋。

    虚云捋顺灰白的长须,振声道:“师兄恭贺松鹤师弟神功大成——”

    飞在天上的道人,正是松鹤先生。虚云一字一顿、声如洪钟,声波与松鹤先生的笑声,于空中对撞;整个武当山很快恢复平静。

    “——”半空中的道人如流星一般,坠落在掌门身旁,抱怨道:“师兄,师弟难得孟浪一次,你又来扫兴。”

    虚云不以为忤,他笑道:“不是师兄扫你兴致,你老友石敢当正在山门下,你还不该快下去迎接他上山?”

    “师兄言之有理,师弟去也——”松鹤先生说着话,身形又如一只大鸟,穿过山门,飞了出去;声音落地,人已是在百丈之外。

    “唉——”虚云无奈叹气道,“都五十多岁的人也,还是如孩童一般。”

    “掌门(师伯),那我们?”身后诸人皆是问道。

    “石敢当为不世之英雄,昔年与我也是故识,我们也已有十数年不曾相见;我总要去迎他一程。你们也随我一起前去吧!也见识见识这位,侠义之名冠绝天下的武林英雄。”

    “诺,”众道士齐声答应,跟随虚云一起下山。

    ……

    话说石敢当一路上来,两把大锤在腰后摆动相撞,铮铮作响。

    一路之上隐于暗处的武当门人,远远看到他生的凶神恶煞、丑陋异常;竟是无人敢出来问话。

    “主人,这武当山上的牛鼻子,还真是没用;老远就被咱们吓得抱头鼠窜,凭他们能帮咱们对付赵家?”一个武师轻蔑说道。

    “你说的这些,他们都是些少年人;武功未成,又没经过江湖历练;许多人甚至连只鸡都没杀过,自然比不上咱们一行,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江湖。”眼见四周已无外人,石敢当待人甚宽,也不呵斥;他解释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要寻的人,也是在这山上,他功夫还当在我之上;或许也只有他才能说服赵鲲鹏。”

    石敢当身后众武士都是暗暗撇嘴,只当石敢当谦虚;武师问道,“主人说的是少爷的恩师松鹤先生么?他与赵家也有交情?”

    在世人看来,说和的人只有在两边都吃得开,才好办事。

    石敢当道:“是他,不过他跟赵家倒是没什么交情;如果打过架不算的话。”

    “……”

    “当年,松鹤先生挑战过赵鲲鹏两次;第一次已有近三十年,那时候松鹤先生初出茅庐,而赵鲲鹏正春秋鼎盛;自然是松鹤先生大败而归。第二次是在十八年前,两人打了个势均力敌,不分伯仲;”石敢当又道,“我当时本也有挑战赵鲲鹏的想法,自认不是松鹤先生对手,最终作罢!”

    松鹤先生是石临风的恩师,石家武士自然都知道他的名号。武林中曾有人认为松鹤先生武功天下第一,不过松鹤先生给否定了;松鹤先生自认为,自己的功夫最多排在天下第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