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青龙号令
    “小师妹——”二人都是惊叫,于太行要上前,被磐石姬凌空一脚踢开;她于半空毫不停留,朝白素心刺去。

    白素心眼见磐石姬动了杀机,她在床上又避无可避;急中生智,一把掀起床上被褥,扔了过去。

    磐石姬看不见她人,一剑刺空,将被褥绞个粉碎;白素心已从床另一头飞出,与于太行站在一起。

    “小师妹,素心已是我的人了;你莫再苦苦相逼——”于太行见解释无用,索性护住白素心,表明心迹。

    “狗男女——”磐石姬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句话,还是如晴天霹雳;她一把丢下长剑,“冰心诀——”随着她一声娇喝,陡然间,她身上发出浓郁的寒气;瞬间,寒气扩散,让整个房间冰冷、云雾弥漫。

    “师兄,你不是她对手,”白素心挤到于太行身前,一伸右手,一道白丝从她手心飞出,白丝卷起长剑飞到她手里;“师妹,你再苦苦相逼,别怪师姐无情!”

    “凭你?”磐石姬飞身一掌劈来,白素心轮剑成圆,一剑急刺。只听“当——啷”一声,白素心刺中磐石姬手心,犹如刺在冰上,下一秒,“咔——”长剑应声而碎。

    “去死吧!”磐石姬左掌又至,一掌把白素心劈飞出去。于太行飞身接住,转了一个圈,卸去力道。

    “怎么会这样?”白素心吐了一口血,疑惑道。

    磐石姬怒骂道:“贱人,素心诀岂是**荡妇配得上的?”

    青冥会尊主历任尊主皆是处女之身,并需终身守身如玉;原因就在于,这两种功夫都是处子之身才可修炼;即便练成,也需处子之身才可守住功力。

    磐石姬说着话,又要扑上前。

    “且慢,”于太行挡在二人之间,怒斥道:“磐石姬,你当真不念同门之谊,要对我二人赶尽杀绝?”

    “你这负心汉,我不想听你说话;”磐石姬此时认定了二人背叛她,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又是一掌劈来。

    于太行见磐石姬打伤白素心,心中也动了真火,催动全身内力接住。

    “嘭——”这一掌竟把磐石姬震退四五步。

    磐石姬愣了下,随机大骂:“我是看透你了,你这负心汉两面勾搭;就是想拿我二人的内力。”

    冰心诀、素心诀的内功,在阴阳**之时;会自动被男方吸收大半。这一点,通过三人的交手,立即被三人想明白。

    看着二女,一个古怪、一个嘲讽的眼神;于太行忙是解释,“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会这样——”

    “别装样了,我今天不杀你,誓不为人;”磐石姬大喝一声,抬手之间,一支拇指粗的袖箭由她袖内飞出;袖箭穿破屋顶,飞上天空。袖箭涂有白磷,极速飞行,遇热而燃;内又有火药引线,火药被引着,再次加速;伴随着“唵——”的龙吟声,盘旋着飞向高空。

    “青龙号令?”于太行、白素心显然认出这袖箭与众不同,双双失声。

    青冥会的前身是青龙会;百余年前,被前朝朝廷联合武林群豪,足足用了八年时光才打压下去。不得不换了一个名号,蛰伏起来。

    正因如此,百余年来,青冥会嫡系青龙十二卫,虽皆知有此信物;却再也没有见到过,此物被尊主使用。

    磐石姬冷声道:“不错——”

    “难道,师父已经?”二人都是失色,师父死了;两人自然哀痛,师父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能够制得往磐石姬的人了。

    磐石姬冷笑道:“师父数月前假借闭关,事实上,她那时便已是大行在即;她那时也便已把青龙会传于我手。至于为何要隐瞒你等,不过是想给我充足的时间,掌握青龙卫士罢了。”

    于太行想到什么,气愤指责道:“你简直太不知轻重了,磐石姬;青龙号令一出,我会势必成为众矢之的;整个天下、武林,势必要再次联合,剿杀我等,你拿什么来抵挡?”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你——”

    “我本想用些手段,把尊主的位置让于师姐;苍天有眼,今天让我得以看清你二人面目;今天,我就让你们二人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白素心道:“磐石姬,你早已是青冥会尊主;白素心就不是尊主继承人的身份。我二人私定终身,虽有不妥,却不违背教义,你凭什么杀我们?”

    “我现在才登位,是你们失德在先;”磐石姬嗤笑道:“何况,我要杀你们,需要理由麽?”

    这时

    “轰轰轰——”外面传来数不清的脚步声,直令大地颤抖;云开堂主萧南英率先闯进来。她跪地呈上一个托盘,托盘里是一支袖箭——青龙号令。

    那袖箭,细看起来,遍布着细密毛刺;据说:这毛刺最是剧毒,能持此令者,只有青龙会尊主。

    磐石姬上前,一把拿过,高举过顶。

    门外,密密麻麻的人拜倒在地,山呼道:“青龙卫士恭迎新尊主,承继大宝;继往开来、再登辉煌。”

    盘石姬难得一笑,那是掌控一切的从容之笑。原来,没有了爱情,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同样能给人带来欢乐。

    这一刻她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她不再歇斯底里,不再大喊大叫;她只是淡淡说道:“给我拿下这二人,生死无论。”

    磐石姬说着退到一旁。

    “诺——”青龙卫士应了一声从地上爬起,从门口、窗口,鱼跃而入;冲不进来的人,传令下去,对此处团团包围。

    “休想——”几乎在磐石姬下令的同时,于太行大喝一声,对天一掌;屋顶破出一个大洞,他带着于素心漂飞出去。

    萧南英娇喝一声,“追——”她一个提纵,也是拔地而起。云开堂负责两位宫主安全,功夫自然都不弱;无数好手,都是应声而起;漫天皆是红衣卫士,持剑冲着二人杀来。

    于太行打落一个又一个,堵截在前的红衣卫士;身后的人更多,也已渐近。

    “师兄,你快走——”白素心喊道:“我内力已失,又深受重伤,你带上我咱们谁也走不了。”

    “不,”于太行躲过一把长剑,“剑锁江山——”他大喝着,长剑轮了一个圈,一道纯白剑气,成螺旋形漫向四周;两人也陡然向高空飞去。

    “天罗地网,”萧南英喝令道,她于空中,一脚踩在一个男侍卫肩膀上;男侍卫直坠下去,而她再次拔高,同时她手上出现一个小巧的铜球。铜球并未击向人,而是出现在二人的上方。

    同样,也有十数名男女侍卫,也是有样学样,在同伴身上借力,再次高飞。

    十几个铜球于空中交错,铜球后带着细细的红线;红线交汇成网,在于太行二人的头顶出现。红线是由金丝所制,细密结实,在夜色下也很难发现;若是勒到人,势必尸骨难全。红线的红,是血红。

    白素心哪里会不知道这天罗地网的厉害?“跑不掉的,你走啊——”她凄喊一声,猛然一挣,一掌打在于太行胸前。

    二人刚好避过天网,却是往两个方向飞去。空中无处借力,于太行担心白素心,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她坠向敌人群中。撕心裂肺喊道:“素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