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章:人人喊打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弹指已是十六年后。

    阳春三月,陈州城东

    “打——”

    “打他——”

    “打死他——”

    “……”数百男女老幼,他们大都是普通百姓;大家都是咬牙切齿,在追打一群半大的孩子。

    “兄弟们,分开跑——”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这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眉目清秀,他又一身红色锦衣,活脱脱一个个红孩儿在世。

    “得令,九哥——”一大群半大孩子闻言,都是应了一声,四散而去。

    红孩儿回头一看,身后数百百姓竟是都追着他一个人;不由一边跑,一边大声抱怨:“为啥又是只打我一个?”

    “就打你这领头的坏坯子,”

    “……”

    红孩儿显然是习惯了,他停下做个鬼脸,痞里痞气道:“哈哈,想打我,总要追得上我。”说完他又一路飞奔,不时又停下挑畔,直把一众百姓气的三魂离体、七窍生烟。

    “嘭——”红孩儿只顾耍弄着身后,冷不防撞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妇人身上,他抬头问道:“娘亲,这么巧?怎么在哪都能遇见你?”

    他一边说,一边退,就要舍了妇人再跑。

    妇人长臂一伸,一把揪住他耳朵:“什么叫在哪都能遇见我?你又做了什么坏事,惹得这么多人打你?”

    “没有——”红孩儿一边夸张叫疼,一边诡辩:“没有的事儿,我一个小孩儿能惹什么事儿?”

    一众村民终于追上来,妇人把红孩儿护在身后;赔笑道:“犬子顽劣,若有冒犯乡亲之处,还请各位海涵。”

    众民停下,却是对着红孩儿指指点点。有人说道:“李夫人,你这儿子太不像话了;带着一大帮小孩子,说是去我家喝水,喝水也罢了;喝过了,还给尿了半桶尿进去——”

    又有人说道:“你那还叫事儿?买个桶就是了;我桃园里,让他带着一帮小痞子,祸害了半天;半熟的桃子,他们是咬一口就扔,生生给我糟蹋了五六成——”

    一个新郎打扮的青年男人愤怒说道:“糟蹋些桃子算什么?我刚娶的媳妇儿,还没过门,就让这小子给糟蹋了——”

    “这个——这个是不是有些过了?”妇人正是赵媛,岁月是把杀猪刀,当初的美貌少女,早已长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大妈;赵媛没好气道:“这孩子虚岁才十二,周岁更是十岁半都不到,哪里能做出你说的那般事儿?”

    “花轿还在半路,让他冲进轿子里先给亲了一口新娘子;”新郎官气极,口不择言道:“大家评说一下,我这哑巴亏吃的冤不冤?”

    “哈哈……”众百姓也顾不得气了,都是哄然大笑;行凶者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这事儿告到公堂,县太爷都会一笑置之;可这事儿又实在让当事人难堪。有人喊道:“都说是哑巴亏了,自然有冤也无处伸;不冤不冤——”

    “哈哈……”又是惹来众人一通大笑。

    ……

    “李先生,若不是看你的面子——”

    “李先生,这孩子得好好管教啊——”

    脸色铁青的李寒,正把一锭锭碎银子放到村民手上;还要不时冲人说着小话道歉。送走最后一个村民,李寒关上院门;抄起一根棍子,就朝着红孩儿冲来。

    “爹爹要杀人了——”红孩儿眼尖,大喊着一个箭步跑到赵媛身边,围着她打起了转。

    李寒怒骂道:“今天我非打死你这臭小子不可,老李家列祖列宗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赵媛忙是拦住,笑着劝道:“相公,真打死了他,老李家列祖列宗可就绝后了。”

    李寒怒道:“就这样了,你还要护着他?岂不闻慈母多败儿,棍头出孝子?”

    赵媛笑着又是劝说:“那你也换根小点的棍子呀!”

    “——”有赵媛拦着,李寒左打右打,打不到红孩儿;气得摔掉棍子,依旧愤恨道:“哪有你这么娇惯孩子的?在家你不让打,他这么胡作非为,早晚给人打死在外面。”

    “……”

    夜,李寒、赵媛夫妇二人,都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赵媛起身,来到了边上一个精致小房间里;房里睡着红孩儿。赵缓爬上床,把沉睡的孩子抱在怀里。

    赵媛有寒症的病根,随李寒回乡之时,得赵鲲鹏私授《纯阳无极》。她起初试练,很快发现纯阳无极的确对治愈她的寒症,大有裨益;可纯阳无极同样会让她皮肤变得粗糙起来。为了美貌,她放弃了。

    数月后,她怀了第一个孩子,可是不久就流产了;医生说,是因为寒症。她又开始修炼纯阳无级,很快她又怀孕了,第二个孩子同样没有能平安降生。直到她成亲的第六年,她的纯阳无极已趋于大成,她的病根才被完全治愈,她也才怀上这个红孩儿。

    红孩儿生于冬月二十七,那一天也正是三九的最后一天;他又是赵媛的第三个孩子,孩子就取名叫李三九。

    李三九来得太过不易,为了他的平安降生,一个美丽的女人,付出了最珍贵的容颜。

    一个没有孩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李三九的出生,同样让一个不完整的女人变得完整起来。

    最主要的是,李三九之后;赵媛再也没有怀上孩子。

    一切的一切,让李三九在赵媛心中,都显得无比珍贵。

    李三九自小都很活泼、调皮,这是因为,他自娘胎里就被纯阳无极所侵蚀,他与生俱来就带着纯阳无极的种子。

    纯阳无极的种子给了李三九强悍的身体,也让他有着极度旺盛的活力。孩子的活力若是太旺盛,总是要惹事生非的;这也是赵媛一次次,说服自己娇惯这个孩子,最好的理由。

    “他这么胡作非为,早晚给人打死在外面。”李寒的话,一次次在耳畔响起;赵媛有了教李三九功夫的打算。她怕李三九惹是生非,她更怕李三九给人打死;最终她还是打定主意,这才沉沉睡去。

    鸡鸣三声,李三九被赵媛叫起来。

    “娘亲,这么早起来,你要带我去偷人家东西么?”李三九揉着睡眼,一句话差点把赵媛气个半死。

    赵媛没好气道:“真不知道你这脾性像谁,整天脑袋里没一件正经事儿!”

    李三九却是眨着乌黑的大眼睛,讨好道:“优点像娘亲,缺点像爹爹,还能像谁?”

    “贫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