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章:离家出走
    李三九一脸痞子气,调侃道:“呦——呵,石少爷没来,娘亲拿我撒什么气?”

    “——”赵媛脑门上一排黑线,苦着脸再看李寒,李寒拂袖而去。

    赵媛追到屋门口,见李寒只是去了院子角落的厕所,不由松了一口气。

    赵媛叹了口气,回过身晃荡着李三九,近乎哀求道:“娘亲真要被你害死了,你倒是呀!石少爷为什么要还娘亲钱——”

    “娘亲给了人家银子,人家来偿还,不是天经地义么?”李三九奇怪赵媛的表情,正要细出来,看见李寒从厕所出来,不由一指外面,提醒道:“娘亲,爹爹又要到青楼门口转悠了——”

    赵媛忙是回头,正看李寒的身影在大门口消失,还是对李三九道:“你先——”

    李三九想到“父亲的钱袋”在自己这里,不由推着赵媛出门,他劝道:“哎——呀,回头我再告诉你,爹爹现在身无分文,真去了青楼,还不被人把腿打折了。”

    李三九是城里孩子,整天大街上跑,自然不缺类似的见识。

    赵媛一听,也没考虑李三九凭什么断定,李寒身无分文。只是想道,李寒若是进了青楼,自己自然找不见他。若真是到时候没钱付账,即便不被打折了腿,只是扣在那里;以李寒的性格,以后还哪里有脸面见人?

    她不敢含糊,忙是追了出去;一直把的陈州城里,几家青楼门口、甚至包括附近的巷子转了个遍,却是找不到人。又回家一趟,还是一无所获。

    在家等了一会儿,终归坐不住,又出来厚着脸皮去青楼门口询问,自然也是没人承认李寒在里面。她只能来回不停,在街上转悠,希望李寒有事,可以第一时间解救。

    ……

    却李寒,心里窝着事儿,本是一天没吃什么饭;出门走出不远,拐去一个平时常去的酒肆喝酒。

    眼见天晚,酒店老板本正要关门。见李寒只有一个人,彼此也相熟,老板直接关了门,去灶房整了几个菜,两人对饮。

    等到李寒酒醉回家时,赵媛已第二次出门去寻他。李寒跌跌撞撞进了院子,却是酒劲发作,趴在门后“哇哇”吐个不停。

    李三九正躲在自己屋子里,喜滋滋数着银子,听到动静,忙是把李寒扶到床上。

    他心里高兴,开玩笑道:“爹爹喝的哪门子花酒?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三过青楼而不入?”

    李寒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一听只觉李三九奚落自己,反手给了李三九一个大耳刮子。

    李三九打生下来就被娇惯,哪里被人打过脸?他虽痞里痞气,整天没个正形,骨子里还是有脾气的。

    这两天莫名其妙老是被打,李三九表面平静,心里早就积攒着一通怨气。此时又挨了一个大耳刮子,便有些气急败坏。重重帮李寒摔上门,回房收拾起自己的银子,气呼呼出了家门。

    出了家门,李三九又有些犹豫,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的孩子,离家出走,心里自然顾虑重重。

    李三九寻思:要不我再回去?反正没人看见我出来,也不怕丢面子。

    很快他就否定了,爹爹、娘亲这两天打人打上了瘾,不让他们担心几天,以后哪里有自己的好日子?要不去谁家躲几天?不行不行,指定有人通风报信的,到时候再被爹爹、娘亲大庭广众揪着耳朵拎回去,岂不更要颜面扫地?

    李三九思来想去,想安生躲几天,总要躲到城外去。

    他直接去了城东,陈州四面环水,只有其它三个方向出城的通道有狭长的陆地;自然也有高大的城墙把持。东面却是好几里宽的东湖,李三九选择从东面出去,也是想着父母不要太快找到自己。

    陈州湖中多水草,草中阴暗潮湿,就极容易滋生蚊虫。

    因此,陈州湖水四处,就有很多蚊子。这里的蚊子又与别处不同,个个都是花腿,称作花腿蚊子。花腿蚊子个大腿长,飞起来黑鸦鸦一大片。攻击人的时候也是一涌而上,一层一层的密密匝匝。

    哪怕是离湖近的人家,一到晚上,便要关门闭窗,并烧起熊熊艾火,抵挡蚊子袭击。

    政府官员有时会把一些犯了重罪的人,流放到湖中荒岛上,对他们实施蚊刑。被判蚊刑的人,死状甚惨,无一能够幸免。

    李三九很快走到了湖边,渔船夜里停在湖边的水里,渔民顾及蚊虫,无法看顾,也从不担心会被人偷了去。

    这个时候蚊子也是刚刚开始活动不久,李三九始料不及;不等他上船,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花腿蚊子,一见有人过来,一拥而上,把李三九袭扰的苦不堪言。

    李三九忙是运作体内纯阳无极内功,刹那间,周身被热气所笼罩,蚊虫受不住热气,再不能靠近。

    李三九也不耽搁,跳上一艘渔船,撑船向着对岸划去;东湖足有数里宽,李三九直划了一个时辰,这才上岸,一个人茫茫然向前走去。

    此时已是后半夜,李三九耐不住困,却是找不到地方休息。昏昏沉沉,又走了数里,听见前方传来女孩儿的哭泣声。

    李三九好奇心起,循着哭声一路找过去,最终来到一户破旧的民宅前。

    民宅也没有院子,李三九悄无声息上前,扒着门缝往里张望。屋子里没有点灯,不过燃着一个火堆;视线所及,一片空旷。

    李三九只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儿,正卷缩在房间角落里,铺了一些干草的地上,嘤嘤哭泣;也没见房间里有其他人。

    李三九便想推门进去看看,是不是能给人一些帮助,他身上还有一百多两银子。

    他站起身推门,“哐——当”一声,两扇门直直往里摔去,直摔到女孩脚前。

    二人都是吓了一跳,女孩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哭了,畏畏缩缩看着李三九。

    李三九挠头,尴尬一笑,又扫视房间内,除了一些柴草,空无一物。

    李三九又打量女孩,女孩长的瘦瘦的、的,最多只有李三九肩膀那么高;她身上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单衣,依旧有几处破损严重,衣不蔽体;她的脸色很是苍白,瘦瘦的瓜子脸上挂着泪痕,两只大大的眼睛又明亮灵动、很是可爱。

    李三九大大咧咧上前,坐到火堆旁的干草上。一边往火堆里加柴,一边问道:“妹妹,你家里大人呢?”

    “——”女孩怯生生看了他一眼,没有话。

    李三九看她害怕自己,摆出一副很是亲切的笑容问道:“你不用怕,哥哥是好人,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李三九虽然坏的出名,卖相却是不差的。他长相白净、清秀,笑起来脸上现出两个酒窝,嘴里又露着两个虎牙,很是可爱。

    他又极擅长装模作样,陌生人第一眼见他,总是更容易对他生出好感。

    女孩儿总算话了:“我家没有大人了——”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