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儿女双全
    “——”赵媛提前一步冲过来,把李三九抱在怀里,用身体挡住李寒,冲儿子埋怨道:“昨天你是跑到哪里去了?害的娘亲和你爹爹找你都找疯了。”

    她说着话,不动声色一锭银子打在哀嚎的人脚踝上,这人哪里看不出几人身份不一般?捡起银子见好就收,飞快地爬起来,与另外二人一起钻进人群里。

    李寒一见,不由松了口气,顿时认识到自己错怪了儿子,脸色也好了许多。

    李三九委屈道:“找我干嘛?还要找我回去,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

    李寒一听李三九说话毫无对长辈该有的尊敬,又气的不行;眼见赵媛护的他严严实实,不由唉声叹气。

    赵媛笑道:“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了?你给说道说道。”

    李三九气呼呼道:“明明是他们要偷我钱,我才打他们,哪里错了。”

    李寒奇怪问道:“你哪来的钱?”

    李三九以为自己捡的是李寒的钱袋,他眼珠一转,却是理直气壮道:“家里捡的——”

    李寒只当他偷了家里的钱,没好气道:“家里哪里有钱捡?”

    “昨天早上呀,就在院子里;”李三九自认不是偷的,也不怕他;拿出一个钱袋冲他晃了一下,又迅速装回自己怀里,显然是不打算归还。

    “难道是石少爷的钱?”李三九与李寒不亲近,不认识李寒的钱袋子,赵媛自然认的分明,这钱袋她打眼一看,就断定不是李寒的。

    “——”李三九松了一口气,李寒一阵茫然。

    赵媛见二人不说话,又问李三九道:“你还没说,石少爷干嘛要还娘亲银子。”

    李三九道:“娘亲忘记了?一个多月前,你给了一个叫花子几两银子。”

    赵媛对那虬髯大汉也是印象深刻,问道:“那个叫花子是石少爷?”

    “对呀!这个家伙估计也是学我离家出走,只是混的实在太惨了点,若不是母亲救济,说不定他就饿死街头了;”李三九知道钱袋是石临风的,就觉得少了,嘀咕道:“堂堂石家少爷,竟是这么小气,救命之恩,他竟然好意思只给了八十两银子;真不亏是当过叫花子的人。”

    “娘那天不过给了他四两银子,人家偿还了二十倍,怎么都说的过去了;”赵媛嗔怪道:“倒是你,干嘛不早点说出来呢?害得你爹爹三天两头就想去不三不四的地方转悠。”

    “——”李寒自知理亏,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李三九偷看了一眼李寒,也是敲打道:“你们动不动就要打人,让人怎么跟你们说话?”“还有,我爹爹原本就喜欢去那种地方晃悠,娘亲可不能把这个,赖在我身上。”

    他本来是对父母二人都有意见的,不过此时母亲表现良好,他也不能把两个人都给得罪了,所以才主要针对父亲说道。

    一通话把李寒说的面如猪肝,低着头到处寻找地缝。好在他自知理亏,也没仗着父亲的身份压人。

    赵媛点到为止,为防李三九再说出什么不敬的话,惹李寒恼羞成怒,反而劝慰道:“好了好了,你爹爹也知道错了,咱们还是安安生生回家去,再是不行,娘亲摆一桌酒席给你道歉就是了。”她说着,就要揽着李三九走路。

    李三九挣开赵媛,拉过小丫头,介绍道:“我跑了一天,也不算白跑,我给娘亲找了个女儿回去。”

    赵媛道:“这是哪家的闺女?你带着人家到处跑,人家父母不担心么?”

    “她没有家呀!”李三九调侃道:“以后你们再打我,也不用找我了,我回头再给你们找个儿子送回去就是了;到时候你们儿女双全,一家和睦,也省得我挂念你们。”

    “噗——呲,”赵媛失笑道:“才在外跑了一天,说话就这么多酸气。”她说着看了看小丫头,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李三九尴尬挠头道:“我一直叫她妹妹,就忘记问了。”

    小丫头怯生生上前说道:“我叫秀儿——”

    赵媛自己不能再生育,缺什么想什么,自然乐意家里多养个女孩子;她看了李寒一眼,见李寒满意点头,笑着问道:“闺女,你愿意跟我们回家么?”

    秀儿看看李三九,含羞带怯点头道:“秀儿没有家,秀儿想跟哥哥在一起。”

    “好好好——”赵媛摸着她的头,笑道,“那我们夫妇,就认下你这个闺女。”

    李寒去喊来一辆马车,一家四口乘车离去。

    回到陈州已是傍晚,不太言语的李寒,心中阴霾一扫而空,显得很是高兴。

    去临近饭店点了一桌好酒好菜,他性格古板,自然不会说是为李三九摆酒道歉的话;只说是庆祝自己喜得爱女。

    当然他也藏着话,赵媛与石临风的事情说清楚了,他再看李三九,便又觉得李三九五官长相虽然像赵媛年轻时多一点,眉目间也总有些自己少年时的影子。

    其次,李三九的品格一直被他深恶痛绝,如今见李三九难得做了一件好事,立刻就觉得李三九大义不损、孺子可教。

    让已经对李三九失望透顶的李寒,甚感安慰;只不过他不善于表达罢了。

    席间他喝了几杯,这才侃侃而谈道:“子女双全,才是‘好’字;说来小九这臭小子,就这一件事让爹爹满意。”

    李三九还记着昨天挨打的事儿,哪里有好脸色给他:“可不,不挨一个嘴巴子,哪能入爹爹法眼一次?”

    李寒只作听不到,摸着秀儿小脑袋道:“秀儿这个名字,也太柔弱了些,少了些英气,爹爹给你改个名字,叫秀英,你认为可好?”

    这又是李寒的占有心理在作怪,本来就是半路领养的女儿,不做些标记,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秀儿只顾吃东西,压根没听李寒说过什么。

    还是赵媛碰了她一下,道:“快谢谢你爹爹——”

    秀儿愕然抬头,反应不过来怎么一回事儿。

    对面李三九拍拍桌子,大大咧咧她道:“你以后就叫李秀英,听到了没有。”

    “哦——”秀儿点头,见三人都还看着她,好半天,拿起嘴边粘着的一点肉丝,塞进嘴里。

    “哈哈——”三人皆是大笑不已。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