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唐有锐士
    “姐姐,”李三九嘟嚷道:“这家伙打的轻了,我再去揍他一顿。”他说着回头,怒气冲冲朝着小乞丐而来。

    小乞丐大惊失色,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是求饶:“大侠饶命,怎么又要打人。”

    李三九质问道:“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小的刚刚摔伤了腿,没有办法再去跟踪别人,小的是要回去复命。”

    小乞丐哪里敢说是被他打伤?只说是摔的,他话合情合理,倒是让二人有些不好意思。

    李三九拿出一锭银子丢过去,小乞丐眼前一亮,立即欢天喜地拜谢。李三九看他见钱眼开,又是厌恶不已。

    两人又走出不远,便见有一大队人马聚集。二人忙是躲在路边丛林里,小乞丐竟也是跟着仓惶钻了进来,还摔了狗吃屎撞到李三九身上,李三九一把推开他,怒目而视。

    “嘘——”小乞丐忙是指了指外面,示意他噤声。

    三人望去,前方是个官道的岔路口,一帮道士与一队花轿队伍相对处于路口的两旁,也都是处在官道之上,各不相让。

    花轿队伍里,悉数是一身红衣的精壮武士,骑步各半,这些人又悉数挎着一柄五六尺长的陌刀,拱卫在花轿周围。队伍中,又有人举着偌大的“唐”子大旗。

    队伍最前,一名中等身材、衣着华贵的五十多岁老者,提着一柄五尺多长的陌刀,从马上下来,愤怒说道:“不平,你拦我唐门嫁女,是何道理?”

    他一口官话里,夹着浓重的西南口音,他正是蜀地唐门中人。

    对面打头一名道人,身材瘦高、年近五旬。瘦骨嶙峋的脸上,罐骨高耸,三缕长须随着他面部肌肉跳动,颤抖不停;一身蓝色道袍更是脏兮兮、臭烘烘,半点没有道家该有的超脱飘逸。他又板着一张哭丧脸,手拿一根哭丧棒,活脱脱一个无常模样,他正是不平道人。

    不平瞪着眼,道:“贫道说让你们退回去,你们就给贫道乖乖退回去,哪有那么多道理好讲?”

    老者压住怒气,尽量平静说道:“我唐门远在西南,与你青龙会,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日,我唐门嫁女儿,你无端拦我去路,当真是不把我唐门放在眼里不成?”

    不平道人吹胡子瞪眼,骂道:“你这老不死的若是不服,就手底下见个真章,刮躁个不停,反而叫道爷看不起你?”

    唐门老者被骂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被气的不轻,他向身后一人小声安排道:“快去铁家报信。”

    “呸——”不平显然耳力极好,唾道:“汝南铁家,不自量力,意图勾结宵小,抵抗我青龙会众,昨日已被我卫道堂肃清。”

    “——”老者愣了一下,随机冷笑:“你唬谁?你既然灭了铁家,何必执着于拦我等去路——”

    “那道爷就先灭了你——”不平被拆穿,恼羞成怒,说着当头一棒劈来。余下众道人,拿着各种兵刃也是一拥而上;唐门之人,三三两两结队应战。

    唐门老者左手一抹,刀鞘飞落。五尺多长的陌刀四分之一是柄、四分之三是刃,他双手持刀不闪不避,对着劈来的木棍一记斜劈。

    “当——”的一声,那哭丧棒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竟是韧性有之,强度也足够,陌刀砍在上面,竟似砍在钢板上;让老者手上一麻。

    杀伤力上,哭丧棒远远比不了陌刀,不过硬碰硬,不平这一招却是占尽了兵器分量的便宜。他一招得势,借着对方格挡之力,又是用哭丧棒另一头,从下挑来,竟然是攻击老者胯下要害。

    “无耻——”老者向下一记斜劈,同时又是后跃,堪堪躲过这一招。

    “当——”

    不平得了先机,一棒快过一棒,打的唐门老者竟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反手之力?还是老人身旁武士协助,才帮他挽回劣势。

    陌刀,被称作拍刃,军队之中曾已陌刀队对抗异族骑兵,或是步兵之中充当尖刀使用;最是适合团战,杀伤力惊人。

    唐门的陌刀武士站到一起,彼此协作、互补遗漏,对抗军队也决不会落半点下风。老者退入己方人群之中,再不敢逞匹夫之勇,大喝道:“布圆阵——”

    唐门男儿立即彼此接应,改三五成群的进攻阵型,为一个只有两层的圆型防御阵容。如此一来,攻击力虽是受到了限制,防御力上,也同样是不可相提并论。

    唐门中人显然还有后招,里面一排武士迅速收起陌刀,取下背上连弩,伺机杀伤围攻己方的道人。

    仅是一轮射击,卫道堂就折了个;不平自然也受到了重点照顾,把哭丧棒舞动的风雨不透,竟连前进一步都是不能。

    卫道堂众人退到连弩射程之外,都是骇然看向不平,不平哆嗦了半天,才无奈道:“发信号——”

    一个烟花冲天而起,不一会儿,一队装备精良的精壮武士,喊杀着跑出来。这些人悉数都是手拿短刀,背负弓箭。

    为首一人,三十上下年纪,身长七尺八寸,深目高鼻、猿臂狼腰,他背后更是被负着一个巨大的牛角弓。

    这人讥讽看了不平手下众人一眼,又颇似谦卑说道:“不平道兄,愚弟听你调遣来了——”

    “——”不平涩然转过身,给了他一个背影。这人冷冷一笑,看向唐门众人,摘下牛角弓搭起一根拇指粗的箭矢,大喝一声:“着——”

    “咔——嚓”一声,唐门旗帜应声而断,这一箭快如闪电,根本让唐门众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唐门众人一时人心浮动,惊骇莫名。

    这人说道:“识相一点,老实回去;顺便告诉你们家主一声,我们圣母说了——中原,不是你们唐门可以觊觎的地方。”

    “——”唐门老者睚眦欲裂,怒道:“我唐门嫁女,是十六年前就定下的婚约,你们一句话就想让我唐门把抬到半路的闺女收回,当真欺人太甚;我唐门之人,宁死也不会受这份侮辱;”他又是喝问,“儿郎们,敢战否?”

    唐门儿郎皆是悲愤莫名,举刀振臂高呼道:“唐有锐士,一脉相承;生死相随,休戚与共——”

    唐门是武林世家,千百年来屹立不倒,正是因为家族内部团结和舍生忘死的男儿血性。

    千百年来,在武林之中,谁人提及唐门,不要竖起大拇指?唐门之人哪里受过今日这般侮辱?唐门众人早已义愤填膺,不过是顾及喜事,这才忍让一时。眼见对方咄咄逼人,哪里还可能忍气吞声?自然是人人效死、个个拼命。

    “好好好——”这人也不生气,拍拍手道:“兄弟们,成全他们——”

    他身后众人,都是引弓搭箭,射向唐门众人,一时箭如雨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