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丐帮
    李三九再要说话,于柔意已是打个哈欠道:“困了、困了,姐姐去睡个觉,晚上再赶路——”她说着钻入一个草众,四仰八叉仰下便要休息。

    李三九刚刚挨了打,没好气嘟嚷道:“白天不赶路,睡什么大觉?”

    “我倒是想赶路来着,”于柔意有气无力道:“还不是给你这小龅牙害得?一上午被人家几批人追杀。”她又道,“要单是这些还都好说,全当练练腿脚;就是每晚露宿荒野,受蚊虫袭扰,姐姐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你总要让姐姐养养精神吧!”

    “那便晚上赶路吧,”李三九自知自己两颗虎齿,太过引人瞩目,灿灿说着就跟着往里钻。

    于柔意一见,不由一脚把他蹬了出去,摔了个四脚朝天;于柔意嗔道:“一边去,你这厚脸皮,女孩子睡觉,你进来要干嘛?”

    李三九个子已有将近七尺,周岁不过十岁半,年纪毕竟还小,甚至不久前还天天被母亲搂着睡觉。即便知道有男女大防,也只当是大人的事情,而不会联系到自己身上。

    一见于柔意如此,只当她嫌弃自己,不由有些生气:“你睡你的,我走我的,咱们分道扬镳,你若再来烦我,我就不止骂你厚脸皮了。”

    “呦——呵,”于柔意一听,来了兴致,支着下巴道:“你想骂我什么,不妨先骂两句听听,也让我瞧瞧小九哥骂人的手段。”

    “——”李三九自筹,打又打不过她,跑也跑不过她,要是骂了她,势必又是受她毒打,不由一时语塞。

    “怎么了?”于柔意调侃道:“小九哥一向出口成脏,这会儿嘴皮子上了锁了?”

    李三九小脸一阵涨红,却是不敢反驳,心里打定主意,还是提早远离她为好。

    他知道想要从于柔意手里安然脱逃,总要先哄住她安心,他很快甜甜笑道:“好姐姐,骂人的台词我自然是张口就来,不过面对姐姐这么漂亮的美貌少女,我怎么下得去口呢?”

    于柔意哪里不知道李三九这会儿,心里肯定恨她恨得要死,不过听他油嘴滑舌说的好听,还是忍不住“噗呲”一笑。

    李三九拍胸脯道:“姐姐且安心睡眠,小九在外面为姐姐站岗、放哨——”他已是打定主意,等于柔意睡着了,自己立刻丢下她拔腿跑路。

    “无事献殷勤,”于柔意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猜到了他打什么主意,眯着眼招手道:“过来、过来——到姐姐身边来,你不在姐姐身边,姐姐还真睡不着。”

    “哎——”李三九自问,即便自己在她身边;等她睡熟了,自己小心一点未必就逃不掉,屁颠屁颠上前。

    于柔意又是说道:“把裤带解了,给姐姐枕头用。”

    “——”

    ……

    天南海北有无数丐帮存在,大家各自为营、互不相干。北地丐帮大多是奉范丹为祖师,汝南丐帮亦然。

    汝南丐帮的势力并不大,不过一两百口人;即便如此,彼此的联络亦是十分松散。至于原因,主要还在于缺钱。

    一无所有的苦哈哈凑在一起,大家彼此之间,能为对方带来的利益十分有限。加入丐帮的原因,主要在于一点——乞丐是个受歧视的团体,所以乞丐也都是孤独的,加入丐帮,更多是寻找一个心灵上的一个归宿罢了。

    这个归宿,对于一无所有的乞丐似乎很重要,却不是不可缺少,更不是不可替代。所以,指望这个,让丐帮之人为之奋斗,显然不太可能。

    如果每个人都是那么有争心,天下哪里还会有乞丐?

    任何有等级划分的组织,都有既得利益者存在。上层的乞丐与下层的乞丐,也同样是心思不同;不管是为了虚荣、还是利益,他们对团体的热爱、捍卫之心,绝非普通乞丐可比。

    洪老蔫是汝南丐帮的帮主,此时他正为帮会的安危揪心。随着博爱堂清剿中原闲散僧众,各种团体都感觉到了唇亡齿寒。

    青龙会更是有悲天堂,专门为流民、乞丐所设置;这就更加的,让洪老蔫食难知味、坐难安席。

    洪老蔫正闷着头,围着一个磨盘转着圈,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乞丐跑进来。

    小乞丐兴奋道:“爹,有大收获——”

    洪老蔫纠正道:“叫帮主。”

    “帮主,”小乞丐不免有些意兴阑珊。

    洪老蔫负手道:“什么大收获?”

    小乞丐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掏出一个银袋子,“啪——”一声丢到磨盘上。

    “哇——”洪老蔫一个恶狗扑屎扑上前,颤抖着手打来银袋,一声惊叫。抬起头时,他已是恢复平静,坦然把银子收进怀里,清了清喉咙问道:“青龙会的动静如何?有没有在汝南挖咱家的墙角?”

    小乞丐不以为然道:“挖就让他挖呗,咱们有了这些钱,哪里还用做乞丐?”

    “小七呀,”洪老蔫揽住儿子肩膀,语重心长道:“本帮主就不知道说了你多少次,要干一行,爱一行。”

    洪小七反驳道:“当乞丐有什么好?还要干一行,爱一行!”

    洪老蔫眯着眼深沉说道:“当乞丐自然不好,乞丐头就不一样了,权势、地位、金钱那样比谁差了?本帮主让谁在哪一块行乞,他就得待在哪;让谁一月交几成供奉,他就得呈上来几成;我跟你讲啊,无论做什么,做到最上层的都是大爷。”

    “——”

    洪老蔫见儿子不说话,又是侃侃而谈道:“你看看哪些个王公贵族有什么好?盛世时威风八面,乱世时如丧家之犬,一个不慎就是妻女受辱、断子绝孙;这越是体面、威风的行当,越是凶险;咱们这行除了少了些体面,最是不受人惦记,哪还有行当比咱们安全?”

    洪小七嗤笑道:“帮主现在,不是一样怕被青龙会惦记?”

    洪老蔫笑道:“这毕竟是千八百年难以遇到一次的麻烦,本帮主与铁家一起,与青龙会斗上一斗;打的过,这汝南丐帮还是咱洪家的,打不过,咱们撤到别处;凭着本帮主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依旧可以重振丐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