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章: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洪小七身材瘦小,扛不动洪老蔫;哭哭啼啼出了铁剑山庄,就想找几个丐帮弟子,把洪老蔫运走安葬。



    刚走出大门,便见一大群乞丐沿街走来,为首两个是丐帮弟子无疑,其他人却都是生人。



    不等洪小七问出心中疑问,一个丐帮弟子指着洪小七道:“堂主,洪老蔫的独子在哪里——”



    “上,斩草除根——”生人中,一个穿着相对干净的高大中年说着,一马当先追来;他正是悲天堂堂主——牛大海。



    “杀——”



    洪小七一看,吓得胆裂魂飞,亡命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



    话分两头,唐羚一看铁家出了事,飞马回了唐门在汝南的据点,正见三老爷一行人进门。



    唐羚一边滚鞍下马,一边大喊道:“三叔,大事不好了——”



    三老爷问:“出了什么事?”



    “铁家被灭门了,我怕青龙会赶来,提前回来报讯。”



    “……”唐筱正迎接三老爷进门,闻言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今日已经撕破了面皮,青龙会哪里还会有所顾及?”三老爷急道:“汝南已是险地,快扶二小姐上马,咱们撤回蜀地。”



    “哎——呀,”唐羚一边与几个老妈子把唐筱往马上扶,一边没好气骂道:“真是不中用,如此关键时候,竟是倒地不起。闪舞小说网”



    “你们也快去收拾些银钱、细软,大家分散逃命——”一个骑士让出马匹,三老爷上马说道:“拖累行程的东西一概舍弃,一切以人为本。”



    “诺,”唐门众人应了一声,骑马的骑马、赶车的赶车、步行的步行,扶老携幼往城门奔去。



    唐门之人出了据点不久,身后青龙会众人杀到。



    “追——”各堂主都是心有不甘。



    “慢——”磐石姬阻住,道:“穆羽堂主,你带百战铁卫一路护送,把唐家之人悉数逐出中原;但有停留,立即射杀。”磐石姬毕竟还是不想把唐门得罪死了,能让其退出中原、作壁上观,显然对青龙会更有好处。



    青龙会造反起家,百战铁卫皆是当年残留的响马之后。以此为根底,组建的百战堂,无论骑射、还是步战,战阵之强比拟羽林军也是不落下风。



    不过,青龙会显然不想招惹朝廷太多忌讳,暂时还没有给这些人配备马匹。



    “诺——”穆羽正是持牛角弓之人,有一定胡人血统,骑射、步战都是百战铁卫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也是不久前,才胜任百战堂的堂主职位,正是新官上任。闻令,一挥手臂,迅速带领手下冲唐门之人身后追去。



    不平提醒道:“这小子贪功、弑杀、见利忘义,用他追唐门之人,恐会引起不必要纷争。”



    不平本是与穆羽一起阻拦唐门中人,穆羽意图伏击射杀,不平意在威慑驱逐,二人不欢而散。直到不平伤亡惨重,不得不求救于他,他才率众加入战团。



    而后,不平去追唐家姐妹;穆羽又撇下战事,去捉于柔意、李三九,害不平死了好几个高徒;甚至不平本人也差点折损进去,他气量狭小,哪里会忍气吞声?



    “——”磐石姬愣了下,点头道:“回头我敲打他。”



    十六年的时间,让磐石姬的心性沉稳、成熟下来,早已不复当年的恣意妄为。上位者有上位者的角度,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会太过偏袒谁。磐石姬的话,是她应允给不平一个交代。



    ……



    李三九本是不甘心接下腰带的,于柔意眼见他听不进自己的一番金玉良言,一番胖揍,才强行给他解了去。



    这会儿,李三九正鼻青脸肿地,为睡眠中的于柔意捶着腿。这是于柔意想出,为对付李三九逃跑,制定的特别方案。她起初假装睡着了,只要李三九手上一停,她立即就是按住李三九一通胖揍。



    三番五次下去,李三九成了惊弓之鸟,分不出她是真睡、还是假睡,自然消停不少。



    眼看到了黄昏,李三九捶得自己两臂酸软,再看于柔意已有大半个时辰没有改变姿势,终于再次下定决心脱逃。



    提着裤子跑路肯定不行,何况外面随时可能遇到追兵。他停下片刻,见于柔意不见动静,就小心去拽被于柔意枕在头下的腰带。



    小心拽了几次,竟是不能拽动,李三九爬过来一看,原来一头竟在于柔意压在身下的胳膊上缠着。他不由气的咬牙切齿,终究是人在屋檐下,他被打了几顿,没有跟于柔意叫板的底气。



    略一思量,你解我腰带,我便解你腰带用;想到这,眼见天黑在即,他也不敢再犹豫,小心翼翼就去解于柔意腰带。



    这次,于柔意是真的睡着了,李三九解下她腰带,一层层揭开,也不见她有所动静。眼看得手在即,李三九正心下窃喜,自己解了她腰带,也算是略微报复了一下于柔意。



    “啪——”睡梦中的于柔意,一个巴掌抽在自己脸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生生把李三九吓了个半死,一屁股摔倒在地。



    原来是于柔意怕蚊子,一到傍晚,草丛中蚊虫出没,她哪里还能睡得安稳?她被蚊子咬醒了。



    于柔意睁开惺忪睡眼,正看到李三九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东西;再往自己身上一看,不由一声尖叫。



    李三九想了下,急中生智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于柔意呆了一下,一把按住李三九劈头盖脸打去。



    李三九挣扎半天,挣扎不脱,忙是喊道:“别打、别打——屁股露出来了——”



    “——”于柔意吓了一跳,忙是去检查自己裤子。



    李三九趁机得脱,忙是提住自己掉到大胯的裤子站起,一看于柔意正怒气冲冲看着自己,忙是歉意笑道:“我没说你,我说我自己。”



    于柔意没好气道:“腰带还我——”



    李三九忙是把腰带丢过去,悻悻说道:“我的——”



    于柔意哪里理他?一边束腰,一边足以杀死人的眼睛,不停打量着李三九,直瞅的李三九一阵毛骨悚然。



    “杀呀——”远远一大群乞丐、流民追着一个小乞丐过来,不是洪小七是谁?



    后面乞丐猛然看到草丛中站着两个人,不由欣喜若狂,“抓住于柔意、抓住小僵尸——”



    李三九一见,吓得魂不附体,忙是从于柔意手中抢过裤带,一边束腰一边就要拔腿逃窜。刚跑出没几步,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推倒,正是洪小七。



    “狗日的小乞丐——”李三九摔了个狗吃屎,望着渐行渐远的小乞丐,气的三魂离体、七窍生烟,却只能开口大骂。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