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亲爱的吸血鬼总裁》四
    “这是什么?”陆景然看着她捧在手里的罗盘,语气带着一丝嫌弃。

    时嫣道:“这是罗盘啊,用来测风水的!”

    “……”陆景然没再问她为什么要测风水,直接转身走了。时嫣跟在他身后,像模像样地道:“陆总,您这个宅子选的好啊,前有明堂,后有靠山,风水宝地啊。”

    陆景然充耳未闻,只管走自己的路。管家给他们开门后,有意无意地看了时嫣一眼,却是什么都没问。

    “这是总裁请来的设计师。”乔宇主动跟管家解释了一句,管家朝他们欠了欠身,将他们请进了屋。

    陆景然的别墅装修得富丽堂皇,空间和面积都很大,时嫣举着罗盘,在一楼客厅转了一圈,走回到陆景然的身边:“陆总,您是打算重新装修?”

    “嗯。”陆景然微微颔首,“不用大动,局部地方的装修我不是很满意,想改一下。”

    “好的没问题,放心交给我吧,我是专业的。”

    陆景然看了眼她手里的罗盘,哼笑了一下没作声。

    时嫣倒是真的表现出了几分专业:“您是对哪里不满意?您带我去看看,跟我说下您的想法,我测量后先出个方案给您,可以吧?”

    “嗯。”陆景然应了声,领着时嫣往楼上走。时嫣一路上拿着罗盘转来转去,还不忘跟陆景然解说:“陆总,您这个房子大的风水是很好的,而且过来的一路上我也看过,这整个别墅区,布局都是有讲究的。只不过房子在装修时,还有些细节需要注意。”

    “比如?”

    时嫣小跑到陆景然跟前,指着前面的走廊道:“比如说这个走廊,太深了,而且正对着卧室,不太好,最好想办法把走廊改短,要不在卧室门口加个玄关遮挡,把走廊隔断。”

    “还有这种说法?”

    “是啊,您之前的设计师没和您说嘛?还有这个走廊的吊顶,不能做成像个棺材盖一样的样式,您现在这个就需要改一下。”

    陆景然看她说得头头是道,又忍不住打量她几眼:“你到底是学的室内设计,还是风水术数?”

    时嫣咳了一声,正色道:“陆总,我们室内设计把这个叫做——环境居住学。”

    陆景然无声地勾了下唇,看着时嫣道:“我的地下室也想改一下,你跟我来。”

    “好的。”时嫣颠颠地跟着陆景然去了地下室,本以为这种别墅的地下室,一般都是酒窖或者休闲场所,但陆景然的都不是。

    他的地下室装修得和楼上一样富丽堂皇,有沙发有酒架甚至有个小壁炉,但最显眼的,无疑是摆在正中央的,一口欧式的棺材。

    时嫣:“…………”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我平时都睡在这里,你帮我看下,这里的风水怎么样?”陆景然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时嫣跟前,曲起手指轻轻敲了下面前的棺材盖。

    “……嗝。”时嫣紧张得打了个嗝,干笑着往后退了两步,“陆总您真会开玩笑,这里的风水很好。”

    陆景然偏过头,额上的黑色刘海投下些许阴影,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时嫣觉得自己很没用,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她竟然被陆景然的颜煞了一下。

    “你果然还记得。”陆景然忽然靠近时嫣,清浅呼吸拍打在她的皮肤上,冰凉,“我明明消除了你的记忆。”

    “嗝。”时嫣开始控制不住的打嗝,她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然后感受到了绝望。虽然陆景然没像上次那个男人一样控制她,但在他面前,她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陆总你在,嗝,说什么,我,嗝,真的听不懂,嗝。”

    陆景然沉默地望向她的眼睛,时嫣觉得脑袋一沉,那种熟悉的睡意再次将她淹没。

    醒来时,她睡在地下室的沙发上,陆景然就坐在她的对面。系统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贴心的帮她恢复了被陆景然消除的记忆。

    时嫣:“……”

    这种时候就不要帮她想起来了吧?

    “醒了?”陆景然抬眸看着她,轻轻晃了晃手里的红色液体,然后仰头喝了一口。

    时嫣:“……”

    不,他在喝什么???

    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时嫣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脖子。

    这个举动让陆景然难得的笑了一声,他放下手里的酒杯,看着对面的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的能力对你无效?”

    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他第二次消除她的记忆,依然以失败告终。

    时嫣半晌没开口,陆景然耐心去了大半:“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蒙混过关。”

    “……”时嫣决定豁出去了,反正也瞒不过他,再装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没意义,不过系统的事,肯定是不能说的,“陆总,我真的不清楚啊,是、是不是你的魔法过期了?”

    陆景然看着她不说话,时嫣又有点想打嗝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就不能让你这样离开。”陆景然站起身,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时嫣跟前,他微微张开嘴,露出他的两颗尖牙,“你知道我们一般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吗?”

    他离得很近,用一种侵略性的姿势将时嫣锁在自己的双臂内。时嫣就像是无处可逃的猎物,在他的逼迫下,终于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嗝:“陆、陆总,你别吸我的血,我有传染病的,全靠板蓝根吊着命。”

    陆景然的嘴角扯了一下,看着缩成一团的时嫣:“你包里的十字架对我没用,大蒜和木桩也没用。”

    时嫣:“……”

    她偷偷伸向包包的手,又默默收了回来。

    陆景然见她老实了,便问:“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时嫣委屈巴巴地道:“我真的没什么目的啊,我就是非常纯洁的想和你谈个恋爱!”

    陆景然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我不谈恋爱。”

    又是这句。

    时嫣道:“别这么武断啊,我以前也说我不吃鸡蛋,现在我也吃的啊……”

    陆景然勾了下唇,问她:“为什么想和我谈恋爱?”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喜欢我什么?”

    “你长得帅,又有钱,试问谁不喜欢呢?”

    陆景然思考了一会儿,评价道:“肤浅。”

    “……”时嫣抿了抿唇,“我们人类千万年来就是这么肤浅呢。”

    陆景然点点头:“这点倒是没错。”

    时嫣:“……”

    没叫你肯定啊!

    陆景然问完话,总算是抽开距离,抬起左手理了理自己的袖口:“行了,你走吧。”

    剧情突然峰回路转,时嫣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就这么、放我走了?”

    陆景然道:“不然呢?我不是谁的血都吸的。”

    “……”行吧,总之结局是好的。

    时嫣从沙发上爬起来,陆景然又叫住了她:“等等。”

    时嫣的小心肝一跳,看着他道:“陆总,您一言九鼎,不会是想反悔吧?”

    陆景然道:“不会,但如果你把我的事说出去……”

    “放心吧陆总!”时嫣不等他说完,就忙着表忠心,“我绝对会守口如,而且这种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陆景然哼笑了一声:“那就好。乔宇,送她回去。”

    他话音刚落,乔宇就闪现在了时嫣面前,他对时嫣伸出手,微微弯腰:“请吧,时小姐。”

    “呵呵呵呵。”时嫣尬笑着飞快拿起自己的包,跟着乔宇往外走。地下室的一面墙上,挂了好几幅油画,时嫣经过时好奇看了两眼,发现画上的人似乎都是陆景然:“这些,都是陆总吗?”

    陆景然在沙发上坐下,又把酒杯拿了起来:“是。”

    时嫣的眉梢动了动,又去看墙上的油画。画上的人都长着同一张脸,但穿着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服装,也有着不同的名字——利奥波德·韦恩·塞西尔,理查森·伊夫林,马克·霍尔,后藤弘树……

    “你到底有多少个名字?”

    陆景然道:“和我的黑卡一样多。”

    时嫣:“……”

    ojbk。

    她回过头,看着靠在沙发上的陆景然:“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您今年贵庚吗?”

    陆景然道:“百岁吧,记不清了。”

    时嫣的眼皮跳了下,陆景然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问:“现在还想和我谈恋爱吗?”

    他坐在那里,清冷的眉眼间因为那若有似无的笑意,染上了点人间烟火。时嫣由衷地道:“……想。”

    陆景然轻嘲般勾了下唇角:“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时嫣道:“我不想撞南墙,我只想撞你的胸膛。”

    “……”如果土味情话有证书,她应该已经十级了。“乔宇,送客。”

    陆景然再次下达逐客令,这次时嫣非常识相地跟着乔宇走了,管家等他们离开,走到陆景然身边,收拾他用过的餐具。陆景然把酒杯放在餐盘上,拿起毛巾擦了擦嘴。

    管家候在一侧,不经意地说了句:“先生,您不止百岁了吧。”

    “……”陆景然把毛巾放回原位,看了他一眼,“老魏,你今天话有点多。”

    管家的腰埋得更低,正好掩去了嘴角的那抹笑意:“抱歉先生,是我唐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