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亲爱的吸血鬼总裁》九
    陆景然的朋友圈弹出一个新的消息提示。作为忍受不了这些红点点的强迫症患者,他第一时间点了进去。

    全村希望时美丽:你是大猪蹄子[微笑]

    陆景然的眼睛一眯,往时嫣的方向看去:“我看你是不想进群了。”

    “……”时嫣吞下嘴里的奶茶,赔笑道,“哈哈哈哈,陆总你不喜欢我的评论,我马上删掉!”

    她雷厉风行地把评论删除了,elle刷新一下朋友圈后,就发现时嫣的那条评论不见了。

    ……

    果然,你陆总永远是你陆总。

    她刚感叹完,就收到一条新的群消息提醒:“‘陆总’邀请‘全村希望时美丽’加入了群聊。”

    elle:“……”

    他们两个到底想怎么样!

    全村希望时美丽: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时嫣[可爱]

    陆景然:时嫣是刚进总裁办的同事

    陆景然:[微信红包]

    群里一片死寂,就连红包大家都忘了抢。时嫣第一个点开红包,然后抢到了……四毛七。

    “……”她盯着那四毛七沉默了一会儿,抬眸问陆景然,“陆总,你一共发了多少钱的红包?”

    陆景然道:“八百八十八。”

    “……所以八百八十八,我就抢到了四毛七???”她财运从小就不好,她知道的,可是穿到里,这个设定竟然还跟着她?简直丧心病狂!

    陆景然看着她那可怜的四毛七,忍不住笑出了声。

    时嫣:“……”

    这会儿群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反应了过来,纷纷在群里跟她问好,然后顺手去抢了红包。时嫣看着他们都抢了一百多两百多,最少的也有十来块,只有她,四毛七。:)

    陆景然:[微信红包]

    时嫣眼睛一亮,又是第一个点开了红包。

    “恭喜获得陆景然的红包08元”

    陆景然在旁边笑了起来:“不错,这次有进步。”

    时嫣:“……”

    不抢了!

    她生气地把手机甩到了沙发上,被重重砸下的手机又不甘寂寞地响了一声。时嫣以为是陆景然还在发红包,她考虑了一阵,把手机拿了起来。屏幕上躺着一条消息,不是陆景然的红包提示,而是她之前挂在二手交易网上的包包,终于有人来买了!

    这个比抢陆景然的红包来的钱多,时嫣顿时恢复了生气:“您好,请问您想买哪款包?”

    yoyo:那款bunny的,你能再多发些图吗?

    yoyo:你这个是真的吧,在哪买的,有小票吗?

    时美丽:这些都是专柜买的,保证正品,不过我人在外地,包和小票都在家里,等我明天回家后发给你行吗?

    yoyo: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还有个小要求,你能对天发誓你的包是正品吗?发誓的时候请录个视频给我。

    时嫣:“……”

    什么玩意儿?还对天发誓?

    时美丽:我有专柜小票的

    yoyo;小票可以造假的,你连发个誓都不敢,还说自己是正品,呵,不买了

    时嫣:“……”

    她就知道,像她这么没有财运的人,是不可能这么顺利把包卖出去的。

    陆景然突然在微信上单敲了她,时嫣点开一看,他竟然发了个红包给她!她想也没想就把红包点开了,里面有八十八块八毛八。

    时嫣感动地回复他:“谢谢爸爸!!”

    陆景然:……

    八十八块八就叫爸爸了?这么容易满足的吗?他扬了扬眉梢,又发了十个八十八块八毛八的红包过去。

    时嫣:陆总,别当我爸爸了,当我老公吧。[害羞]

    陆景然:[微笑]

    时嫣抱着手机研究起他这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陆景然倒是放下手机,靠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他没再发红包以后,公司群便安静了下来,但另一个员工建的公司小群里,就炸开了锅。

    市场部王威:总公司的朋友们,刚才陆总拉进来的时嫣,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时嫣吗?

    总裁办elle:对orz

    运营iris:elle,我听说陆总今天在外地出差啊,他怎么会突然拉时嫣进群?难道他们两个在一起?

    总裁办elle: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两个,刚才发了同一顿午饭的朋友圈

    运营iris:……@最招人的人事总监,你们这次总部招人,还有总裁夫人这个职位,你怎么不早点说?

    最招人的人事总监:[微笑]不好意思,这个职位是陆总设置的隐藏职位,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总部行政杨洋洋:时嫣之前在我手下,我还告诉她专心工作,不要搞些旁门左道……

    运营iris:吃顿好的吧

    最招人的人事总监:吃顿好的吧

    技术部老孙:吃顿好的吧

    总裁特助乔宇:放心吧,八字还没一撇呢

    其余人:…………

    卧槽乔特助是什么时候渗透进他们这个群的!

    于是这个群也安静如鸡了。

    短暂的午休过去后,陆景然又带着时嫣去参加了下午的会议。会议上的好几位管理都在陆景然的群里,开会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往时嫣的方向偷瞄。

    时嫣本来觉得自己就是来当陪衬的,还想着可以在会议上偷偷睡会儿觉,没想到这么多位大佬都时不时地盯着她,搞得她连坐姿都不敢懈怠一下。

    一场会议下来,时嫣的肩背又僵又酸。

    “陆总,那些经理总监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开会的时候一直关注着我啊?”时嫣坐在返程的车上,拿手捶着自己的肩。陆景然坐在一旁,几不可见地勾了下嘴角:“可能是在想,这个就是今天抢红包一直没超过一块的人吧。”

    时嫣:“……”

    那又怎样!她可是有总裁私发的小红包,哼!

    回到a市时天已经黑了,陆景然把时嫣送到楼下,才让司机把车开走。时嫣今天公款吃喝还赚了那么多红包,心情非常好,走路的脚步都有些飘了。

    她哼着歌走进楼道,声控的楼道灯也亮了起来。这个小区虽说老旧,楼道两旁的墙也不干净,但也从来没有出过现在这般景象——昏暗的灯光下,已经脱皮发黄的墙面,写满了红色的大字,未干的油漆顺着笔画淌下,像是一道道蜿蜒而下的血迹。

    要不是时嫣心理素质好,肯定吓得当场尖叫。

    空气里有刺鼻的油漆味,时嫣捂着鼻子,爬上了七楼。几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守在楼梯口,见她上来,就凶神恶煞地看向了她。

    时嫣飞快地收回目光,打开自己的家门进了屋。外面那些人没找她的麻烦,很明显他们的目标不是她。她刚喝了口水压惊,就听到隔壁的门被拍得咚咚响:“不要以为躲在里面就没事了,我告诉你,一天不还钱,我们就一天守在这里!”

    因为小区老旧,隔音功能也非常差,他们这么一拍门,整层楼的人都听见了,但始终没人出来查看。时嫣隐隐听见隔壁传来女人的哭声,忍不住皱了皱眉。

    隔壁住的女人她见过几面,印象中是个很漂亮的人,头发也长长的。

    她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只是每次见她都觉得她脸色不太好,苍白得有些渗人。现在看来,是欠了很多高利贷,日子过得辛苦。

    放高利贷的可不是什么善茬,时嫣担心等这些人耐心告罄,会直接踹门冲进去。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也不要闹出人命。

    她悄悄打开一条门缝,探了半个脑袋出去,外面的人察觉到动静,侧过头来瞪了她一眼。

    时嫣呵呵笑了两声,退回去把门关上了。

    之后这些人倒是没再闹出什么动静,凌晨的时候,时嫣忽然被一声巨响吵醒了。她第一反应是打雷了,可紧跟着传来的打斗声,让她意识到可能是隔壁出了什么事。

    她没再多想,直接拿起电话报了警,隔壁又传来“咚”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墙上。

    时嫣抄起桌上的鸡毛掸,朝门边走去。她没有取下防盗锁,把门打开条缝往外看了看,这一看,时嫣就有些懵了。

    她本以为是隔壁的邻居出了事,没想到是那几个守在这里的男人,被人放倒在了走廊上。他们的衣服都沾着血,脖子处更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时嫣的瞳孔微微一缩,放下了手里的鸡毛掸子,把之前的十字架和大蒜拿了出来。隔壁已经没了动静,时嫣把心一横,取下防盗锁走了出去。

    空气里有浓郁的血腥味,夜风吹散月光,薄薄的洒落在走廊上。时嫣的心跳得很快,她握着十字架的右手,微微泛起一层冷汗。隔壁的房门是打开的,屋里没有开灯,她借着月光,看见邻居跌坐在墙边,血水顺着她的侧颈流下,将她整个白色的上衣都染成了红色。

    她的脖子上有两个狰狞的窟窿,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咬的,房里的血腥味比外面更甚,浓得令人作呕。

    站在屋里的男人抬起手臂擦了擦嘴上的血,偏过头来看着时嫣。

    他的五官生得十分凌厉,猩红色的双眸看人时不带一点温度,像是全世界欠了他五千万。可这张脸却偏偏长得好看,即便是现在他浑身是血,也不会显得恐怖,反而像血蔷薇一样妖艳。

    “霍奇!”

    半空中忽然又闪现出一个人,被称作霍奇的男人微微抬眸,眼里的红色更深了:“有何贵干?”

    来人弹了弹自己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有些懒洋洋地道:“奉亲王的猎杀令,来捕杀你的。”

    “哼。”霍奇哼了一声,从原地消失了,后来的男人也追着他,消失在时嫣面前。他们走后,楼外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警笛,警察没过一会儿便冲了上来。

    陆景然的别墅里,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个不停。他看了眼来电人,把电话接了起来。

    “陆总。”乔宇焦急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