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亲爱的吸血鬼总裁》十
    警察局里,时嫣身上披着张毛毯,手里捧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正在接受警察询问。

    “所以你没看见案发经过是吗?”

    时嫣点了点头:“我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都躺下了。”

    “你说的那个男人,外貌有什么特征?”

    “嗯……他长得挺高的,可能有一米八五,黑色短发,眼睛是红色的。”时嫣想了一阵,又补充了句,“挺帅的。”

    “……”警察把她的描述记录下来,又问,“红色眼睛是戴的美瞳吗?”

    “……我不清楚。”

    警察看她现在脸色还有些苍白,心想她被吓得记错了也是有可能的:“你说你,已经报了警了,等着我们来就好了,干嘛还自己出去?幸好我们来得及时,不然你也难逃一劫。”

    时嫣抿了口水杯里的热水,才答道:“我听到隔壁没有声音了,害怕她出事,大家都是独居的女孩子,应该多照应一下嘛……”

    “你就是拿着十字架大蒜去照应的?”

    “……”时嫣噎了一下,“还不是网上说,受害人脖子上都有咬伤,怀疑是吸血鬼做的……”

    警察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你也是读过书的人,不要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话,这就是凶手故弄玄虚……”

    他还在教育时嫣,陆景然就带着乔宇飞快地走了进来。做笔录的警察只感到一阵风扫过去,两个又高又帅的男人就站到了自己面前。

    “时嫣,你没事吧?”陆景然蹙着眉头,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时嫣。时嫣没想到他会来,愣了一下才道:“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

    她说着下意识瞟了眼对面的警察,警官先生,封建迷信现在就站在你面前啊。

    警察站起身,询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陆景然道:“我是她的老板。”

    警察在心里啧了声,看他这个架势,他还以为是老公呢。

    “她可以走了吗?”

    警察点了点头:“笔录做的差不多了,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时嫣签了字后,就跟着陆景然往外走,陆景然见她只穿了睡衣在身上,便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时嫣裹了裹外套,抬眸看着他:“谢谢陆总,很暖。”

    陆景然步子微顿,自嘲般的笑了一声:“吸血鬼的体温是凉的。”

    时嫣道:“暖的不是外套,是你。”

    陆景然看了她一阵,最后抬手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这种时候还不忘讲土味情话吗?”

    时嫣摇摇头:“这不是情话,这是我的大实话。”

    陆景然无奈地勾了勾唇,帮时嫣打开了车门:“上车吧。”

    坐进车里,时嫣感觉比外面暖和了许多,不过她还是没把陆景然的外套脱下来。也许是车上的暖意使然,也可能是因为坐在身边的陆景然,时嫣的心渐渐放了下来,脸色也慢慢恢复了。她看着窗外的景色,有些不解地问:“陆总,不是送我回家吗?”

    陆景然道:“你家那边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全是警察,暂时住到我家去吧。”他说到这里,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对坐在副驾座的乔宇吩咐道:“通知一下老魏,让他把我隔壁的房间打扫一下。”

    “是的,总裁。”

    时嫣想起陆景然别墅地下室里的那口棺材,忍不住咳了两声:“陆总,你隔壁的房间是在……”

    陆景然看她的神情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不禁轻笑了两声:“放心吧,上次是骗你的,我只有长时间的休眠,才会睡在棺材里。”

    “……哦。”那就好。

    车子抵达陆景然的靠山别墅时,已经是半夜了。时嫣身上还裹着他外套,跟他一起走了进去。管家已经等候多时,见他们过来,便躬身道:“先生,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嗯。”他侧身拉过时嫣,领着她往楼上走。管家安排的房间确实是陆景然卧室的旁边,房间面积很大,除了有一张大床和独立卫生间,还有一个比时嫣家还大的衣帽间。

    时嫣好奇地走进去看了看,里面只挂了两件睡衣,还是拿男士的款临时凑的数。

    “……”这样是不是有些暴殄天物。她回过身,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陆景然:“陆总,我的东西都还在家里。”

    陆景然想了一下,道:“明天我让乔宇去办。”

    “好的,谢谢陆总了。”

    管家从楼下走上来,轻轻敲了敲门:“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是为时小姐准备的热牛奶。”

    时嫣有些惊讶地看着管家送过来的热牛奶,似乎觉得在陆景然家里出现热牛奶,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这里还有热牛奶?”

    虽然她没有问过,但想必管家也是血族,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人会喝牛奶,自然也不用备着。

    管家朝她笑了笑,礼貌地道:“先生吩咐我收拾房间以后,我就特地准备了这个,不过现在太晚了,也只有牛奶。”

    “啊,没关系,谢谢你。”时嫣把热牛奶接过来,喝了一口。陆景然揉了揉她的头发,垂眸看着她道:“今天就先睡觉吧,有什么事,明早起来后再说。”

    “好。”时嫣点了点头,她心里确实一团乱,今晚看见的那个场面,可以说是非常血腥了,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是后,才稍微觉得好受了些。

    “早点休息,晚安。”陆景然跟她道了声晚安,和管家一起离开了。时嫣把杯子里的热牛奶喝完,简单地冲了个澡,爬上柔软的大床躺了下来。

    也许是托热牛奶的福,时嫣这晚上只在开始时做了下噩梦,之后便一路睡到了天亮。等她睡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她穿上自己的睡衣,下楼去找陆景然。

    因为是周末,陆景然也没有去公司,时嫣下去的时候,他正坐在花园里,和乔宇谈着什么。陆景然听见她的脚步声,回过头去看了看。

    “早上好,陆总。”时嫣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陆景然的嘴角也跟着微扬,看着眼前的人道:“早上好,你的精神好了很多。”

    时嫣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应道:“嗯,可能要感谢管家的那杯热牛奶吧。”

    陆景然笑了笑,问她:“饿了吗?”

    时嫣的肚子应景的“咕——”了一声:“……饿,可是你这里有什么吃的?”

    陆景然道:“外卖。”

    时嫣:“……”

    管家确实帮时嫣点了外卖,他把外卖送上来时,还有些羞愧地跟她说:“实在是惭愧,虽然我当了很多年的管家,但我从来没烹饪过人类的食物。”

    时嫣道:“没关系,我会做饭,这里有食材吗?我晚上可以自己做。”

    管家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笔,对她问道:“您需要些什么食材?我会尽快准备。”

    时嫣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住多久,便一口气报了一大堆的食材出来,听得旁边的乔宇脸色都变了。他觉得总裁说的没错,这不是人类,这就是猪啊。

    管家把时嫣需要的食材全都记下来,便退了出去,时嫣拿起筷子,闷头吃起了午饭。直到碗里的食物渐渐见底,她才拿起放在一边的汤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喟叹:“啊,真好吃,活着真好。”

    陆景然笑了一声,问她:“吃饱了?那我们可以谈正事了。”他本意是不想把时嫣牵扯进来,但现在不想牵扯进来,也牵扯进来了。与其让她胡思乱想,不如把事情始末都告诉她。

    “首先你可以放心,最近发生的几宗命案,受害者都是吸血鬼,所以你是安全的。”

    时嫣微微愣了一下,她之前做过这个假设,但现在从陆景然口中得到证实,还是有几分意外:“那我的邻居和那些催债的,也是……?”

    “你的邻居是,那些催债的,是她杀死的。”

    时嫣又是一愣,她很难把她柔弱的邻居和吸血鬼联系在一起。陆景然继续道:“半年前她丈夫离开她后,她的情绪就一直不稳定,那些高利贷,也是她丈夫借的。放高利贷的找不到她丈夫,就一直骚扰她,可能把她逼得太急,一时失控……”

    后面的话不用说,时嫣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沉默了一会儿,问陆景然:“那她又是怎么死的?是因为那个叫霍奇的男人吗?”

    “嗯,这几宗命案都是霍奇做的,警察一直在找受害人的共同点,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被杀之前都袭击过人类。”

    时嫣微微一怔,觉得有些讽刺:“这算什么,为民除害吗?他是吸血鬼猎人?”

    “他当然不是。”他说到底,也只是为了他自己。陆景然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危险的神色,时嫣叫了他一声,他收起眼里的情绪,对她笑了笑:“不说这些了,你之前一直在睡觉,我们就没打扰你,乔宇已经帮你把衣服都准备好了,现在送到你房间去?”

    “好呀!”听到衣服送来了,时嫣又精神了些,她站起身,对乔宇道,“乔特助,我们走吧!”

    时嫣本来以为,陆景然说的“让乔宇去办”是指,把她家里的东西都搬过来,现在看来……这是搬了一个百货商场过来啊!原本空荡荡的衣帽间,一转眼的功夫,就被衣服包包鞋子配饰填得满满当当,就连化妆品和护肤品都没有落下。

    乔宇清点完以后,走到时嫣跟前问她:“你看下还缺些什么,我再去准备。”

    时嫣心潮澎湃地看着闪闪发光的衣帽间,摇了摇头道:“就缺我这个女主人了。”

    乔宇:“……”

    他悄咪咪地拿出手机,在公司小群里发了条消息。

    总裁特助乔宇:我纠正一下,八字好像有一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