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亲爱的吸血鬼总裁》十一
    乔特助的这条消息,无疑又在群成员的心里掀起了巨澜,只不过大家背着他又建了一个小小群,在里面讨论得风生水起。

    下午管家把时嫣要的食材送过来,时嫣就窝进厨房里,开始捣鼓晚饭。陆景然抱着双臂靠在厨房边看她,没过一会儿,管家也撸起袖子,走进了厨房:“时小姐,需要我帮忙吗?”

    时嫣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管家笑眯眯地看着她:“时小姐,您知道詹姆斯在做改造血族味觉系统的实验吗?”

    时嫣点了点头:“知道,陆总还带我去参观了实验室呢。”

    管家道:“一旦实验成功,肯定会有很多血族开始尝试人类的食物,我身为管家,也需要与时俱进,学习一下人类的烹饪。”

    时嫣恍然大悟,哦!管家说是来帮忙的,其实是想来偷师的!看在昨晚那杯热牛奶的份上,时嫣大方的表示:“那您就站在这里看吧。”

    管家微笑地站在了一边。

    时嫣一个人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虽然看上去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的,但却是忙中有序,忙而不乱。没过多久,厨房开始传来食物的香气,管家站在一旁,已经开始做笔记了。时嫣一边剁肉,一边还不忘跟他吹嘘自己:“做饭这种事吧,是需要动手练习的,所谓熟能生巧,像我这样的刀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

    陆景然在旁边忍不住笑了一声。时嫣恶狠狠地回过头去,瞪着他道:“你笑什么!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陆景然顺她意地点了点头,只不过眸子里仍然缀着笑:“你继续,不要管我。”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战斗,时嫣终于把晚饭准备好了。陆景然坐在餐桌边,手里端着一杯动物血,悠哉地看着她把菜一道一道端上了桌。

    “这是蚂蚁上树,这是无花果烤鸡腿,这是秋葵蒸鸡蛋,这是蒜蓉花甲,这是橄榄薏米排骨汤!”时嫣拍了拍手,站在桌边等着陆景然表扬。

    陆景然本来是想调侃她的,见她做得如此有模有样,确实有几分惊讶:“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会做饭?”

    时嫣骄傲挺胸:“那当然,我曾经可是在饭馆里当过大厨的!”

    陆景然看着她笑了一声:“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时嫣娇羞道:“我不会离开你啊。”

    陆景然:“……”

    她简直是无孔不入。

    他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时嫣跟前,垂眸看着她。他的眼神很深,里面好似藏了许多东西,时嫣看不明白。他冰凉的呼吸拍打自己的皮肤上,时嫣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陆景然微微弯腰,在她跟前低语:“我活了这么多年,唯一永远没变、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只有头顶的天空。”

    时嫣一怔,她看着他漂亮深邃的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第一次见他时,他的眉眼都是清冷的,仿佛这世间的万家灯火,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可现在,他的眼里却多出了很多东西。

    “不要轻易向人许诺,诺言往往是最难实现,却又最容易让人当真的东西。”陆景然磁性的声音低低回荡在耳边,他每说一个字,时嫣的心跳就更快一拍。

    “吃饭吧。”他坐回椅子上,朝她说了一句。

    “哦、哦……”时嫣拉开椅子,坐在了他对面。因为陆景然刚才的话,屋里的气氛有几分沉闷,时嫣夹了些菜到自己碗里,看着他道:“陆总,我们下次做火锅吧,火锅的精髓就是麻和辣,辣椒你上次已经尝过了,下次试试花椒。”

    陆景然眉头动了下:“我说了,上次是乔宇吃的。”

    “好吧,你说乔宇就是乔宇咯。”时嫣一边这么说,一边摆出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如果说辣是痛觉,那麻就是触觉,触电一般的感受。”

    陆景然:“……”

    所以为什么要吃这么自虐的东西?

    吃完晚饭,管家主动承担起了洗碗的重责,时嫣落得轻松,回房间泡了个澡,换了套崭新的睡衣出来。兴许是山边的空气好,就连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星星,这里也能看到几颗。时嫣靠在阳台上,耳边又回想起陆景的话,她仰望着夜空,喃喃道:“天空吗……?”

    人类的历史很短暂,日升月落,朝代交叠,只有头顶的天空,千年万年都没有改变。

    “天空啊……”她说完这三个字,一转头,就看见了站在隔壁阳台的陆景然。她愣了一下,抬起胳膊朝他挥了挥手:“陆总,你也在晒月光吗?”

    “嗯。”陆景然应了一声,也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天空。时嫣看了他一阵,开口叫了他一声:“陆总。”

    陆景然回过头,看着她问:“什么事?”

    时嫣笑笑道:“比起亘古不变的天空,人类的生命只有弹指一瞬,但就是因为短暂,才更应该珍惜,不是吗?”

    陆景然没有回话,时嫣朝他笑了笑,道:“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先睡觉了。陆总晚安。”

    “嗯,晚安。”

    时嫣回屋以后,陆景然一个人在阳台站了很久。

    第二天一早,管家就敲响了时嫣的房门:“时小姐,该去公司了,先生的车已经等在楼下了。”

    “……”卧槽这么早的吗?时嫣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来,冲到衣帽间拿了几件衣服往身上套,“好、好的,马上!”

    时嫣只用了十五分钟,完成了穿衣洗漱梳头化妆,可总裁先生依然不满意:“你每天出门都是这么磨蹭的吗?”

    “……”时嫣很想回怼回去,但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他花钱买的,又忍住了,“抱歉陆总,明天我会调好闹钟的。”

    等她系好安全带,车子缓缓开了出去。陆景然看了她一眼,问她:“你吃早饭了吗?”

    时嫣微笑:“没有,待会儿在公司楼下随便买点什么就可以。”

    陆景然从旁边拿了个纸袋,递到她面前:“管家给你准备的。”

    时嫣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牛奶和面包,牛奶还是温的。她打开牛奶喝了一口,小声嘀咕道:“啊,管家比某些资本家体贴多了。”

    陆景然耳尖的听见了她说的话:“钱是我给的。”

    “……嘁。”

    车子开进城里后,正好遇到上班高峰期,在路上堵了一会儿。时嫣看着马路上排起的长龙,深深地觉得还是坐地铁好。

    好在他们出发的早,到公司的时候并没有迟到,公司的人看见时嫣和陆景然还有乔宇一起走进来,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各种联想。

    早晨的例会开完以后,时嫣拿着出差那天的外卖小票,去财务室找财务报销。elle在她离开后,打开自己的小群看了一眼。

    “今天时嫣穿的那件裙子是不是bunny的最新款啊???”

    “对对对!我也发现了!我刚才还专门把杂志翻出来看了,就是bunny的最新款,要两万多块!”

    elle看了看时嫣披在座椅上的外套,在群里回复道:“岂止连衣裙,她的外套也是bunny最新款。”

    “卧槽时嫣这是中彩票了吗!”

    elle:大概是中了一个名叫陆总的彩票吧[生无可恋的眼神jpg]

    “咦,是八卦的味道。”

    群里还在八时嫣,时嫣已经站在财务室等财务审批报销了。

    “你们三个人吃了这么多啊?”财务一边做账,一边不经意地说了句。

    时嫣一噎,干笑了两声:“呵呵,是啊。”

    就没必要告诉财务这是她一个人吃的了。

    回到办公室后,时嫣看见手机上有一条新消息,是陆景然发来的。

    陆景然:晚上下班后一起在外面吃饭

    全村希望时美丽:好的,陆总[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太像在跟总裁地下恋了。

    下班的时候,时嫣和陆景然一起走的,虽然身边还是跟着乔宇,但大家的想象力已经控住不住了。

    “陆总,群里都在猜你和时嫣同居了。”乔宇放下手机,把车子开了出去。

    陆景然反应平平:“那不叫同居,那叫收留。”

    乔宇:“……”

    好的,收留!

    时嫣好奇地拿出手机,问前排的乔宇:“哪个群啊,我怎么没看到?”她进公司以后,只加过一个公司群,就是陆景然拉她进去的那个。这个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最后一条消息,还是谢谢陆景然发红包的。

    “你那个群里肯定不会有人说,总裁在里面呢,他们还有好多个小群。”

    陆景然抬眸看了乔宇一眼:“你是加了多少个小群?’

    乔宇哈哈笑了两声:“我这不是为了打入他们内部,帮总裁收集情报嘛。”

    时嫣眨巴眨巴眼睛:“我怎么觉得,你只是自己想八卦呢?”

    乔宇:“……”

    他不是,他没有!

    车子一路开到了天下居,陆景然先带时嫣去吃了晚饭,等她吃饱喝足之后,才让乔宇把车往清南巷的方向开。时嫣坐在后座,不解地问:“陆总,我们又要去参观实验室吗?”

    陆景然道:“今天不去实验室,去见个人。”

    “见谁?客户吗?”

    “诺菲勒族的探子。”

    在清南巷一个漆黑的小巷子中,时嫣见到了陆景然口中的“诺菲勒族的探子”。他看身形是个男人,个子小小的,穿了件像斗篷一样的黑色外套,脸被遮去了一大半。和人说话时,他也不直视对方,而是低垂着脑袋,生怕对方看清自己的脸似的:“霍奇还在a市,暂时还没找到他新的藏身处,不过应该快了,有消息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陆景然应了声,那人就飞快地窜走了,像只灵巧的老鼠。

    乔宇重新发动车子,时嫣看了眼那人消失的方向,对陆景然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探子吗?果然很神秘。”

    陆景然道:“诺菲勒族就是这样的,他们和其他族类的吸血鬼不同,他们被初拥以后,相貌会变得越来越丑陋,所以他们总是躲起来,不喜欢见人。但也因为这种特质,他们熟悉城市里所有的暗巷和角落,消息最为灵通。”

    时嫣“哦”了一声,听明白了:“就是血族里的丐帮吧。”

    陆景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