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亲爱的吸血鬼总裁》十五
    自从发生命案以后, 时嫣就再也没回过她的小破公寓。一段时间没来,这里比之前更衰败了,住户也搬走了不少。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去,但时嫣心里仍是有些虚,一踏进楼梯,她就想起邻居被杀的场景。她小跑着一口气爬上七楼, 掏出钥匙开了门。房间里还是她走时的样子,只不过因没人打扫,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时嫣打开衣柜, 把里面的包全都拿出来,又找了一个大小适中的纸箱子, 把包包一个一个地装了进去。锁门的时候,她忍不住往隔壁看了一眼。

    阳台的地上现在还留有警方画的尸体痕迹固定线, 看一眼就能让人想起当晚尸体横躺在这里的样子。隔壁的房门也是封锁的,避免闲杂人等进入。这里的房子, 已经彻底沦为凶宅了,以后恐怕很难再租出去。

    她锁好门,抱着箱子下了楼。

    司机还在楼下等她, 她把箱子放进后备箱,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清南巷。

    夜幕刚刚垂下, 清南巷已经开始灯红酒绿。时嫣按照买家发来的定位,找到了她在的酒吧。

    “时小姐, 需要我帮你把东西抱进去吗?”司机帮她打开后备箱, 跟她询问道。时嫣把箱子抱出来, 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这边应该用不了多久。”

    “好的。”

    时嫣抱着箱子走进酒吧,司机把车开到一边,下车点了一根烟。

    酒吧里喧闹的音乐震耳欲聋,时嫣跟服务员打听了一下,服务员将她领到了一个豪华大包间:“您要找的客人就在这里面。”

    “好的,谢谢。”时嫣走进去,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时嫣以前在剧组跑龙套,见过不少女明星,说句实话,她一直认为她们中的许多都没有她自己漂亮,可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了她眼前一亮的感觉。

    她穿了一身红色的长裙,仿若流动的火焰,雪白的肌肤在这团火红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如白玉般光洁无暇。她黑色的长发披在身上,眼睛里透出摄人心魄的光。

    这个女人美得有一瞬间让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你、你好,请问是塞西莉亚·巴托里女士吗?”

    女人靠在沙发上,抬眸看着她笑了笑:“是我,你就是时嫣?”

    “是的,你要的包我都带来了。”时嫣把纸箱子放在茶几上,一瞬间,她感觉有什么不对。

    这个女人为什么知道她叫时嫣?她用的网名明明是时美丽。

    她起头来朝她看去,正好撞进对方的眼睛里。目光像是被她锁住了一般,无法再从她身上抽开。

    时嫣在心里真情实感地骂了句脏话,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了——穿来第一天,她被吸血鬼男人控制住时,就是这种感觉。

    女人伸手摸上她的脸,在她的皮肤上轻轻抚着:“你长得很漂亮,血也……非常的香甜。”

    时嫣不能说话,只能用力睁大眼睛瞪着她。

    女人笑了笑,对她道:“放心,我不会吸你的血,那样太浪费了。我要放干你的血,用你的血来沐浴。”

    “???”这tm是什么套路?

    时嫣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不在原来的包间里了。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很虚弱,看东西都有些模糊不清了。手腕上有尖锐的痛意,这让她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些,她的目光往下瞟了瞟,发现自己两只手腕都被人划了长长的口子,血液正不断的从她体内流向地上的一个精致容器。

    “你醒了?”女人走到她面前,拿手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你的血实在太香甜了,我差点就忍不住了。”

    周围传来一阵躁动,时嫣顺势看了看,才发现这里不止她们两个人。

    “放心,没有我的允许,他们不敢吸你的血。”女人看着她,艳红的嘴唇弯起一个弧度,“你的血能令血族疯狂,我真好奇,陆景然是怎么忍住的?”

    陆景然……对啊,陆景然,他还在和客户吃饭吧?早知道她就和他一起去吃饭了,明明从小就知道自己财运差得要命,突然来这么一个大客户,一看就不对劲啊。

    她是不是要死了啊,她死了以后,陆景然怎么办啊?

    想到这里,时嫣心里就忍不住难受,她不希望陆景然变得像查尔斯伯爵一样极端,他的生命那么漫长,只要活得够久,就一定会再遇到喜欢的人。

    陆景然已经离开了吃饭的餐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些心神不宁。“乔宇,你打电话给司机,问问他时嫣在哪里。”

    “好的,总裁。”乔宇很快联系上了司机,跟他确认了时嫣的下落,“司机说时嫣在清南巷的一家酒吧,不过有些奇怪,她已经进去二十分钟了,还没有出来。”

    陆景然皱了皱眉,对他道:“去清南巷找他们。”

    “好的。”

    乔宇把车往清南巷的方向开去,这里离清南巷不远,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到。陆景然把车窗降下来,透了透气,企图减少心底莫名涌现的烦躁。

    车子驶出没多久,迎面刮来一阵夜风,陆景然的神色一变,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凛然起来。

    “怎么了?”察觉到陆景然身上的变化,乔宇也跟着绷直了神经。

    “血的味道。”陆景然蹙起眉头,神情愈发的冰冷,“时嫣的血的味道。”

    乔宇还来不及作出反应,陆景然已经消失在车内,只有夜风从窗口灌进,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乔宇踩下油门,加速朝清南巷开了过去。

    陆景然寻着空气里的血腥味,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小楼前。血的味道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他一脚踢开对他来说形同虚设的门,朝着血腥味最为浓郁的地方闪身而去。

    小楼里的血族都因为时嫣的血而兴奋,但碍于红衣女人在场,他们都没有上前。陆景然突然出现,周身带着森然杀气,看见地上的时嫣,他的瞳孔猛地一缩,一把将人抱了起来:“时嫣!你怎么样了?!醒醒!”

    时嫣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是陆景然放大的俊脸。她以为是自己临死前出现了幻觉,喃喃地叫了他一声:“小然然……”

    血族们认出了陆景然,躁动得更加厉害,陆景然看了他们一眼,强大的压迫感震得蠢蠢欲动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他抱着时嫣站起身,眸光极冷地看向红衣女人:“这件事没完。”

    语毕,他和时嫣一起消失在原地。

    陆景然的别墅里,时嫣奄奄一息地躺在房间里的大床上,她手腕的伤口已经被陆景然治好了,但她失血太多,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陆景然神色阴郁地站在床边,乔宇焦急地看着他,催促道:“总裁,你再犹豫下去,她就真的没救了。”

    吸血鬼就算再法力通天,也不能起死回生。

    陆景然捏紧拳头,嘴角绷得笔直,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手,走过去扶起时嫣。她的身体冰冷,皮肤也苍白得几近透明,他轻轻拨开她的头发,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

    詹姆斯说的没错,时嫣的血对他有致命诱惑,他也曾经幻想过,时嫣的血该有多么香甜,多么令他感到满足。可他从没想过要真正吸她的血。

    他看了眼闭着眼睛的时嫣,慢慢张开嘴,第一次露出了他的尖牙。

    牙齿刺破她的肌肤的那刻,像是春天湖面破冰的瞬间,香甜的血液钻进了口腔,带给陆景然的是前所未有的身与心的极致满足。

    时嫣觉得自己原本轻飘飘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了,不仅如此,还像有人在她的身边点了把火。

    热,难耐的热,她仿佛一个在沙漠走了一天一夜的人,喉咙干得快要冒出烟来。

    身体极度在渴望着什么,可她却不知道是什么,她听见有人在耳边呼唤她的名字,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人依然是陆景然,她朝他伸出手,吐出喑哑的一个字:“渴……”

    陆景然抓住她的手,将她拥进了怀里。他好像在说着什么,时嫣没有听清楚,她只觉得陆景然身上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气息,她好喜欢。

    她微微仰起头,本能地张开嘴,在陆景然的脖子上咬了下去。

    陆景然闷哼了一声,没有推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时嫣咬破陆景然的皮肤后,终于明白了自己在渴望什么。

    她想要他的血啊。

    陆景然的血像一股冰凉的泉水,注入了她燥热的身体,这种感觉太过美妙,以至于她抱着陆景然,贪婪地吮吸着。陆景然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白,乔宇在一旁急得不行:“总裁,不能再让她吸了!这样下去你会……”

    “出去。”陆景然打断他,冷漠地下达命令。他的声音听来不容反抗,乔宇虽百般不愿,还是听命的退了出去。

    陆景然抱着时嫣,手指插在她的发丝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想要多少,都拿去吧。

    时嫣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她感觉好了很多,整个身体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陆景然坐在她身边,神色显得有些憔悴,见她醒过来,便朝她笑了笑:“醒了?”

    时嫣轻轻勾起嘴角,也看着他笑:“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吸你的血了。”

    陆景然的眸色微变,他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注视着她:“那不是梦,我初拥了你。”

    时嫣微微一愣,其实她多多少少猜到了,因为她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明显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陆景然见她只在起初时一怔,之后就再没什么反应,心里更加没底了。他垂下眼眸,不去看她:“对不起,我擅自做了这个决定,你如果不能原谅我,我也能理解。味觉改造实验现在还没成功,你也不能再吃出人类食物的味道,只能依靠血液生存。”

    他的话听进时嫣的耳里,莫名带着委屈,再配上他憔悴的神色,看上去更加可怜了。时嫣坐起身,握住他的手道:“没关系,春风十里,牛奶巧克力,可可布朗尼,黑椒牛里脊,黄焖辣子鸡,通通不如你。”

    陆景然:“…………”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露出了一个笑:“你现在这样说,很快你就会受不了的。”

    “不会,我相信詹姆斯的实验一定会成功的!”

    “希望吧。”陆景然反握住她的手,拨了拨她额前的发丝,“在那之前,你也不能乱吃别的东西,想要血,直接来找我。”

    时嫣眨了眨眼:“你这是要当我的私人血库吗?”

    陆景然低头亲了亲她的唇,在她跟前低声道:“乖,其他人的血你不会喜欢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也变成了吸血鬼,时嫣现在和陆景然接吻,不会再觉得他凉凉的了。她有些贪恋地又亲了亲他,陆景然却忽然和她拉开点距离,跟她算起了旧账:“你知道你今天去见的人是谁吗?”

    时嫣愣了愣神,回想道:“好像叫塞西莉亚·巴托里?”

    陆景然冷笑了一声:“那你知道塞西莉亚·巴托里是吸血女伯爵伊丽莎白·巴托里的后人吗?”

    时嫣:“……”

    抱歉,她真没想到,她竟然是用真名在网上冲浪的。

    “伊丽莎白·巴托里酷爱少女的鲜血,她认为用她们的血液沐浴,就可以掠夺她们的美丽,并且永葆青春。她是匈牙利出了名的血腥佳人,为了得到少女的血,还专门发明了许多残忍的刑具,铁处女就是其中之一。”

    “……”时嫣紧张地咽了下唾沫,被称为致命拥抱的铁处女,她还是听说过的,幸好今天塞西莉亚没用这个对付她,“我记得吸血女伯爵,并不是真正的吸血鬼。”

    “她当然不是,她就是一个渴望鲜血的残忍疯女人。”陆景然脸色难看,显然,他一点也不想和那位吸血女伯爵沾上什么关系。

    时嫣爬起来圈住他的脖子,想哄哄他让他别生气了,话还没出口,她就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人过来了,还不止一个。

    陆景然也察觉到了,他皱着眉头,让时嫣躺了回去:“你就在房间里呆着,我去看看。”

    “诶……”时嫣叫了一声,还想跟出去,乔宇就敲门走了进来。他的脸色也不太好,他看了陆景然一眼,陆景然便心领神会地道:“我去处理,你留在这里照顾她。”

    他说完以后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时嫣和乔宇两个人。

    时嫣看得出来乔特助不是很高兴自己,她咳了一声,对他问道:“乔特助,你怎么了?”

    乔宇站在一边,看着她道:“希望你不要因为初拥的事责怪总裁,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救你。总裁是真的很喜欢你,遇到你以后,他连不苟言笑的人设都崩了。”

    时嫣:“……”

    乔特助懂得很多嘛。

    “而且你知道你吸了他多少血吗?”

    时嫣被问得一愣,印象中,她好像一直抱着陆景然,想从他那里得到鲜血。她皱起眉头,问乔宇:“你知道外面是什么人吗?”

    乔宇没好气地道:“是一群年轻的叛乱者,血族因为寿命很长,所以不像人类一样,有自然的改朝换代,年长的血族永远位居高位,这些小年轻自然不甘心。”

    叛乱者,这个词上次霍奇找来时,似乎也对陆景然说过。

    时嫣问:“之前找杀手的,也是他们?”

    “是的,他们的小头目叫克斯特,当年是总裁好心救了他,他才能活到今天,没想到现在他带头造反。”乔宇的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哐当”一声巨响,时嫣想也没想地冲了出去。

    留在屋内的乔宇一惊,不是因为外面的巨响,而是因为时嫣一晃眼,就从他面前消失了。陆景然拥有强大的异能,时嫣吸了他的血,也能继承一部分他的能力,可她才刚被初拥不久,已经能这么随心所欲地运用了吗?

    他没再多想,也赶紧追了出去。

    客厅里,吊在顶上的大灯不知为何砸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陆景然站在灯旁,对面围着好几个血族小年轻。克斯特站在最前头,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陆景然面色不善看着他们,冷冷地开口:“滚回你们的老巢,我可以暂且不追究今天的事。”

    克斯特打量他一阵,笑了一声道:“我亲爱的亲王大人,你还真会装模作样,我可是都听说了,你为了救那个人类女人,损失了不少血啊,现在你的身体这么虚弱,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今天,就是杀死他的最好时机。

    “还要感谢塞西莉亚那个疯女人。”

    陆景然微微抿起嘴角,没有作声。克斯特说的没错,他现在非常虚弱,刚才使用的那一下能力,已经是十分勉强了。

    楼上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克斯特抬起头,见一个长发女人坐在三楼的围栏上,正微笑地看着他。她的头发很长,已经超过腰际了,就这么随意的披散在身上,却有一种别样的美。她的脸也长得十分好看,漂亮的红唇缀着一丝笑意,黑白分明的眼睛对着人一眨,仿佛就能勾人心魄。

    这个女人,就是亲王初拥的那个人类吗?

    呵,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亲王看女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陆景然见到时嫣,眉头就不经意地蹙了起来:“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呆在屋里吗?”

    时嫣无辜地看了他一眼,脚尖在围栏上轻轻一点,从楼上飞了下来。这是时嫣变成吸血鬼后第一次使用飞行的能力,不过她适应得很好,大概……是因为以前吊威亚的经验丰富吧。

    稳稳地落在地面以后,她对陆景然笑着道:“我来帮你啊。”

    “这里不需要你帮忙。”陆景然看向跟过来的乔宇,眼神里带着明显的不满和苛责,“不是让你看好她吗?”

    “对不起,总裁。”乔宇很无奈,真不是他不想看,而是现在的时嫣,怕是他看不住了。

    时嫣显然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她回过身,打量着这群反叛者的头头,克斯特:“你就是克斯特?不是我说,像你这种忘恩负义、见异思迁、恬不知耻的白眼狼,连大猪蹄子都算不上,你充其量就是个小猪蹄子,还是没撒盐的那种。”

    ……

    屋里一阵诡异的静默,最后是管家的一声轻笑,引爆了克斯特的怒火:“呵!区区一个人类女人,竟敢这么说我?”

    时嫣“呵”了回去:“什么叫区区一个人类女人?我是你们的亲王夫人,放尊重一点。”

    克斯特怒极反笑,没再跟她废话,直接一个闪身出现在她近前。陆景然拉过时嫣,飞快的往后撤去,但因为他实在是太虚弱了,速度也慢了很多。克斯特嘴角一翘,这个样子的亲王,连他一个人都打不过。

    他正想趁胜追击,时嫣就伸出手,用一道红光困住了他——这是之前陆景然用过的招式,她很自然地就用了出来。克斯特明显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做出反应,时嫣又一挥手,将他往墙边甩去。

    克斯特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墙上,“哇”的吐出了一口血,其余的反叛者见状,都朝时嫣冲了过来。那道红光在时嫣手里变成了一道柔软的鞭子,“啪”的一声朝他们抽了过去。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之前都是吸血鬼们轮着番的欺负她,现在终于轮到她报复回去了!红光在她手上像是有生命一样,抽完了人,还变得跟锁链似的,将几个人串在一起捆了起来。

    时嫣收回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她时美丽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乔宇也看得呆了,按照这个趋势,时秘书以后会不会家暴他们总裁啊??

    “玩够了吗?”

    陆景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嫣跑过去抱住他,开心地在原地跳了两下:“你看见了吗?我好厉害呀!”

    陆景然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头,眼里带着宠溺和无奈:“嗯,我们家嫣嫣最厉害了,不过你刚获得异能,不要过度使用。”

    “哦,好的,那我下次再找他们玩!”

    小年轻们:“……”不了吧???

    墙边的克斯特挣扎着站起来,还想来个绝地反击,结果狠话还没说出口,一大批人就从外面赶了过来。为首的人是上次捕杀霍奇时,时嫣见过一面的男人。他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走进来四处打量一下:“好像没我们什么事了。”

    陆景然道:“全部押回去,等候长老处置。”

    时嫣飞快地补充:“还要计算一下家里的损失,让他们赔钱!”

    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看着她道:“看来我们的亲王夫人,很会持家啊。”

    “哈哈,还好还好。”

    小年轻们被押走以后,陆景然的大别墅又恢复了安宁,他交代管家和乔宇处理善后,自己拉着时嫣上了楼。时嫣还沉浸在自己刚才的大展神威之中,兴奋得不得了,陆景然看着她,觉得有必要跟她科普更多吸血鬼界的知识:“反叛者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个十分庞大的组织了,克斯特他们,只不过是被他们蛊惑进去的一些棋子。”

    时嫣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就像刺杀皇上的组织,永远不会瓦解一样。”

    ……好吧,这个是他以前自己做的比喻,他认了:“另外,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叫吸血鬼猎人,他们以猎杀吸血鬼为己任,和我们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斗争。”

    吸血鬼猎人对时嫣来说也不是什么陌生词汇,当初她为了攻略陆景然,可是做了不少功课的。

    陆景然圈住她的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所以,这个世界是很危险的,你以后都要跟在我身边,不许乱跑。”

    时嫣故意道:“可我现在有超能力了啊。”

    “那也不行。”陆景然圈在她身上的手不舍得放开,过了好半天才道,“折腾了一晚上,你先休息吧。”

    “好。”时嫣拉住准备离开的陆景然,单纯地看着他,“一起睡啊。”

    “……”

    陆景然最终还是没经得起诱惑,在时嫣的身边躺了下来,时嫣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时不时就会傻笑出声。陆景然明明觉得这个举动十分幼稚,嘴角却忍不住跟着一起翘了起来。

    时嫣抓住他的手,笑盈盈地问他:“你有没有觉得,我好像变得更好看了?”

    陆景然闷笑了一声,胸口微微震动:“我的血统这么优秀,被我初拥后变得更好看是正常的。”

    “嗨呀真臭美。”时嫣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喜滋滋的。陆景然笑了笑,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她现在刚成为血族,体会到的都是血族的优点,等以后日子一久,她会不会开始怪他?

    “你怎么了?”时嫣见他神色有异,便开口问道。陆景然摇了摇头,忍不住凑上去,又亲了亲她:“睡吧。”

    “好……”他的吻十分轻柔,时嫣的心脏也跟着变得软乎乎的。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闭上了眼睛,手倒是仍牢牢的抓住陆景然,一点儿没有放开。

    第一次同床共枕,两人都睡得非常好,以至于第二天……双双忘记了要去公司。

    这还是兴亿成立以来,陆景然第一次缺勤,乔宇接到他“取消会议”的电话后,控制不住地猜测起他们两人昨晚是做了什么。

    “不好意思各位,总裁今天临时有事,上午的会议取消了。”乔宇站在会议室,面带微笑地通知前来参会的同事。各部门经理顿时小声交谈了起来,乔宇为了了解大家对会议临时取消的看法,动用异能偷看了他们的群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赶进皇宫,公公却忽然进来说皇上有事今日不朝的感觉。”

    乔宇:“???”

    请他们立刻解释一下公公是谁!

    另一边,陆景然既然已经推掉了会议,便干脆赖着不起来了。他不起来,时嫣自然更不会起来,能够这样光明正大的翘班,她当然要多享受一会儿。

    陆景然醒了后,就一直盯着时嫣,饶是向来脸皮厚的时嫣,都有些扛不住他炽热的目光:“讨厌啦,我知道我变得更好看了,但你也不用这样一直盯着我吧。”

    陆景然看着她,眸子里有毫不掩饰的眷恋:“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真好。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一直非常枯燥,不是处理密党的事务,就是处理公司的业务,以后的时间,我只想全都用来陪着你。”

    时嫣惊讶地看着他,陆总现在,都会说情话了!

    陆景然被她的表情逗笑了:“你这个反应是什么意思?”

    “没有,就是特别惊讶你会说这种话。”

    陆景然靠近她,故意放低声音道:“那你今天就搬到我房间里来住,如何?”

    “……”原来套路在这里呢。她控制住内心的喜悦,推开陆景然,爬了起来:“不和你说了。”

    她走到窗边,习惯性地想拉开窗帘。

    “不要!”陆景然猛地抱住她,带着她退到了房门边。他的心跳得飞快,眼神里也还有没有散去的惊慌,时嫣怔愣一瞬,拍着他的背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

    陆景然剧烈地喘了几口气,扣住她的肩膀,直视着她道:“昨晚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我忘记和你说,阳光是会让吸血鬼致命的,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不怕光。”

    这话令时嫣的心情低落了一些,詹姆斯的实验还有可能成功,但她要是怕光,那就没救了。

    她看了一眼窗边厚重的窗帘,阳光被阻隔在外面,像是划分了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时嫣仰起头,看着陆景然道:“我们试试吧。”

    “不行。”陆景然的双手下意识地将她拥得更紧。

    时嫣道:“不试试的话,怎么知道到底怕不怕呢?我就试个手指头?不然头发也行啊。”

    陆景然思考了许久,最终还是妥协道:“先试试头发。”

    “……好。”

    他牵着时嫣走到窗户边,还不准她靠得太近,他自己拉起一指她的头发,小小的掀开窗帘的一角,将头发放了出去。

    一秒,两秒,好几秒过去了,阳光下的头发没有任何异常,时嫣开心地扬起嘴角,看着他道:“好像没事!”

    陆景然兀自思考着,一个刚被初拥的人类,可能会暂时不习惯从人类到血族的转换,但对于会要他们命的阳光,他们会出于本能地避开。时嫣刚才开窗帘的动作十分自然,没有一点不自在的感觉,是不是说明她真的不怕阳光呢?

    他犹豫了很久,才对时嫣道:“用根指头试试吧。”

    阳光会腐蚀吸血鬼的肌肤,并且这个伤口,是无法自愈的。就算是根手指,他也是不想让她试的。但如时嫣所说,不试的话没办法知道结果。

    时嫣把手递了过去,陆景然的嘴角紧绷,看神情比她还要紧张。她的手指一点点接近窗台,终于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

    吸血鬼对阳光的反应是很灵敏的,几乎是在阳光照在身上的瞬间,他们的皮肤就会开始出现变化。时嫣的手指在阳光下停留了一秒,然后飞快地被陆景然攥进了手心里。

    “够了。”他把她拉到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松开手仔细检查着她的手指,“有没有什么感觉?”

    “嗯……暖烘烘的。”她朝他笑了起来,“我现在感受到你的血统很优秀了!”

    陆景然跟着她弯起嘴角,看着她道:“我的优秀可还不止这样,你想试试吗?”

    “……”总裁的车说飙就飙啊。

    “打扰一下。”管家站在门外,敲了敲门,“先生,你们需要用午餐吗?”

    陆景然刚想说不用,时嫣就答道:“好啊。”

    陆景然看向她,询问道:“你饿了?”像是怕时嫣误会,他还特地解释了一番:“管家说的午餐,可不是人类的食物,而是我平时喝的动物血。”

    时嫣道:“我知道啊,我总得先适应适应嘛。”

    陆景然看着她,抿了抿嘴角:“你不用喝这些,我的血可以给你。”

    时嫣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不用,我不能一直喝你的血啊,我和你吃一样的东西就可以了。”

    陆景然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轻声道:“再好的动物血,也没有人类或者其他血族的血美味。”更不可能跟他的血相提并论了。时嫣虽然成为了血族,但只喝过他的血,他们向来挑食,是他将她变成了这样,他愿意用自己的血喂着她。

    而且,他也不希望她去喝别人的血。

    时嫣道:“就着你喝,动物血也一样美味。”

    陆景然:“……”

    餐厅里,陆景然和时嫣的面前各自摆着一杯动物血。时嫣拿起杯子嗅了嗅,血液的味道不再似以前那般充满腥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她轻轻尝了一口,口感和味道各方面,比起陆景然的血来都差多了,但还是能入口的。

    陆景然看她没怎么排斥地喝了下去,稍稍放了心:“之前有个传说,说如果血族一直喝动物的血,就会拥有动物的特质。”

    时嫣眨了眨眼,满脸期待地看着他:“那如果你喝了猫的血,会长出猫耳朵吗?”

    “……”如果真的可以,他倒是想看她长出猫耳朵。

    乔宇从外面走进来,看了和谐用餐的两人一眼,咳了一声道:“总裁,找到塞西莉亚了。”

    听到这个名字,陆景然的眸色便冷了下去,他用纸巾擦拭嘴角,站起身对时嫣道:“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时嫣跟着他站起来,叫住了他:“等一下。”

    陆景然回过头,看着她:“你不是想替她求情吧?”

    “不是,我是想亲自动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