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亲爱的吸血鬼总裁》十六
    时嫣换了身衣服, 就准备跟着陆景然出门。陆景然拿了把伞等在外面,她出来后,就把伞撑到了她的头顶。时嫣看了看自己头顶的伞,问他:“这是做什么?”

    “帮你遮下阳光,这个伞是詹姆斯特制的,能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时嫣知道他还是担心自己, 便也就乖乖跟他一起走在伞下。

    “如果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立刻告诉我。”陆景然叮嘱道。

    “知道啦知道啦,你都快成老妈子啦!”

    陆景然:“……”

    旁边的乔宇咳了一声, 帮他们打开车门。

    塞西莉亚被关押在密党的审讯室,即使沦为阶下囚, 她还是保持着身上的美丽和高贵。时嫣是真心觉得她的脸好看,就可惜脑子装的都是shi, 简直是暴殄天物。

    陆景然走进来,塞西莉亚脸上从容的表情就出现了丝裂缝。她看着一脸冰霜的陆景然, 还有他身旁又活蹦乱跳的时嫣,抿了下红唇道:“你们想怎么样?”

    陆景然冷淡地勾了勾唇,走到她跟前:“你们魔党不遵守密党戒律, 毫不顾忌地猎杀人类,或者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么我处置你,也可以不用按照密党的规矩, 想怎么做, 就怎么做。”

    塞西莉亚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 她一点不怀疑他说的话。

    陆景然看了她一眼,走回到时嫣身边,跟她询问道:“你想怎么处置她?”

    时嫣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从厨房带出来的刀,呵呵一笑:“当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今天也要放干她的血。”

    塞西莉亚看着她手上的刀,嗤之以鼻。

    陆景然回头跟乔宇说了什么,没过一会儿,乔宇就拿了一把手术刀模样的小刀过来。陆景然把小刀放到时嫣手上,对她道:“用这把,这是平时詹姆斯做实验时用的刀,就算血族被切开后,伤口在短时间内也无法自愈。”

    “……”不是詹姆斯平时都做了些什么实验?怎么听着这么血腥呢?不过这把刀还是有用的。

    她握着陆景然递给她的刀,走到了塞西莉亚的跟前。塞西莉亚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被看守她的人用异能控制住了。

    时嫣笑了起来:“身体不能动弹的感觉怎么样啊?别急,慢慢享受。”她用小刀在她雪白的手腕上轻轻一划,便出现一道伤口,大概是因为塞西莉亚原来的肌肤太白了,这道伤口也显得格外狰狞。她的血从伤口流出,伤口也没有愈合的趋势。

    血族的自愈能力本就是因人而异的,像陆景然那种受伤后立刻就能恢复的,只有能力强大的极少数。再加上詹姆斯特制的手术刀,这血,够塞西莉亚流好一会儿了。

    看见自己的血不断地从身体里流出,塞西莉亚的神情也越来越惊恐:“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把血还给我,我不要变成皱巴巴的干尸!”

    比起死亡,对她来说变成丑陋的干尸,才是更加可怕的。

    “我才割了你一只手,你不至于这么激动吧。”时嫣被她神经质的吼声吓了跳,另一只手也懒得再割了。陆景然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对身边的乔宇吩咐:“等她的伤口愈合以后,把她送到詹姆斯的实验室里去,他会喜欢的。”

    “是的,总裁。”

    “还有我的包,她骗了我一箱的包呢!”时嫣痛心疾首,她可没忘记她的名牌包包们。

    陆景然对她道:“放心,我会派人去抄她的家,值钱的东西全都归你。”

    时嫣:“……”

    哇,这么不要脸吗。

    她喜欢。

    从密党的审讯室里离开,时嫣身心都舒畅了。晚上,陆景然还真把她的包找了回来,一个不少。除了这些包,陆景然还给了她一张卡,说今天的收获都在里面,密码是520520。

    “噗。”时嫣听得笑出了声,“陆总你还懂这些哦?”

    陆景然将她拥进怀里,轻轻嗅了嗅她刚洗过的头发:“我懂的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时嫣还没说话,就感觉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裳里,明明应该是冰凉的呼吸,喷洒在她的侧颈上时,竟让她感到一阵炽热。

    直到她被压在了身后的大床上,她才想起反客为主,也在陆景然的身上摸了起来。陆景然简直就是个宝藏,不仅血好喝,身体也特别好摸,别看他皮肤比一般人白,那下面都是蓄满力量的肌肉。当然,最让时嫣爱不释手移不开眼的,要数他身上形状完美的腹肌。

    “吸血鬼不都是花美男的设定吗?怎么会身材这么好!”

    陆景然将自己往前送了送,贴着她的唇瓣道:“还满意吗?”

    “唔……”时嫣说不出话来,陆景然勾了勾唇,动情地吻着她。时嫣还记得陆景然曾经跟她说过,血族会在登上极乐巅峰的那刻,控制不住的咬断对方的脖子。

    可她现在的脖子仍旧完好无损……嗯,除开上面那些暧昧的红痕。

    她躺在他身侧,睁着眼睛看他:“你不想要我的血吗?”

    陆景然抚着她的长发,枕在她耳边低语:“想……”想要得发疯。

    “那你为什么不咬我呢?”

    “我舍不得……”陆景然说着,又贪恋地在她唇上吻了起来。绵长的一吻结束后,时嫣气喘吁吁地道:“其实我觉得,没关系的,你吸吸我的血,我再从你那里吸回来,就当是改善伙食了。”

    “……”陆景然抱着她,闷声笑了起来。

    “你别光笑啊,我说的很有道理的吧?”

    陆景然闷笑着应了声“嗯”。

    时嫣邀请道:“那你来吧!”

    陆景然看了她一会儿,又把自己往她身体里一送:“那我来了。”

    “……我不是说这个来啊!”

    吸血鬼总是和性联系在一起,以往陆景然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这段日子他却身体力行地证实了这个观点的正确性。

    时嫣觉得陆景然真的太优秀了,优秀到她要还是人类,肯定早被他弄死在床上了。

    也许是日子过得太骄奢那啥了,陆景然完全把霍奇的事情忘在了脑后,直到乔宇通知他,霍奇找到了查尔斯伯爵,并且要跟他决斗。

    陆景然赶过去的时候,查尔斯已经被霍奇打成了重伤,而霍奇也留在那里,完全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时嫣也跟着来了,查尔斯见到她后,神情复杂地对陆景然笑着道:“你很幸运,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了她,如果詹姆斯早几百年开始味觉改造的研究,或者,我也和你一样,是日行者,我和她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陆景然蹲在他身边,眸色沉沉地看着他:“我确实很幸运,但不是因为你说的这些,而是因为,我遇到的是她。”

    查尔斯愣了一下,然后恍惚地笑了起来,慢慢闭上了眼睛。

    陆景然微抿着唇,站起了身。霍奇就站在他对面,不躲不闪,看到查尔斯咽气后,他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我说过,等我做完我要做的事,任凭你们处置。”

    陆景然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地吩咐道:“拿下他,带回去按照戒律处置。”

    “是的,亲王大人。”陆景然的手下去拿人,霍奇这次确实没做任何抵抗。

    陆景然看着查尔斯伯爵的尸体,对乔宇道:“乔宇,好好安葬查尔斯伯爵,按照他的遗愿,将他和奈莎合葬。”

    “是的,总裁。”

    陆景然交代完,牵着时嫣离开查尔斯的别墅。回去的时候他亲自开的车,时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得出来他心情不怎么好。

    这个悲剧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归根结底还是查尔斯伯爵做错了,还连累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所以时嫣并不同情他。但陆景然和他似乎认识了许久,就算交情并没有多深,也难免会颇有感触。

    她安静了一阵,问他:“你们把霍奇抓走了,那警方那边怎么交代呢?”霍奇是杀了那么多人的凶手,警方现在还在通缉他,尽管那些受害者都是血族,但在警方眼里他们就是普通市民。

    陆景然道:“这个不用担心,警方那边也有血族的人,他们会知道该怎么结案的。”在陆景然看来,霍奇杀的都是血族,自然是应该交给他们来处置的。

    时嫣应了一声,没再作声,无论如何,这场笼罩在a市上空的阴霾,总算是要过去了。

    回到陆景然的别墅时,已经是深夜,陆景然冲了个澡出来,没像前几天一样拉着时嫣亲昵。时嫣坐在他身边,环着他的腰道:“给你说点高兴的事吧,我问了詹姆斯,他说味觉改造实验马上就能成功了。”

    陆景然低下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联系的詹姆斯?”

    时嫣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在陆景然跟前晃了晃:“我加了他微信啊。”

    “……”陆景然沉默了一阵,看着她问,“你还背着我加了多少男人的微信?”

    “呃,你要是不喜欢的话,等他把改造味觉的药做好,我就删了他?”

    “……”陆景然抱着她,低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有些愉悦,又有些无奈,等他笑完了,他附在时嫣耳侧,喃喃地道:“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几天后,詹姆斯不负众望,成功做出了改造味觉的药丸。陆景然看着面前的药丸,思考着这第一颗药应该由谁来试。詹姆斯觉得他这是在侮辱他:“我已经做了大量的实验,在这颗药之前有无数颗失败的药,它是完全合格的完成品,你不吃就算了。”

    陆景然道:“我没有怀疑它的功效,但万一它有什么副作用呢?”

    “副作用我也全部写在了检测报告里,你是不认识字还是怎样?”

    “……”好的,撤资。

    时嫣走过来,拿起药吞进了嘴里。

    “……”陆景然紧张地站了起来,抓着她的手道,“你怎么吃了?”

    “啊?这个不就是研究出来让我们吃的吗?”时嫣觉得陆景然的顾虑太多了,詹姆斯交上来的药,肯定是实验合格的,他再怎么也不敢拿他们来试药啊。

    陆景然一时语塞,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道:“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没有,甚至还想吃个甜品。”

    陆景然:“……”

    詹姆斯道:“放心吧,药的毒副作用我已经降到了最小,人类平时吃的药物也不是完全没有副作用的,只不过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管家知道今天詹姆斯会拿药过来,所以早就准备好了甜点,他端上来一个巧克力酸奶慕斯,放到时嫣的面前请她品尝。

    蛋糕的味道变得生动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平淡——自从时嫣变成吸血鬼以后,闻人类的食物就再也没有血液香了。她拿起叉子叉起一小块,送进了嘴里。

    巧克力慕斯绵软的口感配上酸奶奶冻的q弹嫩滑,带给味蕾愉悦的享受,酸于甜彼此交融,像是在舌尖跳了一首华尔兹。

    “太好吃了,呜呜呜!”时嫣抬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管家,“您真的不考虑开店吗?”

    管家微笑道:“您喜欢就好。”

    詹姆斯道:“改造味觉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人类食物始终无法令血族饱腹,每天还是得摄入足够的鲜血才行。在人类味觉系统下,血液会出现腥味,所以药效的持续时间不长,大概六个小时左右。”

    陆景然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道:“这个药可以开始投入生产,然后通过我们的渠道投放进市场,至于售价,我会在看完你的报告后决定。”

    时嫣愣了一下,问道:“原来这个药还要花钱买的吗?”

    陆景然挑了下眉梢,反问她:“那不然你以为我是在做慈善?”

    时嫣:“……”

    陆总的资本家人设从来就没有崩过。

    味觉改造药的问世,带给血族一次新的狂欢,药物的最终零售价不算便宜,但也不昂贵,很多血族还是愿意花这个钱来尝试人类的食物。像时嫣这种从人类转变为血族的,自然更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陆景然也在詹姆斯把药送来的那天,跟在时嫣后面吃了药,那之后……他吃甜品好像就没有停下过!!

    管家说的没有错,陆景然真的很喜欢甜食,虽然血液也有不同浓淡不同口感的甜味,但比起人类的甜品来,还是过于单调了。吃了第一口甜品的陆景然,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不仅喜欢吃,还热衷起了做甜品,比如现在,夜深人静的,他还拉着时嫣在厨房里做蛋糕。

    “再撒点糖。”陆景然一边搅拌着手里的蛋清,一边吩咐身边的时嫣。时嫣嘴角抽了一下,撒了几颗细砂糖到碗里面:“这个之前我已经按照配比加了足够的糖了。”

    “我怕不够,再撒点吧。”

    “……”时嫣看着他,“你这么甜,还撒什么糖啊。”

    陆景然:“……”

    情话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他放下手里的碗,弯腰亲了亲时嫣:“甜吗?”

    时嫣眨了眨眼:“没尝出来,你再试试?”

    陆景然笑了一声,揽着她的腰,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法氏深吻。一吻结束,两人的气息都不太稳,陆景然轻轻拨开时嫣脸侧的黑发,目光沉沉:“现在我不想吃甜品了,我更想吃你。”

    他抱起时嫣,往楼上走去。

    第二天时嫣又是日上三竿才起,陆景然今天去了公司,走的时候也没叫醒她。时嫣乐得偷懒,干脆又倒下去接着睡。

    公司里,陆景然正在听乔宇的汇报:“已经向各地长老和亲王发出了婚礼邀请函,您需要的玫瑰也正在您城堡的花园里挑选采摘,摘好后会第一时间运往国内。另外,我刚刚联系了设计师,她说今晚之前一定会把您定做的戒指做好。”

    “嗯,那就好。”陆景然只说了简短的几个字,但乔宇却从中听出了一丝紧张。

    他能不紧张嘛,毕竟今晚就是他跟时秘书求婚的日子了!

    乔宇站在原地等着他其他的吩咐,陆景然考虑了一会儿,对他道:“时嫣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很好的朋友,下午的时候,你让elle找个借口把她约到公司来,吃吃饭逛逛街都可以,等她走了之后,再让那些人去布置别墅。”

    “知道了,总裁。”乔宇也是现在才发现,他们总裁竟然这么浪漫,求个婚搞得这么隆重,还知道要支开时秘书给她个惊喜。而且他这段时间这么热衷于做甜品,也是希望婚礼上能亲手给时秘书做个结婚蛋糕。

    这些事换做以前,乔宇是根本想都不敢想象的。

    “下午下班前再把所有事宜确定一遍,特别是戒指和鲜花,不能有失误,知道吗?”

    “明白。”

    乔宇离开以后,陆景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呼出一口气来。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最后干脆把衬衣的扣子也解开了一颗。

    是真的有些……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