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那个超爱写情书的影帝》二
    老板怎么也想不通, 为啥时嫣就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要辞职, 怎么挽留都没用。时嫣走得潇洒, 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要了。

    损失一个月的工资, 她当然是心痛的, 但在她的印象中, 就是在第二天,她在公司旁被梁惠欣撞见了。她可以选择明天请假, 不来公司, 但梁惠欣会出现在这里一次, 说不定就会出现第二次, 时嫣考虑再三, 觉得为了安全着想,还是直接辞职比较稳妥。

    回到家后,她瘫在沙发上放空了一会儿,思考着今后的对策。对了,系统还有一个积分商城, 里面说不定有其他能用上的道具。

    她打开积分商城,查看了一下里面的商品。商品大概分为两种,分别是基础类和特殊类。基础类主要是用于改造自身,比如可以提高自己的美貌、智慧、气质、武力等,每提升一点, 消耗十积分。特殊类为一些常驻道具, 目前只上架了两个——

    查看近十章的内容, 500积分一次;增加男主对自己的好感度, 100积分一点。

    前一个,相当于预知未来,是个比较大的金手指,但售价昂贵;后一个……后一个她更不想吐槽了好吗!男主的好感兑换成积分时,是一比一的,现在用积分去购买男主好感度,却需要花费一百倍的积分!

    呵呵,生意真好做。

    她看着自己剩下35点的积分,把商城关闭了。她还是自食其力吧。

    刚准备起身做晚饭,手机就震动了一下,她拿起手机一看,是时巧发来的微信,问她在不在家。时嫣的地址时巧一直是知道的,不过出于各方面考虑,她很少会来找她。这次她联系时嫣,是因为她老公张大公子,婚内出轨了。

    虽然两人是商业联姻,但也夫妻这么多年了,张卓越这样做,她非常生气。

    时嫣这会儿也记起来了,今天时巧确实来找过她,和她一起吃的晚饭。

    和时嫣印象中一样,时巧带了来啤酒和烧烤,一副要不醉不归的架势。上一世,时嫣跟时巧说喝酒伤身,把她的酒都收走了,从冰箱里拿了饮料出来。这一世,时嫣没再拿饮料,她觉得是成年人,就喝个痛快!

    两个许久没见的姐妹,一边喝酒一边吃着烧烤,几酒下肚,时巧的脸也跟着红润起来。

    “他张卓越算个什么东西!我嫁给他那就是在做慈善,他竟然还敢跟我出轨!”时巧抱着酒打了个酒嗝,“而且我还听说,那个女人怀孕了,那个孙子不敢跟我离婚,但外面的那个小贱人,他也打算一直养着。”

    “所以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就应该跟他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时巧笑了一声,哪怕她喝得有些醉了,也知道这是不行的:“时家和张家都不会同意的,现在两家还有好多项目在合作呢,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小事撕破脸。”

    “这哪里是小事了!”时嫣拿起酒,咕噜咕噜灌进去了几口,“我跟你们说,你们这种做法一开始就是错的!生意又不是必须得拿婚姻来换,你们这就是想走点捷径罢了!”

    时巧靠在桌子上,傻笑着看她:“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你好像也这样说过。我们两个吧,嗝,大家都觉得我比较强势,但你比我坚韧多了。”她不知道要违抗整个家庭,坚持跟陆景然结婚,需要多大的勇气。

    时嫣拿起酒,跟她碰了一下:“别想了,不就一个男人嘛,你知道这个世上有多少男人吗?35亿还多5000万!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还怕找不到男人吗?”

    “说得对!来,干杯!”

    又是一杯酒下肚,时巧的脸色更红了:“阿嫣啊,我跟你说,家里最近其实都有些软化了。陆景然这两年发展得好,你也不可能一直在‘国外深造’,你过阵子,嗝,带着陆景然去看看他们,说些好话,应该就能回家了。”

    时嫣笑了笑,跟她说:“我现在就在家啊。”

    时巧愣了一下,视线有些朦胧地看向挂在墙头的结婚照,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她笑了一声,把酒杯里的酒喝了下去:“说的对。”

    时巧虽然纵横商场,但她的酒量没有时嫣好,时嫣看着醉醺醺的时巧,只能帮她叫了个代驾。把时巧安全送上车,她才往楼上走去。刚一打开门,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个不停。

    这个铃声是陆景然的专属铃声,时嫣连忙小跑过去,接起了电话。陆景然在电话接通的刹那,就忍不住问道:“老婆,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时嫣道:“今晚姐姐来家里了,我刚才送她下楼,忘了拿手机。”

    “哦。”陆景然应了一声,又肉麻兮兮地开口,“老婆,我想你了。”

    “……”时嫣有点点无语,“你不是早上才刚走吗?”

    “那也想你了,怎么,你不想我吗?”

    “……想,嗝。”

    陆景然的眉头一皱:“你喝酒了?”

    时嫣乖乖地道:“是啊,姐姐今天心情不好,就陪她喝了一些。”

    “时巧?她怎么了?”

    “张卓越出轨了,小三还怀了孩子。”时嫣说到这里,也有些气气,“你们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如果你以后也出轨了,我才不会像姐姐一样,我会打断你们狗腿的!”

    陆景然笑了一声,觉得生气的老婆也好可爱:“我不会的,因为全世界我只喜欢老婆一个人。”

    “……”输了输了,出来混果然都是要还的啊。

    “好了,喝了酒今晚就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

    他说到这里,时嫣才想起来自己辞职的事,还没跟他说:“老公啊,我有个事想和你说。”

    “什么?”听她这个口气,像是又做了什么坏事啊。

    时嫣可怜巴巴地道:“我失业了,呜呜呜。”

    陆景然一愣,问她:“怎么回事?你们老板欺负你了?”

    “没有,是我自己辞职的,嗯……我觉得他太抠门了,都不给我涨工资。”

    听到时嫣不是被欺负,陆景然就放心了,至于辞职,他巴不得呢。他咳了一声,假惺惺的安慰她:“这个工作不干也罢,老婆这么聪明,不愁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时嫣眨了眨眼,觉得这话和她刚才安慰时巧的很像啊。

    “既然辞职了,就在家休息一阵子吧,之后再找工作也不迟。”

    时嫣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是真的有些怕出门被梁惠欣撞见,还是宅在家里最安全。

    陆景然忽然安静了一会儿,试探性地开口问她:“你要是觉得呆在家无聊的话,要不,到剧组来找我?”

    陆景然这么说当然是有私心的,这部戏少说也得拍四个月,四个月见不到老婆,想想都令人发疯。但他没指望时嫣真的会答应,剧组人多眼杂,她肯定会有很多顾虑的。

    时嫣认真考虑了一下这个提议,比起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当然是去剧组找陆景然更好,她穿到这个世界来之后,都还没见到过他呢。而且根据上一世的记忆,陆景然就是在剧组吊威亚时出的事,她本来也要找理由过去,把那个害他们的人揪出来。

    “好啊,我去找你。”时嫣一口答应了下来。

    陆景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你答应了?”

    “是呀,难道你想反悔?”

    “我才不会。”陆景然心花怒放,老婆要到剧组来找他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我让谭宁去接你。”

    谭宁就是他的经纪人,也是宁静致远工作室的负责人。他和陆景然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也知道陆景然和时嫣结婚的事。

    时嫣想了想,对他道:“后天吧,我明天收拾一下。”明天是她撞见梁惠欣的日子,她还是不要出门比较好。

    陆景然道:“好,我让谭宁去安排。”末了,又故意压低声音,用他性感的气音对她说:“等你。”

    时嫣:“……”

    大晚上的受不了了啊!

    挂断电话后,时嫣心情激荡的去冲澡,看见自己身上还未消散的痕迹时,心情更激荡了。

    第二天,她睡到十点过才醒,冰箱里还剩了些菜,今天就用这些将就着对付对付。白天闲在家里没事,她把陆景然演的电影都翻出来,看了一遍。

    陆景然的颜好,即使在的特写下,也完美得无可挑剔,时嫣本来是想全程舔颜的,可不知不觉,就被陆景然带入了戏。这是让陆景然加冕影帝的电影,他在里面扮演了一个卧底警察,结局为了追捕凶犯而牺牲。

    时嫣看到最后,竟然哭了起来,男主角死的时候,电影并没有过多渲染,比如放一个特别煽情的音乐啥的,但就看着男主角慢慢闭上眼睛,嘴角弯起一抹笑,却带给人无比强烈的震撼。

    这个影帝陆景然拿得实至名归,不怪他的粉丝天天在网上吹他,真的,她都想上去吹他了。

    时嫣在感叹陆景然的演技时,市区一家高档的会所内,几个年轻人正在喝酒聚会。

    “莉莉,听说你哥把外面女人的肚子搞大了?”

    被问话的张莉莉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哥的事我管不了。”

    那人又贱兮兮地问:“那你嫂子呢?她看上去可不好惹。”

    时巧吗?她确实不好惹,可这门婚事牵扯两家的生意,她能怎么办?“又不能离婚,不好惹也只能忍了。昨晚她喝得烂醉回来,还念叨着‘阿嫣我们继续喝’。”

    一直没说话的梁惠欣神色一动:“阿嫣?是时嫣吗?她不是出国了嘛,好几年都没她的消息了。”

    张莉莉道:“对啊,肯定是她喝高,在梦里和时嫣喝酒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