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那个超爱写情书的影帝》三
    在家里宅了一天的时嫣, 安全避开了梁惠欣,暂时松了一口气。晚上她哼着小曲,开始收拾行李, 准备明天奔赴片场看老公本人。

    陆景然的新片是古装武侠题材的电影, 取景地云村是国家5a级景区,山清水秀, 风景如画。时嫣到达机场后,看到了谭宁安排的来接自己的人。

    从机场到云村, 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时嫣在快接近目的地时,把特地准备的帽子拿出来, 戴在了头上。下车后, 她没给陆景然打电话, 而是打给了谭宁。

    谭宁看见她的号码, 就快步走到了一边:“到了吗?”

    “嗯, 我穿的黑色t恤, 牛仔短裤,就在剧组外围,你看到我了吗?”

    谭宁抬起头环视了一圈, 很快锁定了时嫣:“看到了,你站在原地别动, 我过来接你。”

    “好。”时嫣挂断电话, 就乖乖站着等谭宁过来。在现实世界中, 她也在剧组跑过龙套, 时隔这么久再次来到片场,心里竟隐隐有些激动。

    谭宁穿过人群,快步走到她跟前,顺手想帮她提过行李箱,被时嫣阻止了:“我这次的身份是陆景然的助理,哪有经纪人给助理提行李箱的道理。”

    谭宁:“……”

    小姑娘戏还做的挺全。

    但他觉得时嫣说的也没错,便收回手,领着她一起朝里走去:“现在正是景然的戏,你还没看过他拍戏吧,带你过去见识见识。”

    “好啊好啊。”时嫣拖着行李箱,兴奋地跟在谭宁后面。前面人围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拍摄现场,穿着一身古装的陆景然,正在和女主角对戏。

    女主角江月也是这几年人气正盛的女星,走的是清新路线,喜欢她的人把她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仿佛除了她以外,其余女星都是妖艳贱货;不喜欢她的人,则说她清汤寡水淡而无味。

    好在江月还是有演技,被提名过好几次影后,只不过运气不太好,每次都与影后失之交臂了。这次她接拍这部电影,就是想凭这个角色再次冲击影后。

    时嫣只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到了陆景然身上。陆景然这次扮演的是一个隐世多年的高手,不问江湖事,寄情山水间。他的扮相确实把这种超然的气质展示出来了,再配上他惯有的冷漠眼神,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女主角不停地求他重新出山,那模样简直是我见犹怜,但男主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一掌打了过去。

    时嫣:“……”

    这个剧本她喜欢。

    陆景然打完一掌后,导演就喊了咔:“休息十分钟,准备下一场。”

    陆景然走出能拍摄的范围,一抬眸,就看见了站在对面的时嫣。他的眸光明显变了一下,看得谭宁是心惊肉跳。崩住啊陆影帝!一定要稳住!

    陆景然私下是个什么鬼样子别人不知道,他谭宁可一清二楚。别看他平时冷得跟个冰山似的,一看见老婆,就像突然被人挖了脑子,只会黏在一边求亲亲抱抱。

    他之前一度怀疑,时嫣给他下了什么降头。

    陆景然在原地呆了几秒后,总是崩住了表情,抬脚走了过来。谭宁假模假样地跟她说:“这是你的新助理,时美丽。”

    时美丽是时嫣自己取的,说什么进演艺圈就得有个艺名。谭宁觉得,这种艺名不要也罢。

    时嫣之前跟着谭宁走过来时,周围不少工作人员就注意到了她,瞧她盘亮条顺的,一双长腿又白又直,还以为是谭宁手下签的新人,带到片场来学习的。这会儿听他说是助理,都纷纷打趣道:“这姑娘当助理是不是有点屈才了哦,谭老板不打算培养一下?”

    谭宁哈哈笑道:“我倒是想,但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陆景然看了他一眼,往保姆车旁走去:“我去车上吹会儿空调。”

    谭宁心领神会,叫上时嫣一起去了保姆车。时嫣刚钻上车,就被陆景然一把扯到了怀里,吓得跟在后面的谭宁赶紧拉上了车门。

    时嫣头顶的帽子掉在车上,她抬起头想看陆景然,哪知刚对上他的眼睛,他就直接吻了上来。一旁的谭宁满脸黑线,恨不得自己从来没上过这辆车。

    陆景然抱着时嫣亲够了,才稍稍放开她,嘴上是松开了,可还是把人圈在怀里,不愿意放手。时嫣喘了几口气,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笑:“老公,你古装扮相也好帅哦!”

    “……”谭宁怒摔车门,到车下等他们了。

    陆景然瞟了车门一眼,毫不在乎。他揉了揉她的头顶,轻声问她:“坐了这么久的车,累吗?”

    时嫣道:“没有和你开车累。”

    陆景然:“……”

    他的小可爱老婆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流氓了?难道是跟他学的??

    陆景然咳了一声,看着她白嫩嫩的两条长腿,眉头微蹙:“明天穿一条长裤来片场。”

    “……可是长裤很热啊。”

    “这里靠山,蚊子多,穿长裤好些。”

    “哦!”

    陆景然满意地又亲了亲她,车门便传来“咚咚”的两声:“陆大影帝,要准备开拍了。”

    陆景然皱了皱眉,放开时嫣:“下去吧。”

    “好。”时嫣把行李箱留在陆景然的保姆车上,跟着他一起下车了。妆发师重新帮陆景然整理了下妆容,导演就宣布开拍。

    接下来的这场戏是一场打戏,刚才男主的一掌,也激怒了女主,两个人就这样打了起来。江月这次为了冲击影后,花了不少心思,经纪公司还给她塑造了个“敬业”的人设,对外宣称这次电影,每场打戏都会亲自来,坚决不用替身。

    想法是很美好的,江月也试着努力了,但她的打戏,一直达不到导演的要求。重来了几次,陆景然还没发脾气,江月就先受不了了:“不来了不来了,这么热的天穿这么厚的衣服,打这么久还要不要人活啊。”

    助理赶紧跑上来给她扇风,帮她降温。时嫣也跑上去,帮陆景然擦汗递小风扇。见陆景然衣服都打湿了,时嫣侧头看了江月一眼。这个女人真讨厌,要不是她一直演不好,陆景然也不用重复这么多遍了。

    大概是天气热,人就容易燥,江月这么一闹,导演脾气也来了:“当初是你要艹什么敬业人设,非说不需要替身,现在你不演了,我去哪儿给你临时找个替身来?”替身不仅要会打戏,还得跟江月的身形相仿,这短时间内,还真不好去找这么个人。

    江月道:“我也想演啊,但不是一直达不到汪导你的要求嘛。”

    汪正被她气得不行,还想说她两句,时嫣就跳出来道:“导演,你看我可以吗?”

    她这话出口,不止汪正愣了,连陆景然都愣了下。在众人眼里一向冷冰冰的他,这次难得地流露出了一丝不高兴:“你别闹。”

    时嫣看了看他,又去跟导演说:“我真的可以,刚才看他们演了那么多次,动作我都记下来了。”时嫣本就是武行出身,以往在剧组就是给女明星当武替的,现在不过是干回老本行而已。

    导演打量了她几眼,她的身材是和江月差不多,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动作都记住了:“那你打一次给我看看。”

    时嫣走到空旷一点的地方,在原地就比划了起来。还别说,动作真跟刚才江月做的一模一样,还比她的标准许多。

    导演觉得自己简直是挖到了宝,激动地道:“行行,就你了!”

    时嫣被工作人员拉下去换衣服了,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跟江月一模一样的衣服。替身是不会露脸的,江月会补拍所有露脸的部分,所以时嫣也不怕自己上电视被人认出来。

    导演看见她的扮相,连连称赞:“不错不错。”怎么感觉比本尊还适合呢?

    江月看见她后,脸色也不太好了,她走上去,跟导演说:“汪导,还是我来吧,她一个业余的不行。”

    时嫣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你刚才那水准也好意思说别人不行,姑奶奶在街边揍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幸好导演没买江月的账:“你现在说?人家都换好衣服了,先过一遍再说。”

    他叫来时嫣和陆景然,让他们两个先试一遍。时嫣朝陆景然眨了眨眼,举剑朝他刺了过去。陆景然侧身躲过她的剑,朝她手臂打去一掌,时嫣顺势转了个圈,头发和衣角跟着飞了起来。

    导演助理凑到导演跟前,小声嘀咕:“汪导,你有没有觉得陆老师打起来,比刚才温柔了很多?”

    他……觉得,但这一定是幻觉。

    时嫣和陆景然试完戏,导演又提醒了下陆景然注意情绪,便正式开拍了。江月看着时嫣,心想外行人随便武两下还行,等真到了镜头前,肯定就会紧张出错。但没想到,时嫣和陆景然一次就过了。

    导演摸着下巴,看着时嫣:“你真的是第一次演戏?”

    时嫣眼睛也不眨地道:“是啊。”

    导演继续摸下巴:“我怎么看着不像呢?”

    时嫣道:“可能是我天分比较高吧!”

    导演:“……”

    他敲了敲手上卷起的剧本,叫来江月:“补拍几个镜头,这部分就过了。”

    时嫣和陆景然走到一边休息,陆景然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对她问道:“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会武术?”

    时嫣尴尬地笑了两声,也小小声对他道:“也就会点皮毛,小时候我爸怕家里太有钱,我会被人绑架,所以就找了个武术老师教我们。”

    “……”时家还真是会未雨绸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