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那个超爱写情书的影帝》四
    拍摄结束后, 时嫣坐着陆景然的保姆车, 跟他们一起回了下榻的酒店。剧组人员繁多, 助理一般都是和其他助理一起合住的,陆景然肯定不愿意时嫣跟别人挤一间屋子,谭宁就帮她单独定了一间房。当然, 费用也是他们自己承担了。

    根据陆景然的要求,他特地把时嫣的房间跟他定在了同一层。这个天气拍一天戏, 整个人都是黏黏的, 陆景然一回到房间, 就先去冲了个澡。谭宁领着时嫣去她的房间, 顺便把房卡交给了她:“那你先收拾一下,等会儿过来找我们。”

    他想过了,陆景然洗完澡,肯定会去找时嫣的,与其让他跑去时嫣的房间,不如让时嫣来找他——助理出现在明星的房间里,总比明星出现在助理的房间里正常!

    “好的。”时嫣接过房卡, 正准备进门,谭宁又在身后叫住了她。

    “等一下。”他从文件包里翻出一封信, 递到了时嫣手上, “这是前天景然让我快递给你的, 我想到你今天就要过来, 就没寄。收好了, 陆影帝的情书。”

    “……谢谢。”时嫣把信接了过来, 陆景然为了掩人耳目,要寄情书的话都是让谭宁代劳,时嫣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谭宁当面给她,就有些羞耻了。

    谭宁也对这份差事很不满意:“你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喜欢写纸质情书?他在人前是高冷男神,私下肉麻得不行,你怎么受得了他?”

    时嫣瞪了他一眼:“不许你这么说他,我就喜欢他给我写情书,咋地!”

    谭宁:“……”

    不咋地,这两夫妻他一个都惹不起。

    时嫣进到房间后,行李箱也没顾得上打开,先把陆景然给她的情书拆开了。

    “老婆,我已经顺利抵达拍摄地了。这里的风景很美,可我看什么都像有你的影子,天上的云像你,树下的花像你,就连河里我的倒影,都是你。今天晚上,我可能要想你一千遍,才能入睡。”

    时嫣:“……”

    陆景然为什么这么会撩!

    她拿着信,特地上网搜了一下,这些句子还真不是网上抄的,都是陆影帝原创的。

    ……他大概是个被演戏耽误了的诗人。

    时嫣把信收好,拿了套干净的衣服出来,也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正好接到陆景然打来的电话,叫她去他的房间。

    谭宁也在陆景然的房间里,时嫣来了以后,陆景然看向谭宁的目光就更扎人了:“我老婆来了,你还不走?”

    “……”谭宁的嘴角抽了一下,开口道,“你老婆来了,我更不能走了。”

    大家都是男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陆影帝,我提醒你一下,这里是酒店,全剧组的人都住在这里,你最好控制一下你自己。”

    陆景然心情十分不爽,好不容易把老婆骗来了,还叫他控制一下?那这不是比之前更惨吗。“我们可以换个酒店。”

    “……”谭宁呵呵一笑,“搞特殊只有两种结局,一,被人说耍大牌,上热搜;二,被狗仔盯住,挖出大新闻,上热搜。”

    陆景然:“……”

    时嫣安抚道:“没事,谭大哥也呆在这里吧,我刚好有些事想和你们商量。”

    陆景然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还给她递了盒牛奶:“什么事?”

    “嗯……”时嫣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之前不是提过想和我公开关系吗?那天晚上姐姐跟我说,家里的态度已经软化了,我们去认个错,这件事应该就过去了,如果你现在还想公开的话,我们可以选个时间,公布?”

    时嫣斟酌着把这番话说完,陆景然还没给出反应,谭宁就率先道:“我反对这门婚事!”

    时嫣:“……”

    陆景然侧过头,看了谭宁一眼。谭宁背上一寒,还是梗着脖子道:“时家不再反对你们,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公布的最佳时机。”

    “那你想怎么样?让我们瞒一辈子?”陆景然冷冷地问。

    谭宁苦口婆心:“一辈子当然是不可能一辈子的,只不过可以……再晚两三年?你这儿刚拿影帝没多久,正是和粉丝的蜜月期啊,突然公布婚讯,不是拿刀往人家心窝里戳吗!等两三年后,你的作品更多了,粉丝也更成熟了,那个时候你29岁,也是粉丝比较容易接受明星结婚的年龄段。”

    时嫣和陆景然一时都没说话,谭宁这番说的话确实有道理,但两人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陆景然是不愿意时嫣一直这么躲躲藏藏,当他老婆当得像在做贼;时嫣是害怕上一世的事重演,他们自己公布至少主动权还在他们手上。

    谭宁见他们都不说话,便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也不是说公布就公布的,你们两个再好好想想,哪怕日后真的要公布,也要想好之后一系列的应对。”

    他的话音刚落,陆景然房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谭宁愣了一下,目光不经意地瞄向时嫣。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这么晚还来敲陆景然房门的,通常都是剧组女演员。以前把人轰出去就算了,但今晚陆影帝老婆本尊就在这里……修罗场想想就刺激!

    “我去开门!”他没等陆景然发话,就跑过去把门打开,那雀跃的小步子,还带着些迫不及待。

    门外的人果然没让他失望,是剧组的女主角江月。江月看见来开门的谭宁后,也愣了一下,再往里看,连助理都在。她有些尴尬,但还是用久经沙场的微笑化解了:“谭老板,你们这是在开会呢?”

    谭宁笑嘻嘻地道:“是啊,讨论一下工作,你找景然有事?”

    江月捂嘴笑了两声,把手里的剧本拿出来给他看:“我是想找陆老师研究下剧本,对对戏。”

    陆景然道:“这么晚了不太方便,明天在片场对吧。”

    江月又笑了两声,对他道:“那好,我不打扰你们开会了。”

    房间门关上以后,江月脸上的笑就收了起来。她找陆景然当然不是为了看剧本的,不过她今天没来对时候。以她的长相和人气,没少遇到过来勾搭她的男明星,不过她都不太看得上眼,唯独对陆景然很感兴趣。

    陆景然这朵高岭之花,也如传言中一样不好追,拍戏之外,他连多余的话都不会和她说。江月想到这里,又笑了笑,越是高冷的男神,把他摘到手后越有成就感,不是吗?

    陆景然房间里,时嫣一脸天真地看着陆景然:“老公,她这么晚来找你看什么剧本呀?月光剧本吗?”

    “……”噗。谭宁在心里暗自发笑,他最期待的情节,终于来了。

    陆景然道:“她的目的不重要,反正她也进不了我的房门。”

    时嫣道:“哦,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会让她进来吗?”

    陆景然微微倾身,把她拉到怀里:“老婆,你是在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吗?要不我身体力行地证明一下?”

    “……不用了,谢谢。”

    “咳。”谭宁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这里还有一个大活人,“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各自回房间吧,明天一早还要赶去片场。”

    “好。”时嫣倒是真的不想打扰陆景然休息了,这么热的天,就算只是站在太阳下都受不了,更何况他还穿着古装拍了一天的戏。

    陆景然下意识地拉住她:“老婆,你真的要走吗?”

    “当然是真的!”谭宁怕时嫣心软留下,啪地打开了他们两人的手,“陆影帝,剧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呢,注意影响!”

    时嫣也道:“嗯,还是小心些好。”她踮起脚尖,摸了摸陆景然的头:“乖啦。”

    谭宁:“……”

    习惯了看陆景然冷冰冰的臭脸,这种画面他还真有些适应不了。

    时嫣跟陆景然道了晚安,就跟谭宁一起离开了。回房以后,她还在想着公开的事情。现在公开确实对陆景然影响很大,不过谭宁有句话没说错,他们应该想一下关系曝光后的应对。上一世他们隐婚的事突然就被曝光了,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一世就算不主动公开,也应该准备一下被曝光之后的对策。

    未雨绸缪嘛。

    时嫣考虑了一阵,心里有了大致的想法。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谭宁的电话给叫醒了,这一刻时嫣是希望自己没来过片场,在家里睡懒觉的。

    迷迷糊糊地洗漱完,她背上自己的包,爬进了陆景然的保姆车:“早啊。”

    陆景然就坐在她旁边,见她上车,也对她说了声早:“老婆,这个给你。”

    “嗯?”时嫣接过陆景然递过来的东西,有些懵,“扑克牌?”

    “嗯,这是国外流行的一种情书文化,把自己喜欢对方的地方写在扑克牌上,写成‘52个喜欢你的理由’。难得这次我们可以呆在一起这么久,我决定每天写一张送你。”

    时嫣:“……”

    陆影帝写情书的技能还是和国际接轨的!昨天是谁嘲笑他来着?!

    她把扑克牌翻到正面,上面用签字笔写着一句话:“喜欢你每天早晨对我露出的第一个笑。”

    ……

    她真的不行了,男主角这么撩,谁来救救她这个女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