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那个超爱写情书的影帝》五
    坐在前排的谭宁没想到一大早就被这么虐了一翻,决定要报复回来。他在车上找到陆景然的剧本, 翻到后面几页, 指着上面用红笔标注的一段给时嫣看:“小时啊, 给你看个刺激的东西。”

    时嫣收起陆景然给她的扑克牌,抬眸看去:“什么啊?”

    谭宁道:“你老公的床戏,今天就要提前拍!”

    时嫣:“????”

    她仔细瞧了那段用红笔圈出来的戏,还真是那啥戏。

    严格说起来,陆景然出道五年了。前两年他资源不好,接的戏也不多, 没什么名气,和时嫣结婚后,才慢慢红了起来。但这五年加起来,陆景然连一场吻戏都没有拍过,更别说床戏了。

    不少导演都想率先拿下陆影帝的荧幕初吻,汪导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一上来,就直接给了重量级亲热戏。

    “这段戏我标红, 是为了重点说明我不会演,要用替身。”

    听完陆景然的解释,时嫣放心了,她看向谭宁,对他道:“我跟你讲, 不要妄想挑拨我和我老公的关系, 我们两个超好的。”

    谭宁:“……”

    在陆景然说要让时嫣过来的时候, 他就应该坚决拒绝的。

    到了片场后,陆景然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去化妆换衣服。今天现场的气氛透着莫名的暧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场传说中的床戏。

    为了方便把现场的人员清出去,这场戏是安排在今天的最后拍摄。拍摄其他戏份时,汪导趁着休息的间隙,再一次跑去找陆景然,希望他能为艺术献身。

    陆景然的回答依然没变。

    江月看见汪导垂头丧气地回来,就猜他肯定还是没说动陆景然。她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走上前跟他确认道:“汪导,陆老师同意不用替身了吗?”

    汪正道:“我实在没办法了,你有本事你去和他说吧。”

    江月的脸色变了变,汪正都说不动陆景然,那她更加不可能了:“汪导,当初可是你跟我打包票,说肯定能说服陆景然,我才答应你不用替身的。”

    汪正的电影不是色情片,这次的这场戏,是男女主唯一一次发生关系,确实是剧情需要。他对电影的要求一向很高,替身的感情肯定不如演员到位,拍出来效果也不会多好,况且这场戏还这么重要。

    他看着江月,苦口婆心地劝说:“身为一个成熟的、专业的演员,应该正确地看待床戏,而不是一味地避之如猛虎,你说是不是?”

    江月道:“反正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陆景然演,我就演。”

    汪正在这一行呆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人和事多了去了,江月的这点小心思,他心知肚明。可他该说的话都说完了,陆景然就是不同意啊。他总不能强行把人扒光,扔到chuang上去吧。

    两个演员都要用替身,导演真的是愁秃了头,更令人秃头的是,统筹跑过来说,江月的替身突然联系不上了。

    “怎么搞的?不是早就定好的吗?”

    “是早就定好,但是电话打不通啊!”

    旁边的江月笑了一声,对汪正道:“汪导,我给你想个办法,昨天那个替我的女生,不是替得挺好的吗?让她去啊。”

    统筹看了她一眼,道:“这不太好吧,她毕竟也是陆老师的助理。”

    江月道:“昨天她给我替身,陆景然不是也没说什么么?”

    “……”昨天的戏和今天的戏能一样吗?

    导演也不好意思跑过去找时嫣,他可以让陆景然为艺术献身,可人家小时,也不是演员啊。

    这事很快在剧组传开了,时嫣听见有人提议她去给江月当替身时,差点没把嘴里的矿泉水吐出来。陆景然也皱着眉头,他看了看身边的谭宁,跟他道:“你帮我把导演叫过来下,就说我有话和他说。”

    谭宁点了点头,去办了。

    江月看见导演走到陆景然那边,就一直留意着他们。没过一会儿,导演喜上眉梢,那表情就像中了五百万。

    “清场了清场了,拍摄今天最后一场戏了!”导演和陆景然聊完,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了。江月走到他跟前,问他:“汪导,联系到替身了?”

    汪正道:“人家小时同意了。”他飞快地说完,又指挥起了现场的工作人员。

    时嫣已经跟着工作人员下去换衣服了,江月的柳叶眉轻轻一弯,心里有些疑惑。这个时美丽,竟然真的同意了?

    “月月姐,我们还不走吗?”江月的助理走上来,跟她问道。

    江月笑了笑,道:“不急,我们把最后一场戏看完再走。”

    助理道:“可是导演不是要清人了吗?”

    “我是女主角,我留下来观摩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江月还真就留下来了,现场的工作人员少了一大半,拍摄用的屋子里面,更是只留了导演、导演助理、摄影师和灯光师。江月没带助理,自己也混了进去,屋里的光线不太好,不过这种戏嘛,要的就是这种朦胧的暧昧。

    “演员可以出来了哈!”导演助理叫了一声,时嫣就披着一块浴巾出来了。这块浴巾很大,把她整个人都遮严实了,浴巾里面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待会儿还要被男主角撕开。

    房间中央摆着一张软塌,周围都是为了烘托气氛布置的纱帐和飘带。时嫣坐到里面,就把披着的浴巾脱了下来。跟着,男主角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江月看见出来的人,眉头便猛地一皱。

    为什么会是陆景然?

    陆景然也披了一张时嫣同款的浴巾,走到时嫣跟前时,他便把浴巾脱了下来。他里面穿的更少,上半身就毫无遮拦,只有下半身裹着一块小浴巾。

    尽管现场的人已经很少了,时嫣也在这一刻听到了吸气的声音。

    ……真是便宜他们了,呵!

    江月捏着拳头,走到导演身边问:“怎么回事?不是说陆景然不演吗?”

    汪正道:“刚才他突然又答应了,我也很惊喜啊!”

    “我……”

    “行了。”汪正被江月吵得不耐烦,“马上就要开拍了,你不看就出去。”

    江月抿了抿唇,沉默不语地站到了一边。

    汪正问:“准备好了吗?”

    陆景然是准备好了,但时嫣似乎有些紧张,陆景然挨着她坐下,对她低声道:“别怕,这场戏是我主导的,待会儿交给我就好。”

    “……好。”怎么这么听着,反而有些更害怕了?

    “准备好了就开始了。”导演喊了开始后,陆景然猛地把时嫣推倒在身后的软塌上。他看着身下的人,顺手拉过软塌上的一块薄布,盖在了自己的腰上,刚好遮住那块浴巾。

    房间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看着他们。

    时嫣早就忘了这会儿是在演戏,出神地看着身上的人。

    “亲她的脖子。”导演叫了一声,遥控指挥陆景然的动作。陆景然低下头,在时嫣的脖子上亲了起来。推过去,给了他们一个特写,导演又命令,把她的衣领拉开。

    时嫣的衣服为了方便男主动作,穿的时候就没有系牢,陆景然一边吻着她的侧颈,一边抬手,就将她的衣领扯开了。时嫣里面是穿了抹胸的,不会看到什么,但陆景然还是特地侧身挡了挡。

    “动一下。”

    陆景然听到导演的声音,就把腰往前面送了一下,然后有节奏的动了起来。这只是拍戏,他当然没有真正进去,只是做了个动作。两人身上都穿着东西,隔着衣料摩擦,也让时嫣的体温升高不少。

    “握住她的手,动作别停。”

    陆景然的左手慢慢向上,握住了时嫣放在头边的右手,和她十指相扣。他的腰还在持续动着,时嫣清晰地感觉到……他硬了。

    室内的气氛太令人热血沸腾,导演助理凑到导演身边,小声地说:“平时看陆老师冷冰冰的,没想到演起这种戏来如此得心应手,简直就像真的在做一样。”

    “……”导演瞪了他一眼,对着前的两人道,“好了,可以了。”

    陆景然停下来,趴在时嫣身边,闭着眼轻轻喘着气。导演看了一遍刚才拍摄的画面,满意地道:“这条过了,你们两个休息一下。”

    陆景然睁开眼,在起身的时候,用极低的声音在时嫣的耳边说了一句:“老婆,我差点就忍不住真的要你了。”

    他说完就披上大浴巾,快步走了出去,时嫣慢慢坐起身,拉好衣领,脸色通红通红的。

    “咳,小时啊,你也去休息下吧。”导演没好走过去,就站在外面跟时嫣说。时嫣应了一声,也披上浴巾往更衣室走。

    江月看着她,脸色难看,怎么所有便宜,都被这个小助理占了去?导演回过头,见她还站在那里,便道:“既然你没走,就干脆来补几个脸部特写镜头吧。”

    江月抿了下嘴角,还是去换衣服了。

    a市的一家咖啡馆内,梁惠欣摘下脸上的大墨镜,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查到了吗?”

    男人往前倾身,放低声音跟她道:“我去查了下时巧,发现她喝醉酒那天,是从182那边回来的。我拿着时嫣的照片去182附近问了,真的有人见过她。”

    梁惠欣眸色一亮,追问他:“然后呢?她人在哪里?”

    男人道:“她这几天好像出了远门,一直没在家,进一步的资料还得再等等。”

    梁惠欣从包里摸出一叠钱,推到了他面前:“尽快,我没多少耐心。”

    “一定一定,谢谢梁小姐了。”男人收起钱,喜滋滋地走了。梁惠欣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嘴角也翘了起来。

    时嫣明明就在国内,时家却要假装她出国了,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等她查出来,当众拆穿她的谎言,想想就觉得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