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那个超爱写情书的影帝》十一
    此为防盗章, v章订阅不足70的读者将在72小时后看到正文  “好呀!”时嫣开心地应了声,果然, 付出就会有回报,这几个小时没白等。她简单整理好桌面, 拿上自己的包和外套,跟着陆景然往外走。

    夜里的公司格外安静, 走廊上只有两人的脚步声,有节奏地敲击着鼓膜。时嫣抬头看着走在身边的陆景然, 小女人似的开口:“陆总, 我还不想回家。”

    陆景然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高深莫测:“那你想去哪里?”

    时嫣道:“我想去你心里。”

    陆景然:“……”

    他猜到了套路, 没猜到是这种套路。

    说完今日份土味情话的时嫣对自己十分满意, 她跟着陆景然走进总裁专用电梯后, 还抽空问了一句:“咦, 乔特助没和你一起吗?”

    陆景然不答反问道:“怎么,你很想见他?”

    “……不是, 只是他平时不都跟你同进同出的吗?”

    陆景然道:“乔宇下班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时嫣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过了:“陆总,你经常工作到这么晚吗?要注意身体啊。”

    陆景然有几分好笑地看着她:“该注意身体的是你吧,我记得你告诉我你有传染病?我们公司不要有传染病的员工,明天安排你去做个体检吧。”

    时嫣:“……”

    呵。

    “不要在心里呵我, 我听得到。”

    时嫣:“???”

    这是什么骚操作?

    一旁的陆景然无声地勾起嘴角, 弧度还没来得及扩大, 电梯就猛地摇晃了一下,停在了原位。

    时嫣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住了陆景然的胳膊:“怎么了?电梯故障了?”

    陆景然的眉头慢慢蹙起,声音也跟着低沉了两分:“不是故障。”

    “那是什么?”

    陆景然没有回答她,他走到门前,直接徒手掰开了电梯门,一个跃身跳了出去。

    “上来。”他弯下腰,朝留在电梯里的时嫣伸出手。

    时嫣抓住他的手,陆景然冰凉的手心让她下意识地想缩回手,陆景然没给她这个机会,握紧她的手,将她从电梯里拉了出来。

    时嫣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便跌进了陆景然的怀里。他的拥抱也是冰凉的,吸血鬼,就是这样的吗?

    “抱紧我。” 陆景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时嫣一个“啊?”字还没出口,就感到一阵疾风迎面而来。她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等风过去,她睁开眼睛看时,陆景然正抱着她漂浮在半空中。

    脚下的城市变得分外渺小,道路两旁的路灯此刻宛如烛火。

    “……”时嫣消化了一下眼下的局面,环在陆景然腰上的双手抱得更紧了,“陆、陆总,你可千万别松手啊。”

    陆景然低不可闻地笑了声,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合时宜的愉悦:“现在知道怕了?不是说想撞我的胸膛吗,我胸膛的滋味如何?”

    “……挺、挺刺激的。”

    话音方落,眼前便闪现出一个人影,和他们一样漂浮在半空中。他周身隐隐盘旋着一团黑气,看上去就来者不善。

    “呵。”陆景然冷笑了一声,眼神轻蔑,“阿萨迈族的小鬼,现在连这种单子也敢接了?”

    对方歪头看着他,发出几声怪笑:“我向来讨厌你们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再说,杀死你,就可以享用你的血,这个诱惑太大了。”

    陆景然神情冷然:“哼,不自量力。”

    “哈哈哈哈,话不要说得太满,虽然你是亲王,但我是阿萨迈族中速度最快的杀手,你现在带着一个拖油瓶,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他话还没说完,已经闪身到时嫣跟前,似乎是打算从她下手。陆景然嗤笑了一声,搂住时嫣腰的那只手微微收紧,用比对方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原地。

    杀手明显愣了一下,还没做出反应,后背就一阵剧痛。体内的血在急速流失,他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变成蝙蝠,打算逃走。陆景然用一道红光困住了它,冷眼看着那只受伤的蝙蝠在里面挣扎。

    “亲王大人,饶我一命吧。”蝙蝠扑腾着翅膀说。

    时嫣:“……”

    这个人是来搞笑的吗?刚才看他的架势,她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没想到只是陆景然单方面的实力碾压。

    陆景然收回手,撤掉了那道红光:“回去告诉你的雇主,安分一点。”

    蝙蝠吱吱叫了两声,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飞走了。

    危机解除,一阵晕眩感也直击时嫣的脑门。她苍白着脸搂住陆景然,艰难地开口:“陆、陆总,我们可以下去了吗?我、我有些想吐。”

    “……”陆景然飞快地带着她飞进兴亿大楼内,把她放在了地上。时嫣抱着手边一个垃圾桶,干呕了起来。陆景然用纸杯接了杯水给她,时嫣喝了两口,总算感觉好了些。

    “谢谢。”她颤巍巍地站起来,靠在身后的桌子上,“陆总,你没事吧?”

    “没事,你认为那种小鬼能伤到我?”

    “……是的呢,他可是连你的一招都接不了呢。”

    “我是亲王,把我和他相提并论是在侮辱我。”

    时嫣决定明智地跳过这个话题:“那亲王大人您就这样放他走没问题吗?”

    陆亲王道:“没关系,阿萨迈族的杀手,一旦失手,便不会再第二次暗杀目标,其他的阿萨迈族也不会再接以这个人为目标的暗杀合同。”

    “哦,这样啊……”时嫣想了一阵,问陆景然,“刚才那个人,是之前几起命案的犯人吗?”

    陆景然没有回答,看样子像是不愿跟时嫣透露太多:“行了,你没事了的话,我送你回家。”

    “嗯,麻烦陆总了。”时嫣也没再追问,跟着陆景然去了地下停车场,陆景然亲自开车,给她充当起了车夫。因为时间已经很晚,时嫣又受了点惊吓,迷迷糊糊地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到了时嫣家楼下,陆景然稳稳地把车停下来,他侧头看了她一阵,才低声叫她:“醒醒,到了。”

    “嗯……?”时嫣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看了看,确实到家了,“谢谢陆总,陆总晚安。”

    时嫣拿起自己的包,打开车门的前一刻,又回过头看着陆景然:“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杀手要杀你?”

    陆景然不以为意:“你们人类不也有杀手刺杀皇帝吗?”

    时嫣:“……”

    陆景然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故意轻轻挑了下眉梢:“怎么,你是在担心我?”

    “我是啊。”

    “……”她回答得这么坦白,倒是陆景然有丝不自在了。他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行了,你早点休息吧,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早上你一样要准时上班的。”

    时嫣的嘴角一扯:“……谢谢陆总提醒。”

    她说完就打开车门走下了车,陆景然坐在车上,看到她的房间亮起灯,才把车开了出去。

    时嫣这一觉没睡几个钟头,又被闹钟吵起来上班了。到公司以后,她先去打扫了总裁办公室,紧接着elle过来找她,让她去做今天的会议记录。

    时嫣是第一次参加兴亿的会议,她端着电脑走进会议室时,里面还一个人都没有。没过多久,各部门经理陆陆续续到场,陆景然和乔宇是最后走进来的。他们一进来,会议室里的人就“哗啦”一下全站起来,跟他们问好。

    时嫣也跟着大部队一起站了起来,陆景然看了她一眼,走到自己的位置前,示意大家坐下:“开始吧。”

    时嫣连忙把录音笔打开,放在一边,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敲了起来。

    一个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完,时嫣坐回自己的办公桌时,脑袋里还是嗡嗡嗡的声音。说起来,昨晚陆景然肯定睡得比她晚,今天开会却这么精神,果然人类和他们吸血鬼是不能比的。

    “时嫣,你把会议记录整理好后,给陆总和各部门经理都送一份过去。”elle交代道。

    “好的,elle。”时嫣给自己滴了一个超冰凉的眼药水,顿时清醒了不少。想她来到这里,明明是来谈恋爱的,结果不知不觉……就努力工作了起来!

    她去给陆景然送资料的时候,陆景然还特地提醒她:“公司今下午为新入职员工安排了体检,你记得去。”

    时嫣:“……”

    他竟然是认真的??

    “怎么,不想去?”

    时嫣立刻绽开一个笑脸:“没有,我特别想去!”

    下午她忙完手上的工作,就跟着公司其他几个员工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公司安排的体检项目还挺多,医院的人也不少,时嫣检查完回到公司,已经要到下班时间了。

    陆景然和乔宇走到一楼大厅时,正好遇到体验回来的员工,更巧的是,他们正在讨论时嫣。

    “这个时嫣真是不得了啊,刚才抽血的时候还吓唬小朋友。”

    “对对对,我也看见了,把别人都吓哭了。”

    两人刚说到这儿,就看见迎面走来的陆景然,立刻停下来跟他问好:“陆总好!”

    “嗯。”陆景然应了一声,步子也没停,直接往公司大门的方向走去。

    时嫣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正好在门口碰到他:“陆总。”

    陆景然停下来看了看她,问道:“检查完了?”

    “是的,医院说明天下午拿报告。”时嫣道,“您这是要出去吗?”

    陆景然点了点头:“去见一个客户。”他说到这里微顿,低头问时嫣:“你还没吃饭吧?”

    “没有。”而且因为要体检,她连午饭都没吃!

    陆景然道:“那你一起来吧。”

    “谢谢乔特助,再见!”时嫣提起自己的大包,飞快地打开车门窜了下去。乔宇降下车窗,朝她的背影喊了一身:“时小姐。”

    时嫣的身体一僵,干笑着转过身来看着他:“乔特助,还有什么吩咐吗?”

    乔宇道:“总裁的事……”

    “总裁什么事?我不知道啊!”

    乔宇审视她两眼,道:“这样最好。”

    时嫣站在原地,目送着总裁的豪车在夜色中开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晚上时嫣睡得不是很踏实,一直在不停做梦,早上醒来后,又记不清自己梦了些什么,只隐隐感觉梦里好像有陆景然的脸。

    洗了个冷水脸清醒清醒,时嫣早饭也没顾得上吃,就冲出门赶地铁上班了。

    今天关于“厕所门事件”的处理结果,正式下来了,时嫣到公司没一会儿,就被部门经理传唤到了办公室。

    说来也是奇怪,陆景然才是公司最大的boss,但时嫣面对部门经理时,反而比面对陆景然更紧张。

    “这次的事我已经了解清楚,也和市场部那边的冯经理进行了沟通,把你反锁在卫生间的两位员工,冯经理会让她们跟你道歉并写书面检讨,损坏的公共财产也将由她们来赔偿。”

    时嫣听得一愣一愣的,她以为让她们两人道个歉就完了,没想到还要写检讨。

    “你对这个处理结果有没有什么异议?”

    时嫣道:“报告杨经理,我没有异议!”

    杨经理点了点头,继续道:“这件事她们两个固然有错,但你也应该约束一下自己的言行。公司把你招进来,是让你来工作的,希望你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而不是一些旁门左道上。”

    “……知道了杨经理,我会注意的。”

    “这样最好,我不希望再听到关于你的风言风语,出去工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