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王爷每天都在假装不爱我》三
    此为防盗章, v章订阅不足7的读者将在72小时后看到正文

    管家:“……”

    时小姐分分钟飙戏, 难怪先生都拿她没辙。

    “好吧,只能在门口看看, 绝对不能出去。”

    “我保证!”时嫣做了个对天发誓的手势,飞快地跑到门边,往外看了看。管家跟在她身边,也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花园里的风越刮越大, 吹得管家早上才打理过的花卉东倒西歪, 这让管家忍不住皱了眉头。陆景然一个人站在风里,衬衫被风吹得鼓起, 像是水面上漾起的波浪。

    渐渐的风变小了, 一个黑发男人凭空出现在花园里,和陆景然面对面地站着。

    “是他……”时嫣记得这张脸, 那个像盛开的血蔷薇一样的男人, 霍奇。

    看见霍奇陆景然似乎并不意外, 他打量着对面的人,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你是来送人头的?”

    霍奇还是一副全世界欠了他五千万的样子, 对待亲王, 也没有该有的尊敬:“你是可以在这里抓住我,但在这里动手, 你能保证屋里那位人类小姐能毫发无伤吗?反正我不能。”

    陆景然眸色沉了沉:“你想怎么样?”

    “我是来告诉你, 别再叫你的人烦我, 等我做完我的事, 任凭你们处置。”

    陆景然沉吟片刻, 对他道:“我不会让你继续杀人。”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手下吧。”霍奇看着他,提醒道,“上次暗杀你的阿萨迈族的杀手,不是我雇佣的。你的手下,有叛乱者。”

    霍奇说完,屋外又吹起了风,等风停后,花园里已经没了霍奇的人影。

    陆景然独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往屋里走去。

    时嫣站在门口等他,眼里隐隐透着担心:“刚刚那个是霍奇吧?”她之前在电视上看到了通缉霍奇的新闻,画像是根据几个目击证人给的拼图做出来的,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也有个七八分像。

    她以为风声这么紧,霍奇会收敛一些,没想到他竟然大摇大摆地来找陆景然了。

    “嗯,没事了,你不用担心。”陆景然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们继续准备火锅吧。”

    “……这种时候你还没忘记火锅。”时嫣嘴角抽了抽,等詹姆斯的实验成功,怕不是陆景然会成为比她还厉害的吃货。

    陆景然道:“你不饿吗?”

    “……饿。”

    晚上这顿火锅时嫣吃得十分满足,上楼后她特地做了一组运动,才去洗澡睡觉。陆景然等她睡下以后,出门去见了个人。

    半山腰的某栋别墅里,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男人站在客厅窗台前,似乎在欣赏窗外的月色。一名女仆走上来,对他恭敬地说道:“伯爵,亲王大人来了。”

    查尔斯伯爵回过身,正好看见走过来的陆景然。他朝陆景然笑了笑,躬身致意:“晚上好,亲王大人。”

    “晚上好,伯爵。”

    查尔斯将陆景然请到沙发上,自己也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不知亲王来访,有何贵干?”

    陆景然开门见山地道:“霍奇来找我了。”

    查尔斯垂了垂眸,没有说话。陆景然看了他一阵,继续道:“他比我上次见他时,强大了许多。”

    查尔斯低低一笑,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不是正合我意吗?亲王如此聪明,一定全都猜到了吧。”

    陆景然嘴角微抿,神情看上去不是很愉悦:“你这又是何苦?”

    查尔斯没答话,只是侧头看着墙上一副油画。画上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有一头海藻般的长发,那双带笑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恋的气息。

    “听说,你最近和一个人类在一起了?”查尔斯忽然问道。

    陆景然并不意外他知道这件事,作为亲王,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嗯。”

    查尔斯看向他,眼里的情绪忽明忽灭:“那你要初拥她吗?”

    陆景然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她是不会想变成吸血鬼的。”

    查尔斯笑了起来,像在笑他,又像在笑自己:“和血族比起来,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他们就像流星,很快就会离开你。”

    陆景然看向窗外的天空,漆黑的夜幕下,有一两颗星星在闪烁:“曾经拥有过这份美好,对我来说就是天长地久了。”

    查尔斯看向墙上的油画,没再说话。

    陆景然回到自己的别墅时,时嫣正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愣了一下,走上前问她:“你怎么坐在这里?”

    时嫣抬起头来,看着他道:“我在等你啊。”

    今天霍奇来过以后,她就一直放心不下,自然也没那么容易睡着。后来隐隐感觉陆景然好像出门了,她跑去敲了敲他的门,他果然没在房间。

    “你去哪里了?”

    陆景然在她身边坐下,无奈地笑了笑:“我去见了一个人。”

    时嫣挑了挑眉梢:“老情人?”

    “……”陆景然抬手弹了下她的脑门,妥协似的道,“我去见了查尔斯。”

    时嫣想了一阵,没想出来这人是谁:“查尔斯是谁?”

    “兴亿的大股东,也是霍奇的养父。”

    “……”这么刺激的吗??

    陆景然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喃喃地道:“血族拥有长久的生命,并且能容颜不老,这令很多人类羡慕。可是活这么久,真的是件好事吗?漫长的时间,枯燥的生活,还有蚀骨的寂寞,这些,足以把一个人逼疯。”

    陆景然的话一字一字地敲在时嫣的心上,令她的胸口都闷了起来。她想象不出,独自一人在这个世上活上几百乃至几千年,是一种什么感受。

    “几百年前,查尔斯和一个人类女人相爱了,但因不舍得让对方变成和自己一样,必须依赖鲜血才能活下去的怪物,他没有初拥那个女人。可是,人类是会老的。女人不想让查尔斯看见自己衰老的样子,于是自杀了。她在留给查尔斯的遗书里写道,希望他永远记住她最美的样子。”

    陆景然叙述的语调平缓,时嫣的内心却因为他讲述的故事而震撼。她无法评判这个女人的选择是对是错,但她能理解她的感受。看着自己一天天变老,而恋人还是如初见时一般年轻英俊,任凭哪个女人都受不了吧。

    “深爱的恋人死了以后,查尔斯似乎也不想继续活下去了,他收养了霍奇,并在霍奇的成长过程中,不断地刺激他,做了很多令他恨自己的事。他放任他杀害其他族类,吸食他们的血液变得更强,最终,强大到足以杀死自己。”

    这段比上一段更加令时嫣心情复杂:“不是,他要是真的不想活了,为什么不直接自杀?”

    陆景然笑了笑:“查尔斯的血统高贵,身为血族,他有自己的骄傲。这就是他为自己选择的自杀方式。”

    “……”时嫣不能理解他这种高贵和骄傲,为了他自己,他毁了另一个人的一生,“所以,霍奇会去杀查尔斯吗?”

    “嗯,我今天去找查尔斯,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测是对的。”而且,霍奇也如查尔斯所愿,变得更强了。他看着眼前的时嫣,手掌不自觉地抚上她的脸,轻轻摩挲着她光洁的皮肤:“你真的做好准备,和血族谈恋爱了吗?”

    他亲眼目睹了查尔斯身上发生的事,可时至今日,他还是选择了时嫣。

    时嫣看着他眸色深深的眼睛,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一开始,她为了完成任务,不管不顾地冲上去,说要和他谈恋爱,然而对陆景然来说,要做出和一个人类谈恋爱的决定,是需要非常大的决心的吧。

    她一直以为在这段关系里,是她一直追着陆景然跑,她付出的比他更多,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她远远不及陆景然。

    陆景然似乎不急着要她的答案,他朝她笑了笑,在她唇上轻轻印下一吻:“睡吧,晚安。”

    他的话音落下,时嫣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对她用异能的,但目前看来,不这么做她今夜是无法安眠的。

    至少今晚,让她睡个好觉吧。

    时嫣真的一夜无梦,直到闹钟把她吵醒,才睁开了眼睛。昨晚的记忆渐渐回笼,她想了一下,很容易想明白了是陆景然让她睡着的。

    ……别的不说吧,这个治疗失眠的方式,还是值得推广一下。

    她洗漱完换了身衣服,往楼下走去。陆景然坐在餐厅,似乎已经用完早饭了。她走过去跟他问了声早安,三下五除二地把培根吃完了——不得不夸奖一下管家,他只跟时嫣下了一次厨,现在已经无师自通,连培根都会做了。

    陆景然等她吃完,才让乔宇把车开了过来。乔宇本以为今天也是要被撒狗粮的一天,没想到一路上,两个人都很安静。陆景然一直在看新闻,时嫣则是盯着窗外发呆。

    今天时嫣见到陆景然,就忍不住开始想,要她一天天在他面前变老,她肯定受不了。可要她变成吸血鬼,她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到底要选哪条路,才能导向he结局?

    到了公司后,时嫣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乔宇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他跟着陆景然进了总裁办公室,跟他问道:“总裁,您和时秘书怎么了?”

    陆景然沉默了下,答道:“我把查尔斯的事情告诉她了。”

    乔宇一愣,他犹豫再三,还是对陆景然道:“总裁,我觉得您应该初拥她。”

    要完成初拥,就意味着被初拥的人可以吸食陆景然的血。

    ——陆景然的血,是无数血族梦寐以求的东西。

    陆景然比刚才安静了更久,好半晌才沉沉开口:“味觉改造实验还没有成功,而且我也不确定,初拥她之后,她能不能继承我日行的能力。”如果不能,她就将永世生活在黑夜里。

    乔宇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是比起这些,他更不想看到查尔斯的悲剧在陆景然身上重演:“总裁……”

    “好了乔宇。”陆景然打断他的话,“这件事,让时嫣自己决定吧。”

    时嫣思考了一天,还是没得出结果,她都想干脆给自己卜一挂了。下班前,她卖二手包包的号被人敲响了,这次的买家十分爽快,不需要她提供小票,更不需要她对天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