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我不同意!
    ,精彩小说免费!

    第24章 我不同意!

    “我的天。”那两道视线的主人,是晓梅和杂志社的另外一位同事,邱悦,她看着苏可歆下车的黑色宾利,一脸震惊,“晓梅,你不是说苏可歆老公条件很普通么,怎么会坐那么好的车?”

    晓梅眼神也有点闪烁,“说不定是朋友呢?悦姐,你别乱想了。”

    邱悦瞥了晓梅一眼,冷笑,“朋友?大早上送上班的朋友,这关系也不一般吧。”

    邱悦和我苏可歆是同期,但两年成绩远不如苏可歆,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

    另一边,苏可歆进入写字楼,刚好赶上快关门的一班电梯,可一进去,她才发现电梯里只有顾以寒一个人。

    “不好意思。”苏可歆当下本能地就想退出电梯,可不想顾以寒直接将电梯门给关上了。

    “躲什么。”顾以寒冷笑,“一个部门的,你以为你躲得开?”

    苏可歆咬了咬唇,不再说话。

    顾以寒低头看向苏可歆,只见她的脸色因为生病而有些苍白,时不时地还轻咳着。

    顾以寒觉得心里一抽。

    该死。

    哪怕认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他的情绪还是被她所需左右么?

    “你感冒了么?”顾以寒冷着嗓子问。

    “嗯。”苏可歆不想多说,应了一声,看电梯门打开,马上就走了出去。

    顾以寒回到办公室之后,胸闷的厉害,最后还是没忍住,打了一个电话给秘书,“帮我买一些感冒药回来。”

    感冒药很快送来了,顾以寒在手心里捏了好久,最终还是起身,走向外面。

    路过办公室的茶水间时,他突然听见里面几个女同事的议论声——

    “诶,小悦,你说的是真的么?今天早上送苏可歆来上班的,是一辆黑色宾利?”

    “当然是真的,不止我看见了,晓梅也看见了。”

    “我去,她老公不是条件不好么?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车?”

    “你傻啊,怎么可能是她老公的车,她老公给她的钻戒都那么便宜。要我说啊,肯定是别的男人的车……”

    “啧啧,就是,你看苏可歆那个模样就不老实,其实我早就怀疑了啊,她才进杂志社两年,怎么就能有这样的成绩?现在看来,说不定是有靠山呢。”

    “还有,她今天的那只包你们看见没?是香奈儿诶,她以前背的都是淘宝款,突然有香奈儿,肯定也是那个男人给她买的!”

    茶水间外,顾以寒捏着感冒药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他突然间觉得,买感冒药的自己,愚蠢的可怕,他一把将捏变形了的感冒药扔进垃圾桶,转头回到办公室。

    另一边,苏可歆已经打印出了转部门的申请书,忐忑地来到顾以寒的办公室门口。

    是的,她决定离开编辑部。

    他们风尚杂志社的核心部门就是编辑部,她这两年多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在编剧部里站稳了脚跟,可如今,她真的无法再顾以寒的手下工作,所以她宁愿转到其他辅助部门去。

    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就听见门内传来顾以寒的声音。

    “进来。”

    苏可歆进门,就看见顾以寒正在飞速地检查下一期杂志的样本,看到苏可歆,他挑了挑眉,“什么事?”

    “我想转到别的部门。”苏可歆开门见山地将申请书递上去。

    顾以寒的眼色,不易察觉的沉了沉。

    “我不同意。”很快,他将申请书扔到一旁,面无表情。

    “为什么?”苏可歆秀眉紧蹙,“你应该也不想看到我吧?既然这样,把我转到别的部门去,我们两个人不是都省心?”

    “不想看见你?”顾以寒突然冷笑,人往椅子后一靠,“苏可歆,我想你弄错了,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凑巧出现在你所工作的杂志社?”

    苏可歆的脸色一白,“你什么意思?”

    顾以寒蓦地起身,抓起桌子上的什么,扔到苏可歆的脸上。

    苏可歆低头一看,就看见是自己采访顾迟的杂志,采访专栏那一页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苏可歆,我可是看到你的名字以后,特地来这个杂志社。”顾以寒一字一顿地缓缓开口,走近苏可歆,“你走了,我跟谁,去讨回两年前,我被背叛的恨。”

    苏可歆身子一颤,抬起头,就看见顾以寒近在咫尺的眸子,深黑幽暗,充满恨意。

    她这时才终于明白——

    顾以寒何止是误会她,他是恨她。

    苏可歆死死地咬住唇,残忍住眼泪不留下来,低声问:“顾以寒,到底怎么样,你才让我转部?”

    “这个问题,倒是我想要问问你。”顾以寒步步逼近,“怎么样,你才愿意留下来?给你加工资?这个条件不错吧,你不是最喜欢钱了么?”

    苏可歆的指尖止不住地颤抖,但顾以寒依旧不准备放过她。

    “说话啊,苏可歆,要加多少你才满意?”顾以寒的语调止不住地高了起来,“还是你说什么要转部门,从一开始,就是做戏想让我给你加工资?不然你你如果只是不想看到我,干什么不直接辞职?”

    苏可歆说不出话来。

    她不能告诉顾以寒,她不能辞职,她还需要给医院里的妈妈提交每个月的医药费,她不能失去这一份工作。

    “怎么?被我说中了?”苏可歆的沉默彻底激怒了顾以寒,“苏可歆,你就这么喜欢钱?是不是真的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出卖。好啊。既然这样,看在两年前的情谊之上,你做我的情妇怎么样?”

    苏可歆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顾以寒。

    “呵,对我的条件心动了么?”顾以寒脸上的嘲讽更甚,“也是,虽然结婚了,但这种肮脏的勾当,你一直在做吧?与其跟一个恶心的老男人,或许是跟着我更好吧?你放心,我早就不是学校里的那个穷小子了,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苏可歆突然觉得好恶心。

    真的是恶心的想吐。

    她从没想,有一天她曾经深爱的顾以寒,竟然会让她恶心的想吐。

    “顾以寒。”她开口,声音遥远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你放心,就算我爱钱,我对你的钱,也一点都没有兴趣。”

    话落,苏可歆不多看他一眼,迅速地走出办公室。

    一路走到厕所的隔间里,苏可歆才终于忍无可忍,瘫坐在马桶上,眼泪流下。

    两年前……她的人生,从两年前开始,就不一样了……

    可两年前,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啊……

    就在苏可歆崩溃之际,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苏可歆强忍住泪水,看见来电显示的号码,眼色又不由自主地冷了几分。

    接通电话,她的声音冰冷:“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苏可歆,你这是什么语气?”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薄怒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已经有几分年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