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已经沦陷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91章 已经沦陷了

    苏可歆都快忘记,多久没有人这样给自己洗过澡了。

    好像只有很小的时候,苏雅芬会帮她这样洗澡,再大一点,苏雅芬忙着打工,她都是一个人照顾自己。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一人独立孤单了那么多年,突然会有一个人,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亲手喂自己吃饭,亲手为自己打扫房间,还亲手为自己洗澡。

    几乎是将她这些年失去的宠爱,给一口气给补回来一般。

    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是那样一个原本无比尊贵、从未照顾过别人的男人。

    苏可歆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某一块,此时已经彻底软化,仿佛要化开一般。

    她忍不住闭上了眼,掩去眼底的动容。

    顾迟……

    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好了?

    我真怕……自己会彻底陷进去……

    洗完澡之后,苏可歆和顾迟回到客厅里,顾迟全身都湿透了,苏可歆有些过意不去,从卧室里摸出几件自己运动穿的宽大衣服,但在给顾迟之前,她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今天真的要住在我这?”

    “当然。”顾迟随口道,接过苏可歆手里的衣服,“你不是说你要照顾妈妈么?可你手也受伤了,怎么照顾她?所以我还是留下来,方便照顾你们两个。”

    “其实真的不用麻烦的。”苏可歆还是不想让顾迟留下来,“我自己一人也可以的。”

    “也可以?”顾迟挑了挑眉,“连洗澡都要我帮你,你确定你可以?”

    顾迟的话,刹那让苏可歆想到了方才洗澡时的事,脸腾地就红了,一下子也忘了反驳顾迟的话。

    紧接着,她就听见顾迟轻笑一声,拿着衣服转身去浴室。

    苏可歆一下子有些懊恼,感觉自己又被顾迟牵着鼻子走了,莫名其妙的好像就默许他住下来了?

    进浴室前,顾迟突然想到什么,开口:“你如果不想让我住在这,也很简单,跟我一起回家。”

    话落,他直接走进浴室。

    顾迟特地洗了个冷水澡,好不容易将体内的那团火给浇灭,才走出浴室。

    回到房间里,他就看见苏可歆已经躺在床上了。

    床特别的小,苏可歆几乎是蜷缩在角落里。顾迟进房之后,有些看不下去,大手一搂,直接将她搂入了怀里。

    “你躲什么?”顾迟抱住苏可歆,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说道,“这样不是就宽敞多了。”

    说着,他很快关了灯,闭眼睡去,今天折腾了一天,他也真是累了,闻着苏可歆发丝里的香味,他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这样看来,床小一点,也是有小一点的好处的。

    顾迟很快响起平稳的呼吸声,可他怀里的苏可歆,却是久久不能入眠。

    她微微转了转身子,抬头,就看见顾迟英俊的面容,还下巴上长出来的些许胡渣,周身全是顾迟的气息。

    刹那间,她只觉得心里的某一处,不可否认的在剧烈跳动着。

    她眼神微微一暗,有些绝望的闭上眼。

    苏可歆,承认吧,你不是快要对顾迟沦陷了。

    你是已经,沦陷了……

    ……

    半夜十二点,可s市好多地方人,依旧不眠。

    顾以寒加完班之后,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自己在杂志社旁边租的房间。

    他不喜欢住在老宅,不喜欢每天面对父亲和爷爷,所以在这里租了一间单身公寓。

    出了电梯,他拿出电梯刚准备去开门,就看见一抹娇小的身影,蹲在他家门口。

    他顿时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筱如?”

    是的,此时蹲在他门口的,竟是林筱如。

    听见顾以寒的声音,她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过,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阿寒,你回来了啊。”一看到顾以寒,林筱如就楚楚可怜的开口,“我等你好久了,手机也打不通……”

    “你干嘛等我?”顾以寒蹙眉,赶紧扶她起来,“我在加班,手机没电了,先进去再说吧。”

    走进房间,顾以寒才关上门,林筱如就在玄关,一把保住了他。

    顾以寒身子一僵,低声问:“筱如,你到底怎么了?”

    林筱如的泪水直接打湿了他的衬衫,轻声道:“阿寒,你会离开我么?”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今天听见邱悦话时,那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邱悦告诉她,今天顾以寒在杂志社,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苏可歆,为什么不解释当年她是被陷害的。

    林筱如看得出来,那个邱悦,告诉自己这些,就是希望自己去教训苏可歆,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听见这些话,吓得脸色都白了。

    顾以寒,竟然知道苏可歆两年前,是被人陷害的?

    那他会不会和苏可歆重修旧好?他有没有查到自己头上?

    巨大的惊慌之下,她哪里还有心情理会郑悦,立刻急急忙忙就跑来顾以寒家里,疯了一样的给他打电话。

    可这些,她怎么敢主动提起,只能试探的问顾以寒。

    顾以寒显然没想到林筱如会突然问这个,愣了一下,才低声道:“筱如,你到底是怎么了?”

    见他闪避了自己的问题,林筱如抖得更加厉害,可也不能让顾以寒看出来,只能松开他,勉强扯起嘴角,“我没事,我只是……只是婚期近了,所以有点害怕。”

    林筱如这一提,让顾迟才突然想到,下个月似乎就是他和林筱如定下来结婚的日子了。

    他突然之间,有几分抗拒。

    见顾以寒不答话,林筱如心里更慌,试探地看向他,“阿寒,你不会……不想和我结婚了吧?”

    顾以寒这才回过神,挤出一丝笑容,“怎么会呢,筱如你就喜欢胡思乱想,你看你,手脚冰冰凉的,先去洗个澡好么?”

    说着,他推着林筱如进了浴室。

    林筱如失魂落魄的进入浴室里,瘫坐在马桶上。

    完了。

    顾以寒知道苏可歆当年的事,果然动摇了。

    现在她还有什么后手,可以赢过苏可歆?

    慌乱之中,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低头看向手机,她愣了一下。

    “喂。”她很快接通,“我让你去找当年那个老头,不用了,我这里已经——”

    她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她蓦地变了脸色。

    “什么?你说当年那个老头根本没有得手?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