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你怎么在我床上?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4章 你怎么在我床上?

    顾迟脸上的神色依旧很平静,显然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倒是王妈,一脸震惊,“老头子,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张叔呸了一声,继续瞪着顾迟,“二少爷,你都查出来了吧?是我在苏可歆晚饭的汤里下了迷药,然后又点了火,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我老婆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她。”

    王妈瞪圆眼睛,下一秒,尖叫,“张罗!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竟然敢对少夫人下手!你难道忘了顾家人对我们的恩情么!”

    “我当然记得!”张叔低吼,“我就是为了顾家,才那么做的!”

    相对比起王妈和张叔的激动,顾迟从头到尾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只不过一双黑眸,愈发的冰冷阴沉。

    张叔毕竟跟了顾迟那么久,自然知道这个眼神底下暗藏的杀意,背上吓出一身冷汗,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开口:“二少爷,恕我直言,顾家向来都只有一个人能继承家业,而且按道理就该传给长子,更何况,你如今都已经残废了,就更不应该和大少爷争!兄弟相争,向来都是最伤害家族根本利益的!”

    听着张叔冠冕堂皇的理由,顾迟冷笑一声,“所以呢?你就对苏可歆下手?”

    张叔咬了咬牙,“不错!因为我不能让你生下孩子,还和孙少爷争!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顾家——”

    “这从头到尾,不过都是你自己所谓的理由罢了。”顾迟嘴角冰冷的弧度更甚,打断了张叔的话,“实际上,你到底收了顾肖多少好处?”

    张叔脸色一白,说不出话来。

    看着眼前的张叔,顾迟心里头,说不出的厌恶。

    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嘴巴上说着衷心,说着为顾家考虑,但实际上,不过是一群被利益所驱使的走狗而已。

    十年前他身边不缺这样的人,现在依旧如此。

    他厌恶的甚至不想多看张叔一眼,立刻滑动轮椅就准备离开。

    可这时,张叔在他身后再次大喊起来,“顾迟!我虽然拿了大少爷的钱,但我说的都是真的!大少爷虽然对苏可歆下手,但终归没有对你下手!可见大少爷还是估计手足之情的,你就不要和大少爷争斗了!顾家的财富,也足够你下半辈子过的无忧!”

    听到这番话,顾迟才停下了轮椅。

    他冷笑。

    这个张叔,对顾肖倒是衷心。

    “念及手足之情?”顾迟的声音里满是讥讽,“张叔啊,看来问他终归还是不信任你,没有将十年前那场绑架案的真相,告诉你?”

    张叔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你什么意思……”

    顾迟却是没有再理会他,只是滑动着轮椅,离开了仓库。

    回到医院的走廊,他才开口对杨佐吩咐道:“帮我处理。”

    “好的,顾少。”杨佐应下,但还是忍不住蹙眉,“不过顾少,您不亲自照看着?”

    顾迟这一次的反应,比起之前苏可歆受伤的时候,平淡太多了,他原以为他会大发雷霆。

    顾迟冷笑一声,“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何必较真,真正下手的人,一时半会儿,还动不了。”

    杨佐这才立刻明白过来,不再说话。

    “还有。”顾迟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了一下,“把王妈和她的儿子送出国,给他们一笔钱。”

    杨佐知道顾迟从来不会迁怒,便点头应下。

    顾迟回到病房时,已经是晚上了,整个医院的走廊空荡荡的。

    “那个,顾少,您是要住在医院旁边的酒店,还是找一间空的病房给您?”杨佐感觉自己已经摸不透现在的顾迟了,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但顾迟的答案,还是让他再一次震惊了。

    “不用,我就睡苏可歆的病房。”

    杨佐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好一会让才平静下来,“好,那我叫护士去给您准备一张床。”

    说话的功夫,他们俩人已经走到了苏可歆的病房门口。

    透过门上的窗户,顾迟看见里面苏可歆躺着的床,其实还算是挺宽敞的,毕竟事豪华的私人病房。

    “不用了。”于是,很快他又阻止了正准备去找护士的杨佐,“我和苏可歆一起睡。”

    杨佐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大土豆!

    这这这,还是顾少么?顾少对生活质量那么讲究的人,竟要和一个病人挤病床?

    或许是杨佐震惊的样子实在太明显了,顾迟缓缓抬头,看向了他,“有什么问题么?”

    杨佐这才将自己的嘴巴赶紧合上,“没问题,那我明天去给你准备洗漱的用品和换洗的衣服。”

    杨佐效率极高,很快将东西送来了,顾迟在病房里带着的浴室洗了澡,换上睡衣,他便回到苏可歆床边。

    病床的确是挺宽敞的,苏可歆睡觉喜欢侧着身子蜷缩起来,因此占的空间更少了,顾迟很轻松,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躺下来。

    睡梦之种的苏可歆,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熟悉的温热感,她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的翻了个身。

    可不想,这一翻身,她的鼻子突然撞倒了什么结实的东西。

    嘶。

    好痛。

    她一下子清醒了一些,本能的想要睁眼看自己是撞到了什么,可刚想睁眼,才想起来自己的眼睛被顾迟这个家伙戴上了眼罩,什么都看不见。

    她摸索着想去解开眼罩,可还没找到眼罩的袋子了,手腕就突然被捉住。

    “别动。”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还伴随着话语中的温热气息,吹拂在她的耳畔,“我说过,这几天除了滴眼药水,都不许把眼罩摘下来。”

    苏可歆眼前虽然还是一片漆黑,但她还是很快认出了这个声音,不由愣住了,“顾迟?”

    她很快感觉到不对,但顾迟阻止着她不让她摘眼罩,于是她只能在黑暗之中朝着前方摸索。

    果然,这一摸,她就辨认出来,刚才自己在睡梦之中撞到的,其实就是顾迟结实的胸膛,她不由傻眼了,“顾迟?你怎么……怎么在我床上?等下,你这穿的,是睡衣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