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蒙眼的吻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5章 蒙眼的吻

    顾迟平时都是穿衬衫和正装的,可此时她手下的触感,无比光滑,还比较宽松,很显然是顾迟平日里穿的丝质睡衣。

    可顾迟为什么不回家睡觉,会穿着睡衣出现在自己床上?

    苏可歆越想越觉得诡异,忍不住双手齐用,在顾迟身上更仔细到摸索起来。

    可这一摸,她脑袋里的重点,突然有点不对了——

    唔,虽然之前就亲眼看过顾迟的好身材,但果然,摸起来的感觉还真是不同。

    她以前总是听人说八块腹肌摸起来,就跟冰块格一样,她还总觉得夸张,可她今天才发现,真的是贴切。

    还有旁边的人鱼线的,带着独特弧度和沟壑,简直就……

    苏可歆摸得有点着急,不小心手往下一滑,滑到了人鱼线再下,就碰到了……

    她突然听见顾迟闷哼一声,紧接着,他更加低沉的声音响起,“苏可歆,你这是在挑逗我么?”

    苏可歆这才意识到自己乱摸摸到了什么,吓得赶紧收回手。

    可不想,手腕又突然被顾迟给捉住,紧贴上他解释的胸膛。

    “顾,顾迟。”苏可歆虽然慌乱,但还是确认了,顾迟的确是穿着睡衣,躺在她身边,“你干嘛躺这里?怎么不回家?”

    “陪你。”顾迟低声道。

    “陪我?”苏可歆这下子是真的呆住了。

    黑暗之中,顾迟看见苏可歆虽然带着眼罩,但微微张开的小嘴巴,他都可以想象眼罩底下她震惊的模样,不由唇角微微一抿。

    心里的某一处,好像突然软化了一般,原本因为担心而生气的怒火,此时此刻,在这静谧的夜里,似乎也安静下来。

    不由自主的,他伸手楼主她的纤腰,将她软糯的身子,整个揽入怀里。

    微微低头,埋进她柔然的发丝之中,属于苏可歆的淡淡清香传来我,他有些贪婪的呼吸了一口,低声道:“对不起。”

    苏可歆此时蒙着眼罩,本来反应就比平时要慢半拍,此时听见顾迟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更加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对不起什么?”

    “今天,我有些太冲动了。”顾迟想到今天白日对苏可歆的大吼,还直接摔了坠子,有几分懊恼。

    什么时候,他的情绪自控能力,那么差了?

    他一直以为,十年前那件事之后,他早就已经可以做到处乱不惊,可不想,苏可歆这个女人,又打乱了他的阵脚。

    苏可歆这才想起来,白天顾迟直接砸了坠子的事,眼罩地下的睫毛,不可抑制的微微一颤。

    顾迟……果然是后悔砸了那链子吧?

    心里头,说不出是怎么样一个感觉,她勉力扯起嘴角,“是啊,你那么宝贝那个项链,就这么砸了,真的是太冲动了。”

    虽然在黑暗之中,顾迟也看出苏可歆这一抹笑容有多勉强。

    顾迟不由蹙眉,手上一个用力,他怀里的苏可歆就更加靠近了他几分。

    “我后悔的,不是砸了那链子。”他贴着她的耳畔,低声说道。

    苏可歆一愣,本能的脱口反驳:“怎么可能,那个链子,明明是你前女友……”

    话此刚说出口,她立刻就后悔了。

    糟糕。

    她怎么可以主动提起程若儿呢?

    且不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以怎么样一种身份和心态和顾迟去讨论他爱过的女人,关键是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就注定已经成为顾迟心里的一道伤疤,她真的不想去扒开。

    可不想,顾迟只是微微一愣,然后道:“你倒是知道的不少。”

    顾迟的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苏可歆有点尴尬,没有答话。

    比起苏可歆紧张到身体都紧绷着,顾迟倒是很放松,感受着怀抱里苏可歆的馨香,他随手捉起她的头发把玩着。

    “这项链对我来说,的确是有特殊的意义。”让苏可歆意外的事,顾迟竟直认不讳,她眼罩地下的眸子不由暗了暗,但很快就听见顾迟又道,“但如果你下次还有可能愚蠢到为了这个链子去以身犯险的话,我宁可把它砸了。”

    苏可歆一愣。

    白天时,顾迟似乎也的确说过类似的话,但那时,她以为他只是冲动,因此没有细想。

    可此时,顾迟竟然又那么认真的说了一遍,在寂静的夜里,好像带着什么力量一样,一字一字,敲在苏可歆心头。

    “所以。”顾迟再次开口,声音比起之前,又低了几分,“以后,无论是什么东西,你都不要为了它以身犯险,如果你真的顾虑我的感受,就保护好自己,因为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因为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听见这句话的刹那,苏可歆只觉得所有的血液仿佛都僵住,下一秒,这些血液全部都涌到头顶,仿佛要爆炸一样。

    突然之间,她很庆幸,自己带着眼罩,还在黑暗之中,所以顾迟看不见自己现在慌乱的眼神,和红的要出血的脸颊。

    可苏可歆庆幸不过几秒,就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丝丝凉凉的东西。

    她吓了一跳,但很快感觉到,是顾迟的手。

    “真烫。”下一秒,她听见顾迟在自己耳边轻笑。

    的确,在苏可歆发烫的脸颊的反衬之下,顾迟的手指,都是冰冰凉的。

    苏可歆突然恨不得一辈子带着这个眼罩,因为自己简直就是没脸面对顾迟了!

    她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一点,不要那么丢人,可脸颊上的充血还没褪去呢,她突然听见顾迟在自己耳边,再次开口:“苏可歆。”

    顾迟的声音低沉沙哑,好像带着魔力一样。

    苏可歆本能的抬头,可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就突然感觉到,嘴唇有什么柔软清凉的东西覆上来。

    苏可歆带着眼罩,眼前一片漆黑,一下子呆住了。

    这……这是什么?

    下一秒,她的问题,就有了答案。

    因为唇上的冰凉,开始在她的唇上厮磨,从一开始的温柔,慢慢的变得霸道,最后变成侵入和占有,仿佛要掠夺她唇齿之间,每一寸的芬芳和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