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反击
    ,精彩小说免费!

    第175章 反击

    报仇的时候到了。

    顾迟冷笑。

    他要让那些陷害苏可歆的人,一个一个都跪在地板上求她原谅,一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车上的苏可歆睡得很香很沉,顾迟不忍心打扰她。

    杨佐说:“顾总,到家了,需要叫醒少夫人了吗?”

    “不用。我抱着她吧。你把轮椅推进去吧。反正在自己家的车库,没有人能看见我的腿。”

    “好的。”

    于是,顾迟便走下车抱着她进家门了。

    杨佐推着空空的轮椅,跟在后面。

    顾迟将睡着的苏可歆送回卧室休息。

    苏可歆看上去特别疲劳,睡得特别地沉,想来这一天过得一定是格外的辛苦和不痛快。

    顾迟心疼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把被子为她盖好,就出去了。

    他和杨佐来到了旁边的地下车库。

    两年前的那个当事人被抓了来,绑住了手脚,畏畏缩缩地蹲在地上,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的好人。

    顾迟轮椅缓缓滑过去,停在那人面前,冷声质问他:“两年前你都干了些什么,说说吧。”

    鼠眼男眼珠一转,讨好着求饶:“您一看就是大老板,两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啊,我什么也没干啊……”

    顾迟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只是眼神如冰冷的刀子一样,缓缓划过眼前的男人身上。

    顾迟虽没有言语,可那男人却只觉得浑身发冷,止不住颤抖起来。

    杨佐狠踢了他一脚说:“别耍心眼!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你还是赶快交待吧!不然,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鼠眼男一见这两位的架势来头不小,不交代怕是以后的日子会不好过了,像他们这种富贵人家有的是金钱和手段,他可吃不消。

    鼠眼男终于哀求着说:“两位爷,我错了,我什么都说,你们问什么我就说什么。”

    杨佐蹲下来,盯着他的鼠眼问:“我问你,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你是不是被人收买了,把一个被下了药的女人卖给一个老头子?”

    “一个女人……老头儿……”鼠眼男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他努力地回忆着,表情上看上去,似乎是有一些印象的,但是一时半刻又想不清晰的样子。

    顾迟等得不耐烦起来,说:“那个人把你送出国的目的和原因,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杨佐又狠踢了他一脚,大声说:“不要考验我们总裁的耐性,我劝你还是快点儿说出来。”

    “哎呦,我知道了大爷,我就要想起来了!”

    这种人,顾迟和杨佐见多了,欺软怕硬。

    杨佐说:“看来你做了不少的坏事啊,你可给我想仔细了!”

    “是是是!”鼠眼男急忙回答。

    顾迟虽然坐在轮椅上面一言不发,但是鼠眼男却感受到来自这个轮椅上面男人的气场,很吓人。若不老老实实交待,怕是他连门都出不去了。

    两年前的事情,鼠眼男当然是记得的,因为就是那个女人把自己送出了国,他为此还非常怨恨她呢。

    “哦,是了,是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鼠眼男赶紧告诉他们。

    鼠眼男说:“两年前的一天,有一个美女来找我,她穿得衣服都很高档,长得也漂亮。我还在想,这么有钱的年纪轻轻的一位美女,自己一个人找到我,也是有些胆量的。她让我帮她找一个老头子,越丑越脏的那种最好,说事后会再给我一大笔钱。”

    顾迟和杨佐对视一眼,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了!真凶就要现身了,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鼠眼男继续说:“所以,对她的印象挺深刻的。我帮她找了一个赌鬼色老头,她很满意,出手很大方,真的给了我一大笔钱,事后还把我送出国了。我不想出国,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可是她威胁我,我害怕就答应了。”

    顾迟问:“那个女人的名字叫什么?你有她的照片或者电话资料吗?”

    鼠眼男用力地回忆着:“照片是没有的。不过,我记得她提过自己的名字,好像是叫筱……不对,不对,叫林……对!她姓林,因为她总说林家什么什么的……”

    顾迟和杨佐异口同声地喊着:“林筱如!”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没错没错!”鼠眼男认可道。

    又是林筱如!

    很好!

    真是好透了!

    顾迟脸上最后一丝温度褪去,目光阴沉到不可捉摸,黑黑的眼瞳看不出一丝的暖意,寒冷到凡是见到的人便想逃之夭夭。

    连杨佐看到顾迟的样子,都禁不住往后退了一退。

    鼠眼男吓得垂下了头,一点儿声音也不敢出,感到屋子里阴风阵阵似的,吓死人了。

    他想也不敢想,眼前的这个大老板会不会杀了他,看他的样子好像马上要从轮椅上面站起来抡打自己似的。

    车库里面安静极了,仿佛只有顾迟沉重冰冷的呼吸声。

    过了很久,顾迟平息掉自己的怒火,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对鼠眼男说:“现在,你去自首!自首从事非法交易。”

    “这……”鼠眼男可不想进监狱。

    顾迟说:“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懂了吗?”

    “懂,懂!”鼠眼男看着顾迟的眼神,哪里还敢反抗。

    杨佐带着鼠眼男离开了,马上带着他去自首。

    顾迟冷冷看着他离开。

    若是平时,他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参与陷害苏可歆的男人,只不过,现在苏可歆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他需要一个人,作为契机,给苏可歆澄清。

    暂时便宜了这个男人!

    念此,顾迟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冷声道:“我有事让你去办。”

    第二天,林家别墅。

    林筱如还沉浸在她和顾以寒美好生活的美梦了,便被人不停地摇晃着睁开了眼睛。林筱如一看是姜玲。

    姜玲的眼睛透露出恐惧的神色,还带有几分的焦急与埋怨。

    “妈,干嘛,一大清早的,您这是怎么了?”林筱如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解道。

    姜玲又气又急地说:“筱如,出事了,你快看看今天的新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