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拍卖戒指
    ,精彩小说免费!

    第328章 拍卖戒指

    “这是什么情况啊,看这两人的眼神,这是余情未了?”

    “欸,你说。”有人捅了捅刚才说话的那人,“你刚才不是说程若儿在顾迟家里住着的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那人也有点蒙了,“我也是听朋友说的,他说程若儿的双腿残废了,这么多年以来都是顾迟在照顾她,但是顾迟却一直没有娶程若儿。我还以为顾迟是顾及程若儿的身体,所以会晚两年再和她结婚。现在看来,难道是还念着前妻?”

    “我看十有**是,你看他看程家小姐的眼神,恨不能把人看到心里去,说没有什么谁信呐。”

    “就是,可是这也不对啊,既然他愿意照顾程若儿,那就说明心里是有她的,现在见到前妻又怎么会是这个反应?如果真的忘不了的话,当初干嘛离婚啊?”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话之后有一瞬间的沉默,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后纷纷摇头,“谁知道啊,这顾迟的心里到底住着谁啊?难不成两个都有?”

    ……

    四周的声音太过嘈杂,程可歆听不清楚他们再说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程若儿残废,顾迟照顾她之类的字眼。

    先是惊讶于程若儿怎么会残废,随后涌上心头的却更多的是微微的堵塞。原来顾迟这么爱程若儿,即使她残疾了,也仍然无怨无悔的照顾了她这么多年。

    想到当年他命令杨佐强制带自己去打胎的画面,程可歆不禁在心里自嘲了一声。对他来说,谁是朱砂痣,谁是蚊子血,立见高低。

    率先收回自己的视线,程可歆转身挽着程洛向拍卖场走去,没有再看顾迟一眼。

    而顾迟的视线则一直追随着程可歆的背影。看到她的美背随着走动若隐若现,顾迟这才惊觉到她的变化,她以前是不会穿这么魅惑的礼服的。

    今天他收到消息,说程洛近期已经回国了,而且程氏集团要举办一场拍卖会,程家的大小姐也会出面参加。

    听到这里的时候,顾迟发现自己已经了无波澜了五年的心再次的狂跳了起来。五年前程洛说苏可歆才是他真正的妹妹,那么,会出席这次拍卖会的程家大小姐难道就是苏可歆吗?

    托人辗转的弄到了一张邀请函,顾迟立刻就飞车来到了这场拍卖会所在的酒店。她终于要回来了吗!

    看到苏可歆的那一霎那,顾迟觉得自己上一刻还在狂跳的心脏此时却好像停止了,果然是她!五年了,自己终于再次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但是……

    想到刚才苏可歆看向自己的眼神,顾迟觉得一阵心慌。他怎么好像在她的眼睛里看不到自己的身影了。是她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还是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他了呢?

    手紧握成拳,顾迟的眼中有坚定闪过。这次她回来,自己就绝对不会再让她离开!

    想到这里,顾迟紧随着程可歆的背影走进了拍卖场。周围的人看到男女主角都走了,也都跟着向拍卖场地走去。

    等到所有的人都落座之后,台上的主持人高声宣布这场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一开始拍卖的是几件很常见的清代瓷器,竞拍的也都是那些初级的收藏者,大概是为了练手用的,价钱也都不高,3—10万不等。

    真正有意来竞拍大件的人此时全都是不动声色的,因为他们知道,像这种古董拍卖会,真正的好东西都在后面留着呢。

    这时拍卖师指着礼仪小姐刚刚送上来的拍品说道:“好的,接下来为大家呈现的这件拍品算是这场拍卖会上最特别的一件拍品了,那它到底是什么呢?”

    说到这里,拍卖师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我想,在场的各位肯定都猜不到。”

    拍卖师的这番话把在场人的胃口都给吊起来了。古董拍卖会无非就是拍卖一些各个朝代的瓷器和名人的字画之类的,还有什么东西是能用特别来形容的?

    众人纷纷和旁边的人低声探讨着台上那个红色绒布盒子里装着的到底是什么。当然,也有人对拍卖师故作神秘的行为很是不满,面上带着不耐烦的神情。

    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拍卖师也不再绕圈子,直接宣布道:“这件特别的拍品就是一枚戒指。”

    听到拍卖师的话,场下的人发出一阵唏嘘声。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呢,原来就是一枚戒指啊,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

    可是等到拍卖师打开盒子,让众人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拍卖场上顿时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然后就是“轰”的一声,噪杂的声音响起。

    “这也算得上是特别的东西?”

    “我还以为是哪个皇帝或是妃子戴过的戒指呢,竟然是这个!”

    “就是,别说特别,这连古董也算不上吧,充其量就是一个现代工艺品。”

    “就算你拿现代的东西来充数,也拿一个鸽子蛋好吧?这算是怎么回事,坑我们呢!”

    “看来后面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看头了。”

    ……

    不同于周围的人对这枚戒指的鄙夷,顾迟在看到这枚戒指的第一时间就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右手紧紧的抠着座椅的扶手,身子被气的微微发抖。

    怎么会?她怎么敢!

    眼带怒气,顾迟看向了前排不远处的程可歆。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程可歆回头对上顾迟的视线。

    看清楚顾迟眼中毫不掩饰的愤怒之后,程可歆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笑,嘲笑顾迟,也嘲笑自己。

    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当初是他的狠心和背叛一手造成了他们之间现在的局面。现在她只不过是想把他们的结婚戒指拍卖掉而已。

    从此以后,不,从现在开始,这枚戒指对她来说就只是一个可以用钱来交换的物品了,再不具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她要彻底和过去告别。

    和当初那个愚蠢的,眼瞎了爱上顾迟的苏可歆,彻彻底底的告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