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这么简单?
    ,精彩小说免费!

    第364章 这么简单?

    听到顾迟的名字,程可歆的脸色霎时就有点难看,声音也一下子冷淡下来,“早就没有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没有想到当初你们会分开,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方便和我说一下吗?”

    “为什么想知道这个?”程可歆稍稍挪开了一点距离,面带警惕的问道。难到顾以寒并不是单纯的来找自己出来散步,而是别有用心吗?

    还有,他打听当年的那些事情干什么,难不成是知道了萌宝的存在?就算他和顾迟的关系一直不是很融洽,但是也毕竟都是顾家的人,会不会?

    她不由担忧起来,不是她敏感,是因为关于萌宝的事,她都会很紧张。

    看到程可歆防备的神情和姿态,顾以寒觉得很是受伤。原来现在他们之间已经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了。自己只是好奇多问了一句,她就警惕如斯,这还真是讽刺啊。

    “可歆,你现在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会处处算计你的小人是吗?”顾以寒声音很是低落。

    听到顾以寒这么说,程可歆的眼睛里带上了歉意。也是,这么多年没见,顾以寒也不过是关心一下自己而已,她又何必表现的像一只竖起尖刺的刺猬呢?他也不可能像程若儿那样算计自己。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要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问起我和顾迟,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我……”

    程可歆想要解释清楚,但是却无奈越说越乱,最后干脆直接道歉:“阿寒,对不起,我不该反应这么激烈的,只是……”

    只是她实在是被设计怕了。之前程若儿给自己设了那么多圈套,虎视眈眈的等着她跳下去,她吃了多少亏才长了记性啊。没想到现在心眼长是长了,竟然又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看清楚了程可歆眼底的歉意,顾以寒也释怀了。同时心中暗想:“她警惕些也是对的,否则的话,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恐怕要受很多委屈。”

    “没关系。”顾以寒给了程可歆一个安心的眼神,“你放心吧,对你,我已经放弃了,是不会再耍什么心思去破坏你和顾迟之间的关系的。其实,我现在倒是希望你和顾迟能够好好的在一起。”

    以前他总觉得顾迟和程可歆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情,所以才想法设法的想要重新追回她。但是五年前顾迟对程可歆的付出他都看在眼里,知道他是真的将她视若珍宝,疼在心尖。

    也许顾迟才是她的真爱,才能带给她真正的幸福。既然这样,他愿意祝福他们了,只要程可歆幸福就好。

    而程可歆听到顾以寒的话却垂下了头,良久之后声音才闷闷的传出来,带着悲伤,“我和他之间,不可能了。”

    “为什么?”顾以寒不明白程可歆为什么说的那么决绝,“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说分开就分开了呢?”

    坐在曾经无比熟悉的地方,面对着曾经的爱人的着急询问,程可歆觉得好像忽然回到了大学时光,顾以寒还是那个让她全身心信任着的人。

    也许是此情此景太过勾人回忆,程可歆心中这么多年的委屈瞬间就涌了上来,第一次有了想要对人倾诉的冲动。

    “五年前的时候我怀孕了,顾迟怀疑我肚子里的不是他的孩子,所以就逼着我去打胎。我不肯,他就派人……”

    程可歆把五年前顾迟派人强迫自己去打胎的事情给顾以寒说了。似是又重温了一遍那样的痛苦,说到最后,程可歆的眼角忍不住的泛起了湿润。

    听着程可歆声调悲痛的哭诉,顾以寒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知道可能会再度引起程可歆的伤心,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的问道:“顾迟怎么会觉得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想到自己被绑架的事情顾肖也有份,他毕竟是顾以寒的父亲,所以程可歆只是说道:“程若儿绑架了我,并且还找人想要玷污我,不过幸亏当时程洛即使赶到,她也就没有得逞。但是不知道她和顾迟说了什么,顾迟坚决以为这个孩子不是他的,所以也就不肯要。”

    “那他也不该逼着你去打胎啊,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顾以寒十分生气,这件事情程可歆又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要她来承受这样的伤害!

    听着顾以寒为自己抱不平,程可歆更加觉得对顾迟寒心了。既然顾以寒都能理解当时的自己,那么顾迟怎么能狠下那样的决心呢,她实在是无法原谅。

    “那,那个孩子怎么样了?”顾以寒小心翼翼的问道,唯恐又触碰到了程可歆的另一个伤口。

    “孩子……”程可歆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告诉顾以寒真相,萌宝的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虽然当初程洛及时赶到医院救了我,但是经过了这样的事情,孩子最后还是没有保住,他……”

    程可歆有些哽咽,虽然她是在说谎,但是伤心的感情却是分毫不假。

    “对不起,可歆,对不起,我不是想要故意惹你伤心的。”看到程可歆的眼泪又掉了下来,顾以寒满是心疼的说道。

    但是他又害怕程可歆觉得自己逾越,不敢冒然上去帮她擦掉眼泪,一时间只能僵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的,这和你没关系。”程可歆用手背擦着自己的眼泪,勉强对顾以寒扯出了一个笑容。

    但是看着那隐含着痛苦的嘴角弧度,顾以寒却宁愿她可以痛快的哭一场。

    他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揪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样的话,才能给予程可歆一些安慰,让她减轻一些苦痛。只能用手轻拍着她的肩膀,给着她无言的安慰。

    在心里反复的想着程可歆的话,顾以寒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转头看向已经将自己的情绪调整的差不多的程可歆,他出口问道:“可歆,你真觉得这件事情这么简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