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程若儿的威胁
    ,精彩小说免费!

    第386章 程若儿的威胁

    经过法院的裁判,顾肖由于行贿罪,被判处了七年的有期徒刑。

    在顾肖被收押进监狱的第三天,顾迟打算去监狱看下他,有些事情,他要当面向顾肖问清楚,他要亲耳听到他的回答。

    站在监狱门口,顾迟的脚步沉沉,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来这里探望自己的家人。

    家人?意识到心里冒出的这个字眼,顾迟摇头苦笑了一声。

    到了监狱说出顾肖的名字后,狱警却告知他,有人正在里面探视顾肖。

    顾以寒已经出国,顾老爷子也在家,顾迟微微蹙眉,想不出还有谁会来探望顾肖?也许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吧,没有多纠结这个问题,顾迟顺着狱警指的方向走去,坐在一旁等待着。

    此刻正在探监室探望顾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程若儿。但是此时的程若儿却没有了往日的明艳,而是面色苍白的坐在顾肖对面。

    得知顾肖被抓的消息后,程若儿一刻都不曾安稳。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人对她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了如指掌,那就非顾肖莫属了。

    绑架苏可歆的事情她倒是不担心了,顾迟果然说到做到,虽然狠心的将顾肖送进了监狱,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过错,想来是已经决定放过她了。

    可是她并没有感到庆幸,反而是更加的怨恨。自己付出了一双腿的代价,最终只换得了这么一个接过,她不甘心!这些帐她全算到了苏可歆的头上,总有一天她会向那个贱人讨回来。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万一顾肖挨不住监狱里的审讯,将十五年前的事情向警察和盘托出怎么办?

    顾肖被抓之后,她一直都想要尽快和他见一面。但是那时在法院判决期间,没有程家和顾迟的帮忙,她根本就找不到途径见到顾肖,当真是心急如焚。

    所以监狱一允许探监,她就马上来看顾肖了。

    为了确保当年的事情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她得提前给顾肖打好预防针才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一定要清楚!

    “找我有什么事?”顾肖不耐烦的开口问道。不同于程若儿想要见到他的急切心情,他现在可是一点都不想见到她。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追究到底,她才是害自己坐牢的始作俑者!他当初真是被猪油糊了眼睛,怎么会答应和她合作?

    “顾肖,顾总,您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看到顾肖面上明显的不耐,程若儿也来了气,忍不住的开口讽刺道。

    “出卖我,把那些事情告诉顾迟,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如果顾迟不知道那些事情,他会发怒举报你吗?”

    “你以为你那样做是坑了谁,我还不是毫发无损,最后倒是把你自己给送进了监狱。你说,你这样做到底是图什么?”

    面对程若儿的冷嘲热讽,顾肖并没有大动肝火的驳斥。前有苏可歆,后有顾迟,他这次是陷入了一个死局,无论怎么做都是一个错。

    是他自己做事不小心,手脚不够干净,所以才被苏可歆抓住了把柄,这个栽,他也只能就这么认了。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话的?”顾肖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反问道。

    “怎么,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程若儿有些试探的意味,也许顾肖并没有打算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是她自己多想了。

    毕竟说出来,对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好处。

    “我看你不是来看我,是来求我的吧。”顾肖一副洞若观火的了然神情。程若儿这个人他自认还算了解,对自己无利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相信她是来监狱看望自己的,他宁愿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闻言程若儿冷下了脸,“我有什么事情要求你的?我程若儿从来就不知道求人两个字怎么写!”

    “不怕我将当年绑架顾迟的事情说出来?”顾肖斜睨了程若儿一眼, 轻声威胁,面上带着些许得意的笑意。

    这么多天以来,他的心情还是第一次这么好。身陷困境,难得还有人求上门,害怕自己将知道的秘密抖出去。

    “你敢!”程若儿怒道,“别忘了当年的事情你也有份,你以为你说了警察会给你减刑吗?你只会被判的更重!”

    “哈哈哈!……”

    略微一怔之后,顾肖忍不住的大笑。这程若儿的脑回路还真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我都已经身在监狱里了,你觉得我还会在乎那些有的没的吗?”顾肖面带讥讽的说道。“就算是多判几年又怎样?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差别了。”

    无论在监狱里待多长时间,他这一生都已经注定毁了。被爆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现在放他出去,他也在生意场上混不下去了。

    他一生好强,为了和顾迟争顾氏集团,他更是步步精心,唯恐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小心行事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开条件吧,要怎样你才能不把那些事情说出去?”忍着怒气,程若儿一字一句的问道,“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量去做的。”

    闻言顾肖眼中闪过讥笑,这个女人还真是精明,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给他设条件限制。

    “我现在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还能有什么要求?不过想想看,如果有你在监狱里陪我,感觉好像也不错。”

    没想到都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了,顾肖竟然还有心思来威胁自己,程若儿气的攥紧了自己的手。

    指甲陷进肉里,传来尖锐的疼痛,但是程若儿却没有在乎,顾肖他以为这样说,自己就怕他了吗?哼,她有的是办法让他答应。

    嘴角勾起笑意,程若儿低头轻抚着掌心刚被自己掐出来的指甲印,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是在监狱里,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承认,我拿你没办法。可你别忘了,你的儿子还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