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偏心
    ,精彩小说免费!

    第467章 偏心

    越听苏雅芬的话,程可歆越觉得心寒。

    程若儿如此算计自己,她不过是想要保护自己,为自己讨个公道而已,苏雅芬就万般心疼,好像自己对程若儿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错的明明就不是她啊,她不求苏雅芬可以站到她这边,心疼一下自己,她只希望她可以客观一点看待两人之间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责怪自己,偏袒程若儿。可是现在看来,就连这样的希望都是奢求。

    在苏雅芬的心里,程若儿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她甚至不怀疑,如果这次程若儿真的得手害死了自己,苏雅芬的选择一定会是替她隐瞒这件事情。亲生女儿比起来,养女毕竟算不得什么。

    这边苏雅芬还在继续激动地反驳着何岳的话,“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若儿,可是你们不能这样诋毁她,如果她真的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当初也不会为我捐献骨髓了!你口口声声地说是若儿要害可歆,可是可歆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是若儿……”

    苏雅芬说着红了眼眶,“反而是若儿她现在在手术室抢救,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到这里,程可歆心中不禁苦涩,什么叫不会放过自己?如果程若儿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她还打算让自己偿命不成?

    作为一个有名的大律师,何岳听到这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苏雅芬现在完全就是陷入了主观臆想,听不下去任何人的话。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这样也未免太过头了些。

    听到苏雅芬在一旁不停哭着,双手合十求着菩萨保佑程若儿平安无事,程可歆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一抹温暖包住了自己的手,侧头看去,原来是一旁的顾迟抓住了自己。

    手中微微用力,顾迟满是担心地看着程可歆,“没事的,你还有我。”

    看着顾迟眼中的认真,程可歆觉得自己冰冷的心终于感受到了一股温暖。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她示意自己没事。她现在已经不伤心了,只是觉得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而已。

    过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刚一出来,苏雅芬就神色满是焦急和害怕地扑了上去,“医生怎么样,我女儿没有什么事情吧?”

    “没事,手术很成功,休息几天就好了,具体的事项等会儿会有护士来和你们说。”刚做完手术,医生也很累,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听到程若儿没事,苏雅芬面上的紧张终于缓解了一些,心中一直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神经太过紧绷,这么突然放松下来身体有些承受不住,苏雅芬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程可歆急忙叫了几个护士,手忙脚乱地将苏雅芬送到了隔壁的房间休息,并让顾迟帮着去安置了程若儿。

    看着护士给苏雅芬挂上了一瓶葡萄糖,程可歆叹了一口气之后便走出了病房。如果是以往的时候,她一定会在里面守着苏雅芬醒过来,但是现在……

    嘴角升起一抹苦笑,程可歆不禁自嘲,现在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雅芬,而且,恐怕她醒来之后也不想看到自己吧。

    刚出病房,程可歆就在走廊里看到了杨佐,正神色匆忙地拉着护士不知道在问些什么。

    是来找顾迟的吧?这样想着,程可歆出声喊了他一下,“杨佐,这边。”

    闻声转过头来,杨佐好像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程可歆,愣了一下之后急忙冲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少夫人,顾少也在这里吗?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到医院来一趟,却没说清楚是什么事情,他不会受伤了吧?”

    听到杨佐的话,程可歆笑了笑答道:“他没事,受伤的是程若儿。”

    “程若儿?”杨佐皱了皱眉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犹豫了一下,程可歆不知道该不该和杨佐说这件事情,但是又想到他是顾迟最信任的人,她还是告诉了他当年绑架案的真相,将程若儿亲口承认的那些话又和他重复了一遍。

    “竟然是她!”听完之后,杨佐很是震惊。

    程若儿的心眼有多坏他当然是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那么小的时候就有如此的手段和心思,真是细思极恐。

    看着程可歆满是信任地看着自己,杨佐的内心十分纠结,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将五年前的事情真相告诉她。

    程若儿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早就该受到惩罚了,难道自己要一辈子替她瞒着那些曾经做过的恶行吗?

    满是愧疚地看着程可歆,杨佐忍不住道歉道:“少夫人,对不起,五年前我不应该那样对你,我……我……”

    话就在嘴边,但是杨佐却还是缺少了一点勇气坦白当年的事情,而程可歆听到他的话后,眼神也不禁暗了下去。

    五年前杨佐带着人强迫自己去打胎的场景她始终都无法让自己忘记,每每想起那种绝望的感觉,她就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顾迟。他曾经对自己如此狠心,她要怎样才能原谅?

    这件事情是横亘在他们面前的一道坎,即使现在顾迟对她和以前一般无二,极尽关心和呵护,她也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毫无芥蒂地迈过去。

    深吸了一口气,程可歆面上笑得十分勉强,“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当年你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要怪,也只能怪顾迟,怪不到你的头上,以后这些道歉的话就不要说了。”

    说完程可歆就转身离开了,眼中隐隐约约泛着湿润。她想要给萌宝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可是却始终不知道该怎样对过去释怀。

    看着程可歆的背影,杨佐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着的悲伤,同时他也在心里狠狠骂着自己。

    少夫人这么大度,从来都没有为当年的事情责怪过自己,可是他却这么畏畏缩缩地不敢说出事情的真相,害得顾少和少夫人两个人明明相爱,却无法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他还算是一个男人吗!

    满是羞愧地看着程可歆离去,杨佐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在心里下定决心,这次,他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