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何去何从?
    ,精彩小说免费!

    第470章 何去何从?

    不理会身后传来的哭喊声,顾迟拉着程可歆大步走出了病房,出来的时候还带上了病房的门,隔绝了里面程若儿的声音。

    拉着程可歆一直向前走去,直到完全听不到程若儿声音的时候,顾迟才停下了脚步。

    放开程可歆的手,轻轻舒了一口气,顾迟满是疲惫地坐在了走廊的座椅上,用手轻轻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

    心神俱疲,这是他此时心情的真实写照。

    看着用手抚额的顾迟,程可歆有一些心疼。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颠覆了自己多年的认知,他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走到顾迟的身边坐下,程可歆看向他的眼神里满是担心,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那是一段她没有参与过的过往,她不知道他在其中究竟受到了怎样的伤害,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话才能宽慰到他。

    此刻她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陪着他吧,陪着他一起将这些伤害再回味一遍,然后再慢慢消化,释怀……

    静静陪着顾迟坐了好大一会儿,看到他一直不说话,程可歆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听到程可歆的话,顾迟终于有了动静,抬头对着她笑了一下,轻声说了句“没事”。可是看在程可歆的眼里,这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她不禁安慰他道:“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程可歆也知道自己的这话简直就是烂大街了,但是她确实是想不出其他的什么安慰的话。她只知道,看到顾迟这样的状态,她的心好像揪在了一起,跟着他一起难受,一起悲伤。

    “我知道。”点了点头,顾迟感激地看了程可歆一眼,为着她对自己的关心,“这些小事我还承受得了,你不用担心我。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当年绑架案的真相已经调查出来了,这么多年的追究,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嗯。”同样点了点头,程可歆不知道该接些什么话,而顾迟此时显然也没有和她谈话的心思,两人之间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过了一会儿,程可歆看见有一个护士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的,神色匆匆,好像在找什么人。看她有些眼熟,好像是刚才给苏雅芬挂葡萄糖的那个护士,程可歆站起了身,心想不会是在找自己吧?

    来回看了好几遍,护士终于看到了程可歆,一路小跑着朝她的方向过来了,“请问你是病人苏雅芬的家属吗?我刚才好像看到的就是你。”

    “是,我是她的家属。”程可歆点头回道。

    “终于找到你了,刚才我都来来回回找你好几遍了,你怎么在这儿啊。”护士的语气有些埋怨,作为家属不好好在病房里守着,怎么能把病人一个人扔在病房里,自己出来乱跑呢?

    “刚才有点事情,所以就出来了,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程可歆有些抱歉地说道。

    “病人醒了,你去看看吧,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虚,平时多注重保养就好。还有,病人毕竟是刚做完手术,需要精心照顾,最好不要让她太累,这才刚出院就又住院了,一直这样的话身体怎么会好?你们做儿女的也该注意着点,平常多关心一下老人。”

    看着手中的病历本,护士皱着眉头说道。

    看见苏雅芬一个人在病房,护士自然是认为儿女不孝,没有好好照顾老人家,所以说话的语气不免带有责怪的意味。

    “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谢谢你,有劳费心了。”被人这么拐着弯骂不孝,程可歆心中不免委屈。但是面对不知情的护士,她也不好多做解释,只能这样听着,依旧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嗯,不用谢,赶紧去看看病人吧,她现在正需要人照顾。”看到程可歆的态度一直很好,护士也不再说什么,叮嘱完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我陪你一起去看看阿姨吧。”顾迟起身说道。

    虽然很是不满苏雅芬对程可歆的态度,但是同时他也知道,程可歆的心里还是在乎这个曾经的“妈妈”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知道顾迟的状态也不是很好,程可歆有些不忍心让他再陪着自己去面对苏雅芬。

    她完全可以想到等会儿见到苏雅芬的场景,话题的中心只会围绕着程若儿,她想想都觉得有些头疼,更别说顾迟了,他现在应该是不想再听到有关程若儿的话的,还是不要让他再过去添堵了。

    “我不累,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们还是一起吧。”顾迟边说边朝着苏雅芬的病房走去。

    一把拉住他,程可歆急忙想了一个借口,“有些话我想要单独和她谈一下。”

    脚步顿了一下,顾迟想了一下之后点头答应了,“那我在医院门口等你,出来之后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家。”程可歆拒绝道,现在她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和顾迟的关系,所以暂时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就这样,你去吧,我在门口等你。”似是没有听到程可歆的拒绝,顾迟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自顾自地走了,没有给程可歆再次拒绝的机会。

    看着顾迟的背影,程可歆心中翻过一丝酸涩,究竟是为什么她也想不清楚,只是觉得莫名的想哭。

    因为胆怯,因为巧合,因为故意逃避……因为种种的原因,她始终没有机会好好和顾迟谈一下当年他逼着自己打胎的事情。如果没有误会,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他们两个之间,又该何去何从呢?

    为了萌宝,她该原谅他吗?又或者是,为了自己?

    她好像越来越抵挡不住他的温柔了,如当年一样,逐渐沦陷,不同的是当年心怀欢喜,现在心怀害怕。

    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程可歆将自己眼眶里的眼泪给压了下去,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先去病房看苏雅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