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当年的解释
    ,精彩小说免费!

    第482章 当年的解释

    程可歆不知道一天萌宝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怎么能搞出自己绑架自己这个乌龙。

    不过碍于现在也不好问什么,于是就打算回家以后再说。

    但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互动的顾迟好似知道了什么瑰宝一样地抓住萌宝。

    “你刚刚叫可欣什么?”顾迟看着萌宝那恰似自己的脸,不由得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萌宝真的是自己儿子的话……

    “叫妈妈啊。”萌宝不知道顾迟怎么了,于是只能呆呆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而一旁的程可歆无奈地捂着头。

    刚刚只顾着用肚子疼萌宝吸引出来,可却忘记了顾迟还在自己身边。

    不由得觉得现在的情况才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可是事情已经成这样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解释一下。

    “那个……萌宝……”程可歆打算开口说话就看到顾迟已经一把抱住萌宝。

    其实当时顾迟见到萌宝的第一眼就觉得他跟自己很像,不过当时自己正在追程可歆,再加之自己不可能有一个孩子,也就没多想。

    但是现在听到萌宝叫程可歆妈妈的时候,他就已经控制不住地知道萌宝是自己的儿子了。

    那种欣喜,自责瞬间洋溢心头。

    原来当年程可歆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那么自己当时为什么还要不相信她?

    想到这,不由得觉得当年的事情很奇怪,自己必须要彻查一下。

    萌宝看着顾迟抱着自己,那么的小心翼翼,被爸爸捧在掌心中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便不能控制地抱着顾迟哭了起来。

    “爸爸,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你为什么要跟妈妈闹别扭?”萌宝一个小孩子,虽说不懂得当年的事情,可却能看出来顾迟和程可歆之间有间隙。

    不然他们也不可能不在一起。

    “我在,是爸爸错了。”

    顾迟听着萌宝叫自己爸爸,一瞬间所有的感情全都迸发。

    原本自己还能坚持住,自己多受点苦,再把程可歆追回来。

    可是在听到萌宝叫自己爸爸的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错,不然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个可爱的儿子。

    自己的一生都有可能这么荒废下去,直至孤独终老。

    现在最起码还有心爱的人陪在自己身边,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怀里。

    顾迟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舒心这么有安全感了。

    自从失去程可歆以后的每个夜晚,他一闭上眼睛,眼前都是他跟程可歆以前在一起的时光。

    还记得有多少个夜晚,自己都是被一个梦惊醒,随后看着枕头,湿漉漉的。

    顾迟不知道自己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是他直到现在这刻,才感受到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无论结果与否,自己跟程可歆都有了一个儿子。既然儿子到手,他娘亲还能跑得了?

    想到这,顾迟对着程可歆笑了笑。

    程可歆看着他的笑,自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顿时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中。

    掉进了一个自己儿子亲手设计的大陷阱中。

    “爸爸,你这些年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来?是因为萌宝不听话,所以爸爸不喜欢萌宝么?”

    萌宝从小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爸爸来护着自己,现在爸爸终于回来了,就开始抓着顾迟问东问西。

    “这些年啊,爸爸一直在暗处看着萌宝。爸爸没有不喜欢萌宝,只是有人不喜欢爸爸。”

    顾迟说完这句话,意有所指地看着程可歆。

    “现在爸爸要跟妈妈说句悄悄话,萌宝自己在房间玩会好么?”

    顾迟心里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程可歆,于是只能让萌宝先在房子里自己玩会。

    “可欣,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萌宝走到了一旁,顾迟就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了。

    程可歆知道有些问题自己再瞒,他也会查出来,那还不如直接告诉他。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是想问问我这是你的儿子么?还是想问我他怎么会是你的儿子?”程可歆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就不能对他有什么好脾气。

    “我想问问这些年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个儿子?”顾迟知道眼前的小人儿在跟自己置气,可是有些事情自己必须得弄清楚。

    “原来是想要问问自己这个儿子是怎么在你眼皮底下活到这么大的是么?”程可歆听出他问题的含义了,于是用一种两人都理解的话来说。

    这话表面听着没事,可是只有程可歆知道这话里面包含了多少讽刺。

    顾迟也感觉到了,可却并没有感觉出来哪里不妥,只能点点头,等待着她的回答。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自己,如果不是你,当时如果不是你要杀我的孩子,我怎么会瞒着你这么久?”

    程可歆顿了顿,接着说道:“并且我只是想要保护我的孩子,这有错么?”

    程可歆有点愤怒地看着顾迟,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顾迟现在已经死了几百遍了。

    “我当时已经答应你留下孩子了,何时要让你拿掉了?”顾迟想着当年的事情。

    自己确实要程可歆把孩子拿掉,可是既然她不肯,那么自己也就妥协了。

    从来没有出现程可歆说的那种状况,自己还没有那么残忍。

    “呵呵,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再怎么说,谁还会信你那满口胡言?”程可歆看着顾迟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还死不承认。

    “为什么不信我?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顾迟被程可歆搞得很懵,难道他们说的事情不是同一件么?

    既然是,为什么会这么乱?

    “别解释,再解释,我也不会忘记当年你强行逼迫我拿掉孩子的场景。”

    那个场景,到现在程可歆都不敢忘,毕竟这是她人生中最凄惨,最无助的一幕。

    “我?”顾迟听着程可歆的话,就知道当年一定有什么误会,她一定是误会自己了。

    自己明明没有做过这种事情,那么就一定有人从中捣鬼。

    从而拆散他们之间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