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天塌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530章 天塌了

    “萌宝早。”

    但是萌宝这次想的不对,顾迟给萌宝打了招呼,并且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

    顾迟现在的准绳就是:即使公司状况再难堪也不能让家人感到任何的压抑气氛。

    萌宝朝着顾迟笑了一声后便坐到桌子上,自顾自的吃起饭。

    萌宝很喜欢吃程可歆做的饭,所以今天早上吃的也特别多。

    就当杨佐要送萌宝上学校的时候,程可歆把杨佐叫到了房间,跟杨佐说了一些话。

    “这支票你拿着,必要的时候,偷偷用在顾迟的还账上。”

    程可歆看着杨佐,满脸期待地说着。

    “夫人,这……”杨佐有点为难。

    虽然说这是好事,是夫人帮助少爷的,但是现在中间却夹杂了自己,这让杨佐有点无奈。

    “你放心,我们保密就好。”

    程可歆看着杨佐,希望杨佐可以帮助她做好这件事情。

    “好。”杨佐点了点头,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只是为了帮助顾迟而已。

    看到杨佐答应后,程可歆和悦地朝着他笑了笑随即让他送萌宝上学。

    期间,程可歆去书房看了几次顾迟,他都在那里工作,极力挽回公司的损失。

    但是她看着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于是就悄悄地退了出去。

    程可歆心里很难受,他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办了。现在唯一可以帮助自己的哥哥都无能为力了。

    程可歆只能坐在床上,等着到午饭时间便去给顾迟做饭。

    程若儿则是在咖啡店里面等了一天又一天,但是却始终没有等到她想得到的人。

    程若儿打电话去问问,想要让何岳帮她调查一下那个人到底是谁。

    但是可惜,程若儿只有那个人的长相,其余的信息全无。

    即使身为总裁的何岳也不能帮忙程若儿找到这个人。

    而且他们现在只是合作关系。

    何岳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帮程若儿查找一个与他利益并不想干的任务,所以也就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知道这一点以后,程若儿很是气愤,但是她现在并不能对何岳怎么样。

    毕竟她现在还是需要何岳的资金资助,如果一旦与何岳闹别扭,那么吃苦的也只是自己。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最后阶段,顾迟的公司现在必定破产。

    何岳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程若儿现在对他而言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体。

    但是,何岳还是懂得一点合作观念的,并不像程若儿一样。

    这些程若儿都懂,但是还是不敢轻易在他面前放肆。

    程若儿现在只能自己等。

    程若儿什么也没等到,但是顾迟却等到了三个人。

    “咚咚咚。”顾迟在书房工作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顾迟并没有去开门。

    因为他知道,家里保姆还在。

    保姆去开了门,被吓了一跳。

    因为到来的人不是什么普通的人,而是警察。

    “你好,我是警察。请问顾迟顾先生在么?”警察亮出他的身份标识,看着一脸惊吓的保姆询问。

    保姆知道近期顾家的公司不太安稳,但也不至于会招来警察。

    “在、在楼上。”保姆吓得结了巴,随即让警察走上了楼梯。

    在房间里的顾迟当然也听到了声音,于是便站起来,给警察开了门。

    “你好,警察。”警察看着顾迟,冷酷地说着。

    “你好,有事?”顾迟眉眼一挑,询问地看着警察。

    顾迟只知道现在公司亏损的厉害,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了。

    “因为你涉嫌股票违法行为,我们现在来奉命拘捕你,这是拘捕令。”警察把一张拘捕令摆放在顾迟眼前,顾迟看了一眼后,便愣住了。

    上面的信息确实是自己,并且上面的照片也是自己的照片。

    但是自己何时做过违法的事情了?

    还有这个股票违法自己并没有做过啊。

    顾迟看着警察,满脸的问号。

    “警察,你是不是看抓错人了,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做过。”

    顾迟开口说着,努力的向警察解释着。

    顾迟不希望警察抓错人,更不希望把屎盆子扣在自己的头上。

    隔壁房间的程可歆原本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听到了家里的动静,便赶忙来到了书房。

    “警察,我想问下顾迟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要来抓他。”

    程可歆走到房间,第一件事情便是把顾迟护在自己身后。

    要是警察把顾迟抓走,那么他们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现在家里还需要顾迟来保护,公司仍然需要顾迟来挽救。

    如果顾迟被抓走,那么他们的顶梁柱便彻底崩塌了。

    所以他们不能抓走顾迟!

    “夫人你看,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警察也是知道迟耀集团的,他们家里也买过迟耀公司的很多东西。

    所以现在看着迟耀集团的总裁将要被捕,心里多少是有点难受的。

    既然迟耀集团总裁的夫人来问这个问题,那么他可以回答便回答了吧。

    程可歆看着逮捕令上面的原因,清清楚楚写着“股票违法”四个字,她瞪大了眼睛,希望自己看到是错的。

    即使她再怎么眨眼睛,再怎么重新看,上面的字是什么就还是什么,一点都没有改变。

    程可歆无奈地看着顾迟,知道他们这次是没有希望了。

    顾迟伸手摸了摸程可歆,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顾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或者自己说什么比较好,说什么才能够安慰程可歆。

    顾迟知道没有,索性不说。

    此时无声胜有声!

    顾迟伸出手,示意他们可以上手铐了。

    警察依法办事的给顾迟上了手铐,最后看了一眼程可歆后离开。

    程可歆就这样一路跟随着顾迟,就好像她送自己的丈夫去公司一样。

    两个人一左一右地走在一起。

    程可歆看着顾迟现在颓废的样子,程可歆知道自己错了。她刚刚那一刻就不应该出来,就不应该亲眼看着顾迟被抓走。

    因为这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这是一个男人最后的底线了。

    还有什么是比让自己的妻子看着自己被警察抓走更难受的呢?

    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但是程可歆又怕,怕自己如果没有出来再次看看顾迟,那么他们将再也不能这么面对面看着彼此了。

    门口站满了记者,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八卦。

    “顾总,我想问下你们公司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顾总,你们公司真的出现了股票违法,欺骗股民么?”

    “顾总,我想问下你们公司距离破产还有多长时间?”

    “……”

    那些记者一个个翘首以盼,想要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但是顾迟闭口不言。

    因为他只会以顾氏总裁出现在大家面前。

    是以一个光鲜亮丽的状态出现在大家面前,而并不是以一名被拘捕者出现在大家面前。

    以前自己爬的有多高,现在就有多颓废。中间经历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他的尊严底线是什么,他们更不知道。

    那么他们又以什么身份来问自己家问题?

    他们又有什么资本,站在这里问这些问题?

    顾迟冷眼看着他们,顾迟发誓,等他将来东山再起,便一定狠狠地把这些公司踩在脚下。

    顾迟并没有做过股票违法这件事情,那么国家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合理的交代。

    顾迟坐进了警车里面。

    顾迟看着车慢慢的发动起来,感受到了程可歆不舍地眼神,但是他没有去看程可歆。

    记者看着顾迟已经走了,看着程可歆的样子,便全都离开了。

    程可歆呆坐在家门口的地板上,看着警车离自己越来越远,自己却无力挽回。

    程可歆恨自己,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去旅游。

    如果她不去,那么顾迟便可以早一点发现公司的问题,从而改正。

    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顾迟已经被带走了。他们家的天,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