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怎么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559章 怎么了?

    “这……怎么了?”程可歆惊讶地看着这些,而后开口询问顾迟。

    为什么家里来了这么多人,并且不让他们坐下来,而是直接站着。

    难道这是给家里新添的保姆?

    程可歆心下疑惑。

    “这是我给萌宝找的家教,教萌宝各个学科。”顾迟看着程可歆开口回答。

    顺便蹲下腰,帮程可歆把鞋子脱下来,换成拖鞋。

    而后站起来,把程可歆的包包放到一旁。

    程可歆用眼睛一扫而过,但却发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面容。

    “你……花翎?”程可歆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难道这就是缘分么?那么她跟花翎还真的是很有缘分的。

    “程姐这里是你家?”

    其实花翎早就想要问了,不过碍于程可歆跟顾迟在那里亲密,她当下也不好意思开口。

    现在既然程可歆已经认出了自己,那么便直接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恩,这是我家。”

    程可歆点点头,现在不想承认都没有办法了,不过幸好,她不知道自己就是公司总裁的夫人。

    “那真的好巧嗷。”花翎微笑的说着。

    而后看了一眼顾迟便收回了视线。

    心想程可歆真的是好福气,自己本身长得那么漂亮,还有一个如此帅气的老公。

    那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事情,随后想到自己,便不再多想了。

    “你是来教哪个科目的?”

    虽然花翎有自己的工作,但是当家教只需要教一个小时。

    所以只要课程安排得当,那么便可以来家里教学。

    既然顾迟已经把她选了出来,那么就证明她的能力确实过人。

    “语文。”

    花翎的语文一直都很好,只是现在待的公司埋没了而已。

    程可歆点点头,示意可以。其他人也顺便扫了一眼,而后点点头。

    “恩,可以吧。”程可歆看着顾迟,而后开口。

    “那你们都回去,都商量一下课程的时间这些,明早别迟到。”

    顾迟看着他们吩咐着,把他们留下来就是想要让程可歆看一眼而已,并没有其他的用意。

    “花翎,要不要我送你?”

    程可歆看着现在天色也黑了,花翎一个小女生回家不方便的。

    不过听到这话,某人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并且用着一种仇恨的眼神看着花翎。

    自己在家里等了一天,现在老婆终于回来了,好不容易可以腻歪了。

    但是却要送一个外人。

    花翎摇头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而后说了声再见,便赶紧离开。

    花翎刚刚已经感受到了顾迟那种要把自己撕碎的反应了,如果自己不识相仍然留在那里的话,就真的危险了。

    “你干嘛那副表情。”程可歆知道刚刚顾迟做了什么,花翎才那样反应的。

    天黑了,一个小女孩自己一个人不安全,并且她还没有车,这样危险就增添了一分了。

    “好了,别操那么多心了。”

    顾迟把程可歆搂在怀里,而后看着程可歆满满的不怀好意。

    “你怎么了?”程可歆觉得顾迟今晚有点不对劲,便疑惑地看着顾迟。

    他刚刚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怎么现在满脸都是红红的呢?

    程可歆伸手摸了摸顾迟的脸,而后便感受到了顾迟身上灼热的体温。

    “顾迟,你怎么了?”程可歆心里着急,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自己刚刚回来,看着顾迟还好好的,现在怎么……

    “顾迟你别这样。”现在还在客厅,虽说萌宝已经睡了,但是毕竟这样子,还是有点不太好。

    “可歆,可歆。”

    程可歆无奈,只能忙声说:“我在,我在。”

    顾迟感受到了程可歆的体温,便直接上前,抱着程可歆,而后开始用唇吻着程可歆的脖子。

    彻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程可歆起床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转身看着旁边也是如此的顾迟,便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早。”

    顾迟笑的一脸开心地看着程可歆,导致程可歆看着顾迟,心里便有想要打他的冲动。

    是,顾迟是中了药。但是也不能那么不知道适可而止吧?

    竟然把自己的脖子上面都印下了小小的红痕,这让程可歆今天怎么去上班?

    顾迟当然知道现在程可歆在想些什么,索性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抱住程可歆说:“不去了。”

    而后便抱着程可歆沉沉地睡了过去。

    程可歆看着顾迟,心下很是无奈,但是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过隐隐约约,程可歆在睡着的时候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程可歆便知道是昨天请的家教过来教课了。

    知道楼下的保姆会让他们注意什么,而后便继续睡去了。

    顾迟则是从他们刚进家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只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而已。

    到了下午,程可歆终于睡不着了。虽然昨晚很累,但是今天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

    如果现在还继续睡得话,那么晚上还睡不睡了?

    程可歆知道,顾迟要的便是这种效果,这样的话,晚上便又可以为所欲为了。

    顾迟心里面想的什么,程可歆都能猜出来,只是不想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