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 他的解释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 他的解释

    林沫沫呆愣在原地,顾以寒那张过分好看的面容显得越来越陌生。

    唐允挽着他的胳膊,胸前的波涛紧贴着他的臂膀,几乎要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

    她冷冷地看一眼底下的林沫沫,眸中尽是得意。

    林沫沫轻轻勾动嘴角,露出一抹淡笑,挺胸抬头,毫不畏惧地对上她的眸,气势上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输。

    唐允有些吃瘪,不甘地摇晃着顾以寒的胳膊开始撒娇:“阿默,我累了,脚有点疼,你抱我回去好不好?”

    林沫沫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顾以寒,多希望他能够拒绝,可是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将她抱在怀中,任由唐允附在他的耳边耳语。

    在转身的瞬间,唐允分明将挑衅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周遭的记者纷纷拿起相机拍摄照片,她紧拽着手中的相机,像是有着千斤重,怎么也拿不起来。

    直到车子彻底消失在她的眼前,她才松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这个唐允还真是有些本事,我听说这个顾以寒都已经结婚了,还能这么招摇,真是少见。”背后突然传来其他人八卦的声音。

    林沫沫脚下的动作一滞,帆布靴居然磨破了个大洞,直接宣布可以罢工了。

    她紧皱起眉头,烦闷地将鞋子丢到角落的垃圾桶,索性赤着脚。

    被烈日烘烤过的地面灼热的很,每走一步,都显得万分艰难。

    回到家中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她洗漱完毕,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白色吊带睡裙,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任其随风飞扬。

    她看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顾以寒仍旧没有回来。

    只怕现在,他早已经和唐允同床共枕了吧。

    她脸上勾出一抹苦笑,双唇已然被她咬的泛白,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痛。

    她紧皱起眉头,脑中却满是顾以寒的名,和他们之间的这段婚姻。

    一年了,而她,却似乎从来就没有了解过那个男人,也许他们之间的婚姻,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门外突然响起熟悉的笛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倏地起身想要去迎接,淡淡地瞥一眼外头那抹挺拔的身影,还是坐了回去。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顾以寒“啪嗒”一声将灯打开,林沫沫本能地便伸手去挡,并未看见顾以寒眸中一闪而过的复杂。

    “怎么不开灯?”他的语气平淡,不带半点波澜。

    “只是起来喝杯水,不想那么麻烦。”她用同样的口吻回应着,随手从茶几上拿过满满的水杯,“早点休息吧,我看你今天也应该是累了。”

    顾以寒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那抹纤瘦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所以这个女人是在吃醋?

    他随手将西装外套丢在沙发上,衣袖高高挽起,轻挑眉头,语气当中多了几分玩味:“连杯水都不愿意给我倒?”

    林沫沫的脊背一僵,许久还是转身大步走到顾以寒的面前,将水杯放下,便准备去给他倒水。

    顾以寒的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竟直接拿起她的水杯对着她的口红印仰头喝了起来,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就好像是在说“味道还不错”。

    林沫沫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抽了抽嘴角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气定神闲地回应着:“既然水你已经喝过了,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好。”顾以寒毫不犹豫地答应着,又喝了口杯中的水。

    林沫沫紧紧拽住裙角,转身离开,脚步却放的极慢,脚底下更是疼的厉害。

    顾以寒在不经意间触碰到她摇摇欲坠的身影,眉头紧锁,大步上前将她拥入怀中,冷声质问着:“你的脚怎么回事?”

    她往裙摆里头缩了缩,道:“没什么。”

    难道她应该说,她的丈夫带着别的女人转身离开,而她,却像个傻子一般呆呆离开?

    她奋力推搡着他的胸口,他却将她禁锢的格外紧,命令着:“别动,我给你处理伤口。”

    “不必,我已经处理过了,我想我早就应该习惯自己照顾自己。”她的回应显得格外冷漠。

    顾以寒的动作一顿,林沫沫则趁着这个机会逃离了他的怀抱,径直朝楼上走去。

    她在等,等他的解释,可一直到她回到卧室,背后都没有响起任何关于顾以寒的声音。

    轻叹口气,她便躺回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她侧躺着,定定地看着外头的景色,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背后突然贴上一片温暖,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蹿入她的鼻尖,发丝落在她的脸颊,有些痒痒的。

    “睡着了?”他附在她的耳边不停吹着热气,哑声询问着。

    她的身子分明一僵,紧闭双眼假寐。

    顾以寒不禁轻笑出声,手掌慢慢下移,从肩膀落在她的腰肢处,拥的更紧了些。

    林沫沫的心底不禁涌起一阵苦涩,更是反感他突然的亲密接触。

    这双手,同样也拥过唐允吧。

    她的喉头一紧,连带着身体也绷的更紧了些。

    顾以寒不断喘着粗气,分明是在压制着什么,许久,才轻叹口气,哑声道:“我和唐允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白天的事情,也只不过是演的一出戏罢了,对于演员来说,提高知名度最好的办法,就是绯闻。”

    是啊绯闻,所以就必须牺牲她自己的丈夫?

    她在心底冷笑着,紧抿红唇,并未言语。

    沉默,让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顾以寒往她那边挪了挪,靠的更紧了些,轻轻摩擦着她的后颈,显得格外眷恋。

    她却下意识地躲开,往床边挪了一些位置。

    顾以寒显得有些尴尬,长舒口气,还是将自己的手掌给收了回来,回到原来的位置,和她保持着距离。

    林沫沫紧咬着下唇,手掌用力拽着枕头的一角,心里却变得有些空落落的。

    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和顾以寒之间,竟然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